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这盛世美颜有何用》拉棉花糖的兔子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14 20:07:3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子弟书已经是死去的艺术了,只剩下一些文本,它的表演形式和唱腔早便失传。
      
      但是,何其有幸,柳泉海曾经在现如今相声界还活着的老人中,辈分最高的孟老爷子那里,听他零星唱过几个小段。
      
      其实孟老爷子自己也没学过,只是据说老爷子有位师哥机缘巧合学过子弟书,他也不过幼时听着记住几句,谈不上正经、完整的传承。
      
      ——子弟书难教习不是说着玩的,否则怎么会失传,单单是唱腔,就有上百种之多!
      
      但是老爷子半学半描述的,好歹能让大家依稀知道那么一点儿味罢了。
      
      就是这味道,加上和鼓词相似却仍有些许区别的唱词,让柳泉海推测出来齐涉江唱的应该是子弟书!
      
      华夏大地辽阔,卧虎藏龙,说不定就有哪家人口口相传流传下来了。就像孟老的师哥,不也是巧合下学到了已经没人表演的子弟书。
      
      只是不知道夏一苇这儿子学到了多少段,就算只有这一段,也挺难得了,他极为好奇是在哪里学来的。
      
      柳泉海简单给孙子说了几句,是越想越心痒,沉吟片刻,当即就想上后台去攀谈攀谈了。
      
      以柳泉海的身份,亮明后进后台当然容易。
      
      这会儿后台也正热闹着,茶楼好容易来个明星,有的艺人就到上场门去看热闹。
      
      这儿懂子弟书的人少,但懂三弦的人不少,齐涉江那把弦子还是管后台借的。他们原以为齐涉江也就随便弹弹,谁知听到他那手“巧变弦丝”,都如柳泉海一般的喝彩。
      
      柳泉海找上吴老板这么一说,让他代为引见,吴老板当然得给这个面子,直接把柳泉海爷孙带到了下场门处。
      
      一首歌唱完,因为观众特别热情,夏一苇还留下观众互动几句。
      
      齐涉江先行下场,一出了下场门,就撞到吴老板把柳泉海带来。柳泉海久不上电视,他没见过这张脸,不认识。
      
      还好有吴老板在旁介绍,“Jesse,这位柳老想和你聊聊,咱这边来。”
      
      柳泉海也不啰嗦,直接笑呵呵地道:“小朋友,你刚才在台上唱的,可是子弟书?”
      
      就是八十年前,能认出是子弟书的也不多啊,齐涉江见有人识货,也是欣喜,立时就认了,“是的。”
      
      柳泉海证实了心中所想,放下心后,更为激动了,“子弟书失传多年,老早就没人演了,你年纪小小,是哪里学的,是家传吗?传了多少?”
      
      齐涉江不可能把真正的老师身份露出来啊,那人家估计会以为他疯了。这时候不比从前,信息容易查,一个圆不好,就会露馅。
      
      他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在Y国住的时候,和一位偶然结识的华裔老先生学的,老师在Y国几辈儿了,无儿无女,现已故去。西城调差不多给我教全了,能唱百来段。”
      
      夏一苇有一半Y国血统,不时去住一会儿,齐涉江从小也被带着两边跑。这么一推,隔着大洋,倒是不好查证。要是再细问,则可以说了解得也不清楚了。不仅在柳泉海这里,在夏一苇那儿也要圆得上。
      
      柳泉海果然只是感慨:“原来如此,都以为子弟书已经失传,没想到还有海外遗珠!”
      
      ……
      
      这里才聊了几句,夏一苇那边也下场了,她和齐涉江不一样,柳泉海那张脸各大晚会后台没少见,一看到她就立刻认了出来。
      
      夏一苇也惊讶柳泉海在这儿,不过柳老爷子和儿子怎么攀谈上了,她上前就有些急地道:“柳老师好。Jesse,是不是你找的柳老师,你还真的想说相声啊?”
      
      齐涉江一脸莫名其妙,他都不认识柳泉海,还是夏一苇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柳泉海应该是同行。
      
      这下又轮到柳泉海惊奇了,他是冲着子弟书来的,谁知道夏一苇竟说到相声上,这年轻人居然想说相声的?
      
      “稀奇了!现在年轻人听相声的都少,像你长得这么俊俏,居然还想学相声?”柳泉海看着齐涉江,笑呵呵地道。
      
      他家孙子小柳也憋不住了,“他要说相声不是个笑话么?不对,我不是说你笑话,我是说这不是个段子么?”
      
