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一章 ...

  •   每一场大火后,都有蝼蚁幸存——题记。
      
      首都永安城郊,西山自然保护区。
      
      两场秋雨过去,山坡上的红叶就掉得差不多了,这会游人寥寥,此间只有庙里寂寞的暮鼓声。尽管天已经很凉了,这一路上山,宣玑还是出了一身热汗,前头带路的肖主任走路太快,脚底下就跟滚着俩风火轮似的,溜得他脚不沾地,就这么滚到了山顶小庙的后门。
      肖主任去开门,宣玑终于喘了口气,叉着腰贫嘴道:“我说肖主任,咱们现在好歹也是领导干部了,能不能稍微稳重一点?我这一路提心吊胆的,生怕您一步迈不好劈叉。”
      “少废话,我一会还有别的事呢,”肖主任开了门,不耐烦地朝他一挥手,“速度点!”
      
      “肖主任”大名叫肖征,三十啷当岁,正装穿得一丝不苟,眉目锋利,像个不好惹的小白脸。步履匆匆地拾级而上,他顺着小庙的员工通道,带着宣玑直奔“游客止步”的后院。后院没人,就一口老井,肖主任摸出钱夹,把里头夹着的工作证朝井口一晃:“以后上班要带好证件,进出都得刷卡。”
      话音刚落,就听井里传来“叮”一声轻响,紧接着,老井周围的青石地砖缓缓往两边分开,露出个供一人通过的地道。
      肖主任一低头钻了进去,宣玑连忙跟上,两人七拐八拐地在里头走了百十来米,地道到了头,是一排往地上走的石阶。沿石阶回到地面,宣玑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片密林中,还不等他看清,周围就起了浓雾,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然后一道白光从林间射出来,在两人身上扫过,有个机械音说:“身份验证,请稍候——叮,验证通过。肖主任,晚上好,欢迎新同事。请二位小心脚下,扶稳站好。”
      宣玑:“啊?扶哪?”
      说话间,他脚下的地面忽然动了起来,宣玑没防备,往后仰了一下才堪堪站稳。只见密林间的地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传送带”,载着两人在迷宫一样的浓雾里飞快穿行,藏在浓雾后的植物影影绰绰地,化作残影,晃得人眼花缭乱,大概五六分钟,“传送带”缓缓减速,停了下来。
      肖征:“到了。”
      浓雾散尽,宣玑仰头望向面前恢弘的建筑,好一会,他才缓缓吐出口气:“排面啊!”
      
      那是一座高得不真实的大楼,上层直入云端,楼门口两排卫兵站岗,气派的正门上挂着国徽国旗,地面铺着汉白玉砖,石砖上有一条神气活现的金龙。中间悬着个大牌子,写着:国家异常现象与特殊物种管理防控总局。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异控局”,属于最神秘的“有关部门”之一,宣玑的新工作单位。他脑子里很快浮出员工手册里的简介——“异控局的职责是,识别、监控、处理各种非自然事件,全境范围内的异常能量运动,维护社会秩序,保卫国家繁荣稳定。”
      类似于“吸血蝙蝠非法入境”“城市内河出现不明漩涡”“三头水怪事件”等等,都归这个部门管。
      除此之外,异控局还是唯一一个“特殊能力者”自治的官方机构。
      
      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异控局内部数据),大约有二十万分之一的人口属于“特殊能力者”,简称“特能人”。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官方资料里给出的科学解释是,这可能是因为少数当代智人在进化过程中,对待男女关系问题不太严肃,给子孙后代遗留了一些非人类的血,保留了部分特殊基因。当然,这种理论很难验证,因为特能人们的能力属性种类繁多,严格来看,几乎每个特能人都是孤例,很难获得足够的样本数据。
      至于民间传说,那就有趣多了:传说古时候,人族和妖族百年战乱,战出了累世血仇,妖人混血留下的半妖两边不靠,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只好自己抱团取暖,后来投奔了齐武帝麾下。武帝借助他们的力量,干死了妖王,天下太平之后就遵承诺设了“清平司”,给这些半妖容身。清平司就是异控局的前身,如今的特能人就是当年的混血半妖的后代——当然,稍微有点常识的就知道,这种说法纯属是无稽之谈,因为历史上清平司这个部门早在七百多年前就被取缔了,异控局是近代建国后才成立的,八竿子也打不着。
      其实所谓“特能人”,也绝没那么“特”,实际上,大多数的特能人如果不经特殊训练,跟普通人也差不了多少,最多就是耳聪目明一点、直觉敏锐一点,有一些对日常生活基本没帮助的微小特异功能。
      
