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谢谢你,小朋友,太谢谢你了!”萧母年纪大了,多愁善感,眼泪都快掉下来。一个小小的打嗝,让她痛苦不已,甚至长时间没有好转,心理上的压力也十分之大。
      
      “您客气了,您脾胃不好,以后生活中也要多加小心,不要再贪凉。”周锦渊叮嘱道。人上了年纪,就容易脾胃虚弱,有些以前没注意的事,现在也得注意起来了。
      
      萧副院长和萧夫人之前还有那么点质疑,现在已尽数消散,全都化为了感激,还有那么点不可思议。
      
      药是萧副院长决定用的,但真看到这个二十岁出头,一团稚气的年轻人真的把母亲的病治好了,还是用中医,他仍是很震惊。
      
      这个年纪的人,正常来说还在医学院就读。周锦渊能考完医师证,具备从业资格已经算是很优秀了。
      
      而能把这种相关专家都治不好的疑难病症治好,还是一剂见效?这才是令他最惊叹的地方。
      
      看来果然有家学渊源啊,刚才不该把小周当作一般年轻中医看。
      
      本以为是老友的子侄,又在同龄人中算得上优秀,便随手一帮,没想到最后受益的是自己。
      
      周锦渊和秦观主在萧家又坐了半个多小时,才在他们全家的感谢声中离开。
      
      入职前的这两天周锦渊还是会住在香麓观,其实住处周锦渊已经找好了,签完合同钥匙都拿了,是介于三医院和海洲大学中间位置的两居室,地铁站附近,去哪儿都很方便。
      
      但是香麓观的道士们知道周锦渊会医术,又听赵道长吹了他的事迹后,都找他诊脉,他也就顺势多待两天,给大家开开方子,做个针灸。
      
      ……
      
      这天早上,周锦渊就和两个道士坐在树荫下,他们俩讨论功课,周锦渊就铺着黄纸画符。
      
      “不对不对,这里往下应该是履天英兮归天任。”
      
      “是吗?我看看。”
      
      两人背到科文,有了疑问,开始翻打印出来的文字,哗啦啦的一时没找到段落。
      
      倒是周锦渊一心二用,一边画符一边道:“也不对,倚天辅兮望天冲,入天芮兮出天蓬。九天通兮风云际,九霄开兮神合气……”
      
      他顺口就背了一大段,一个磕巴也没打。
      
      那俩道士晚一步才找到段落,还真是,一点没错。
      
      “师兄,你背得太流利了吧,平时经常做法事吗?”其中一个道士惊奇地道。虽然他年纪比周锦渊还大上七八岁,但资历没有周锦渊深,还得叫师兄。
      
      “我没做过法事。”周锦渊简单地道,“只是记住了。”
      
      只是记住了?这是没有特意背的意思吗?那么大段的文言,脱口背出来,记性也太好了点吧。
      
      两个道士流露出羡慕的神情,别以为出家就轻松了,不提别的,单说这些科文,都是做法事科仪上要用到的,类似拗口的科文还有很多,他们都得背啊!
      
      道士也得吃饭,要是不背,谁找你做法事?
      
      他们要是有周锦渊这个记忆力,岂不是美滋滋。
      
      这时有快门声传来,三人抬头一看,是两个游客,一男一女。
      
      香麓观有一百多年历史,香麓山风景又不错,平时除了信众其实游客更多,估计是看到他们念经、画符,就拍照了,不奇怪。
      
      那两个游客见他们看过来,还举着相机嘿嘿笑了一下示意。
      
      三人也不在意,继续做自己的事。
      
      不久,两名游客转悠了一下,也走到树荫下来了,不过看起来不像是乘凉,女游客一手扶着头一手按着腹部,一副难受的模样。
      
      男游客搀着她坐下来,立刻拿了止痛药出来,但是身上水喝完了,只能问他们:“请问能借点水吗?我太太不舒服,需要吃药。”
      
      道士们都注意到了,其中一人立刻站起来,“你稍等。”
      
      取了水,女游客送服止痛药,但一时半会儿没起效,所以眉头还是皱着。
      
      男游客低声安慰她。
      
      “吉龙,我有点头晕。”女游客靠着他,感觉到身下血液狂涌,极为不适。
      
      “这时候不能太累,待会儿好一些了,您还是早些带太太坐缆车下山吧。”周锦渊冷不丁插了一句。
      
      俩游客听他的意思,估计认为女游客生理期,有点窘。但人家也是关心,所以只是点点头。
      
      “这是病啊,得治。”周锦渊端详着女游客的脸色,又补了一句。
      
      听了这句话,二人继续无语,当然是病,当然得治。
      
      “你们在看医生了没?”周锦渊看女游客实在难受的样子,又说道,“这病我能治,我有个家传秘方,你吃了就好。”
      
      两个游客:“……”
      
