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宠婚》阿宁儿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20 23:25:4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从柔软舒适的大床醒来的时候,江妍有一瞬间的茫然。
      
      天花板上几何形状的吸顶灯是陌生的,左边的窗帘一层白色一层蓝灰色,不是她喜欢的风格,就连床单也是简单的白色。
      
      满目的冷色调让她立即清醒。
      
      这是她的新婚丈夫徐彦松的家。
      
      昨天,他们刚举行完盛大隆重的婚礼,今天,是她新婚第一天。
      
      翻身想要起床,酸痛的腰腿让她轻哼出声,继续躺着缓一缓。
      
      微弱的阳光透进来,辨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候。
      
      拿起枕边的手机一看,已经过了九点。
      
      消息栏里有一条好朋友杜云菲十分钟前发来的微信。【早安,徐太太,不知道我是否打搅了你们的温存时光。】
      
      温存……
      
      江妍看了看门口的方向,默默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他起床了吗?应该早就起了吧。
      
      她回复微信:【没有。】十分诚实。
      
      杜云菲:【那么你没回复的十分钟里,都干了啥?】
      
      江妍依旧诚实:【刚才没睡醒。】
      
      杜云菲:【厉害了我的妍,新婚之夜改变了你的生物钟。不对,厉害的应该是你家徐先生。】
      
      江妍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了,如果跟她说新婚之夜自己睡的是客房,还是新婚丈夫要求的,她会信吗?
      
      反正昨晚洗在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她是很难接受的。
      
      她长相姣好,皮肤白皙嫩滑,五官精致秀美,气质也挺好的,从小到大一直顶着“美人”头衔。24岁的年纪,身材已经发育得很好,腰细腿直胸也不小。
      
      虽然他们的婚姻不是因为爱情,但双方都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婚前的几次接触,他也没表现出对她不满意。
      
      到底是什么让他在新婚之夜让美丽性感的妻子睡客房?
      
      她昨晚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因为实在太累,没想通就睡着了。
      
      【昨天太累了所以今天才会睡到这个时候。】现在还因为腰酸背痛不想起身,当然这点就不说了。
      
      猛然间,江妍想通了。
      
      二十几岁的成年人,生理知识还是知道一些的,据说男人太疲惫会影响生理功能。
      
      所以,他是劳累过度力不从心又不想让新婚妻子发现自己的窘迫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吧?
      
      举行婚礼是一件比想象中更累人的事情,她都累得一觉睡到这时候,作为新郎的他做的事更多,也会更累,力不从心实属正常。
      
      洞房花烛,延后总比失败好。
      
      想通之后,浑身轻松。
      
      杜云菲:【你打错字了,不是“昨天”,是“昨晚”。】
      
      江妍不辩解了,就让她误会吧,男人的尊严也是要维护的。
      
      忍着身体的酸痛起床洗漱,收拾整齐之后走出房门。
      
      徐彦松不在家。
      
      客厅茶几上放着一张纸,上面压着一张黑色的卡,纸上是一行遒劲有力的字。
      
      【卡是你的,密码是昨天的日期。】
      
      众人梦寐以求的高额度信用卡,是她那位有名无实的丈夫送给她的礼物?
      
      江妍心无波澜,给徐彦松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传来了徐彦松低沉的没什么感□□彩的声音。“什么事?”
      
      对新婚妻子像上级对下级说话一样。
      
      江妍:“我在寻找失踪的新婚丈夫。”
      
      她第一次这样跟他说话,可能是仗着已经结婚了。
      
      他沉默片刻,然后说:“会议暂停几分钟。”
      
      江妍愣住,所以她的新婚丈夫在结婚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去工作了?
      
      过了一会,他对江妍说:“我今天白天都在公司,下午六点接你回老宅吃饭。早餐和午餐我会让人送过去。”
      
      安排得明明白白。
      
      江妍脑海里清晰地呈现出他工作时候的模样,大概就跟现在一样吧。
      
      江妍:“你们这些富豪都是这么日理万机的么?”怕他以为她是在埋怨,于是欣然地说:“好的徐先生,你努力赚钱,我在家等你。”
      
      她和徐彦松本来就不熟,婚前见的几次面时间都不长,两人之间客气又疏离。原本以为结婚了会有所改善,看来还是老样子。
      
      江妍倒是没多大意见,相敬如宾未尝不可,反正只要家里的生意不破产就行。
      
      电话那端的徐彦松沉默了两秒,就在江妍以为他在酝酿什么歉意的话语的时候,他用一个云淡风轻的鼻音回应了她:“嗯。”
      
      江妍觉得自己刚才的语气有点太过轻松了,可以稍微低沉点的。
      
      她挂了电话,抢先了他一步。
      
      站在会议室门口的徐彦松看着已经挂断了的电话,眉心微微蹙起。他很快恢复冷然神情,转身回到会议室。
      
      站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的江妍揉了揉已经饿扁了的肚子,也不知道早餐什么时候送来,应该很快的吧,A市首富徐彦松的办事效率可是出了名的高。
      