      异控局每年招人都是定向的,不面向全体公民,只从特能人以及“因一些原因,曾经参与过异常能量事件,并入档”的普通人中选。
      宣玑两条都满足——他是特能,又是异控局的老朋友。
      肖主任这人十分高贵冷艳,能亲自出来接宣玑,可见交情。
      几年前,他还是肖队长的时候,欠过这货一个人情。那回肖队带人去逮捕一群非法入境的吸血蝙蝠,低估了蝙蝠们的智力,反被蝙蝠骗进了一个冷库里,差点冻挺了。刚逛完夜市的宣玑趿着拖鞋正好路过,坐旁边围观了一会,期间津津有味地吃完了二斤小龙虾,完事他一抹嘴,打了个指响,召唤出一颗大火球,现场烧了道红烧蝙蝠(注)……还燎没了肖队半边英俊的眉毛。
      从此,宣玑算是与异控局结下了不解的孽缘,因为这一手神鬼莫测的纵火技术,他曾经上过异控局的重点观察名单。后来因为履历干净、遵纪守法,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局里又放松了对他的监控,并试图招揽。可惜那时候宣玑还在上大学,满脑子都是“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幻觉,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自认潇洒地给人回了一句“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然后社会给他上了一课。
      
      毕业以后,宣玑很快发现自己对赚钱的兴趣远远小于花钱,发愤图强之心总被吃喝玩乐中途扼杀,磨砺多年,最大的成就就是接受了自己没什么出息的事实。他主业是在一家小公司当销售,偶尔玩直播,实在穷得没办法,就给一些乱七八糟的营销号供稿,是一头“钱不留手”的落魄社畜。
      因为行业洗牌,他们公司从年初开始就半死不活,苟延残喘数月,呜呼哀哉去也。宣玑也成了失业青年,经常收他稿的营销号又因为“封建迷信”惨遭举报,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房租还得交,信用卡还得还,他爱自由爱得穷困潦倒,终于在社会的捶打下,与“自由”成了一对怨偶,得出了结论:工作还是得稳定。
      于是他买书报班,准备考公务员。
      就在这时,刚刚升官的老朋友肖主任给他发了个招聘通知。
      
      宣玑本来是宁可在路边抠脚要饭,也不肯加入异控局的,光是外勤们的军事化管理他就受不了。不过这份招聘通知不同,它主要是招后勤人员的。
      异控局的后勤和外勤完全不同,里面八成以上的工作人员都是普通人,除了得遵守保密条例外,他们就跟普通公务员差不多。宣玑一琢磨,普通公务员面向全社会招考,千军万马抢一个职位,还得跟一帮学霸竞争。异控局的“公务员”受报考条件限制,竞争压力约等于没有,那不是很好?
      宣玑鸡贼地跟肖主任打听了哪个职位报名的最少,完事把行测书一扔,就来投奔异控局了。
      他报考的是“善后科”,参加了一轮笔试一轮面试。据说该岗位信息挂出来以后,连他在内,全国有六位角逐者有意参加选拔。其中,三位因超龄、不会上网、重要信息填写有误等原因,报考没成功,剩下两位一个缺考,一个面试中不知怎么跟考官吵了起来,不符合该职位“性格随和”的要求。
      就这样,一团和气的宣玑躺过了两关,兵不血刃地“斩”了五将,面试时刚说完自我介绍,就被考官拍板录取了。
      
      第一天来报到,宣玑看什么都新鲜。一踏上门口的汉白玉砖,金龙就动了,石砖微震,接着,遥远又肃穆的龙吟声响起,龙身上金鳞闪烁,威严又优美地从他们脚下游开,让出路,盘上了楼前的一条石柱。
      “龙是指路的,总部有一些对外的行政窗口,特能登记□□什么的。外来访客拿的是临时证件,指路金龙会根据证件类型给你规划最优路线,”肖征领着宣玑从金龙盘踞的石柱旁边的门进去,“员工通道在这边。”
      宣玑一低头,揉眼似的,用拇指往自己眼皮上一抹,他视野里就浮起了一本打开的“书”,半透明,不影响视线。“书”一角上写着《千妖图鉴》,宣玑的视线聚焦在哪,书页上就会浮起小字,告诉出他看见的东西是什么,一般只显示个名称,有时候也会带详细说明。
      宣玑一生下来,眼里就有这本“书”,可能是种与生俱来的特能。它拿不出来,除了翻阅,也不能进行别的操作,出处不详,作者不详……作者看起来没什么文化的样子——宣玑年轻时候外语不好,上大学考四级,曾经试图用它作弊,打开《千妖图鉴》盯住试卷,不料这玩意好像还不如他自己认识的字多,对着试卷犹豫半天,最后给他幽幽地飘出了“番邦话”仨字。
      它像个蹩脚的游戏外挂,大部分时间都在说废话。比如这会儿,宣玑身在“玄学总部”的异控局大厅,本想打开图鉴,看看这里都有什么他不了解的神奇物种,随着他目光扫过大厅人群,《千妖图鉴》的书页上只会干巴巴地往外蹦“人”字。
      “废话,”宣玑腹诽,“我不知道这些叫‘人’?”
      图鉴仿佛与他心意相通,“人”字随即消失,然后中二十足地喷出俩字:凡人。
      宣玑:“……”
      
