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穿成小说里的炮灰怎么办》廿厘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1-11 20:37:1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出院 ...

  •   周墨心里一乐,面上却不高兴地说,“我们在这碍着你了吗?谢钰,你管的太宽了!”
      
      谢钰嗤笑一声,“周墨,你别在你脸上贴金了,我不爱你了,明白吗?”
      
      周墨猛地将声音抬高,“谢钰,你不要以为欲擒故纵对我有用,我不吃你那套。”
      
      一旁的谢润见他俩有说有笑,心里不痛快了,“阿墨,哥哥他精神状态不好,咱们先走吧。”
      
      谢钰顺着谢润的话,说,“他说的没错,我精神状态不好,万一不小心伤到你们了,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谢钰拿着笔记坐在床上,窗外的阳光照在他苍□□致的脸上,嘴角沁着一抹淡淡的笑,自有一股别样的风情,周墨一时看呆了。
      
      站在周墨身边的谢润把周墨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在见到周墨眼里的痴迷时,他眼里是止不住的怒气。
      
      为什么?
      
      为什么要跟我抢男人,谢钰你比我长的好,比我身份高,我只有周墨,你为什么要跟我抢他!
      
      谢润被怒火冲昏了头,语气也有些冲,“周墨,我有点难受,我们回去吧,哥哥,他一个人在这里也是可以的。”
      
      周墨猛然回过神,想到刚才自己居然看谢钰看出了神,像是掩饰般的说道:“好好,我们走吧。”
      
      说完就拉着谢润出去了,谢润回过头冲谢钰口语,“我不会放过你的!”
      
      谢钰挑眉冲他笑笑,并未说什么。
      
      周墨因为心虚,拉着谢润跑了出去,他们一出去,病房里就安静下来,谢钰靠在床头的被子上,翻看着原主的笔记。
      
      翻来第一页,就看到几个醒目的大字。
      
      ——我心有所爱,在心上,在眼前。
      
      ——z m。
      
      笔记开头的日期是五年前,原主用简单的话语,把他的爱写出来。
      
      三月三日,晴。
      
      今天被人欺负,他突然冲出来帮我说话,还教训了那些欺负我的人,那一瞬间,我觉得他就是天上的神仙,来下凡解救我的。
      
      三月五日,晴。
      
      跟他做了朋友,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
      
      三月九日,晴。
      
      今天,跟他一起去玩游戏,被他抱了下,我的心跳的很快。
      
      三月十八日,阴。
      
      我看到他跟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心里很不开心,要是我也是女孩子就好了,就能光明正大的去追他了。
      
      四月八日,晴。
      
      他跟我解释了,那个女孩是他表妹,听了他的解释,我很高兴。
      
      五月六日,多云。
      
      我问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他说没有,那一刻我感觉有一条平坦的路,在我面前。
      
      谢钰看了几页,明白了这就是原主写的日记,几句简单的话,就写出了原主的心情,那种独属于青春期的美好又青涩的爱。
      
      谢钰翻到最后一页,日期就是原主落水前一日,没有日期,只有两句话。
      
      ——我心有所爱,在心上,在云端。
      
      ——他不爱我了。
      
      谢钰默了几秒,把笔记合上,长长嘘出一口气,替原主感到不值。
      
      不就是一个男人吗?
      
      三条腿的□□,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非得把自己的命搭上,真是脑子不清醒。
      
      自从那天谢润来过后,谢家人再没有踏进过医院一步,出院那天,谢钰凭着原主的记忆,用手机支付宝里的钱,租了一辆车回了谢家。
      
      原主父母在市区有一套房,房产在原主名下,现在是原主叔婶的住所。而谢家在城郊,谢家老爷子向来不喜欢原主怯懦的性子,而原主也怕谢老爷子,爷孙俩的关系自然生疏。
      
      出租车把他送到谢家外,前面有一扇铁门。谢钰下车,关上门就往前走,没走几步就被拦了下来。
      
      身穿保安制度的男人道:“有预约吗?”
      
      谢钰说,“我回自己家,还要预约?”
      
      保安说,“这里只有谢老爷子跟二少,你是?”
      
      “我是谢钰,”谢钰说,“爷爷没跟你提过我?”
      
      保安仔细打量谢钰,半晌才摇头说,“谢老爷子没说过,要不,我打电话问问?”
      
      “请便。”
      
      谢钰站在一边,看着保安低声打电话,几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
      
      “原来是大少,您请进。”保安把门打开,把谢钰迎了进去。
      
      谢钰说,“嗯,好的。”
      
      谢家房子不大,尽显古朴典雅,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
      
      谢钰刚走进谢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屋里出来,见了谢钰,脸上的笑也凝固住了,不热不冷地说,“你来干什么,不是说了,你不得进入这谢家一步,忘了?”
      
      谢钰跟老人对视,笑着说,“爷爷说的哪里话,我是您的孙子,怎么进不得谢家?”
      
      老人看了谢钰几眼,“我谢家没有你这么懦弱的人!你不配姓谢!”
      
      “那我也是您的孙子,”被老爷子这么说,谢钰也不生气,依然微笑,只是那笑多了份冷意,“这是谁都抹不掉的事实,就算是爷爷不想要我这个孙子,我也是谢家人。”
      
      谢钰顿了几秒又说,“爷爷您觉得我性子懦弱,就把谢润当成继承人培养,可您这么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您大孙子的感受?”
      
      老人说,“你跟小润没法比,小润在我百年之后能把谢家传承下去,而你,整天跟个男人厮混在一起,把我们谢家的脸都丢光了,还想做继承人,谢钰,天底下没有那么好的事。”
      
      谢钰默了一瞬,说,“就因为这个,您就放弃了我,选了谢润,对吗?爷爷。”
      
      老人沉默了,“你的商业嗅觉没有小润敏锐,人脉资源也不行,你大学学的美术,而小润他学的是经管,从这一点上,你就输了。”
      
      管家沉默的站在一旁,不光是管家屋里的其他人也都沉默不语,他们分得清形势,谢大少不得老爷子宠,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自然没有人为他说话。
      
      “爷爷,我没有输,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学了美术,”谢钰说,“美术是副,经管才是我主要学的。”
      
      “爷爷,你不能因为别人的片面之词,就否定我的努力,这对我不公平。”
      
      

  • 作者有话要说:  等会还有一更=v=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