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盛世花朝又逢君(四) ...

  •   这间布置精美的屋子有一瞬间的寂静,香烟袅袅轻柔飘绕,在一片沉默中,男人一手搂住水乔,一手抚着额头轻笑出声。
      
      水乔不可思议地抬起头,只看到男人线条优美的下巴,低调却不失华贵的银线滚边黑色衣领衬出他皮肤在灯下有些白,但并不是柔弱的白,那层肌肤下潜藏的是无法一窥的力量。
      
      老板娘惊得话都快说不出来,水乔挣开男人的手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跳起来踩在他身侧的桌子上,朝着桌子后方的窗口奔去。
      
      酒杯在剧烈的晃动中翻倒,滚落在地洒出醇美的酒液。
      
      水乔双手交叉挡在身前,“砰”的一声撞开窗户,在众目睽睽和惊呼声中从熏业楼内三楼跳了下去。
      
      后方传来一连串惊呼尖叫声,水乔伸手在楼后架起的雨棚上抓了一把,顺势滑了下去。
      
      黑夜深处一只泛着寒光的小箭在他落地的一瞬间射来,几乎是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深深钉入后方墙壁中——
      
      水乔一把抽出插在腰后的短刀,转头对那些打开窗户看热闹的人头大吼一声:“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他将刀柄在手掌中转动,刀刃贴着手腕,跳进来冲向小箭来的那个方向,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的小巷深处。
      
      在一脚踏入黑暗之前他忽然停顿了片刻,稍微俯身后再次一跃,动作比之前轻盈了许多,他带着映了月华流光的刀斩开浓稠的昏暗,这一刀饱含杀机令藏身于黑暗中的那个人再无可退避。
      
      狂乱的刀风中刀锋相撞,刺耳的刮擦声穿破黑夜长空,刀身擦过溢出如月一般皎洁的星火,瞬息照亮四周黑暗。
      
      只是一瞬间的光亮也足够了,足够水乔看清楚自己的对手……与他对峙的是一个娇小的黑影,看不清面容,那柄锋利的长刀横在身前,刀刃朝着他。
      
      两人同时发力推开对方,一刹那的交锋一刹那的收手,卷起疾风撕裂半空飘落的绿叶。
      
      随着光芒的落下周围恢复寂静,只有呼吸声在小巷中起伏。
      
      水乔直起身一刀挥下,刀锋指着不可见的前方敌人。
      
      ·
      熏业楼内整个都被惊动了,老板娘带着今夜大放光彩的女子,还有一众打手、婢女整整齐齐伏跪在房间中央,微微发着抖不敢抬头。
      
      男人依然坐在正中椅子上,只是不似之前慵懒靠后,他身体微微前倾,双肘放在膝盖上十指交握顶着下巴。
      
      他懒散坐着时和那些来这烟花之地一掷千金的恩客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然而当他这样俯视下方时无形的威压当头按下,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抬头看他的勇气。
      
      他们只能在摄政王经久不衰的传说和当下他的阴影中瑟瑟发着抖,感受着他周身萦绕着的血一般暴虐的气势,满脸冷汗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再往下跪一些,将要贴伏在地面上。
      
      男人的目光注视那名不住发着抖的女子:“抬头。”
      
      如果现在将妆容卸去,她的脸色估计比脸上抹的脂粉还要白,许久之后她才颤巍巍稍微抬起头,这个幅度在男人看来和没抬头几乎无区别。
      
      他动了下眉头,低身伸出手捏住女子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
      
      “这样一张脸,”他低低地笑起来,“用四千金方殊,和安武侯公子一个无条件的承诺来换——”
      
      那张极薄的唇缓缓说出两个字:“不值。”
      
      女子浑身都哆嗦了起来,这两个字仿佛是在宣判她的死刑……因为今晚本来就是一场欺诈。
      
      男人将她甩开,旁边立即有一名护卫奉上沾湿的手巾。他一点一点仔仔细细擦着自己的手指,目光转向跪在地上的老板娘:“花魁在哪里?”
      
      老板娘伏在地上哆哆嗦嗦,结巴了许久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男人纯黑的眼眸中酝酿着一场风暴,像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声音却冷沉得刺骨:“花魁,水卿在哪里?”
      
      他这次直接称呼出花魁真名,老板娘吓得几乎昏死过去,明白今夜这李代桃僵的一幕在男人眼下全无秘密,脸贴在地上,急促地呼吸着喘息着:“卿、卿姑娘……卿姑娘她,她她她快要开场时,还在房间里头,然后我们去请人的时候……就,就……”
      
      男人将指关节抵住鼻尖,罕有露出沉思神色。
      
      水卿在云朔国有着传奇的名声,并且她的名声能传到邻国去,甚至是传到很远很远的没有任何君王统治的世家聚集地去,传遍任何一个乐于谈论风月的地方。
      
      有人说她有着一张美得让人无法直视的脸,但又有人说这张脸的主人总是落寞失神,那双眼睛里时常没有光彩,她发着呆,像是在等着什么人来。
      
      她有着“水”的姓氏,这个姓氏在一些人看来与地界神有着说不清楚的渊源,在另外一些人看来却和隐没在每一处黑暗中、伺机而动的刺客组织有着密切的联系……其实这两种说法各有其理,据说地界神起源于海尽头的穷涯海上,大部分与水扯上点关系的姓氏必然都会与这些后来盘踞在人类大地上的地界神明或多或少有点联系。
      
