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风陵有君 ...

  •   ……风陵云中君封如故被退婚了。
      
      文始门的文三小姐已经把自己往房梁上挂了三回,显然是动真格的。
      文夫人抱着气若游丝的女儿,心疼得泪光涟涟,早先对女儿任性的怒骂呵斥,全部化成了对丈夫的声声哀求:“这门亲事我们不结了,不结了!”
      文润津道长有些犹豫。
      文夫人哭求:“是慎儿性命重要,还是与风陵的亲事重要?”
      文道长老来得女,自是不忍女儿因为姻缘之事玉殒香消,只得硬着头皮,点下了这个头。
      
      要通知风陵是肯定的,但通知谁,却是个大问题。
      
      众所周知,自魔道二十六年前全盘覆灭之后,世间正统道门有三,分为二山一川:风陵山、丹阳峰,应天川。三门并立,如参天合抱之木。
      其下则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小门派。
      
      说白了,文始门就是巨木下的一头春笋。
      更何况,现如今的风陵三君,个个不是省油的灯。
      
      三君排行第三的燕江南,以女子之身,得“江南先生”之号,自是非比寻常。一手医,一手毒,皆使得出神入化,手持药秤,白衣飒踏,却白生了一张温婉面孔,脾气火爆至极,动不动便纵她养的松鼠咬人。
      与她性情截然相反的,是在三君中排行第一的山主,端容君常伯宁。
      人都说此人佛性甚足,更该去修佛道,身秀仿佛菩提树,心净宛如琉璃光,是人人称道的佛心君子。
      但据文润津所见所知,绝非如此。
      
      至于那封如故……不提也罢。
      
      文润津上次见他,还是十年前,文家长子被他从死地救出时。
      
      被封如故一同救出的还有百余名各家道门精英弟子,或伤或虚,但都精神尚可。
      每个人都说,没有封如故,他们十死无生。
      彼时,封如故重伤濒死,被常伯宁背出时,指尖往下一滴滴落血,染透了常伯宁披在他身上的白衣。
      没几个人以为封如故能活,连灵牌都备好了。
      但其师逍遥君徐行之,爱徒如子之名蜚声于外,穷尽一切手段,硬是将封如故救了回来。
      各道门只得纷纷砸掉灵牌,换上了长生牌位,日夜供奉。
      
      倘若没有封如故,这一代道门的精英子弟恐怕要去十之七八。
      文润津曾持重礼,登上风陵山门,想酬谢深恩,却被谢绝在外。
      从那之后,封如故便在风陵山辟了一处居所,名唤“静水流深”,在内养伤静修,整整十年,未曾下山半步。
      
      如今女儿成年,正是窈窕待嫁之期,文润津借着这段缘分,本想成就一段佳话,与风陵再加深一层关系……
      
      文润津心中连连叹息,带了风陵才送来半日的聘书,亲自登上了风陵山。
      三君之中,选来选去,还是先把消息知会常伯宁最为妥当。
      
      听到消息时,常伯宁正在青竹殿后的花园浇他的花。
      听明白文道长来意后,他浇花的手停了。
      常伯宁拎着小花壶,回过身来,言语中有些诧异:“为何呢?”
      
      单看外表,常伯宁是谪仙白鹿一样的人。
      非是出席东皇祭礼、天榜之比一类的重要场合,他极少戴冠冕,要么用发带将长发简单斜绑,要么散发,择出一条单辫结成麻花状,温驯地搭在右肩上。
      因为眼睛天生畏光,常伯宁眼前时常覆挂一层透明眼纱。
      他说话时,一阵风过,眼纱迎风飘摇。
      
      文润津不觉凝噎。
      端容君儒雅异常,说话声音也不高,轻声细语的,可看不清眼纱下的眼神,文润津也不敢轻易去猜他的心思。
      
      常伯宁微微歪头。
      他只是想问个缘由,没想到文道长会这般噤若寒蝉。
      他有点头疼,索性把壶放下:“为何?”
      文润津抢先认错道:“是小女慎儿骄横无理。”
      
