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哭诉 ...

  •   谢谦煦一离开,杨槿琪就在想,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比较好。万一一会儿谢谦煦再故意让别人过来怎么办?他这人在她这里可是丝毫的信誉都没有。
      
      所以,没来得及跟林绍璟多说什么,便离开了。
      
      况且,她也是真的不知该跟林绍璟说些什么。以刚刚的情形来看,嫁给林绍璟是她最好的选择。只是,不管如何,林绍璟对她来说依旧是个陌生人。而且,她刚刚醒来,一时之间还有些难以接受,有些事情还需要消化一下。
      
      她急需找到母亲,去验证一番。
      
      穿过长长的雕花回廊,走出这个小小的庭院时,杨槿琪看到了自己身边的两个丫鬟。一个是到死都陪伴着她的紫砚,一个是灭族之时被充入了教坊司的绿墨。
      
      远远地看到这二人,杨槿琪忍不住红了眼眶。这一次,跟刚刚不同,是真的难受了。
      
      “小姐,您跑到哪里去了,奴婢们找了您许久,可算是把您找着了,您没事吧?”绿墨着急地说道。
      
      一旁的紫砚本想说几句什么,但许是被绿墨抢了先,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只是,一双眼睛中却透露着浓浓的担心。
      
      想到临死前紫砚一直在陪着她,并没有逃出去,想必最终被那场大火烧死了。看着这个忠心的丫鬟,杨槿琪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
      
      杨槿琪的这番举动可是吓坏了眼前的两个丫鬟。她们家小姐向来是高高在上的。活得张扬肆意,从未露出过如此脆弱的姿态。难不成,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谁给您委屈受了?”绿墨连忙问道。
      
      杨槿琪知道自己有些失态了,拿起来帕子擦了擦眼泪,哽咽地说:“没事,你们先带我去找母亲吧。”
      
      紫砚和绿墨互相看了一眼,赶紧领着杨槿琪去找韩氏了。
      
      此时早已经用过了午膳,各家的夫人们正聚在一起聊着天。因着身份比较高,韩氏身边围着不少溜须拍马的妇人。
      
      待离得近了,杨槿琪突然停住了脚步。
      看着自己母亲微微翘起的嘴角,上扬的下巴,典雅端庄地跟身边夫人们说话的模样,杨槿琪早已泪流满面。
      真好,母亲还活着。
      
      紫砚见自家小姐不再往前面走了,侧头看了一眼,见她满脸泪痕的模样,着急得快哭出来了。
      “小姐,您今儿到底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
      
      杨槿琪吸了吸鼻子,低头抹了抹眼泪,看了一眼绿墨:“你去跟母亲说一声,我身体不太舒服,想回家去了。我和紫砚去车马处等着母亲。”
      
      绿墨心中大骇,连忙应下了,嘱咐了紫砚几句,快步去了韩氏身边。
      
      韩氏一听女儿身体不舒服,哪里还坐得住。午宴已经用完,早就打算离去了,这会儿哪还再有心思跟这些夫人们说话。匆忙跟主家告了别,就去找女儿了。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杨槿琪转身看了过去。原本想要流泪,然而,在看到韩氏身边的杨妡时,顿时忍住了。
      
      “姐姐这是怎么了,妹妹可有小半个时辰没见到你了。若不是母亲说你身体不舒服,我还以为姐姐去哪里玩儿了呢。”杨妡开口说道。声音里有着关切,但眼神里满满的打量的色彩。
      
      杨槿琪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妡看了许久,以探究她话里的意思。她不能确定,今日这事儿杨妡到底有没有参与,若是有参与的话,那么……
      
      韩氏瞪了一眼杨妡,转头跟杨槿琪说道:“琪儿,你到底怎么了,刚刚绿墨说你身体不舒服,这会儿可是好些了?”
      
      杨槿琪暂时按捺住心中的想法,伸手握住了韩氏的手,强忍住眼泪,说:“母亲,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想早些回家去。”
      
      韩氏仔细看了看女儿的神色,想到这里毕竟是别人家,没多说什么。招呼着大家上车回府去了。
      
      等到了平安侯府,杨槿琪那一颗砰砰直跳的心终于稳住了。
      
      韩氏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女儿今日肯定是在将军府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这一路过来不会如此沉默。阻止了想要跟到正院一探究竟的杨妡,遣退了身边的下人之后,韩氏关上了房门。
      
      “琪儿,刚刚在将军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是怎么了?”韩氏满脸急迫。
      
      不料,她的话刚说完,只见女儿脸上的眼泪就流了出来,接着,就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
      
      杨槿琪的心里是真的难受。想到自己前世那么愚蠢,想到父亲和母亲的死,想到家族的灭亡,想到自己的冷宫生涯,眼泪如泉水般哗啦啦涌现了出来。
      都怪她,这一切都怪她,都是她的错。
      
      “到底怎么了?琪儿,你不要吓娘,快跟娘说一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母亲为你做主。”韩氏一边拍着女儿的背一边安抚道。
      他们平安侯府在京城中是数一数二的府邸,女儿从小在蜜罐里长大。别说是侯爵之家,就算是宫中的公主皇子,见了面也是客客气气的。
      
      哪个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欺负她女儿?
      
