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阿宁儿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22 00:29: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徐家老宅坐落在东郊的别墅区,这儿依山傍水,绿植遍布,风景优美。
      
      从市中心过来,要一个多小时。到达的时候,夜色已经拉下帷幕,三层的欧式别墅亮起了灯,尽显华丽。
      
      车子开到院子铁门前,徐彦松按了喇叭,随即铁门徐徐而开。
      
      车子在院子里停好的时候,徐彦松的妈妈孟欣兰兴冲冲地出来迎接。
      
      徐彦松的长相和性格跟母亲一点都不像,孟欣兰温柔和善,身材偏娇小,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现在五十多岁了,却也还像是三四十岁。她天生丽质,保养得好,加上身材娇小匀称,很减龄。
      
      江妍看到她,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被愉悦取代。
      
      “妍妍,你们终于来了!”孟欣兰热情地说,看着江妍,就像看女儿一样。
      
      江妍小时候跟妈妈一起去花艺班,孟欣兰每次看见她都很高兴,会抱她,还会给她准备礼物。
      
      别人对自己到底好不好,很容易辨别,即使是小孩子,也具备这个能力。
      
      从外地回到A市的这一个多月,江妍见孟欣兰的时间比见徐彦松的时间多。当孟欣兰跟她“提亲”的时候,她着实吓了一跳,如果换做其他人,她可能当场就拒绝了,可是孟欣兰不一样。
      
      她总是能从孟欣兰的身上看到妈妈的影子,让她想亲近,不忍拒绝。
      
      经过几天的考虑,她答应了。
      
      反正,父亲的家与她,越来越格格不入,这些年也很少回去,即使回去了,面对态度不友好的后妈,心里只会更难受。
      
      结婚了,就会有新的家,像样的家。
      
      至少,婆婆对她很好。
      
      “阿……”江妍一时没适应新的身份,差点喊错,立即改口:“妈妈。”
      
      “唉!”孟欣兰满脸笑意,走到她跟前,亲热地拉起她的手往屋里走。“我今天一整天都在盼着你来,你快来看看我今天的作品。”
      
      她的手很暖,被她牵着,江妍觉得心暖了。“好呀。”
      
      被拉着走的江妍不忘回头看看徐彦松,他跟在后面,脚步缓慢,但是因为腿长,并未落后太多于她们两个身高中等或偏下的女人。
      
      江妍回头看的时候,他的目光迎了上来。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立体的五官投下阴影,像雕塑般英挺俊美。他的眼睛很亮,被他看着的时候,让人莫名胆怯。
      
      她看不出他现在是什么情绪,她对他的了解太少了,也很片面,只记得他的凶和疏离。
      
      以后,慢慢就会了解的吧。
      
      这样想着,她笑了一下,然后转头看路。
      
      她长相清纯美丽,从校园出来才一年,仍旧带着青春的气息,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有点可爱。
      
      徐彦松脚步微顿,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里。
      
      一进屋,孟欣兰便吩咐保姆摆饭,利用开饭前的时间带江妍欣赏自己的插花作品。
      
      “自从知道你也喜欢花艺,我就一直盼着跟你交流,这阵子太忙没机会,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江妍笑道:“以后会有很多很多机会。”
      
      孟欣兰十分赞同:“对!”
      
      插花作品全都摆在客厅沙发前的红木茶几上,茶几很大,摆着十多个大大小小的花瓶都不挤。
      
      有五个花瓶插了花,形状和颜色搭配协调,整体花型布置精巧,让人赏心悦目。
      
      江妍弯身一一欣赏,由衷夸道:“都很好看!我喜欢。”
      
      孟欣兰听了开心不已,也不谦虚:“我也很喜欢。”
      
      两个人爱花的女人遇到知音,相处和谐,冷落了某个存在感很强的人。
      
      徐彦松自顾自在单人沙发坐下,随手拿起桌上的报纸翻看。
      
      “不过,这个银叶菊我怎么搭配都不满意,要么被抢风头,要么显得单调。你来帮我吧。”孟欣兰苦恼地说。
      
      江妍早已看到平放在桌上的银白色雪绒般美丽高贵的银叶菊,她欣然接受委托。
      
      拿起空置的花瓶挑选,没一会儿便选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桌上另外还摆着十几样待用的鲜花,江妍的手指在花梗上轻轻滑过,没有太多犹豫,挑了几株果实小巧圆润的蓝莓。“就这样两样吧。”
      
      孟欣兰讶然,“两样会不会单调?”
      
