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从您各位的脸色,我就看出来了,你们觉得奇怪,这人上来干什么,跟个外国友人似的,是不是报幕报错了,他其实是上来跳舞的。”齐涉江语速适中,又说出了观众心中所想,大家会心一笑。
      
      “唉,其实我也不想上来,可我妈非说让我来展示一下才艺。”齐涉江知道夏一苇名气高,说完自己就拿她砸挂(调侃),“我妈这个人,大家都知道,温柔,漂亮。打小我家里,从来不搞棍棒教育。她都用手。”
      
      他冷不丁一个包袱,大家对夏一苇都熟悉,刚才她还表演了,顿时噗嗤笑出声来,还有点起哄的架势——夏一苇本人这会儿应该还在茶楼呢吧?
      
      有夏一苇做铺垫,加上齐涉江的节奏,八分好笑也变成了十分。
      
      “所以,我不得不上来啊。”齐涉江说道,“不然她手一拍自己脑袋,出去告我不孝怎么办?”
      
      下头观众又乐了,这回笑声更大,紧接着又“噫”了起来。
      
      刚才齐涉江说夏一苇不搞棍棒教育,都用手打,一个反转大家笑一声,结果他下一句又翻了一下,大家回神:合着这打,是打自己啊?!
      
      理不歪笑不来,台上的事,也没人会以为夏一苇真这样。
      
      “拍脑袋送你个忤逆不孝”又是自古有的老段子了,但齐涉江这么一翻,也合适得很。
      
      “这孩子……”夏一苇本人都在包厢里哭笑不得,可心里居然还有些甜蜜,毕竟母子俩好些年不亲近,儿子愿意拿她做包袱,她还觉得是一种亲昵。
      
      通常相声艺人上台,说正式节目前,都要说点“垫话”,也就是可乐有趣的开场白,既调节气氛,引起观众兴趣,也能了解大家喜好,及时调整接下来的表演。
      
      齐涉江先念定场诗,把整场人都给镇住,再从自己和夏一苇身上抓了几个包袱投石问路,完全是现场发挥,相声门管这种即兴叫“现挂”,非常考验临场应变能力。
      
      而今看到包袱一个个响了,观众表情逐渐轻松,注意力也放在他说的内容,而不是一心想着用手机拍他的脸,这才慢慢引入了正题。
      
      “……要说我妈,典型女明星爱漂亮,生活里都不允许不漂亮的事物。所以我接下来要给大家说的这故事,主人公也得漂亮。”
      
      齐涉江顺利从夏一苇身上,入活儿。
      
      “这故事发生时间离咱们也不远,就在咸丰年间。昌州城有个姓杨名昊山的二流子,就是故事的主人公,他无父无母,亲戚邻里也不待见。有多不喜爱?街头姓赵一户人家遭了贼,头一个就怀疑他。县官也是个糊涂虫,判个葫芦提官司,把他关进了大狱里。
      
      “杨昊山他无父无母啊,也没个人打点,进去后没半个月,就瘐死了!这个‘瘐’,不是愚蠢的‘愚’,杨昊山他不是蠢死狱中的啊,是病字头那个死。过去监狱里条件差,狱卒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好多不是死刑的犯人,进去后因为受冻、挨饿、生病等等原因,挨不过去就也死在里头了,这就叫瘐死。您说,他死得冤不冤?”
      
      齐涉江气息绵长,段段说来,字音始终清晰,节奏把握得又好,包袱虽然不如前头垫话密集,但已然把人吸引住。
      
      听上两段,观众心里头还有一个疑问,这么一个二流子,还坐牢病死了,哪里是漂亮的主人公了?漂亮在何处?
      
      “杨昊山死后来到冥司,当然喊冤,阎王爷一查问当地城隍,就说应该判杨昊山一个无罪释放。杨昊山说我都死了,无罪释放是准备放我去做孤魂野鬼吗?阎王爷说放心,我和那糊涂县官不一样,你这会儿身体都臭在乱葬岗了,不过别怕,现有两个生人寿数尽了,你可以借人身体还阳,再过完剩下的日子,顺便沉冤得雪。二选一,你看看你要哪个。
      
      “杨昊山太高兴了,还能选呢!阎王说,一个是诬告他的赵家,家里头大老爷的媳妇,另一个是误判你那县官的正房夫人。你看看,你要哪个?”
      
