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祸水一只 ...

  •   一时间,整个房间似乎带上了环绕音效果,苏宸那句“壮士但求一死”余音绕梁,中气十足地回荡在庄子内。
      
      这超出常理的反应与回答,愣是让对面的青色执事袍男子为之一怔,三秒后才反应过来。
      
      “呵~苏大公子的反应,与另外三位公子小姐倒是不同。在下姓张,苏大公子唤我张执事便是。从今日起,便由在下来负责照顾几位的饮食起居。”
      
      苏宸:呼,不会有失身的危机了。
      
      等等……!
      
      另外三位公子小姐?合欢宗宗主的子嗣不止他一人?这事儿他闻所未闻啊!
      
      张执事见苏宸干瞪着一张眼,微笑地解释道:“自几日前,宗主大人偶然发现了苏大公子之后,便委托执法堂和各长老在九州界搜索,是否还有其他的血脉遗留在外。”
      
      由于寿命冗长,修士想要一个孩子是很困难的事,而修士与修士之间若想生一个孩子更是难上加难。
      
      寻常修士还不至于做出广撒网以求子的举动,可风流成性的合欢宗宗主就不一样了,九州界、九重界与其有过交集的男女数不胜数,搜罗搜罗,还真的就找出了几个血脉。
      
      真是让人脑阔疼!
      
      “原来如此,多谢张执事相告。”
      
      苏宸正了正神色,拘谨地拱了拱手,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句:
      
      草!完了!一阵腥风血雨马上就要滚过来了!
      
      九州界可不是九重界,这里不奉行嫡长子继承制。想要成为宗主?实力、气运、智谋缺一不可,然而最大的前提还是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能不能活到继任宗主的时候,就是最大的问题。
      
      别说是九重界了,便是九州界,长子也不是安全的。
      
      “高门之中无兄弟”这么个道理,苏宸不会不明白:华夏历史上多少血淋淋的教训啊!为了偌大的家业,什么手足情谊都得靠边站,甚至类似的事情,现代社会还屡见不鲜。
      
      主动放弃合欢宗少主的竞争那是不可能的,他的存在就是原罪,只要他在,合欢宗的家业就有他一杯羹。
      
      再说了,有什么是比死人更能让人放心的吗?
      
      为了继任少主位,指不定原身在剧情中就干掉了另外三个兄弟姐妹……即便剧情中没有提及这一点。
      
      想到这里,苏宸又在心里叹了口气:话说,原身就是个炮灰啊,着墨那么多做什么?不是主次不分了嘛!
      
      只要原身这个炮灰被描写出实力不错、天赋不错、足够脑残的渣渣形象,事后让主角打脸打得够爽,读者看得够爽,这个角色就写得够值。
      
      难道还要指望着作者将一个炮灰的生平给事无巨细地记下来吗?不存在的。
      
      并且现在根据张执事的话语来看,他甚至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有三个同父异母的手足的人,这可真是……
      
      草了!
      
      纵使心里骂街,苏宸依旧维持着客气的笑脸,连眼皮都不动一下。
      
      “苏大公子现在在阅览书籍么?真是勤奋好学。”张执事眯了眯眼睛,瞥了眼翻了四分之三的书籍,心中暗暗给出了评价:
      
      其他三位公子小姐在知晓自己是合欢宗少主候选人,且未来极有可能继任宗主之位时,便是表现得再沉稳,眼睛里也多少流露出兴奋、野心,还有敌意。
      
      反倒是这位最先被领回宗门的苏大公子,依他这几日的观察来看,对方自始至终都未曾流露过欣喜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凝重。
      
      并且也足够勤奋、足够冷静,纵使在此等情况下也不忘学习,不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绣花草包。
      
      即便在两分钟之前,苏宸表现得不甚着调,在张执事眼里也成了紧张的缘故。
      
      总结一下,那就是张执事对苏宸极为看好,认为其心性不俗,对比其余三人,未来成为少主的可能性更大。
      
      然而,苏宸那正在骂街的真实心境,没有读心术的张执事是无论如何都料不到的。
      
      “苏大公子,在下此番前来,是为了请您前往合欢主殿,与宗主、和您的亲手足相聚的。为此,在下带来了合欢宗入室弟子的法衣。此法衣可是宗主大人亲自为您绘制,再交由炼器门长老炼制的,毕竟您是最先为宗主大人寻得的公子,宗主大人待您是不同的。”
      
      苏宸心思一转,从张执事这番话中悟出了三重意思:
      
      一来,这张执事兴许是他那个便宜宗主老爹身边的红人,不能得罪;二来,他的宗主老爹在几个手足中,应该有那么一点点偏向他;最后,张执事本人对他应当是比较欣赏的,希望能够和他搞好关系。
      
      苏宸:本宫真特么足智多谋……但是一句话嚼三遍实在太累了!
      
      “多谢张执事赏识。”
      
      苏宸谦虚地拱手行礼,十分真诚地说。
      
      张执事满意地点了点头,单手一挥,桌面上便出现了一套红光四溢的华服。
      
      整套服饰轻薄如纱,布料也少得可怜,只在要害部位使用了金色丝缎作为装饰,算是唯一能看得出具有防御力的部分。
      
      总而言之,这是一套奢侈的服饰,从头顶的金色额冠到金色流苏脚环,都写明了“我很贵”三个字?
      
      不!
      
      是“我、很、骚”三个字啊!
      