      见女儿还是不停的在哭,韩氏急得站起身来,想要找女儿的贴身丫鬟问个究竟。只是,刚刚起身就被女儿给拉住了。
      
      无奈之下,韩氏只好继续坐下来安慰着女儿。她虽然不知道女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听着女儿的哭声,感受着女儿心中的难过,她也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
      
      约摸过了一刻钟左右,杨槿琪终于缓过神来。
      
      看着韩氏脸上的泪痕,杨槿琪拿起来帕子给她擦了擦,哽咽地道:“是女儿的错,惹母亲伤心了。”
      
      韩氏怕发生了什么不能说的事情,虽然是着急得不得了,但还是压低声音,紧抓着杨槿琪的胳膊问:“到底怎么了,你快跟为娘说一说,是谁欺负你了?”
      
      “母亲,女儿要嫁给将军府的三公子了。”
      
      杨槿琪开口就把韩氏说愣了。
      
      “林府三公子?是哪个?为何要嫁给他?”韩氏摸不着头脑地问道。她今日刚去了将军府,似是没见着行三的那位公子。
      
      随后,杨槿琪开口跟韩氏说了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
      
      “你说什么?!七皇子竟然敢对你做出来这样的事情!谁给他的胆子,也不瞧瞧他是个什么东西!”韩氏愤怒地说道。
      
      杨思徴跟皇上君臣关系极好,这平安侯府在京城中可谓是数一数二的权贵。
      
      皇上私下里甚至允诺,要封杨槿琪为太子妃。只可惜,下面的几个儿子没一个被封为太子的,所以,这件事情耽搁了下来。
      
      也因此,韩氏并不把一个出身卑微的七皇子放在心上。
      
      如今再听着韩氏骂谢谦煦的话,杨槿琪甚是感慨。前世,母亲也不怎么满意她嫁给谢谦煦,私下里说了不少谢谦煦的坏话,有时甚至当着谢谦煦的面说些不中听的话。
      
      她那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本来就是嘛,她嫁给谢谦煦算是低嫁了。要让她低三下四地去伺候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而且,看着谢谦煦一直温润如玉的笑着,她甚至觉得谢谦煦的脾性好,说几句也没关系。
      
      也许正因为如此吧,到后来谢谦煦登基时,他们家才会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株连九族,除她和庶妹,无一生还。
      
      好在,这些都过去了,她躲过了今日这一遭,再也不用嫁给谢谦煦了。
      
      韩氏骂了几句谢谦煦之后,突然回过神来,问:“琪儿,你确定此事是七皇子所为吗?会不会是你弄错了,其实是那个林府庶子做的呢?我倒觉得那庶子的可能性极大。”
      
      不是韩氏不相信女儿,而是女儿的脾气向来直来直去,天真无比,怕被人利用了。
      
      杨槿琪本想说确定的,话到了嘴边,想到自己平日里的性子,连忙改了口:“女儿也不太确定。是那七皇子和林大公子今日的表现实在是太奇怪了,所以女儿才怀疑他们。至于那位林府庶子,女儿觉得并非他所为。女儿比他先醒过来,而且他眼中的茫然不似作伪。”
      
      听着女儿的叙述,韩氏也更怀疑七皇子,只是,这么重要的事情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没事,晚上等你父亲回来了,娘去跟他说一声,让他去查一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母亲。”杨槿琪乖巧地说道。前世,她只顾着恨林绍璟了,并没有怀疑谢谦煦。而且,事后,谢谦煦跟她说了不少的好话,又允诺了她不少好处。
      那时,她觉得这事儿有些丢脸。想着既然被谢谦煦遮掩过去了,就没告诉任何人。只是回府之后,微微透露给母亲,她喜欢谢谦煦,想要嫁给他。
      
      晚上,杨思徴回来之后,听到韩氏说的事情,连忙去杨槿琪的院中去探望了一番。
      
      今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杨槿琪本来已经非常的困倦了。想到父亲,她还是忍住了。她得见见父亲,见他安然无恙才能安心。
      
      “爹。”杨槿琪又哽咽了。看着鲜活的,比记忆中年轻了许多岁的杨思徴,心中思绪翻涌。
      
      杨思徴看着女儿的模样,以为女儿是因为受了委屈,所以才忍不住哭了。心里更是对那起子小人恨上几分。
      
      “莫哭了,爹爹给你做主。”杨思徴沉声说道。
      
      从小到大,不管杨槿琪惹了什么事,受了什么委屈,杨思徴永远都是一句“爹爹给你做主”。等到杨思徴被处斩后,午夜梦回间,杨槿琪的耳边无数次回想起这句话。
      
      只是,当她睁开眼看着凄清的冷宫,却没人能再给她做主。
      
      看着胸膛宽厚的父亲,杨槿琪忍不住又趴在杨思徴的怀里哭了一场。
      
      杨思徴更觉心疼。
      
      没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便把人派出去查这件事情了。
      
      不止杨思徵这边,另一边,也有人在说起来今日的事情。
      
      “给主子道喜了!”一中年男子喜形于色,“主子若是娶了平安侯府的嫡长女,定能如虎添翼,早日成事。”
      
      平安侯府的嫡长女吗?林绍璟眼前顿时浮现出来一个眼中含泪,委屈娇弱的姑娘。
      
      这姑娘,着实可怜了一些。
      
      屋内灯光昏暗,林绍璟坐在灯影下,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明。停顿了数息后,方开口:“不急。劳烦齐大人先去查一查今日究竟是何人所为,目的又是什么?”
      
      见主子这般反应,齐少源忙敛了敛激动的心神,应下:“是,属下记下了。”
      
      “嗯。”

  • 作者有话要说:  交待一下女主家人~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