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练瑜伽了 ...

  •   方姝有个秘密,她每天晚上都可以穿到那个高高在上,所有人都搞不定的皇上体内。
      
      前提是她与皇上同时睡着,第二天又会穿回来。
      
      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半年前她打水时不小心掉进湖里,皇上正好在湖中心的凉亭里歇息,她眼一闭,再睁开就到了皇上体内,瞧见不远处沉入湖底的自己,吓了一跳,连忙让人把自己救回来。
      
      说实话,从别人的角度看自己,真不是一个‘神奇’俩字能概括的。
      
      后来细想她都能从现代穿到这个小宫女身上,再从小宫女身上,穿到皇帝身上好像也没什么神奇的?
      
      本以为以后都会成为皇上,那天着实得意了一夜,虽然换了个性别,但是当九五至尊的感觉太好,不用担心吃喝,也不怕掉脑袋,结果没得意多久又换了回来。
      
      后来经过一次次的实验发现,只能晚上,应该说只能她与皇上同时睡觉的时候,同时午睡也可以。
      
      穿成他半年后,方姝已经基本摸出了他的歇息时间,白天大概五更起床,他要起床的时候方姝就会犯困。
      
      中午他会睡一会儿,只偶尔,因为他醒着的时候方姝就算午睡也穿不成他,所以她很容易摸出来。
      
      他的生活很规律,晚上亥时准时上床,方姝跟着点睡,只要睡深就会穿到他身上。
      
      因为俩人共同一个身体,精力有限,她如果晚上太晚睡,白天皇上的精神状态就会不好,是偶然间从锦绣和金玉口中得知。
      
      说是皇后娘娘想见他,大总管道皇上身体不适,已早早歇去。
      
      一次两次方姝没有在意,次数多了她明白过来,是因为她头天晚上用他的身体熬夜,所以他隔天才会早睡。
      
      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晓得之后她收敛许多,最多占用他一两个小时,平时没事的时候早早睡去,有事拖一拖。
      
      其实最主要的是他这人只要醒来,就很难睡去,身体不听使唤,怎么都不肯睡,有时候方姝想早点睡都不行,只能强迫自己躺下,硬把自己熬睡着。
      
      方姝胆子小,不敢用他的身体干些别的,因为九五至尊每次出门都有御史跟着,他半夜起来去上茅房都有人记录。
      
      怕露馅,几乎整天缩在房间里,做的唯一出格的就是借他的身份吃些好吃的。
      
      这是她唯一的执念,其它都可以放弃,唯独这个。
      
      每晚穿成他,最期待的也是吃,接触的吃食太少,也不知道吃什么,每次大总管问她,她都说随便,大总管只好按照皇上的喜好给她安排,她也不敢轻易更改,怕大总管哪天给他上菜,上成了她喜欢吃的。
      
      皇上一问,大总管说,这不就是皇上平时喜欢吃的吗?皇上肯定会疑惑,我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个了?
      
      只一下就会露馅。
      
      皇上如果知道自己身体里还有别人,哪还了得,再一查这几年之内的怪事,方姝一下子就会被逮出来,所以她绝对不会更改皇上的任何东西,平时连他房里的一物一件都不碰,碰了立马复原成原样,就这样小心谨慎,穿成他大半年都没被他发现。
      
      也是他的心思没在这上面,除了一统天下,他好像没关注过别的。
      
      方姝坐起身,从床上下来,再瞧见挂在正中的字画已经没那么震撼。
      
      她第一次穿来的时候吓了一跳,那字是用血写的,滴滴答答还在往下流血一样,‘天下’两个字写的笔走游龙,力透纸背。
      
      天下天下,意思是说天之下的所有,挂在正对床头的地方,每天一睁眼就能看到,是要提醒自己天下还没到手吗?
      
      方姝绕过屏风,走进他的书房,许是为了方便,书房和养心殿连在一起,拉开卷帘后面就是。
      
      入目是一个书桌,书桌上搁了很多奏折,左边是没处理过的,右边是处理过的,这个点折子早就批完,左边一个没有,都堆积在右边。
      
      并不是乱堆的,是摆列整齐,干干净净,瞧着清爽舒心的那种。
      
      不可否认,皇上是个好国君,方姝穿成他半年,从来没见过他积压奏折,生活规律,刻苦的像个机器人,整个屋子的摆设除了能看出他的野心之外,几乎找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他的生活肯定很枯燥,书房里只有兵书和各式各样的武器,还有一面很大的地图,地图上画了各个国家。
      
      半年前方姝穿成他的时候发现属于大顺王朝的图标还没那么大,周围都是些易守难攻的小国,后来一个一个插上大顺王朝的旗子。
      
      他说要一统天下,并不是闹着玩的,一直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半年的时间已经先后干掉了边疆两个小国,一个中小国,正在向他的宏图霸业行进。
      
      之所以那么执着于一统天下,据说是因为原来还是中小国的时候老是被别人打,弄得民不聊生,于是他悟出一个道理。
      
      只有两家人才会打架,一家人不会,将这天下变成一家人,就不会再出现互相吞噬的情况。
      
      就这样从十六岁登基开始,他就不停的扩张土地,直到今天成为一把利器,所有人都敬他,怕他,担心那把利器落在自己的脖间。
      
      不仅别人怕他敬他,方姝也敬也怕,晚上她穿到这人身上时,都不敢从铜镜里看这个锋芒毕露的千古一帝。
      
      只匆匆一瞥发现这人好像长得极是俊美,是那种带着戾气的俊,他的野心深藏在眉宇之中,清秀的外貌都遮不住。
      
      每次从铜镜里盯着他看,就像盯着一头外貌好看,实则是披了美丽皮囊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冒出来一口咬死她。
      