      观众哈哈大笑,连声叫好。
      
      这下可明白了,难怪说是个漂亮的主人公,原来这家伙要男变女,附身在女人身上了。一时间更是把人兴趣勾了起来。
      
      这篇单口叫《错身还魂》,说的是一个二流子杨昊山冤死狱中,又还魂在误判他的县官夫人身上,男借女身,闹出来的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齐涉江一张嘴,塑造三五个角色,各个栩栩如生,连一个扮演女性的男性角色,也被他形容得活灵活现。
      
      故事夹着包袱娓娓道来,细节荒诞诙谐,观众心弦都被扣紧了,一说就是半个小时都没察觉。
      
      就这还没说完,这是个中篇的单口,分上中下三回。
      
      今天肯定是说不完全篇的,故事进行到县官非要和夫人同房,披着夫人皮的二流子急了,一边扒衣服一边推县官:有本事你就来啊,我今天弄不死你!
      
      “啪!”齐涉江一拍醒木,意思是结束了。
      
      已经沉浸在故事里的观众哄堂大笑,意识到断在这儿了,都有些意犹未尽,这故事还没完啊!
      
      如果不是亲眼得见,他们真不敢相信,这么个年纪轻轻的漂亮小伙子,据说挺沉默寡言一人,口才其实这么好。
      
      一张嘴说了半个多小时不带停的,这还叫沉默寡言呢?那他们岂不是哑巴啊!
      
      众人报以热烈掌声,齐涉江已利落鞠了一躬下得台去。
      
      ……
      
      包厢内。
      
      柳泉海一场听下来,是满面笑意,这文本他没听过,看来可能也是齐涉江那位老师的独门手艺。估计真是远走海外的老艺人,否则哪来这么多失传的活儿。
      
      不知道齐涉江还会多少“失传”的段子,要是如此,就算他师承不明,凭这些本事,对相声的传承大有裨益,他是一定要结交的。
      
      再说齐涉江的实力,他就更是唏嘘了,功力扎实,范儿正!
      
      相声演员们也会紧跟时事修改包袱,推陈出新。
      
      齐涉江呢,他说的这单口完全是老旧做派,基本没有流行段子,完全是靠自身功力拢住观众注意力,掌控节奏,把人逗笑。
      
      同样的段子,有的人说让人发笑,有的人说只让观众觉得尴尬,这就是个人功底了。
      
      每个字每一句是怎么说的,看似随意,其实饱含功力。
      
      单口相声更是格外看重演员讲故事和塑造人物的能力,故事说不好,包袱出不来。故事要滑稽可笑,又要让观众接受。
      
      这一番,就是在给他们展现自己扎扎实实、运用自如的功底呢!
      
      当然,也因为做派老旧,一时倒分不清师承,只大致觉得和某几位老前辈有些儿相似。
      
      ——其实柳泉海想多了,纯粹是齐涉江对这个时空了解还不够深,手机都玩不转,你让他贴合流行他也贴不上啊。
      
      一旁的夏一苇则沉默着,她刚才也跟着笑了,沉浸在故事中,笑完之后便是沉思。
      
      Jesse很成功,但是,难道她真的要放Jesse去干那一行吗?
      
      “夏女士,你不大同意孩子说相声?”柳泉海问道。
      
      夏一苇惊醒,茫茫然点头,“也不是,只是……”
      
      柳泉海淡淡一笑,“只是你觉得,和演戏、唱歌比起来,显得没什么出息。是吗?”
      
      “我没这个意思。”夏一苇连声道,“柳老师,我就是希望孩子好,我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你们这一行苦啊。我今天带他来这里,就是想让他看看后台。”
      
      “我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柳泉海叹气道,“但杰西确实是吃这碗饭的料,一看就是已经开了窍的。还是子弟书最后的传人,这不是我们相声门的事,但我着实关心。我还是希望你能给个机会,至少让他尝试,再不济,可以来个什么,三栖。影视、歌曲、相声三栖艺人,你看是不?”
      
      夏一苇被逗得一下笑出声来,“柳老师说得是。”
      
      她到底是被齐涉江的表演说服了,更是舍不得孩子。
      
      .
      .
      