      愤然关了鸡肋图鉴,宣玑的视野干净了,他放眼往大厅望去——从左往右,大厅里总共有六个分区,分区大牌子上分别写着“金属系”“植物系”“冰水系”“雷火系”“精神或力量系”以及“特种及其他”。
      其中,“植物系”和“精神或力量系”区域里人山人海,访客排队排得拐弯,为了维持秩序,得拉排队绳。“金属系”区域里有六七个访客,剩下“冰水系”“雷火系”和“特种及其他”区域里则基本没人,工作人员闲得犯困——“雷火系”的对外服务窗口干脆就没开,被隔壁“植物系”喊去帮忙了。
      “哎,老肖老肖,”宣玑拽住肖征,用下巴尖一点分区上挂的分区牌,“这什么意思?”
      “说话就说话,少动手动脚的。”肖征拍开他的爪子,“什么‘什么意思’?”
      “那个分区——”
      肖征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分区?就按着六大谱系分的,怎么了?”
      宣玑好奇心旺盛:“什么叫‘六大谱系’?”
      
      肖征和宣玑是多年的老朋友了,平时磕牙拌嘴、互相埋汰,也算有过命的交情,但宣玑从来没跟他透露过自己的来历,至今,肖征也只能隐隐猜测,宣玑可能来自某个隐秘的民间特能组织,作为罕见的“雷火系”,宣玑对法阵和符咒精通得不可思议,知道很多闻所未闻的的东西。
      但很奇怪的,他有时候却又会在一些“众所周知”的问题上缺乏常识。
      
      “特能人按照力量和属性不同,分成六大谱系,”肖征简短地说,“是近代国际上的主流分类法,每个谱系的界定条件分区牌底下都写了,你认字吧?自己看去。”
      
      宣玑就兴致勃勃地越过员工通道的玻璃窗,观察他们是怎么给特能人划定品种的。
      离他最近的分区是“金属系”,只见两米见方的大牌子底下写着:
      “具备以下两个条件中任意一条者,可被认为具有金属系特能。
      (1)对任意一种或多种金属有超过普通人的感应能力,‘感应能力’包括但不限于,精确感知金属的位置、体量、成分配比、锻造工艺、金属表面自由电子分布等;
      (2)能够在无接触情况下对金属施加影响,包括但不限于改变金属空间位置,改变金属长度及形状,剥夺或移动金属中自由电子、改变自由电子分布情况等。”
      
      “所以‘金属系’就是指能感应金属,控制金属,”宣玑说,“那能把自己身体一部分变成金属的人呢?不算金属系吗?”
      “没听说过,”肖征翻了个白眼,“你多大人了,少看点变形金刚。”
      宣玑眨眨眼,又问:“那同时有好几种属性的呢?比如又能喷火、又能控制金属、还会飞——”
      “那不归我们管,组织关系可能属于马戏团。”肖征感觉他在胡说八道,耐心告罄,懒得理他了,快步走到员工通道尽头的行政前台,敲了敲前台桌子,问:“工号3-1101,名字是‘宣玑’,卡做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前台接待员是个长得挺招人喜欢的圆脸姑娘,大概是听见了他俩方才的对话,她笑眯眯地对宣玑说,“特能人六大谱系里,除了‘特殊及其他’一系,其他基本是对应我国传统‘五行’理论的,五行里讲‘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嘛,所以虽然也有同时具备多种属性特能人,但‘金属’和‘雷火’这种明显相克的属性,是不大可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的。”
      宣玑听了前台姑娘的话,有几分迟疑地“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嘀咕了一句:“还有这种说法。”
      