      “花魁失踪。”男人发出一声低缓的哼笑,“于是你们找了另外一个女人充数。”
      
      老板娘冷汗淋淋,尴尬笑着:“这个……这个呀,客人们自己要叫价,这个,也不是我们能够阻拦得了的……”
      
      男人往后靠在椅子上,再度恢复慵懒散漫的坐姿,身旁侍卫上前一步,袖下露出缠绕着皮革的手腕,一把按住腰间长刀,挡在老板娘面前,如同看死人一般俯视这个心思不安分的女人。
      
      男人慢条斯理地开口:“安武侯公子要买的人,是花魁水卿。”
      
      老板娘终于后知后觉感到害怕了,哭天抢地磕头大喊:“摄政王饶命!摄政王饶命!今晚这真的是一个误会……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也就靠着这点收入维持生计,若是每位恩客都这般买了姑娘才后悔……”
      
      长刀铮的一声出鞘架在女人隐约可见褶子的脖子上,哭声戛然而止,老板娘发着抖斜眼去看脸侧这柄长刀,再不敢乱动。
      
      男人脸上有些倦意,侧头望着身旁不远处一片狼藉的窗纸,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抚桌上酒杯:“知道的,当是孤王恃权逞恶,不知道的,当孤王欺辱‘小老百姓’。”
      
      静了许久,女人终于崩溃似的哭嚎一声:“王!奴家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您绕过我们吧……”
      
      她身后跟着响起一片嘤嘤切切哭泣声,男人却连头都没回一下,老板娘抽泣着道:“今夜之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求王息怒……”
      
      男人却露出一个极为隐秘不易被察觉的笑:“不,花朝盛节怎么能就这样收场,太可惜了。”
      
      老板娘眼前一黑,在她听来这句话相当于是花朝盛节就要热热闹闹的,玩得不够尽兴就再杀几个人或者把这楼子给关了,只要摄政王开心怎么来就好。
      
      男人站起身,旁边另一名侍卫迅速取下一旁银白色长袍披在他肩上,将他那身修身的黑衣遮盖住。
      
      “写个借条,那枚易有加子一起拿来,四千金明日送来。”
      
      站在老板娘面前的侍卫收刀,悄无声息没入其他侍卫之列,跟随在男人身后无视一众跪在地上的人朝外走去。
      
      老板娘还没有从劫后余生中清醒过来,张着嘴发出几个字:“借、借条……谁……谁欠谁……”
      
      男人踏出门外,长袍在身后抖开,无声的张扬和压迫感沉沉盘旋在屋内众人头上。
      
      “安武侯公子水乔,欠摄政王四千金方殊,以及,一个可超越生死无条件的承诺。”
      
      ·
      黑夜中突兀响起一声笛鸣,如同将死之鸟哀鸣盘旋一头扎入寂静的深林中,尾音急促消失在无声而过的风中。
      
      花香悄然弥散在微凉的夜中,对面的黑影收起长刀拿出别在腰间的笛子,抵在唇边吹起低而哀沉的曲子,甚至算不是曲子,只是几个杂乱无章的音调,如刀锋一般锐利。
      
      然而正是这几个不成曲的调子落在水乔耳中,最开始的一阵让人心烦意乱的尖锐过去后,心中烦躁逐渐沉淀下来后凝神去听,幽幽的曲子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水乔只感觉到头痛加剧,他伸手捂住头,甚至不知道那阵疼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无法纾解的痛苦在萧瑟的笛声中被助长,折磨着他。
      
      他忍不住握紧短刀,这个时候武器在手的感觉让他心安,就算黑暗中的敌人瞄准的目标是他的要害并且找到了出手的机会,但此刻再没有畏惧的情绪。
      
      再抬起头时水乔心头猛地一沉,他感觉不到对面敌人的呼吸了,那个人吹出最后一个调子,整个人无声无息消失在阴影中,留下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黑色的人影如同泼在墙上的模糊的一道墨,在黑暗中游移到还在警惕盯着前方的水乔,一双手臂忽然伸出从他腰间穿了过去。
      
      水乔猛地一惊差点跳起来,但是他没有办法动,那双手环过他的腰间后手指滑到他的喉咙上,修长的手指锁住他脆弱的喉咙。
      
      “浪沧,”女人温热的吐息就在他耳边,低声呢喃如风轻,“浪沧……他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哦……”
      
      水乔一把扣住女人的手腕,猛地跳起将她甩飞出去,女人踉跄着退到墙壁靠着墙站好了,下一个瞬间短刀从他手中脱离,擦着女人的脸颊将她遮挡面容的面巾钉在后方的砖石中。
      
      女人抬起头来,黑革紧贴的手指指尖抚过脸侧,她笑起来,笑容无辜却隐隐有一种奇异的癫狂和迷乱,眼波流转,注视水乔。
      
      “要对这样一张脸动手吗?”她向前一步,让水乔能够借着小巷外面偏移进来的光看到这张脸,“你要对我动手吗?”
      
      面对接连的逼问,水乔微微睁大眼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眼中有如坚冰碎裂,茫然和无措流露出来:“姐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