      不然也不会用三年时间就把家族企业从全市第三晋升为首富,并且维持了两年。
      
      不过,除了丰实的基底、过人的商业能力之外,还因为他手段比较“狠”,具体怎么个狠法江妍不确定,但她知道他这人真挺凶的,小时候她见识过。
      
      结婚前,她那位突然很慈爱的生父以及突然对她亲密的后妈时不时就劝她要对徐彦松温柔体贴,要看脸色做事,不要惹他生气。每每提及这些,他们又说一大串他的好话,意图平衡江妍的思想。
      
      老实说,江妍有一点点怕他,可后来多见了几次,发现他对自己挺客气的,就觉得既然要结婚了,就应该往好的方面想。
      
      她接受现实的速度比一般人快。
      
      等待早餐送来的时候,江妍参观了这套以后长住的房子。
      
      这是徐彦松长住的公寓,位于城市中心商圈,为的是方便上班。其实他们的婚房设定在位于郊区的别墅,只是昨晚徐彦松提出住这儿,江妍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同意了。
      
      房子约莫两百多平方,现代简约的装修风格,随处摆放着一些看起来挺贵的装饰品,墙上挂着一些抽象画,家具很有设计感,整体是跟主人气质一样的冷硬格调。
      
      没有生活气息,连绿植都没有一棵,喜爱植物的江妍对此不太满意。
      
      江妍没有老老实实在家里等着他来接,午饭过后便出门在附近转了转。
      
      徐彦松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洗了澡化了妆,见到他,便笑着打招呼:“你好,徐先生。”
      
      很客气的样子。
      
      徐彦松看着她,抿着唇,看起来似乎不太喜欢这样的客气。
      
      江妍:不喜欢就对了。
      
      怎么说呢,被新婚丈夫撇下去工作,而她闲闷了一天,心理难免不平衡。
      
      “饿了吗?”他一边走向她一边问。
      
      他身高有186,穿着西裤的双腿又长又直,因为自小就学习散打格斗,所以体格健壮,看起来很有气势。
      
      两人越来越近,她注视着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闪躲。
      
      他长相俊美不凡,五官立体,轮廓分明,雄鹰一般锐利的眼睛让人不敢逼视。
      
      江妍抑制猛烈的心跳,状若平静地回道:“饿了。”
      
      徐彦松在离她一米的地方站定,“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那就走吧。”
      
      ***
      
      去老宅的路上,他开车,她坐在副驾,两人都不怎么说话,疏离感十分强烈。
      
      江妍索性将目光移到窗外不断变换的街景。
      
      其实他们之间交流很有限,就连昨天举办婚礼,也大多是沟通婚礼流程。
      
      像是在完成一项工作,只是在司仪问出愿不愿意,而他目光坚定地看着她说“我愿意”的时候,她有些动容,在那一瞬间,她有一种他喜欢她的错觉。
      
      再之后,是宾客们热烈地喊他们接吻。
      
      当他捧着她的脸,低头吻她的时候,那种错觉更强烈,因为那是他们第一次那么接近,近到能看到他深邃眼睛里自己的影子。即使这个吻很短暂。
      
      可现在呢,江妍觉得那些真的就是错觉。
      
      “今天都做了什么?”徐彦松打破沉寂。
      
      江妍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回道:“出去转了一下。”
      
      “那张卡你可以随便用。”
      
      提到钱,江妍心里有点儿闷。“你不用给我这个,你没让我爸破产就可以了。”
      
      不等他开口,她接着又说:“你让他破产也行,等一两年之后就好。”
      
      一两年之后,她可能就有能力负担奶奶的医药费了,也有可能奶奶撑不到那个时候。
      
      她低头打开包包,在拿出黑卡之前,徐彦松用不容置喙的口吻说:“你是我的妻子,这是你应该得到的。”
      
      江妍抬头看他,碰到了他严肃的目光。
      
      有点凶呢。
      
      就像小时候他打人的表情。
      
      这人可能还不懂得怎么跟妻子相处,还按着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主宰一切的性子来。
      
      暂时还是不要忤逆他好了。
      
      江妍重新把包包合起,微微一笑,“好。”
      
      他的神色缓和了些,“想买什么就买。”
      
      江妍:“嗯。”
      
      “不用有顾虑,我养得起。”
      
      嗯,知道你有钱,是我败不了的那种有钱。
      
      突然间,江妍坏心一起,偏着头扬着笑脸说:“万一我用你的钱去做不该做的事情呢?”
      
      她一脸无害的样子,徐彦松轻笑一声,“你试试。”
      
      江妍:“不试。”
      
      徐彦松瞥了她一眼,鄙视她没出息。
      
      江妍丝毫不觉羞耻,在心里回道:我怕被你打死。
      
      

  • 作者有话要说:  徐先生:力不从心?呵呵,我只会让你下不来床。
    哈哈哈,这是个狗血又有点清新的霸道甜宠总裁文。
    睡客房的女主貌似有点儿可怜,不过,以后睡主卧了,可能更可怜,咳。
    新文照例求支持,收藏评论都给我吧,我努力更新。
    开文前三章有红包。
    微博过几天会有活动,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微博名:作者阿宁儿
    爱大家,么么么么哒(づ ̄3 ̄)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