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拒绝 ...

  •   
      杨槿琪听了林绍璟的话却是彻底放心了。
      
      微微低了低头,停止了哭声,装出来一副害羞的样子。
      然而,一想到门外的那个男人,帕子下遮掩的脸上,就露出来微微的笑意。也不知,门外的那人在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之后心中是如何想的。
      一想到那人的脸色,心中就觉得无比的畅快。
      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看到他了。
      
      此刻,林绍璟已经从刚刚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想到刚刚听到的脚步声,连忙掀开被褥下了床。只是,由于太过慌张,动作有些不受控制,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柔软而又有些冰凉的东西。等下了床才发现,那是旁边那位姑娘的手。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仿佛上面还留有余温。
      
      紧接着,杨槿琪也下床了。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眼睛又快速错开了,分别低头整理有着褶皱的衣裳。还没等他们整理好,门就被推开了。
      
      杨槿琪已经准备好了该如何做,也自觉能以一副看好戏的姿态欣赏那人的脸。可看着这张年轻了十岁的脸,心中却难以平静下来。
      纵然他前世已经死了,纵然他的死跟她脱不开干系,可杨槿琪心中的恨意却依然没有完全消散。
      不,她刚刚想错了,她怎么能随便嫁个人呢!如果是嫁给一个普通家世的贵公子,她一定难消心里的仇恨。她一定要嫁给五皇子,在一旁笑看着谢谦煦如何完蛋!狠狠地把他踩在脚下,让他永远翻不了身!
      
      不过,这种神色却被林绍璟理解成为了惊慌和害怕。他是个男子,而身侧的姑娘即将会成为他的夫人。想到这里,林绍璟微微侧了侧身,挡住了谢谦煦的视线。
      
      “杨姑娘,你没事吧?我刚刚偶然听下人们说看到你被人弄晕了偷偷背过来,连忙过来救你了。”谢谦煦脸上露出来恰到好处的担忧。仿佛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没有听到二人的对话一般。
      
      杨槿琪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蠢到无可救药的人。明明谢谦煦的表现如此的虚伪和做作,话里又是漏洞百出,为何前世时她竟然觉得谢谦煦是她的大救星呢?
      
      谢谦煦的话多奇怪啊。刚刚被窝里的热度提醒她,她已经在这里躺了许久了,并不是如他所说“刚刚”。再者,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事后并不记得谢谦煦有把那个弄晕她的人找出来,也没有找到背后所谓的“幕后黑手”。
      
      似乎,那些细节,都不了了之了。
      
      杨槿琪刚要忍不住开口说几句,突然想到了身边的这个男人。连忙缓了缓心神,垂下眼帘,捏了捏手中的帕子,靠近了林绍璟,带着一丝后怕的声音,说:“多谢七皇子,臣女无碍。”
      
      谢谦煦看到杨槿琪的动作,蹙了蹙眉。这个女人以后是要娶回家的,怎可跟别的男子如此的亲近?把她弄过来的时候,他就让人把二人之间隔得很远,就怕两个人碰到了。也在杨槿琪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可如今这两个人竟然靠得如此近!
      
      谢谦煦双手紧握成拳,视线终于施舍给了房中的另外一个人。
      
      为了设计杨槿琪嫁给他,今日他选择的是一个身份低微毫不起眼的庶子。据林绍钰说,他这个庶弟是个不守本分的丫鬟所生,是林将军在一次醉酒后有的。因着这样的身份,他在家中非常的透明,很不受待见,除了林将军偶尔问问他,老夫人和夫人都非常厌恶他。
      他在府中跟下人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一些管事在主子面前得脸。
      
      他就是故意选择这等身份低贱的人。他敢保证,杨槿琪肯定不会选择这个庶子。
      
      可他刚刚都听到了什么,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庶子,竟然大言不惭地说要娶平安侯府的嫡长女。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
      
      仔细一瞧,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胆识也是真的不错。在他的瞪视下,竟然还能面不改色,平平静静的。
      
      即便是如此,也改不了他低贱的事实!当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想娶平安侯府的嫡长女?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就连他想要娶杨槿琪都被平安侯拒绝了,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这个庶子凭什么?
      
      “哪里来的登徒子,竟然敢用如此歹毒的计谋轻薄杨姑娘!若不是本皇子来得及时,岂不是要被你这杂碎得逞了?”谢谦煦一脸怒容。
      
      林绍璟看着谢谦煦愤怒的模样,微微眯了眯眼睛。
      
      刚刚看到谢谦煦进来之时,他心里有些意外和紧张。意外的是,他本以为今日的事情是林绍钰所为,却没想到进来的却是谢谦煦。随之而来的,便是紧张了。他当下就开始怀疑,难不成自己的身份被谢谦煦发现了,所以才来设计陷害他。
      
      但,看着谢谦煦进来之后的表现,以及刚刚对他说的话,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整件事情透露着怪异,他隐隐有一种感觉,似乎今日的事情并非主要冲着他来的,而是冲着躲在他身后的这位姑娘。
      
      没想到,今日他竟是被人当做一颗棋子给利用了。当真是有趣。
      
      “竟然敢用这种眼神看本皇子,本皇子挖了你的狗眼!”见林绍璟眼神犀利地盯着他,谢谦煦更觉得怒火中烧。他平日里的确是个好脾性的人,那也得看是对谁。对这种毫无用处且会成为他绊脚石的人,他向来不会正眼瞧上一眼。
      