      他俩都醉了,他们不是信众,上山游览来的,本来对这几个道士映像挺好,尤其是这娃娃脸的漂亮少年,谁都喜欢颜值高的嘛。
      
      谁知道,这少年一开口就是江湖骗子的口气。
      
      而且说辞太没新意了,“家传秘方”这几个字一般出现在电线杆子上,地位和“老中医包治百病”应该是平起平坐的吧。
      
      女游客都没力气说话,男游客呵呵一笑道:“我们已经约好医生了。”
      
      语气倒是不错,略敷衍却不恶劣,毕竟有句话叫宁打和尚不骂道士。
      
      周锦渊又看了他们两眼,治病也有忌讳,同时看几个医生不能持续治疗反倒不好,既然人家有主意,且不是危急症,也就算了。
      
      不过嘛……
      
      周锦渊:“哦,那你们算不算命?这位男士脸上好像有黑气啊。”
      
      游客:“…………”
      
      ……果然是神棍!
      
      .
      .
      
      海洲三医院中医科作为综合医院里的中医科室,名气不高,规模也并不大,不设病床,在周锦渊入职前一共也就九名医师职称以上的医生。
      
      主任医师两名,副主任医师三名,主治医师三名,还有个和周锦渊一样的一般医师,另外还有几名实习生、规培生。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几天,中医科的同僚就基本都知道了,有个关系户新医师要空降了,以临聘人员的身份。中医科根本不缺人,这时候招个合同工,想也知道是关系户。
      
      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走的哪位领导的关系,领导们还挺谨慎的。
      
      不过,也不知道是哪个源头传出来的小道消息,据说那个关系户以前是道士,相当荒谬,好多人不敢相信。
      
      “道士?什么鬼,道士下山?”
      
      “还俗了做医生吗?真的假的?我怎么听着那么玄幻啊。”
      
      “谢主任,有没有消息啊,真是道士么……”
      
      “到底谁安排进来的?”
      
      周锦渊就是在各种猜想中,被带到中医科来报道的。
      
      科室主任谢敏是个五十来岁的女大夫,一头乌黑的卷发,保养得相当不错。
      
      周锦渊来之前,谢敏正在研究萧副院长母亲的医案,这是萧副院长提供的。医案,就是中医治病时对疾病辨证、治疗方法的记录。
      
      萧副院长的母亲呃逆不止,半个月多了,在消化内科看来看去也没治好。
      
      中间他们科室的毛医生参加会诊,去开了副旋覆代赭汤,可惜反而被萧副院长给埋怨了一顿,因为加重了萧母的病情。
      
      不过前两天,忽然听说萧母已经痊愈,而且正是中医治好的,药就是在医院抓的,因此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向萧副院长把病案要来看了。
      
      那位毛医生看完医案后,对里面草草带过的“前医不察”非常难堪,不肯一起讨论,谢敏却是仔仔细细研究了。
      
      谢敏没淌之前的浑水,但萧母的情况医院很多人都知道,医案记录得也很详细。此时看着医案,心里不由得佩服这位前辈——她觉得应该是位前辈。
      
      有些话,说来容易做起来难。中医经常比喻见效快,是说“一剂知,二剂已”,也就是一剂有效果,两剂痊愈。
      
      而这份医案中,患者身上的疑难病症是一剂痊愈!
      
      将医案通篇读下来,仔细琢磨,能感受到医者辩证精确,用药得当,难怪一剂见效。
      
      这理、法、方、药,丝丝入扣,前后贯通,极为严谨,的确是很有学习的价值啊。
      
      可惜医案没有署名,也不知道是海洲市哪位前辈的方子,中医院的名老中医黄大夫?还是一医院中医科的刘老?
      
      谢敏正在沉思之际,就见人事科的同事带了个少年人来。
      
      “谢主任,你们科室的新医生来报道啦。”人事科的给谢敏作了一番介绍。
      
      谢敏将医案收好,起身打量周锦渊,吃惊到脱口而出:“这就是周医生?这么可爱啊。”
      
      周锦渊:“……”
      
      人事科干事:“噗,谢主任……”
      
      谢敏:“咳咳,不好意思,周医生多大了?”
      
      “虚岁二十三了,我走的师承。”周锦渊解释了一句,而且悄悄给自己虚了两岁。
      
      不过没用,谢敏看了一眼资料,“二十一啊才!”
      
      真年轻,这小可爱……啊不,小年轻,据说已经考下医师证了。虽说对医生,尤其中医来说,还嫩,还需要多加积累,但说明他已经能独立治病了,至少运用经方应该不是问题。
      
      谢敏其实不太喜欢被塞关系户,之前有种捏着鼻子的感觉,但看到周锦渊本人,她不说喜欢,反正生不起讨厌的情绪。
      
      周锦渊遇到过太多对自己年龄的质疑,谢敏表现得都算不错,他也没办法说什么了,只是笑笑,“以后请谢主任多指导了。”
      
      “嗯,不客气。”谢敏也不多说什么了,带周锦渊和科室其他人认识了一圈。
      
      周锦渊的年纪和这张娃娃脸当然又引起一片异样的目光,他的年纪,比科室的实习生们还小呢!
      
