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重生 ...

  •   杨槿琪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到自己被人用药毒死了,又梦到自己被大火烧死了。那种感觉太过强烈,而此刻的她仍旧有记忆,以至于她不知道那些是真实的存在还是一切都在梦境之中。
      梦着梦着,突然惊醒了,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着眼前宽敞而又明亮的房间,盖在身上的干净的锦缎被褥,杨槿琪感觉自己犹如在梦境之中。
      她在冷宫中生活了三年,那里的环境非常糟糕,屋外有着长长的回廊,终年见不着一丝阳光,阴暗得很。充斥在鼻尖的也是一种潮湿而又发霉的味道。而这里,与冷宫全然不同。
      
      她最后的记忆是吴内侍给了她一杯毒酒,倒下之后,冷宫中又燃起了熊熊的烈火。
      
      难不成,她没死,而是被人救了?
      
      正这般想着,突然,杨槿琪看到了自己放置在被褥上的一双手。那双手白皙柔嫩,指甲透明有光泽,泛着淡淡的肉粉色,手指丰润如鲜葱。一看便知,这是一双从未沾染过任何的生活气息,也没有经历丝毫的磨砺的手。
      
      这绝不是她的手!她的手早就在三年的冷宫生活中磨得起了茧子,手指关节粗大,前几日甚至生了冻疮。即便是上好的灵丹妙药,也绝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让她的手恢复正常。
      只是——
      
      手腕上的这个镯子却非常的熟悉,这明明就是母亲在她及笄那年请翠珠楼的大师为她精心打造的。上面刻着的花纹以及镶嵌的宝石都代表着母亲对她未来的美好祝愿。这个镯子,她一直都戴在手上。只是,三个月前,被她孤注一掷,换成了钱财。
      看着眼前这个镯子的成色,明显不像是戴了十几年的样子。
      顿时,一个惊天骇俗的想法浮现在脑海中。
      
      杨槿琪快速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面依稀可以看到一个细细的疤痕。
      不,这是她的手。这双手她看了很多年,非常的熟悉。掌心的纹路、手指的长短都非常的熟悉。小指甲上染的颜色也是她最喜欢的桃粉色,她还让南方来的匠人在上面给她画了一朵小小的桃花。
      她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
      
      这种种诡异的事情让杨槿琪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正思索间,突然感觉到身边似乎有些动静。
      杨槿琪顿时一惊,快速看向了一旁。
      只见一个剑眉星目,约摸十七八岁的男人正皱着眉头一脸茫然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异常冷硬,看她时像是看什么仇人一般。
      瞪大眼睛看着这张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脸,再想到周遭的环境,自己身体的变化,杨槿琪更加确定了刚刚的猜想,心里也狂喜起来。
      
      此时此景太过熟悉,留在心中的印象也太过深刻,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自己到底身处何处。
      
      她竟然回到了命运发生转折的那一刻!
      
      曾无数次,她想回到这一日,以改变自己以后的命运,躲避以后的痛苦。然而,每次醒来,现实终究还是会打破她的幻想。这一次,她竟然真的回来了。
      
      这一日是她命运的转折点,往后三年的冷宫生涯中,她每日都在后悔当日的决定。
      
      这日,她跟母亲来将军府做客。不料,却被人设计了,昏迷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跟将军府的庶子同处一室。一开始,她以为这都是将军府的庶子所为,吓坏了,也恨透了他。
      
      她一直都被当做太子妃来培养,向来是高高在上的,如今却被如此低贱的一个庶子给毁了。
      
      正在她愤怒的想杀人之时,七皇子谢谦煦会过来,委婉提出来让她嫁给他。
      
      虽然谢谦煦贵为皇子,但她并不想嫁给他,无他,只因他身份低微,生母不过是个宫女罢了。她一心想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嫁给太子,成为皇后,自然是不会嫁给这样一个普通皇子。
      
      她只想默默把这件事情遮掩过去。
      
      然而,一环扣一环。
      
      她刚刚拒绝,便听到将军府嫡长子林绍钰来找庶子林绍璟的声音。
      
      林绍钰素来看不上自己这个唯唯诺诺的庶弟,可恨的是,他爹却非常喜欢他。这让他更加讨厌这个庶弟,想整他。看到这个场景,立马就大声嚷嚷开来,指责林绍璟轻薄了她,要告诉家中长辈惩罚他。就在她无地自容之时,谢谦煦站在了她的面前为她解围。
      
      “是在下倾慕杨小姐,林大公子说错了。”
      
      一个将军府毫不起眼的庶子和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她当下自然是选择了后者。
      
      如此种种,让杨槿琪恶心透了林绍璟,觉得他是一个卑鄙的小人。不仅设计轻薄她,还把与他关系不和的嫡兄找来。这件事情闹开了之后,林绍璟固然会被惩罚。而她也没什么名声了,如果不嫁给他,就只能关入家庙或者自尽了。
      
      林绍璟从头到尾的沉默不解释也让杨槿琪印证了心中的猜想。
      
      这件事情,直到谢谦煦登基,直到她家破人亡,直到她被关进了冷宫……才知晓当日的实情是什么。原来,林绍璟和她一样,不过是一枚棋子,他们这两枚棋子全都被谢谦煦给利用了。
      当日的一切,全都是谢谦煦所为。两个人皆是被谢谦煦弄晕,林绍钰也是谢谦煦安排的……
      
      许是她对当日的事情太过执着,如今老天竟然开恩让她回到了这一日……
      不管如今是梦境还是现实,既然回到了这一刻,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看着此时的情景,最好的做法应该是快速离开,把这件事情遮掩过去。然而,杨槿琪却知道,谢谦煦的人正在外面监视着他们,设计好了种种环节。
      她就算是想跑,也跑不掉!
      