      本来还有征服星辰大海的想法,后来干脆利索作罢,这样的星辰大海还是交给别人征服吧。
      
      她能吃能喝能种种花,溜溜皇后娘娘的大猫,爬到一定位置后,不担心小命,过着养老一般的日子就满足了。
      
      方姝熟门熟路穿过一排排书架,走到最后一排,蹲下去在角落里找她藏的几本种花种草的书。
      
      她能得皇后重用,特意从御花园伺弄花草的没品宫女要到长春宫,全靠这些书了。
      
      方姝前世虽然是花店老板娘,但是是小县城的花店,养太好的花没人买的起,养不好的,别人又不愿意买,没办法,她的店专攻中下品,所以对于皇后娘娘喜爱的极品牡丹,极品杜鹃其实不太懂,多亏了这些前辈的经验。
      
      本来以她自己的能力,不可能找得到这种全是干货,一点水分都没有的书,但是如果皇上要,即便只是随口一说,还是有大把的人愿意双手奉上。
      
      怕露馅,直接让大总管搁在书架的最角落,不用通知她,她有空了看。
      
      大总管是个懂分寸的人,从来不问为什么,皇上又是个眼里心里只有一统天下的人,倒是叫她得了便宜,一穿穿了大半年。
      
      方姝拿出其中一本关于牡丹花的,皇后娘娘最近又得了一盆极品牡丹,正在发愁怎么养,她看完之后再结合自己的经验,一定可以将花养的漂漂亮亮的。
      
      身在后宫,皇上又这个样子,皇后晓得自己不可能得宠,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养花养草养鱼养猫上,生活过得倒也滋润,只偶尔会被太后训斥,难过几天又像打不死的小强似的,开开心心继续养她的花花草草。
      
      所以助她得宠倒是不需要,也没办法,总不能用皇上的身体宠幸她吧?
      
      不宠幸了她,只在屋里坐坐,太后怕是训斥的更厉害,我儿不宠你倒也罢了,宠你你还怀不上,定是得了病。
      
      在古代不孕不育对一个女人来说几乎算是死刑,所以白天的事方姝只是听听,不会冲动。
      
      她继续看书,光是看书没意思,方姝叫来大总管,尽量端着架子,不动声色道,“去做几个小菜来,朕饿了。”
      
      大总管猫儿似的,乖乖点头,“奴才这就去。”
      
      方姝瞧着他,心里有些暗爽。
      
      记得以前她在御花园的时候,因为打水不小心漏了点,正好被他瞧见,逮住她好一顿臭骂,还找来她的管事,两个人一起骂,可神气了,现在神气不起来了吧?
      
      真是一物降一物,方姝刚穿来时还有些怂,不敢使唤他,后来发现他乖的不要不要,还有点怕她之后了然。
      
      她占的是皇上的身体,他怕皇上。
      
      那就不客气了,当天晚上叫他倒了好几杯茶,还是有些怂,骂他什么的不敢,怕他心情不好,找别人发火,欺负别人,到时候受苦的还是她们这些底层的人。
      
      其实这么长时间过去,方姝气也没剩多少,最多让他多跑几趟教训教训罢了,他也习惯了,似乎没感觉到她的‘报复’。
      
      方姝挫败了两天之后发现了皇上的书房,在里头勉强找到几本她能读的下去的,看的津津有味什么都忘了。
      
      自从穿来这个时代,不要说是看书,连偷闲一时半刻都没机会,难得有书看,她自然不愿意错过,想着多学点东西,看的书都是茶艺,花艺,琴艺,画艺之类的。
      
      二品掌侍不肯教她,她自己看便是,看完当即让大总管拿走,一般皇上不会发现。
      
      方姝特意观察了一下他的习惯,他经常看的书放在手边能拿到的地方,不经常看的都缩在角落生灰,这也是她让大总管每次直接把书塞进角落的原因,他忙的根本没空细瞧,书又多,整个书房全是,好几十排。
      
      皇上很明显有收集癖,喜欢收集关于兵法的书,旁的几乎没有,方姝想找个花艺茶艺的书都要靠大总管现弄。
      
      大总管办事很有效率,不仅书弄来的快,饭菜也很快端来,尚食局的人先试菜,试完菜才会让她吃,方姝瞧了瞧一桌子菜,先下手选了她最喜欢的奶汁角,旁边放的是绿豆角。
      
      这也是她为什么能分辨的出奶汁角和绿豆角的原因,别人可没她这个条件。
      
      她吃东西的时候原来有御史跟着记录,被她挥退不让记,偷偷记了没她不知道,毕竟吃饭的时候很多人看着,大总管也瞧着,赶都赶不走。
      
      说是顾着‘他’的安全,怕有人下毒害‘他’云云,如果真的吃出毛病,可以很快叫来太医,不至于毒发。
      
      这是规矩,不好更改,方姝还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吃完了这顿饭,没敢多吃,怕把皇上吃胖了。
      
      虽然他瘦的有些过分,身上没有一丝赘肉,但是这半年来几乎夜夜传膳,再好的身材也经不住。
      
      方姝最近已经捕捉到一丝不妙的信号,没办法,只好辛苦一些练瑜伽消耗热量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