      杨槿琪知道,在将军府的那二十多年里,林绍璟一直都是个小透明,被府中的人欺负。表面上处处忍让,但那些欺负过他的人,事后都没什么好下场。
      
      想到林绍璟的处境,今日若是跟谢谦煦对上,吃亏的肯定是他。见谢谦煦要上前,杨槿琪小声解释:“七皇子,您误会了。这事应该与他无关,他……他也被人弄晕了。”
      前一世,她醒过来之后只顾着打林绍璟了,根本就没想过其中的不合理之处。两个人的衣裳整整齐齐地穿在身上,而且都昏迷了过去。况且,是她先醒过来的。
      很明显,她和林绍璟都是受害者。然而,她当时只顾着自己的名声,觉得自己跟一个身份低微的人躺在一张床上,受了奇耻大辱,才会忽略那么多的可疑之处。
      
      现在,她以一种平静的心情来审视这件事情,就发现这件事情漏洞百出。若此事是林绍璟设计的,他大可做得更过分一些,直接扒光了她的衣裳,跟昏迷的她抱在一起。这样的话,两个人就诊的有了肌肤之亲,她即便有一百张口也解释不清了。除了嫁给他,谁也不能嫁。
      
      可他们的衣裳都是好好的,中间隔得老远,还都晕过去了。
      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林绍璟没想到这位姑娘竟然会帮他解围。而且……杨姑娘?姓杨……又是七皇子想要讨好的人……难不成……是那位京城中鼎鼎有名的平安侯府姑娘吗?
      
      他虽然对京城各大世家的姑娘并不了解,但平安侯管着京城的防卫,身居要职,他却是有一定了解。而且,他家的姑娘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又是皇上亲口赞许过的,他也有所耳闻。
      
      七皇子这个人他是知道的,能让七皇子如此小心对待的姑娘,只能是嫡长女了。
      
      只是,似乎这位杨姑娘跟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传闻中,这位杨姑娘身份尊贵,却极为傲慢。虽然爱慕和求娶者多,却丝毫不放在眼中。跟眼前这个楚楚可怜,一脸胆小甚微模样的姑娘截然不同。
      
      难道传言有误?
      
      听了杨槿琪的话,谢谦煦在心中细细思索了一番,想到杨槿琪张扬而又傲慢的性子,说:“杨小姐,你可知这人是什么身份?你快离他远一点。”
      
      杨槿琪满脸悲戚,又似是有些无奈,拿起来帕子抹了抹眼泪:“不……不用了,我二人都已经……已经这样了。不管这位公子是谁,我都只能嫁给他了。况且,不嫁给他,我还能嫁给谁呢?”
      
      说着说着,杨槿琪又拿起来帕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微微侧了侧头,躲在了林绍璟的身后,挡住了谢谦煦的视线。随后,把帕子从脸上拿了下来,只见那张漂亮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泪痕。
      
      莫说是林绍璟,就连谢谦煦都觉得自己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位侯府嫡女。这位姑娘向来高傲得很,别说一般府里的公子了,就连他,都向来是不放在眼中的。
      
      今日竟然能说出来这样的话,着实让人大开眼界。难不成,高傲如杨槿琪,在关乎名节的问题上也如此的在意吗?如若真是如此,他哪里还需要如此兴师动众,直接把林绍璟换成他不就行了!
      
      这位侯府嫡女不是向来想做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吗?怎么就甘心嫁给一个将军府的庶子?不对,这一定是无奈之举!
      
      “杨姑娘,你不必如此委屈自己,我相信你们之间是清白的。你不必嫁给他。”
      
      “七皇子,您刚刚也说了,有下人们看到我被人掳了过来,我哪里还有清白,以后定没人会娶我。”杨槿琪继续拿着帕子,哭哭啼啼。
      
      “杨姑娘,即便是天底下所有人都不相信你,我也相信你。而且,我可以娶你。”终于,谢谦煦说出来心中的话。
      
      听了这话,杨槿琪瞪大了眼睛,一脸感动:“多谢七皇子,不用了,我都这样了,还怎能嫁给您呢?”
      表面上是感动的,心中却是掀起了层层怒气。谢谦煦就不是个人!此刻说得万般好听,等到他们平安侯府没了用处,他就灭了她平安侯府九族。
      
      谢谦煦看着杨瑾琪的模样,憋了半天,道:“杨姑娘,你其实不必担心,我一听说你被掳过来,就赶紧过来了。这不,你身上的衣裳还好好地穿着呢,你并未失了贞洁。这杂碎还没来得及对你做些什么,你没必要嫁给这个低贱的人。”
      
      在谢谦煦说道“低贱”二字时,杨瑾琪明显的感觉到了身边男人身上气息的变化。
      
      杨槿琪依旧哭:“您都说了,那么多人看到了,您相信我,可别人万一说出去了呢?”
      
      看着这般反常作态的杨槿琪,此刻此刻,谢谦煦算是明白了。这杨槿琪哪里是无奈之举,分明就是装的!
      他自小就熟知这位平安侯府的嫡女,知道她的性子。
      想必这姑娘是瞧不上他,也定然瞧不上这位将军府的庶子。一定是觉得这个庶子好拿捏,所以此刻才佯装说要嫁给他。
      
      哼!她想蒙混过去,也得看他答不答应。
      “你当真要嫁给这个男人不嫁给本皇子?”谢谦煦态度立马发生了反转。
      
      面对这个问题,杨槿琪毫不迟疑:“对!”
      她这辈子,宁愿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谢谦煦这个道貌岸然的无耻男人!
      
      听了这话,谢谦煦暗自冷笑一声。既如此 ,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有些东西,他宁愿毁了,也不会便宜别人。
      袖子一挥,桌子上的茶碗应声而落。
      
      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身材中等,身着大红色锦衣,头戴金色竖冠的男子推门而入。
      
      男子仿佛早就知道了屋内的情形,还没站稳,就兴奋地说道:“老三,你竟然敢轻薄平安侯府的大小姐,我要去告诉祖母,让祖母打断你的狗腿!”
      
      

  • 作者有话要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