      今日,她就只能被迫嫁给谢谦煦,不然的话,她和林绍璟的事情就会被林绍钰嚷嚷的阖府上下皆知。而今日是将军府老夫人的六十寿辰,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家都过来了。
      
      她杨槿琪要丢大人了,她这辈子就完蛋了。除了嫁给林绍璟,她再无别的选择。不,还有绞了头发做姑子或者死。
      
      所以,眼下,她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如前世一般,如了谢谦煦的愿,嫁给谢谦煦。要么,嫁给面前的林绍璟。
      
      说实话,她两个都不愿选择。
      
      前世的仇前世已经报了,既然老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也不愿再掺和进去。她只想嫁个喜欢的人,安安稳稳舒舒服服地过完这一生。顺便再在一旁看着谢谦煦完蛋。只是,现实摆在这里,容不得她不选。
      既然如此,那么最好的做法便是……
      
      看着眼前明为将军府庶子实则是五皇子的林绍璟,想到他以后会灭了谢谦煦,杨槿琪心中有了个主意。这主意虽然不算太好,但总能先解决当下的问题,也能恶心恶心等在外面的臭虫。
      先过了这一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说不定,她谁都不用嫁。
      
      这些想法,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林绍璟看着面前的这个长得非常漂亮,又一脸震惊的姑娘,再看看两个人所处的位置,立马就明白这是被设计了。只是不知,设计他的人究竟是他那个嫡长兄还是别人。
      这一次,玩笑开得着实有些过了,这是想要害死他,也害死眼前的姑娘!看来,他以前实在是太好欺负了。想到这里,林绍璟眼神中露出来冰冷的神色。
      
      正在这时,只见面前的这个姑娘拿着帕子,低着头嘤嘤哭泣。
      
      林绍璟从未跟姑娘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看着姑娘乌黑亮丽的秀发,白皙的脖颈,听着微弱的如小猫叫一样的哭泣声,心里顿时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受。
      
      他还不知外面有人守着,只想着趁着没人来之际,快速离开。
      这样的话,眼前的姑娘就不会被他坏了名声了。
      可是,听着姑娘的哭泣声,这些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如若他说要离开,这位姑娘会不会误会他?以为他轻薄了她,然后不负责任地逃离了?
      正在他手足无措间,只听姑娘声音微微颤抖的指责:“你是谁,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杨槿琪低头的时候使劲儿用帕子把眼睛搓红了,硬逼着自己挤出来几滴眼泪。挤完之后,这才抬起来一张带着泪痕的脸继续看向眼前的男人。
      
      林绍璟看着眼前哭泣的姑娘,心里有着深深的愧疚之情:“抱歉,这件事情都怪我,我……”说到底,这姑娘是因为他才受了这场无妄之灾。
      “你要怎样?”杨槿琪睁着一双如水洗过的眸子看向了他。
      
      看着这一双眼睛,林绍璟心中无比愧疚,抿了抿唇,道:“我……我会……会……”
      被褥下,林绍璟双拳紧握。他能怎样呢?他如今身份低微,根本就配不上这样的姑娘。且,他还有大事没完成,在完成之前,他怎能娶妻?万一失败了,那不是在耽误人家姑娘吗?
      可此刻,若是那句话不说出来,同样也是害了眼前的姑娘。
      两个人都已经如此了,他若是不负责,这位姑娘又该如何自处呢?
      
      没等林绍璟说完,只听屋外传来了脚步声。林绍璟心想,完了,看来今日的事情躲不过了。想到接下来或许会发生的事情,林绍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正欲把“对你负责”几个字说出来,眼前看似柔弱的姑娘却代他说了出来。
      
      “你要对我负责!”杨槿琪微微提高声量。
      
      不止林绍璟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杨槿琪也听到了。
      前世的时候,她醒过来之后,没等林绍璟说任何话,就疯狂地用指甲掐他打他。直到谢谦煦过来了,才把她拉开了。这一世,没了那些疯狂的举动,周遭的事情也更加清晰了。
      不用猜,门外的人定是谢谦煦。既然谢谦煦来了,她不好好表现一下,怎么能对得起他安排给她的这一出好戏呢?
      
      林绍璟顿时怔愣了一下,不解地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绝美,眼眶和鼻头红红的姑娘。看完之后,又看向了门口,似乎,刚刚那个脚步声在门口停住了,不知为何没有进来。
      思索片刻之后,略微迟疑地问:“姑娘可知在下是谁?”
      
      杨槿琪心想,自然是知晓的,不仅知道你表面的身份,还知你实际的身份。
      只是,话却不能如此说。
      “我不知你是谁,可是我知道你今日轻薄了我……”杨槿琪继续委屈地说道。
      
      林绍璟闭了闭眼睛。虽然他从未想过此时娶妻,可眼前这个姑娘着实可怜,是他害她无辜被牵连。
      他知道,门外的人一定是自己的嫡兄,正等着看他的笑话,等着他出糗,被祖母责罚。他也明白,他若是不娶了这位姑娘,这姑娘就要完了。他这嫡兄当真是可恨,整他就整他,何故牵连无辜的女子。
      
      大丈夫行走于天地间,自当是要顶天立地,无愧于心。
      看着姑娘湿漉漉的眼睛,哭红的鼻头,心中一软,说道:“好,我娶你。”
      
      而在外面听了几句的谢谦煦,顿时傻了眼。
      似乎,事情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杨·戏精·洞悉一切·槿琪上线~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