      知道齐涉江有真本事,小柳态度也自然变了,还有点被打脸后的羞惭。
      
      齐涉江老实道:“不是学,是说。老师是两门抱,还教了我相声,只是没正经摆枝。老师思想和国内不一样,我连他辈分也不知。”
      
      两门抱和摆枝都是内行话,前者是指不止学了一种艺,后者是指拜师。一说出来,就知道确实是同行了。
      
      正式拜师就得叙起师承,排辈分。可他是八十年前入的门了,柳泉海这个年纪,估计比他还矮一两辈。编又编不出来,本门的事情,不像子弟书都失传了,一捋师承就露馅。
      
      所以,齐涉江一推二五六,宁肯做没正经门户的野路子——说不定撇得太清,还引人怀疑,但只要不暴露就行。
      
      这些暗语夏一苇都听不懂,一头雾水,只听出来儿子的本事是在Y国住时学的。
      
      柳泉海却是门儿清,相声界这样那样的野路子也不少,可像齐涉江这么糊里糊涂的,连个辈分都叙不上,实属少见。
      
      诚然,齐涉江堵得太死,连师父字辈都说不出,换了个人柳泉海肯定要怀疑。但齐涉江会失传已久的子弟书是明明白白的,也许他师父身上有什么难以言说的故事,像是被逐出相声门墙了?
      
      柳泉海到底惜才,考虑了半晌,说道:“杰……杰西是吧,我二徒弟有个相声园子,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要不上我那儿去玩玩,也说一段让我听听吧。”
      
      他又不会洋文,Jesse给他字正腔圆地念了出来。
      
      说这话,也是他实在好奇,想摸一摸齐涉江的底,看看齐涉江在相声上的本事。再者各个派系有自己的特色,要是能听到齐涉江说相声,他兴许能听出些什么。
      
      “好啊!”齐涉江立刻就应了下来。夏一苇是成名的腕儿,但和相声挨不着,要是能和柳泉海结识,那他在这个时空的相声界就算有人引路了。别的不说,他连个搭档都没有,还不知道上哪寻摸呢。
      
      夏一苇却瞪大了眼睛,“等等,Jesse,柳老师,我们Jesse……”
      
      她都快语无伦次了,怎么就把她抛开,定下了。她来这里本来是为了警示儿子,怎么反倒给他牵了线?
      
      这时候,经理颠颠儿跑过来,和看了半晌热闹的吴老板低声汇报。
      
      吴老板一拍额头,“今晚到底是怎么了,尽出幺蛾子,又来个请假的。”
      
      后头本来还有场节目,演员家里临时出事,请假,上不了了。
      
      柳泉海和齐涉江对视一眼,忽而取得了默契,柳泉海一笑道:“那可真是择日不如撞日,吴老板,不如就借这个机会,让杰西小朋友在你们这里登台说一段?”
      
      吴老板倒是想,他就看着夏一苇啊。
      
      夏一苇都呆滞了。
      
      好半天了,她才忽然开口道:“可以,那你就上去试试看,能不能救得了这个场。”
      
      她仔细想想,以儿子的性格,一直拦着反而有叛逆心理,否则她何必带儿子来后台体验艰苦。要是给他一个上台的机会,说不定就被现实教做人呢?
      
      说相声,和唱曲儿可不一样啊。
      
      柳泉海点头,“好啊,待会儿演个什么,我给你捧一段?”
      
      齐涉江却摇摇头,“来不及对词了,我说段单口吧。”
      
      ……
      
      俩人说相声是对口,一个人说便是单口了。
      
      齐涉江在后台稍作准备,又借了些“装备”,好在后台都齐全。
      
      过二十分钟,就该齐涉江上去了。柳泉海爷孙领着夏一苇,先一步到包厢里头去等待观看了。
      
      前头有人报幕,下边儿是单口相声,表演者,Jesse。
      
      ——也不知道报幕员是怎么想的,不报中文名报洋名。但仔细一想,夏一苇的儿子Jesse这个身份,的确比齐涉江本人要出名一些。
      
      有工作人员把桌子给搬了上来,上头有醒木、折扇等道具。
      
      齐涉江还是那一身常服,不疾不徐走到台前桌后。
      
      他先前才和夏一苇上来过一回,长得又好看,观众正是印象深刻。有些人还看过齐涉江的综艺,知道他这人好看归好看,却有些木讷,一时间都交头接耳起来。
      
      报幕是说单口相声吧,这人能说单口?
      