      这话说得倒有几分真心。
      文润津确实觉得,是文慎儿太不识大体了。
      
      前些日子,风陵突然传出音讯,说是云中君封如故想求一个道侣双·修。
      不论他年纪轻轻便得“君”号的地位,也不论各道门欠他的天大人情,云中君的天赋与道行谁人不晓,道门中人只要与他双修,不论男女,都于修行有大大的裨益。
      虽说公开征集道侣一事,听起来实在匪夷所思,但既是封如故做出来,那便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了。
      各家都请了冰人登门,送上适龄女子画像,夸得天花乱坠。
      封如故收了画像,择来择去,择定了文慎儿。
      二人生辰八字契合,家中尊长又赞同,于是,自然而然,好事将成。
      
      谁想,万事俱备,却在文慎儿这里出了岔子。
      文慎儿年方十八,又生来美貌,心高气傲,父母不经她允准,取了她的画像去给别人品头论足,她怎受得了这等侮辱?
      她气冲冲上了风陵的“静水流深”,要见封如故讨个说法。
      结果,她等了足足两个时辰,砸了一套茶盏,甚至按剑闯入了卧房。
      眼见到封如故在内间酣然安睡,文慎儿只觉自己被大大轻慢了,指着封如故痛骂一顿,回去就上了第一回吊,宁死不嫁。
      
      听完事情前因,常伯宁道:“这便是师弟不妥了,怎能这般怠慢文姑娘。”
      文润津憾道:“是我们把女儿宠得没了边际。”
      “罢了。”常伯宁接过被退还的聘书,态度温文尔雅,倒不像生气的样子,“文姑娘不愿,我们自是没有强人所难的道理。”
      
      见常伯宁未曾发怒,文润津舒了一口气,脑中却又开始谋算另一桩事。
      两家现在是关起门来说事,文润津当然乐得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
      可这婚事也是定了些时日的,道门中知之者甚多,一旦公之于众……
      若是说自家主张退婚,难免被人嘲笑;若是如实道来,女儿云英未嫁,又难免落得个难相与的名声……
      思来想去,文润津冒了个不能与人道的主意。
      
      ——哪怕救过那么多人,封如故依然是那个封如故。
      自傲、孟浪、蛮横、无礼、慵懒、漫不经心。
      他向来名声不好,也不差这一桩。
      左右退婚一事也不可能不得罪风陵,只传些和封如故相关的风言风语出去,应当也不打紧……
      
      见过了常伯宁,文润津还要去“静水流深”拜会封如故。
      没想到刚出青竹殿正殿,他便撞见了封如故。
      
      他靠在藤躺椅上,左手托一柄纤长的竹烟枪,右手边放着一把桃花伞,占了外面通往青竹殿的大道中央,一摇三晃,好不悠闲。
      听到身后响动,他回过半张脸来。
      封如故左眼是浓淡生宜的好看,如有水墨精心点染,半睁未睁时,让人想起志怪小说中破败寺庙里常见的艳鬼狐仙,然而右眼却隐于一片单片水晶镜片下,在阳光辉耀下看不分明,实在遗憾。
      
      封如故吐出一口竹香烟雾。
      朦胧的烟雾,让他鼻翼右侧生的淡淡一点小痣看上去不那么清晰了。
      他冲文润津点了点头,连身也没起:“老丈人。封二这厢有礼了。”
      
      文润津被他一声“老丈人”叫得直起鸡皮,忙上前赔罪,把来意陈明。
      封如故应该是有些意外的,因为他放任手上的竹烟枪烧了几秒钟,才把玉烟嘴放入口中:“是吗。”
      文润津刚想再说些什么,封如故回过头去:“文道长,好走。”
      