      当然,比起这些实习生,至少他已经有独立从业诊治的资格了。
      
      外表太没威胁了,而且周锦渊看起来也挺好相处,有个嘴快的实习生忍不住问:“周医生,听说你转行还俗做医生以前是道士,真的吗?那你经历也太丰富了吧!”
      
      本以为新医生怎么也二十七八了,要这样的话,算上学习的年纪,他到底多大当的道士?
      
      周锦渊诧异地道:“不是啊……”
      
      “我就说这传言怪里怪气的,果然不是!”
      
      众人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下一秒,周锦渊一本正经地道:“我现在也是道士啊。”
      
      众人:……??
      
      周锦渊纳闷,“不过你们怎么都知道了?我一直都是火居道士,同时学了中医,不存在转行的说法。”
      
      众人:…………真的是道士!!
      
      谢敏也有种哑口无言的感觉,这身份够不真实的,而且,道士?
      
      她突然觉得有点虚,这年轻人不是拿了医师证么,应该不会用什么迷信手段治病吧?她们中医在有些人眼里,可就够迷信了。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想法,此时,周锦渊一掏兜,“要平安符吗?”
      
      都是同事,就当见面礼了,一人送一张。
      
      谢敏嘴角一抽,说道:“周医生,这个符……这次就算了,以后诊疗的时候,注意不要推荐给患者。”
      
      别说,周锦渊有时候把病人治好,要是病人感兴趣,还真会送张平安符,也当祝福了。谢敏这么一说,他情不自禁流露出一点悻悻的神色。
      
      “……”谢敏一看,在心底说了声幸好,看来以后得看紧点!
      
      ……
      
      其实谢敏暂时不必特别担心周锦渊,要是连病人都没有,又何谈发符……
      
      像周锦渊这个年纪,一般是不会放到门诊的,放了也没病人,要不是被打了招呼,压根不可能出现在门诊。
      
      周锦渊被安排和科室另外一名男医生共用一个诊室,顺便带一带他这个新同事。
      
      那男医生也是医师,看外表估计就二十七八岁,叫刘淇,帮着周锦渊一起收拾好了座位,还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可算有人陪我一起磨了。”
      
      “磨?”周锦渊从没在医院上过班或者实习,对这种“黑话”不太了解。
      
      “磨板凳啊!”刘淇指了指诊室门,“少年中医冷板凳,接诊量屈指可数,病人都上老医生那儿看咯,咱们只能在这儿磨凳子。”
      
      在这种情况上,中医比西医更严重,很多患者找医生,第一就看医生头发有多白。
      
      像他们这种年轻人,隔壁老医生一天下来可能看四五十个病人,忙得饭都顾不上吃,他们却一个病人都捞不到。
      
      周锦渊和刘淇被安排共用一个诊室,其实也是这种现象的表现,反正你们也接不了多少病人,没多大影响。
      
      周锦渊点点头,病人的想法其实也可以理解,现在大环境就是如此,西医稍微好一点,但如果有选择,病人同样会选择年纪更大,职称更高的医生。
      
      只是以中医现在的萧条,这样无疑更加打击年轻人的热情了。
      
      刘淇看了周锦渊的娃娃脸一眼,心道,自己熬了这么久,好歹还争取到了少许病人,周锦渊嘛……他可真不太看好。
      
      果然,头一天坐诊,周锦渊就一个病人也没有,刘淇倒是靠着几年下来的人脉积累,接诊了两三个病人。
      
      纵然如此,其他时间也闲得慌,只能拿着医书看,还经常主动去给别的老大夫帮忙,顺便观摩学习。
      
      “要不要我借你本书看啊?你这么坐着不难受吗?不用找点事做?”刘淇忍不住问道。
      
      他本来想劝周锦渊也嘴甜一点,去给老大夫帮手,顺便蹭点经验。
      
      “不用了……”周锦渊犹豫了一下,问道,“只能看医书吗?我能不能打坐?”
      
      刘淇:“…………???”
      
      ……
      ……
      
      “听说了吗?中医科新入职了个合同工道士。”
      
      “当然听说了,走后门进来的吧,以前是道士,现在转行从医。”
      
      “你们消息也太不灵通了,转行?我听哥们儿说那新医生就没打算放弃修真,他没病人时在诊室里筑基!”

  • 作者有话要说:  面对迷之八卦,周锦渊:??筑基,我还元婴咧!
    PS:没有鬼~最玄学的就是主角会算命啦,世界观的迷信程度在普通人以上,谢灵涯未满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