      苏宸霎时冷汗津津,品如的衣柜突然“哐当”一下落在了他这个钢铁猛男的身上,他躲不过去,只能卑微地从了。
      
      然后,他看了看入室弟子服,又看了看张执事,就这么沉默了五秒后,发现对方仍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苏宸忍不住开口道:“……张执事?”
      
      张执事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懂了:“苏大公子是不知晓如何更衣,需要在下来帮忙?”
      
      “不——”苏宸再度凝视了衣服三秒钟,发现这套弟子服真要穿起来,难度不是一般的高,只得话音一转,无奈地向现实妥协:“原是不想麻烦张执事的,可现在看来,不得不麻烦您了。”
      
      大丈夫就是要能屈能伸!不过是宽衣罢了,以前又不是没去过大澡堂子……
      
      张执事客气地摆了摆手,气度如清风朗月,丝毫看不出有不纯洁的心思:“呵呵,不过小事一桩,苏大公子何必言谢,都是在下应做的。”
      
      苏宸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忍耐:
      
      都是男人,就算对方可能对他有那么点儿意思,那又怎么样!
      
      真壮汉,即便被觊觎也当无所畏惧,气冲云海!
      
      不过幸好,对方看起来没那个心思,那么他宽衣的时候就不用那么忌惮了。
      
      苏宸毫不犹豫便褪下了上衣,露出白皙细嫩的肌肤与不堪一握的细腰,墨发垂落在白玉般的肌肤上,说不出的诱人,连他自己都觉得不能忍。
      
      的确是不、能、忍!
      
      啊呸!这身子实在是太弱鸡了,一点肌肉都没有,摸起来绵绵软软,哪有钢铁般的肌肉来得有吸引力和震撼力。
      
      但这也就是因他穿越来才三天且没有步入修炼的缘故,等之后他一定会重振雄风,恢复前世西方男模般的身材。
      
      张执事在用欣赏的眼光看了苏宸几秒后,便进入了工作状态,不厌其烦地将繁复的衣袍和饰物一点点地穿在了对方身上。
      
      然后,他自然而然地将手伸向了对方的裤子……
      
      结果自然是被苏宸给及时制止。
      
      “张执事,我觉得我可以自己来,毕竟裤装穿起来并不困难。”苏宸咧了咧嘴,有些尴尬地开了口。
      
      下装由裤子和丝带组成,这裤子只是一条及臀超短裤,就跟泳裤似的,穿起来一点都不复杂,他完全可以自己动手。
      
      他可不敢在危险的边缘疯狂试探!
      
      比较复杂的是缠绕在腿上的丝带,不过这就跟系鞋带差不了多少,对于习惯了系鞋带的苏宸来说,实际上也不难。
      
      苏宸不禁暗自庆幸:好在这套入室弟子服的上衣和下裤是分开的,不然他就又危险了!
      
      这个“又”字真是相当有灵性!
      
      张执事了然一笑:“那在下便暂且出门,留苏大公子独自更衣。还望大公子能够抓紧时间,若遇到难题,直接询问在下便是。另外,之后在下还会为大公子梳理头发与着妆。”
      
      眼见张执事出了门,苏宸只是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无奈地想着:对修真之人而言,这间屋舍估计如同无物,他发出什么声响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即便这套衣服再怎么像是“品如的衣柜”独家出品,他也只能恪守一项原则:
      
      保持沉默别吐槽,安静如鸡是正道。
      
      为了防止张执事以“时间紧迫”为由不顾他的意愿入屋,苏宸一溜烟地先换好短裤,然后花一炷香的时间以系鞋带的方式整理好了下装,这才呼唤对方回屋。
      
      “咦,这系结的方式虽说简单,却也精巧,大公子也是个心灵手巧的妙人儿。”
      
      苏宸客气地道:“过奖过奖,接下来又得劳烦张执事了。”
      
      最后是梳理头发与着妆两个步骤。
      
      张执事:“不知苏大公子中意怎样的造型?您只管跟我说,您想要什么样的感觉,在下就一定能够为您设计出独到的形象。”
      
      什么样的感觉?
      
      那当然是:威猛!阳刚!铁血!具有浑厚的男子汉气息!
      
      首先,就要将这套品如的衣服给烧了!其次,把这及腰繁琐的头发给理成平板!最后,身上来几道伤疤作为男人的证明!
      
      可很显然,他现在是不可能说这种话的,还是等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后再造作吧。
      
      在斟酌片刻后,苏宸笑道:“希望能够偏硬气一点,我可不愿意让人给小瞧了去,毕竟怎么说我也是大公子。其余的便交给张执事了,您的手艺,想必我的父亲……宗主大人也是为之称道的。”
      
      “苏大公子可真是过奖了。”客气话是这么说,实际上张执事对苏宸的赞美相当受用,眼神中带上了几分认真,双手化作残影地开始动作。
      
      苏宸只能感觉脸上有一道道风拂过,这种感觉就跟将电风扇开到三档,然后正对着脸吹似的,凉快。
      
      他原以为这两个步骤是最耗时的,却不料张执事眼疾手快,不过半炷香的功夫,便将最后两项给解决了。
      
      观赏着自己的成果,张执事眼中一抹自信,掐了一个掐了一个手诀后,苏宸的身前便浮现出一面水镜。
      
      “苏大公子,还请您看看满不满意?” 
      
      苏宸看着镜中的自己,愣了长达十秒的时间,震惊到暴露本性,张口就道:
      
      “淦!太强了!”
      
      草了!英俊潇洒的老子真特么是祸水啊!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太欧了,美滋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