      ……改口如风。
      
      逐客令都下了,文润津也没脸再待下去,诺诺拜过云中君,刚与封如故擦身,道袍便被人从后一把抓紧。
      封如故侧身道:“还有一事。退婚事由,文道长打算如何对外公示呢?”
      文润津心里一跳。
      眼见他的沉默,封如故颔首:“我明白了。”  
      文润津一骇,立即解释:“云中君……”
      “令爱上次前来,砸了我一套翡翠茶具。”封如故竟转了话题,“那茶具我很是心仪,是我徒儿落久花了百金购得。文道长,你作何看法呢。”
      
      文润津脸红一阵白一阵。
      风陵云中君当街阻拦,要曾经的老丈人赔自己的茶具,真是门风沦落,道将不道。
      
      还是拎着小水壶从青竹殿内出来的常伯宁解了他的围。
      答应赔钱的文润津这才得以抽身而退,有些狼狈地告辞。
      “文道长路上注意些。”常伯宁在他背后温和道别,“近来佛门道门,皆有道友无端横死,万请小心。”
      文润津一个踉跄,只觉常伯宁是在暗示他些什么,后脊梁蹭蹭窜寒气,走得如同一阵风。
      
      有弟子相送,常伯宁自然无心去关照客人:“如故,你还好吧。”
      封如故不正面作答:“亏得师妹下山去调查道友横尸缘故,不在山内,否则可有得闹了。”
      常伯宁认同地点一点头。
      “聘书还了?”
      常伯宁:“我已烧了。”
      封如故笑:“手脚如此快?”
      常伯宁:“看了也是惹师弟心烦。”
      封如故望着文润津身影消失的方向,道:“惹我心烦的事儿不在眼下,而在将来。”
      常伯宁很是不解。
      躺着的封如故,能看到常伯宁眼纱下干净明澈的双眼。
      封如故吸一口烟,笑说:“师兄,我愿你一生天真呢。”
      
      言罢,他仰靠在竹枕上,望向空际,目光专注。
      常伯宁询问:“今日怎么有闲情出‘静水流深’?”
      封如故:“今日有雨。”
      常伯宁:“嗯?”
      封如故指了指斜靠在右手边的雨伞:“师兄的青竹殿前,看彩虹是最好的。”
      
      常伯宁望向这个咬着竹烟管,百无聊赖地等虹来的师弟,心中温热:“要等,不如来殿内等。”
      封如故咬住烟嘴,朝他伸出一只手。
      常伯宁失笑,俯下身去拉他,却被封如故反手抢下眼纱,旋身避开。
      常伯宁眼睛被光刺得一花,再眯着眼去寻他踪迹时,那人已经轻巧跳至阶上,指尖勾着他的眼纱,临风而笑。
      常伯宁也不自觉跟他一起笑开了。
      
      封如故算得分毫不错,方才艳阳高照,不消两炷香功夫,天色已阴,面筋似的大雨滂沱而下,在地面打出腾跃不休的雨线。
      常伯宁不负端容之名,何时何地都盘腿而坐。
      封如故却不。
      他卧在常伯宁打坐的榻侧,怀里抱着一只属于常伯宁的莲纹小暖炉,在雨声里睡得香甜。
      他睡觉向来死,除非自行醒来,否则寻常响动不能扰他分毫。
      
      他这走到哪里睡到哪里的毛病,真是改不得了。
      不过也无需改。
      常伯宁抬手,温柔地抚一抚他的头发,从走满云卷暗纹的袖内取出那份聘书,望着上面描金画彩的“封如故”三字发了一会儿呆,便将鲜红聘书压在诸多道门书卷之下。
      
      哪怕是订了婚又被退了婚,常伯宁也不知,为何封如故会在三月前,突然提出要找一名道侣,又为何会在一月前,匆匆择定素未谋面的文慎儿为妻。
      
      这场豪雨从午后落至傍晚。
      但未等一场雨过,便有一名素衣蓝带的风陵弟子打着伞,匆匆冲至殿内:“端容君!我师父可在——”
      
