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且拂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05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众人大概没想到裴世子会开口,皆是一愣,毕竟从三年前这位世子落马瞎了眼之后就隐居后方,几乎没怎么露面。
      
      从天之骄子到明珠蒙尘,也只是朝夕间。
      
      此时听裴世子主动开口颇为诧异。
      
      宣平侯怔愣:“世侄你……”
      
      裴世子面上始终带着温柔的笑意:“这几年病得久了,也有自医的本事。虽不懂治病救人,可诊个脉也是可的。”
      
      他都这么说了,宣平侯自然不会不给这个面子:“那劳烦世侄了。”
      
      裴世子颌首,朝谢彦斐走来。
      
      谢彦斐听到声音看过去,也忍不住眼前一亮:总算有个长得顺眼的了。
      
      他是颜控,加上本身容貌就好,眼光高,却也被这张脸给惊艳了下,好奇这人是谁。
      
      宣平侯对他这么客气,地位应该不低。
      
      谢彦斐一开始注意力都在他看好的一张脸上,等瞧着他走来,到了近前三步却不走了。
      
      他奇怪等着。
      
      来人身后的小厮温声口头提醒,也不靠近,像是习惯这般:“旭王爷在世子前方三步处,左下方。手腕在身侧,离世子左手的位置前方三步正下方左一寸。”
      
      小厮说完,来人向前三步,撩起衣袍下摆,单膝蹲下,冰凉的手指搭上谢彦斐的手腕。
      
      众人被这一幕给惊讶了下。
      
      刚刚瞧着裴世子走路正常还以为眼睛是不是好一些了,原来是听小厮指示。
      
      谢彦斐却呆了,世子?瞎眼?
      
      大谢国似乎只有一位瞎眼的世子爷啊。
      
      那不是……日后牛哄哄的大反派?杀人不眨眼的暴君?
      
      谢彦斐肉肉的身板一僵,不动弹了:惹不起惹不起。
      
      他怔神的功夫裴世子已然收回手。
      
      “贤侄,怎么样?”宣平侯的称呼有所改变,望着淡定自若的年轻人,心里有了计较,态度真诚不少。
      
      裴世子起身,“旭王爷的确中了毒。中了催情散,有一段时辰了,应是酒席那段时间。”
      
      众人傻了眼:五皇子真的被下毒了啊?
      
      可谁这么胆大竟然给五皇子下毒?这图什么啊?
      
      谢彦斐刚刚只是震惊了下,此刻瞧着温润如玉的少年郎倒是淡定了,就算暴戾狠辣也是后期,现在还是只温顺小绵羊呢。
      
      他恢复淡定,幽幽瞅着宣平侯:“侯爷,本王好心好意给侯老夫人贺寿,结果却被下了毒被人陷害。催、情药?这什么作用你可别说你不懂,好端端的谁给本王下这个?怕不是针对本王,而是想借着本王毁掉你这府上或者前来贺寿的贵女中的一位吧。”
      
      谢彦斐的话让所有人虎躯一震:对啊,谁会给丑成这样的五皇子下药?
      
      这么一想五皇子说得对啊,要是成了,那不是结亲,那是逼那姑娘去死啊。
      
      毕竟……谁想日后天天对着这样一张脸?
      
      想想就生不如死。
      
      府里有贵女跟着来的大臣脸色沉下来:“侯爷,这事必须严查!”
      
      谢彦斐故意拖别家下水让他们重视,效果达到了,瞥了眼跪在拿来脸色没人色的杜香骊,手一指:“本王完全怀疑是这小姑娘陷害本王!”
      
      “我没有!”杜香骊失声否认!
      
      “你有!否则你怎么一张口就说本王当时身下是三姑娘?别人都没瞧见,你怎么瞧见了?你别跟本王说什么担心。
      
      你担心会在你家嫡姐只是暂时找不见时候喊出这种话?本王欺负人?就算本王欺负了,你作为家人,难道不该跟着宣平侯和稀泥隐瞒?
      
      可宣平侯都打算隐瞒了,你在没看到是谁的时候却非要上前喊出声。
      
      其心可诛啊,你这是存了心要毁掉你三姐吧?跟本王牵扯上关系,名声可不怎么好吧?更何况,你三姐可还有未婚夫的。”谢彦斐凉凉瞧着杜香骊,眼神浸着冰渣。
      
      杜香骊克制着发抖的身体:“不,我不是……”
      
      心里懊恼不已,怎么回事?五皇子怎么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
      
      “四妹,王爷说的可是真的?”突然,一道失魂落魄的声音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对上一张梨花带雨的脸,正是宣平侯府的嫡三姑娘杜香妩。
      
      杜香妩在假山后醒来发现自己没事,差点吓哭,整理一番赶紧往前走去找四妹。
      
      结果到了这里却发现围了一圈人。
      
      她挤不进.去,就听了一会儿。
      
      可这一听之下,浑身发凉,尤其是五皇子刚刚的话,联想到之前妙灵引她走时的话,一张小脸惨白,“四妹,王爷说的可是真的?!”
      
      她又重复一遍,脑子乱糟糟的,“我怎么会失踪不见?不是你让你的丫鬟妙灵在席间找到我,说你被人欺负哭得要跳池塘我才匆匆跟着妙灵离席的吗?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是我失踪?你以为……是我?”
      
      杜香骊脸更白,矢口否认:“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妙灵,也没去喊你。”
      
      她迅速低下头,遮住心虚的脸。
      
      杜香妩这话一说出来,加上之前五皇子的话,众人都不傻。
      
      宣平侯更是脸色黑沉:“骊儿!到底怎么回事?!”
      