      长得好看还年轻,名字都是洋名儿,据说上来说相声,这也太怪异了吧。
      
      如果齐涉江上来是唱个歌,跳个舞,大家都会很欢迎,就像刚才他和夏一苇一起上来,表演得就很好,光看这脸都觉得票价值了。
      
      再互相一交头接耳,连他在电视上什么表现都知道了。
      
      包厢内,柳泉海和夏一苇看到观众一片嘈杂,都憋着一口气看齐涉江,他们都能预料到,这就是齐涉江说相声的难处了——长得太好看了!
      
      观众有质疑,注意力在齐涉江的八卦和脸上,怎么能安心听他说什么,就算再精彩,效果岂不是也要打折扣。
      
      只见齐涉江站定了,只一打量观众,开口便念道:“寂寞江山动酒悲,霜天残月夜不寐。泥人说鬼寻常事,休论个中……是与非!”
      
      “啪!”的一声脆响,醒木拍在桌面,现场已是一片安静,再无杂声。
      
      这叫定场诗,说单口相声、说评书的出场后表演前,为了聚集观众的注意力,通常先念几句诗。
      
      内容可能是抒情,也可能是介绍后头的故事,或者索性带着笑料,让人觉得好玩。
      
      齐涉江吐字清晰,声音清越响亮却不刺耳,台风极稳,一字一句说来,观众不由自主就停住了话头,随着齐涉江把诗念完,一个两个都安静了下来。
      
      最后一拍醒木,啪一声,鸦雀无声,这定场诗算是压住了全场!

  • 作者有话要说:  收到大家的花花了,爱你们,毕竟每到冬天就容易空虚寂寞冷_(:з)∠)_
    PS:诗出自洞灵小志的题辞,为剧情删改了
    .
    谢谢各位大人的霸王票:
    山河、扎西、家有娇妻名宗近x2、yakult思、比茄多耳钉x2、花开不记年1999、郦陶子、一只小晚风呀、爱吃肉的鎏、元西河、天上有大鸟、艾莉奥斯、九一、宁十九、一分秋x2、夜飖、雨落半城烟、江南烟雨似丹青、凌凌凌临、云无月的老婆风长琴、蓓妖妖、我以为我养肥了,其实、Ф△Ф、小甜饼、喵星人爱薄荷、眼神君、淮南皓月冷千山、夜夜流光相皎洁、www、莫墨、阎萌、水轻云、蛋蛋、bay、泱槿x2、闭关中、最圆满不过、二烨、小爱、岁意惜华、Ergouzix2、蓝潇樱昱、青天白日、横山飘、花满虫、微微一笑、花花不熬夜、半面妆、墨水、暗黑神农的子民、盖浇饭、whitesakura、枫、周厌、火腿炒鸡蛋、25663303x2、守护木木贞操的大山雀、chirps、青离氏族、突然超脱、風淩七夜、醉墨owo、0229、不要以为披着马甲我就、万家灯火不打烊、半身花香x3、桃源执剑、桫椤请回答、周二、钺、jwmikkeli、甜甜、橘子不了情、三途川、四海潮生 *、绿茶三文鱼、何芷何止、24154700、你家你最傻、蔺青、nini的脑残粉、青兒、苦逼女王、小飞飞、撸猫技术哪家强、森罗万象、枕上华胥、33666139、抹茶蛋挞、秋天的毛球x2、亦。、琅妤、Nicola、Fr1d4y、休怪本尊拔□□无情、某某二兔、清行、叶大大带我飞、酱油~~、黑身、XDD、璐天下、背诵道德经一千遍、雁淮、小宇宙与小白菜、姜牙子、刘行五、酥丫丫、乌有先生x3、我鹅子不可能这么渣、泥泥今天也很饿、以法莲x2、炽、耳洞沉x2、Rafael、浅心、一朵天边的烟花、梦唐、泥萌这群矮砸、转发步老师有好运哦x2、顾飞温柔贤惠的老婆、一夜、黔南、JU花残满地伤、王源真是刚啊!、辞兮 i^x2、旻旻、DCF、QWQ皮蛋就奶茶 的地雷 子期、天上有大鸟、非欢、赤月、25663303、森流月x4、cc、李大脑瓜子、一夜、畫涼 的手榴弹 机米、mt菌、hana酱、Saluka、森流月 的火箭炮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