      常伯宁轻“嘘”了一声,望了一眼仍睡得舒适香甜的封如故,低声问:“何事?”
      有他示范,那剑眉星目的年轻人也不自觉放低了语调:“禀端容君,文家人又上山来了!”
      “还我茶具来了?”封如故抬起头来,也不晓得他是什么时候醒的。
      “不是……师父,端容君……”年轻人急得脸色煞白,额头冒汗,“是文始门里文三小姐,师父的未婚妻,出事了……”
      
      文慎儿死了。
      
      发现她消失,女侍也并未上报文夫人,只以为她是心情不佳,外出散心。
      
      她被发现时,正是豪雨欲来、天色阴晦之时。
      文慎儿是被唐刀一类的凶器一刀断喉的,脑袋被整个割了下来,挂在文始山中最高的一棵树上,鲜血顺着断口淅淅沥沥往下滴,被血染污的乌色长发迎风而舞,猎猎作响。
      以唐刀割喉的杀人手法,极似最近发生的连环杀道之案,佛、道两门弟子均受波及,已死了整整十五人,就连风陵外门弟子也遭了害,是以燕江南才会下山调查此事。
      
      然而,在得知这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噩耗后,封如故却开口问了一个异常古怪的问题:“……为何只有头?”
      
      常伯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师弟,你说什么?”
      封如故重复了第二遍:“为何只有头?”
      
      细细思忖过后,他问来报的青年:“浮春,她的头发朝哪个方向飞?今日是何风向?”
      青年被问得愣了,如实回答:“文始山那边,今日该是西北风。”
      
      封如故:“师兄,借笔。”
      说是借,实则明抢。
      他拿过常伯宁还握在手中的朱砂笔,跳上常伯宁落座的软榻,面朝向他身后挂着的地图,观察片刻,在永靖山上落下第一笔。
      
      常伯宁知道,永靖山是半月前,第一具尸体发现的地点。
      但封如故没在上面落上一点,而是横向画了一道朱砂红迹,甚至染污了旁边几座小城镇。
      
      “如故。”常伯宁提醒他,“画错了。”
      封如故答:“没画错。头朝东,脚朝西。”
      常伯宁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封如故在说第一具尸体被发现时的状态。
      
      第二具尸身在距离千里开外的九龙镇。
      他横尸九龙镇镇中央的街道上,恰是头南脚北,一刀断喉,利落无比。
      
      因为尸体距离太远,而且死的一个是灵隐宝刹的佛门内家弟子,一个是普通修仙小观的弟子,刚开始时,并无人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直到噩耗接二连三传来。
      死者身份不同,各自之间不存任何交集,出行的理由也各不相同。
      唯一相同的,只有颈间的一刃索命红线。
      
      惶惶之际,众道门百思不得其解,凶手谋算这么多条人命,究竟意欲何为?
      
      涂抹在地图上的朱砂痕迹越来越多,一笔一划,横平竖直,每一道就是一具尸身,一条人命。
      注视着在地图上逐渐成型的东西,座下罗浮春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尸体被发现的方位,与躺位相结合,竟构成了一个字形。
      
      最终,封如故饱蘸朱砂,在文始山,从西北方向西南方,落下了重重的一笔。
      
      ……为何其他人都留有全尸,文慎儿却只有一颗头颅呢。
      
      外间闷雷滚过的瞬间,一道雪亮闪电将天际撕出一个口子。
      
      地图上的众多朱砂印记,以最后一点作结,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血红的“封”字。
      朱砂色彩浓得近黑。
      而最后烙上的一点,看上去像是迎风飘舞的带血秀发。
      
      封如故将墨笔横向反咬于口,向后坐倒在常伯宁桌案上,撞得墨砚笔架叮当乱响也不管。
      他看向地图,脸上神情分不大出是惊或是怒。
      可说实在的,这两种情绪都不怎么适合云中君,因此落在他脸上,反倒圆融成了一股“天意如此”的淡淡讽笑。
      封如故看向面色冷凝如冰的常伯宁:“师兄,我怕是要下山一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晚了几个小时,新坑总算开啦w
    更新之后前五十名留言的小可爱送20点红包!
    sjb道君封二登场。
    下章攻登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