      杜香骊恳求看着他:“爹,我真的不知道,我就是担心三姐。我、我也没道理这么害三姐啊?三姐没了名声,对我们侯府的姑娘都不是好事,我怎么会这么做?”
      
      众人一听又觉得也有道理。
      
      谢彦斐懒洋洋开口:“说这么多有啥用?本王被下毒是真,找到那个什么妙灵不就行了?本王当时被一个家丁给喊走的,那家丁本王已经让旭二去找了,等抓来一问不就知道了?”他补充了句,“侯爷啊,你再不去派人找,要是被灭了口,本王可赖上你侯府的。到时候你侯府可得陪给本王一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儿。”
      
      宣平侯听到前半句还没什么,毕竟没出事,一切都能挽回,等听到后半句,瞪了他一眼:想得美!
      
      谢彦斐咧嘴一笑,一口小白牙被那张狰狞黑肿的脸一衬,宣平侯刚吃下的东西往上翻涌,就听五皇子面容一收,阴测测斥道:“那还不去?”
      
      这京中的贵女最怕什么?一怕采花贼,二怕嫁给五皇子。
      
      能跟采花贼相提并论,可见多不想嫁他。
      
      宣平侯不敢多待,赶紧派人去找妙灵。
      
      不多时,派去寻人的管家回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嬷嬷。
      
      嬷嬷面色发白,管家也魂不守舍,脸色惨白如纸,还没到近前,一下子扑在地上起不来了:“侯、侯爷!出、出大事了……”
      
      宣平侯皱眉:“慌什么?出什么事了?”
      
      就算丫鬟死了那也是畏罪,死了就死了。
      
      管家大概吓得不轻,张着嘴死活没说出一个字。
      
      宣平侯黑着脸去看嬷嬷:“你说!”
      
      嬷嬷抖着身板,上下牙颤.抖着磨着:“妙、妙灵投湖……死、死了。”
      
      宣平侯不满地看了管家一眼,死个丫鬟而已,吓成这样?
      
      管家终于能喘上气,一口气哭喊出来:“爷!出大事了!郑尚书……他、他死在府中客房了!”
      
      宣平侯本来不以为意的脸一惊,猛地瞪圆眼难以置信看过去,等意识到对方的确说的是郑尚书,他扑过去拽起管家的衣襟:“你说谁?谁死了?”
      
      管家老泪众横:“户、户部的郑尚书……死了……”
      
      宣平侯手一软,管家摔倒在地。
      
      众人也傻了眼?一个二品大官就这么死了?还是死在侯府?他们眼皮子底下?
      
      所有人都被郑尚书的死给吓到了,除了谢彦斐。
      
      他熟知书中剧情,也知道郑尚书会死。
      
      这就是他说的那件把书中五皇子丑闻压下去的大事,户部尚书,六部之一的尚书死在侯府的寿宴上,可不是大事?
      
      他也知道凶手是谁,可他偏偏不能说出来,说出来也不会有人信。
      
      不仅如此,提前做准备也不行,他特么还不能改变原书剧情,女主这件事好歹牵扯到他自身,他还能做点手脚,扭转一下。
      
      郑尚书这他就完全无能为力插不上手。
      
      可插不上手,不代表他不能帮忙将凶手给揪出来,以慰郑尚书的在天之灵了。
      
      于是,在众人一脸懵逼的时候,就看到五皇子突然嗷一声嚎出来,颤抖着一身肥肉,朝侍卫扑去:“送、送我进宫!本王要去告诉父皇!侯府有人要下毒杀本王!现在郑尚书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了!快快快!送本王进宫!本王不要待在这里了!好可怕好可怕!”
      
      宣平侯被这一嗓子吓得一激灵,回过神,头疼:“王爷!话不能乱说!”
      
      谢彦斐指着他:“人死在你府上,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送本王进宫,迟了大家都没命!指不定还会被认为凶手!大家跟着本王进宫人,让父皇主持公道!”
      
      众人一听,对视一眼也是一抖。
      
      郑尚书虽死在侯府,可今个儿来参加寿宴的,可都有嫌疑啊。
      
      纷纷点头,表示也要进宫。
      
      谢彦斐离开前想起来还有一件要紧的事,他赶紧看了眼女主杜香妩:大姐,好感值呢?我好歹救了你啊,时辰要到了,抓紧啊。
      
      结果杜香妩被死人吓到了,脑子嗡嗡的,完全没反应。
      
      谢彦斐:“……”
      
      不是吧?大姐你怎么能在这时候掉链子?他不想变太监啊。
      
      他低头去看手腕,黑线更黑了,黑得都发光了!
      
      【三日期限即将结束,检测到宿主依然未接受到好感值,一级惩罚倒计时准备中:10,9,8……】
      
      谢彦斐内心慌成狗面上稳如龟:完犊子!
      
      他脚下一个踉跄,加上药效还没解完,浑身一软往前扑去,侍卫旭一也撑不住了,手臂软得没拉住。
      
      谢彦斐沉浸在自己要变太监的倒计时中,前扑快摔倒时手一扑腾抓住最近的一人。
      
      那人倒是上道,稳稳扶住了他。
      
      谢彦斐仰头,就对上裴世子那张俊美得过分的脸。
      
      与此同时,谢彦斐听到脑海里可怕的倒计时音调一转,重新传来一句。
      
      【接收到来自裴世子的好感值+1,宿主总好感值为0,一级惩罚取消。】
      
      谢彦斐情绪大起大落,一双湿漉漉的眸子小兽般泛着光巴巴瞅着裴世子,觉得他身后仿佛有万丈光芒:好人啊。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