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 ...

  •   
      没能正式进入婚姻生活的江妍把精力投注在自己的事业上。
      
      开花艺工作室是她酝酿许久的事业,大学毕业后,她没有从事关于专业的工作,而是去了一家著名的花艺工作室。她和她妈妈一样喜欢花,看到鲜花,就会觉得幸福。
      
      两个月前,杜云菲跟她说想辞职自己创业,江妍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伙开工作室。
      
      她们年纪尚轻,积蓄不是很多,好在开工作室成本不高,另外再贷款一笔钱就行了。
      
      因为江妍的婚事,两人计划一个月之后再开始,却不想计划赶不上变化。
      
      她们约在咖啡厅见面,江妍先到。
      
      杜云菲一来就仔细端详江妍。“要不是看你红光满面,我都要怀疑你的婚姻生活不和谐了。”
      
      江妍现在脸很红,不过那是因为刚才在室外炎炎夏日下走了一会儿。
      
      “你不要瞎操心啊。”
      
      “我怎么可能不操心,我可是你的娘家人。”
      
      江妍笑,点头道:“你说的对,那你多操心点儿。”
      
      “你这坏心眼可别让你老公发现。”
      
      “老公”这个称谓江妍觉得陌生,但能让她羞赧。
      
      “啧啧,瞧你这小媳妇儿的模样,受不了。”杜云菲夸张地搓搓手臂上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
      
      江妍嗔道:“我哪有!”
      
      “你看,现在就是。”
      
      “不跟你贫这些,我们说正事。”
      
      “好,江老板请说。”
      
      江老板这个称呼,江妍还挺喜欢。
      
      两人从工作室的选址、装修风格、客户类型、材料来源等都商量着做了规划。最开始她们只打算从小规模做起,毕竟资金有限,只能如此。
      
      江妍昨天打电话跟婆婆孟欣兰提了这事儿,孟欣兰建议她做大规模的。
      
      其实花艺规模大小有很大差异,规模大,面向的客户就不一样,选材方面可以更丰富,她发挥的空间也会更大。
      
      她欣然接受孟欣兰的建议。
      
      杜云菲:“那我们要重新做预算了。”
      
      “嗯,我这两天做了大概的,装修方面我不太懂,A市的商用房租金也不太了解。”江妍递给她一份计划书。“其它的你补充一下。”
      
      杜云菲是个办事能力很强的人,口才好,情商高,有她作伴,江妍对她们的事业很有信心。
      
      “我回去仔细算算。”杜云菲翻看计划书,“这样一来,比我们的最初的设想多很多啊。”
      
      “资金方面……应该可以承担。”江妍说这话的时候底气不是很足。
      
      在杜云菲看来是不好意思,她揶揄道:“你现在可是首富的小娇妻,我不担心资金,你出钱我出力,你当老板我当伙计。”
      
      江妍想着她包里的那张黑卡,心情有些沉重。
      
      没错,她是决定动用他的钱了,暂时还没跟他商量,晚上回去再说好了。
      
      两人一聊就聊到了中午,徐彦松打来电话。
      
      “在家还是在外面?”他声音低醇,总是没什么情绪在里面。
      
      江妍如实回道:“在外面。”
      
      “中午想吃什么?”
      
      这是打算跟她吃饭的意思?
      
      “我跟杜云菲在一起。”
      
      徐彦松沉默了几秒,“嗯,那就这样。”
      
      他正想挂电话,江妍赶忙问:“你晚上几点下班?”
      
      徐彦松看了眼办公桌上堆成山的文件,按了按太阳穴。“八点。”
      
      “好,那晚上八点见。再见啊。”
      
      “再见。”
      
      同样的“再见”,江妍声音柔柔,他的声音干巴巴的。
      
      他这是习惯了,25岁父亲突发疾病去世,他接管庞大企业,加上本身性格就比较冷酷,之后就愈发严酷了。
      
      在公司,员工见了他大气都不敢出。跟其他企业打交道,一般人也都小心翼翼的,过分的要求是提也不敢提的。
      
      这并不是一开始便如此,这是他一步一步的作为让世人看到他的厉害,从而改变态度。
      
      五年前,还有一群人明里暗里对付他,而他,干脆利落凶狠不留情地收拾了那些人,不放过任何一个,慢慢的,那些人就老实了。
      
      这些年,他像一个王者,发号施令,决策千里。
      
      温柔是什么?是跟他无关的东西。
      
      江妍收好手机,杜云菲一脸坏笑地看着她。“还有八个小时你才能见到你的亲亲老公,煎熬吗?徐夫人。”
      
      上学时期,杜云菲和江妍形影不离,杜云菲最大的乐趣就是逗江妍,她最喜欢看江妍脸红的样子了,贼可爱。
      
      而江妍见过许多次杜云菲伤心哭泣的模样。
      
      真正的朋友,是可以一起疯一起闹,一起哭一起笑的。
      
      江妍睨她一眼,说:“我很煎熬,你说怎么办才好?”
      
      她面上可没一丁点煎熬的样子,杜云菲继续演,“我给你想想办法啊……要不你买个咖啡什么送到公司给他喝。诶不行,首富怎么会喝外卖的咖啡呢。”
      
      江妍:“你知道就行。”
      
      “不过没关系,只要是你亲自送过去的,就算是矿泉水,他都能喝出蜜糖味。”
      
      “你饿了吗?”
      