      江妍嫣然一笑,自信地说:“不会的。”
      
      说着便动起手来。银叶菊比普通的叶片宽大,叶片偏白,叶缘呈透明状,江妍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银叶菊,因此更不想埋没了它的美。
      
      这种小蓝莓不是用来吃的,在插花中常用来点缀,当然,当成主花也特别可爱。“小蓝莓很可爱,又小又圆,上面覆着一层粉,颜色不会太抢眼。我们就用它的可爱来衬托银叶菊的高贵好了。”她一边做一边解释。
      
      才一两分钟,她就完成了。
      
      白色绒质的叶片间点缀着可爱的蓝色浆果,意外的相称,初看会被小浆果吸引,再一看,便会被典雅的银叶菊惊艳。
      
      “妍妍,你真是太棒了!”孟欣兰激动地抱了江妍一下,弄得江妍有些不好意思。
      
      很久没人抱过她,有点不适应。
      
      坐在两米开外的徐彦松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下了报纸,看着她们。
      
      刚才江妍专注插花没察觉,现在顺着那道目光看过去。
      
      她的羞涩还没来得及收敛,徐彦松倏然站起身,面无表情地说:“吃饭了。”
      
      江妍老老实实地说:“哦。”
      
      孟欣兰则瞪了他一眼,不满地说:“你一点都不懂得欣赏美丽的事物。”
      
      徐彦松瞥了一眼江妍插的花,挺顺眼的,比那些姹紫嫣红的好。
      
      视线上移,江妍正在笑,带着一丝狡黠。
      
      是在笑他被母亲批评。
      
      “幸好现在有了妍妍,你这个做儿子的,以后可以不用来烦我了。”孟欣兰有了儿媳就开始嫌弃儿子了。
      
      徐彦松却无情地说:“我要是不来,她也不会有太多机会过来。”夫妻同、体,陪父母这种事,当然要一起。
      
      徐彦松目光再次扫过江妍的脸庞,此时她的狡黠消失了。
      
      孟欣兰还想反驳,徐彦松先开口了。“我们出发前她就说饿了。”
      
      此话一出,孟欣兰立刻拉着江妍走向餐厅。“怪我耽误吃饭时间,都七八点了还不让你吃饭。”自责完了,不忘数落儿子:“彦松你也真是的,妍妍说饿的时候你就该买点东西给她垫肚子,你们过来那么远,你让自己的妻子忍饥挨饿你惭愧吗?”
      
      江妍想说没关系都插不上话,不过听着孟欣兰连珠炮弹的话语,觉得很热闹,也很有家的味道。
      
      其实出发前她并不饿,当时徐彦松那样问了,她就那样答了。
      
      应该回答“是否惭愧”的徐彦松没有说话,像是早已习惯了母亲的唠叨,习惯了静静地听着就行。
      
      他不答,就轮到她说了。“妈,我其实不怎么饿。”
      
      “你那是饿过头了。”
      
      江妍:“……”
      
      “妍妍现在不胖不瘦刚刚好,你可不要把她养瘦了,如果瘦了的话我不饶你。”孟欣兰警告徐彦松。
      
      江妍受宠若惊,并且看向被自己牵连的徐彦松。
      
      徐彦松显得有些无奈,“知道了。”
      
      晚餐很丰盛,有十二道菜,孟欣兰慈爱地每样菜都给江妍夹一点儿,让她尝味道。“这个粉蒸排骨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江妍小时候有一段时间独爱粉蒸排骨。
      
      她夹起来咬了一口,慢慢咀嚼。
      
      孟欣兰一脸期待。
      
      江妍微笑回道:“很好吃。”
      
      孟欣兰松了一口气。
      
      “像小时候吃过的味道。”她还是笑着的,可是说到最后,眼眶突然一热。
      
      她快速眨眨眼,笑容扩大,又吃了一口,语调微扬:“我要多吃点。”
      
      孟欣兰哪能看不出来她怎么了,她记得她喜欢吃这个,所以让保姆做了。本意是让她开心,却不想勾起了她的回忆。
      
      美好的回忆因为再也见不到的人而变成伤感。
      
      江妍的母亲在她七岁的时候离世,距离现在已经十七年了。
      
      伤心的事情不要想。
      
      孟欣兰一脸怜爱地说:“嗯,多吃点儿。”
      
      江妍用笑容掩饰自己的情绪,“好,谢谢妈妈。”
      
      听着这一声妈妈,孟欣兰有点控制不住情绪,正想放下碗筷说话,坐在江妍旁边的徐彦松夹了一块粉蒸排骨放入江妍的碗里。
      
      江妍和孟欣兰都错愕地看他。
      
      孟欣兰从来没见过自己儿子主动做这种事,江妍则觉得给别人夹菜这种热情的事情不是他的风格。
      
      徐彦松面色不改,说:“多吃点儿,不要瘦了。”
      
      所以,他只是遵循母亲的教诲,避免妻子变瘦?
      
      突然觉得他的行为合理了,也重新定义了夹菜这种事。这并不一定是热心人会做的,没有感情的人也是会做的。
      
      被他这一打岔,刚才低迷的气氛消散,三人继续吃饭。
      
      饭后不到半小时,孟欣兰便让他们回去。
      
      老实说,江妍有点儿不想回,或者,在这儿住下也挺好的。
      
      可是孟欣兰说:“你们现在新婚燕尔,我理解的,妈妈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
      
      江妍:“……”
      
      孟欣兰:“我知道就算你们人在我身边,心也不在。”
      
      江妍:我没有,我不是。
      
      送他们上车前,孟欣兰拉着江妍的手依依不舍,“彦松要是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江妍:“呃……好。”不敢看徐彦松。
      
      孟欣兰看向车子另一边的徐彦松,严肃地说:“妍妍身子骨柔弱,你要体贴温柔点儿,克制点儿,听见没?”
      
      江妍刷的脸红了。
      
      徐彦松:“嗯。”
      
      

  •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徐先生是一个闷骚的人,但是他老婆还没发现。
    红包继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