      柳泉海当晚和齐涉江交换了联系方式,他非常欣赏齐涉江,而有这么一位引路人,对齐涉江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这日在茶楼的表演呢,因为这里演员都指着卖票糊口,是不允许录像的。
      
      夏一苇和齐涉江上台后反响热烈,拦不住,倒是有观众拍了些照片和少许小视频,也流到了网上。
      
      但齐涉江说单口时,场子已经安静下来了,被他吸引住后更是没心思去想偷拍什么的。
      
      当晚在场的观众也有抱怨,齐涉江就去演了一次,可故事他也没说完,他们上哪去找结局啊,万能的互联网都搜不出来。
      
      可空口这么说,以齐涉江之前的名声,谁敢信他说故事把人给说入迷了?你说他长太好看把观众都圈粉了还靠谱一些!
      
      压根也没掀起波澜。
      
      倒是这一次齐涉江还弹了三弦,水平到底怎么样,好多人也不懂三弦,瞎讨论了一番还跑题了。
      
      ——看这架势,难道,接下来齐涉江会做歌手?学他妈,用脸唱歌?
      
      还有人去艾特张约,叫他来品鉴一下,毕竟关于齐涉江的金句最早就是他提供的。
      
      张约正闲得无聊,一刷微博看见了艾特,立刻想起在菠萝传媒遇到的齐涉江本人。
      
      那会儿他是很意外的,自己嘲过的人居然主动来搭话。
      
      张约心底很犹豫,那齐涉江又特别真诚地对他笑,笑得还挺好看,把他眼睛都晃了,一瞬间都不好意思维系高冷毒舌了。
      
      谁知道他好容易下定决心,搭理齐涉江了,齐涉江反过来把他给涮了!
      
      小心眼的张约先就转了微博,说:“还没听。长得真好。”
      
      评论里充斥着笑声:就知道张约不会让他们失望。
      
      张约之前也没听过演唱会版,这会儿随手把视频点开了。根据以前的经验,他用脚都能挑出一堆槽点。
      
      上来就是一段三弦,张约愣了一下,他虽然不懂三弦,但音乐是共通的,他分得出好赖啊。而且到中间,齐涉江还用弦声模仿了雁鸣!就这个水平,比他的钢琴实在好太多了!
      
      再接下来,齐涉江还唱了曲艺,就那个共鸣,那个气息……
      
      张约:“???”
      
      不,这不是他认识的齐涉江!
      
      张约把进度条拉回去,又把《何必西厢》听了一遍,两遍,三遍……没有假弹,没有假唱,这个现场,夏一苇也许有错,齐涉江一点没有!
      
      妈的,唱得还挺好。
      
      这个齐涉江有毒吧,唱歌和唱曲艺区别怎么这么大的?有这本事你上节目不表演?
      
      现在好了,他的微博岂不是很尴尬!
      
      说到微博,张约发现出现了一个认证为某省曲艺团弦师的网友“老白不白”激情留言:“心情无法言表!好弦!改编得也好!副歌部分的巧变弦丝技巧纯熟,以声传情!”
      
      张约:“…………”
      
      他没听过原版,所以还改编了?
      
      “老张,吃饭了。”乐队的鼓手探个头进来,催张约来吃东西。
      
      算了,先吃东西。
      
      张约放下平板电脑,懒洋洋走到客厅,哼着歌打开外卖。
      
      乐队其他仨人你看我我看你,半晌,鼓手神情复杂地问道:“你刚哼的是《何必西厢》吗?”
      
      张约:“………………”
      
      ……X,齐涉江真讨厌!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蓝二哥哥的老婆x2、喷射吧章鱼哥、连三朵、岁意惜华、一只小晚风呀x3、28240710、夜飖、33747194、hana酱、25663303、mirodx2、少庄主快醒醒、玉儿、居老师啊~、突然超脱、今天好冷啊、yakult思、杂货铺、Suuue。、false、兴奋的烤面筋、六六、mcy重华、安君、XDD、唉嘿嘿、晚安、健胃消食片、land、郦陶子x2、盖浇饭、沐绾歌x2、不见天x2、黑身、奥特曼打怪兽biubiu~、夏颜、沬ㄖ蓠去、nini的脑残粉、撸猫技术哪家强、承萧、阿暮x2、哒哒哒、王王、转发齐涉江有好运哦、TIME、刘行五、啾咪阁下百邪不侵、好名字都被猫取了x9、阿一、休怪本尊拔□□无情、云兔c、六昼、小宇宙与小白菜、豆花公、大野丸子、lemonlemon、齐珏、faith、宣辰、最爱螺蛳粉 的地雷 祁清余、苦逼女王、兔子今天吃胡萝卜了吗 的手榴弹 俞佑烤鱿鱼x2、Saluka、洛小氿、齐珏 的火箭炮 齐珏 的浅水炸弹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