      “过来签字领卡,办入职。”肖征冲宣玑一招手。
      宣玑不再琢磨特能谱系的事,美滋滋地上前接过笔,看也没看,就在一堆合同和知情书上“刷刷”地签了名:“我这是不是也算有编制了,以后给户口吗?能在永安市区买房吗?”
      “有,给,能,”肖征冷酷地回答,“但你有钱吗?”
      宣玑:“……”
      
      “你这种老油条,不用参加培训,直接入职就行。部门和岗位职责员工手册上都写了,回去自己好好看看。你前任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没法当面跟你交接工作,部门办公室在地上三十六层,”肖征朝前台姑娘一点头,像个没有感情的快递员,把宣玑“送货到点”,他感觉自己功德圆满,仁至义尽,“你部门都通知到了,有人接你,自己上去。”
      日理万机的肖主任说完,不给宣玑贫嘴的机会,转身就走了,宣玑还没来得及喊住他抱怨人情冷漠,就见前台姑娘站起来,脆生生地说:“肖主任慢走——宣主任好,欢迎加入咱们异控局。”
      宣玑一愣:“你叫我什么?”
      “主任呀。”前台姑娘把他的新工作证递过来,只见一寸照片下注明了他的职位:宣玑,善后科,代理行动负责人,代理科室主任。
      宣玑把那小卡片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有点茫然:“善后科……主任?我?姑娘,你这卡印错了吧?”
      前台姑娘回答:“没错,宣主任,我收到的文件上就是这么写的。”
      宣玑震惊了:“贵……咱局里这么不拘一格吗?”
      没过试用期的实习生直接提拔成科室主任?这单位也太草率了,是不是有点不靠谱?
      
      “您太谦虚啦。”前台姑娘捂着嘴笑了起来,“平时我们能多跟肖主任说句话,都得自己高兴半天,您可是他亲自接引的,一定是个特别了不起的特能人。”
      这位姑娘居然是老肖的迷妹,宣玑虽然惨遭当面吹捧,但被捧得颇不是滋味……感觉借了肖主任的光,像个靠裙带关系空降的衙内小舅子。
      “我们这些后勤部门里特能人很少的,只要是特能,都给精英骨干待遇,本来就是科室主任备选嘛。正好善后科原来的巩主任生了急病,刚办病退,空出个位置,听肖主任的意思,您以前还是咱们局的顾问,肯定又有经验又有能力,让您直接来接管善后科不奇怪啊。”前台一边说,一边领着他往里走,“您跟我来。”
      
      “虽然但是……”宣玑微微皱眉,狐疑地想,“还有这种好事?”
      他买彩票最高中过五块,没吃过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突然尝了这口鲜,吃不惯,总觉得牙碜。
      对了……宣玑突然想起来,他看了招聘启事,在朋友圈留言问老肖“哪个岗位最好考”的时候,肖征居然没有当场怼个“厕所试吃员”,而是在沉默了一会后,正正经经地回了个“善后科”给他。
      等等,肖征是故意的?
      可是为什么?
      听说过骗财骗色,骗人来当官是什么道理?
      
      宣玑百思不得其解,穿过行政大厅,走到异控局大楼内部,只见电梯前的空地中有一棵巨大的枯树,不知什么品种,树干直径百十来米,上面枯藤环绕,从下往上看,一眼望不到头。
      因为视觉效果太过震撼,它看起来几乎带了点神性。
      宣玑看着那树,心里无端一悸,旁边前台姑娘回过头来说:“这是‘地基树’,先有的这树,后来才建的总部大楼,壮观吧?我带您在周围逛逛?”
      宣玑抹了抹眼,透过《千妖图鉴》去看,却发现书页间一片空白,好一会,图鉴上吭吭哧哧地浮出了四个字:枯藤朽木。
      宣玑眼角乱跳——这个废物!
      这时,他裤兜里的手机突然震起来,“嗡嗡嗡”一连三条信息。
      
      “善后科紧急任务,来三十六层!”
      “别磨蹭!”
      “速度!!!”
      
      宣玑:“……”
      肖征不光人如龙卷风,连他发出来的信息都让人喘不上气来。
      
      “没来之前,骗我说善后科是边缘组、没竞争、光吃饭、不干活,结果还没报到呢,先来任务——不用,姑娘,我不逛了,老肖催命呢,电梯在那边是吧?您忙去吧,我自己上去,谢谢啊。”宣玑跟领路的前台姑娘打了声招呼,转身往电梯间走去,顺便给肖主任回了一条语音——
      “大猪蹄子。”
      
      

  • 作者有话要说:  注:红烧蝙蝠不可食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