      “你一说就饿了。”
      
      “去吃午饭吧。”
      
      “你就这样转移话题?”杜云菲还没说够,调戏新婚少妇可比调戏乖乖女生好玩多了。
      
      江妍起身就走,才不理拿她当乐趣的坏人。
      
      ***
      
      下午杜云菲陪着江妍去医院看望江妍的奶奶。
      
      结婚前,徐彦松给奶奶安排了最好的病房和看护。躺在病床上的奶奶已经不会说话,也认不得江妍了,好在一直被照料得不错。
      
      在医院半小时的时候杜云菲接到家里电话回去了,江妍留下跟奶奶聊了许久。
      
      从医院出来之后,她去逛了一圈花市,买了不少花。
      
      徐彦松家里太没有生气了,她忍不住想要改变一下。
      
      买之前她给他打过电话,得到他的允许。
      
      他说:“你是女主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每次听到类似的话语,江妍总禁不住想:万一突破了你的底线呢?
      
      反正,还是不要惹火。
      
      买了花又买了些花瓶,回到家之后,她便开始动手做花艺。
      
      沉浸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时间便被抛到脑后。
      
      等她把大部分插了鲜花的花瓶放置好了的时候,她才发现已经快八点了。
      
      还有最后一份兰花,君子之花,打算给他的。
      
      她有些犹豫,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纠结一阵,她还是壮着胆子捧着花瓶推开主卧的门。
      
      她没打算观察他的房间,但一入眼便是简洁空阔宽敞的环境,跟次卧区别不大。
      
      也没什么可看的。
      
      径直走到落地窗前的方形小桌旁,她把桌上的几本不够规整的财经杂志摆整齐,把花瓶放在桌子中间。
      
      白色的花瓣,伸展的花枝,清风傲骨的姿态,一般人不会讨厌的。
      
      回到客厅收拾完毕,徐彦松回来了。
      
      江妍笑意盈盈,“你回来啦。”
      
      他收回凝在她脸上的视线,低头换鞋,淡淡应道:“嗯。”
      
      “你累吗?渴吗?我给你倒水。”
      
      同在一个屋檐生活了三天,她发现他喜欢喝水。
      
      “不用。”
      
      “哦。”
      
      江妍想倒水给他然后跟他说点事情的。
      
      “给我倒一杯吧,谢谢。”
      
      “好的。”江妍开心地去了。
      
      因为一杯水,她一下失望一下高兴的,徐彦松无奈地笑了一下。
      
      徐彦松很快发现家里的改变,随处都是美丽的鲜花,空气里带着淡淡的清香,整个屋子似乎都生动了起来。
      
      江妍很快端着一杯水过来,徐彦松接过,突然意识到什么,问:“吃晚饭了吗?”
      
      江妍愣了一下,还没回答,徐彦松便冷下脸。“为了弄这些连饭都不吃?”
      
      “我忘记时间了。”江妍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因为他有点凶。
      
      八点也不算太晚,现在吃也没什么啊。
      
      江妍没敢说,怕他会更凶。
      
      徐彦松没再跟她说什么,拿出手机打电话。“于浩,买一份晚餐送来我家,一份人的,速度快点。”
      
      简单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看着面前低着头的江妍。
      
      她双手握在身前,手指捏来捏去。
      
      眼尖的徐彦松看到了一个小伤口,一看就是被花枝的刺扎伤的。
      
      “电视柜里有药箱。”
      
      “啊?”江妍抬头不解地看他,很快便明白过来。
      
      抬起手看了眼小得不能再小的红色伤口,她笑了,毫不在意地道:“被玫瑰花的刺扎了一下,没事的,把药箱拿来的时间伤口就可以痊愈了。”
      
      她觉得自己挺幽默的,可惜,徐彦松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
      
      缓解气氛失败。
      
      “以后小心点。”
      
      不是关怀的语气,是命令的语气。
      
      江妍:“哦。”
      
      气氛尴尬了一会,徐彦松喝了一口水,问道:“你是不是有事跟我说?”
      
      徐氏集团大老板,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厉害。
      
      江妍点头:“是的。”
      
      “过来坐下说吧。”
      
      在沙发坐定,江妍开门见山,“我准备要花你卡里的一笔钱,大概三十万。”
      
      徐彦松想也没想就说:“花吧。”
      
      “你不问我拿来做什么?”
      
      “你说说。”他一副你想说我就听听的样子。
      
      江妍把开工作室的事情跟他说了,他表示支持,并且要帮她解决办公地点的问题。
      
      江妍十分感激,郑重其事地说:“三十万可能是全部投资资金的一半,以后我会把盈利的一半分红给你。我知道这对你来说算不得什么,但请你接受。就算是……我占了你的便宜好了。”
      
      三十万对他来说只是小钱,但对江妍来说很重要,而且他的意思可能是给她一个商用房用,租金可能也不收她的,那么,她确实是占便宜了的。
      
      “占便宜?”他笑了。
      
      好像是冷笑?
      
      “是我用词不当。”江妍有些懊恼,但还是挺直腰板问:“你接受我的安排吗?”
      
      徐彦松没好气:“随你。”
      
      

  • 作者有话要说:  徐彦松:占我的便宜?可以,但请换一种方式。
    江妍:我名义上的老公好凶啊,以后说话要小心。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