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鱼GL》叶无枝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1-05 2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庆鱼年[五] ...

  •   庆鱼年[五]
      
      关于周锦鱼是女子一事,这个世上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三个数,她有时候也时常会做一个梦。
      
      梦到从前的时候,她跟她娘还住在江南那个名叫牛家村的破旧小村子里,小村子里有对她好的傻子爹,还有做什么事都精打细算的裹着小脚的奶奶。
      
      纵然后来她跟着她娘改嫁到京城第一富商之家的周家,改姓了周,且她那个还没挂掉的后爹周公辅对她很好,但她在好一段日子里都觉得,周家人对她再好也不是她的家人,只有牛家村的那些人才是她真正的家人。
      
      直到后来的那场大火,瞬间湮灭了一切。
      
      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梦中的人都是那样的鲜活,在梦里,她的傻子爹走十多里的路去镇上,就为了给她买一串她喜欢的糖葫芦,她那个一向小气努力省银子的奶奶,把自己惯常喝了补身子的羊奶全都给她喝。
      
      如今想来,梦里那些让她曾经留恋的一切,都已经离她远去了。
      
      “你这叫什么话!若是没了老王妃当日对我们娘儿俩的恩惠,我和你早就饿死在来京城的雪地里了!”柳氏听到周锦鱼出言不逊,脸上染了几分怒色。
      
      周锦鱼反应过来,连忙笑道:“娘,儿子没有说老王妃不好,只是我若真是个‘儿子’,也便罢了。可这重点就是我不是‘儿子’呀。那您说,我一个姑娘家,如何去参选那长公主的驸马?”
      
      柳氏冷“哼”了声道:“老王妃只是将你的画像递到了宫里,同时被送进宫的还有那么多位王公大臣家公子的画像,也未必能选中了你。”
      
      周锦鱼窘着一张脸:“可儿子长的如此英俊,那长公主未必就看不上。”
      
      柳氏:“……”
      
      柳氏忽然无话可说。若是论才识论品行,周锦鱼的性子着实难当驸马,但若是相貌……
      
      她这个‘儿子’,却着实当得起‘貌比潘安’四个字。
      
      若是这样看来,一切又成了未知,她刚刚稍微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周锦鱼低下头,嘟嘟囔囔的道:“反正,无论那长公主相不相得中我,我是万万不答应的,更何况,她还有个五岁大的私生子,这种不检点的女人,奶奶也不会答应的!”
      
      “放肆!”柳氏怒了,一拍桌子,怒目盯着周锦鱼道:“这些胡话你都是打哪里听来的。”
      
      周锦鱼委屈道:“这哪里用的着听人家说,整个长安城谁人不知,长公主魏华年府中养了一个养子,她那养子平日里养在府里谁也不让见,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养子养子,听着好听,定然就是她亲生的!”
      
      “住口!”柳氏这下可就真怒了,她转身想要往手边摸藤条打她,可忽然想起来这里是米铺,不是周家,自然不会放着她平时用来吓唬周锦鱼的藤条。
      
      周锦鱼一见柳氏想抽自己,自然就怕了,连忙道:“娘,我这不是为了周家的声誉着想嘛,他人都觉得长公主是个香饽饽,娶了她便可以跟皇帝结为亲家,一飞冲天,但我可不稀罕这些。”
      
      柳氏看着周锦鱼半晌,忽然叹了口气,觉得她所言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便道:“此事容后再议,老王妃今早差人来送信,邀我过王府一趟,说是她头年参加宫宴的袍子袖子口开了线,让我去缝补。趁着这个当口,我去王府里探探口风。”
      
      在周锦鱼的印象里,孙皓她娘是个顶好的大好人,当然除了一点,老王妃平生一大爱好,便是喜欢给她说亲事,虽然都被她给推脱了。
      
      但诚如柳氏所言,如果没有老王妃当日的救命之恩,她和她娘真的就被冻死在那场冰天雪地离了。
      
      当年,她和她娘一路从牛家村逃到京城,半道上险些饿死,多亏了当初还是归宁王侧妃的老王妃回家省亲归来途中,救下了她们娘儿俩,还把她们带回了王府。
      
      周锦鱼的娘柳氏虽然只是一个村妇,但知书识礼,精通刺绣,因此老王妃便把柳氏留在了王府,平日里给她做些针线活。后来也是由老王妃穿针引线,做主让柳氏嫁给了京城第一富商,庆丰年米铺的当家,周公辅。
      
      也就是她那个短命的后爹。
      
      -
      
      长公主魏华年,是当今皇帝天顺帝魏坚的长女,因为魏华年是皇后所生,也是天顺帝的第一个女儿,自然备受宠爱,赐号元昭,早早的就给她出宫建了府。
      
      元昭公主府内,大丫鬟晚秋侍立在侧,满屋子的下人早已经全部被她赶了出去。
      
      魏华年微微蹙着眉头,问眼前这位身着黑袍官服,官居正五品的太医院院首孙国序道:“阿璟身体如何?”
      
      孙国序战战兢兢的给眼前坐在软塌上的小少爷魏璟睿切完了脉,起身站起来,向魏华年行了礼道:“回长公主,小少爷脉象平稳,身体无碍,同以往并无区别。”
      
      魏华年蹙眉不语。
      
      “并无区别?孙太医你再仔细瞧瞧,今日我和公主亲眼见到小少爷对一个外人有反应的,他听懂了那人的话,还对那人点了头,怎么就并无区别了?”晚秋代替魏华年问出了疑问。
      
      “这……”,孙国序着实为难,每次被长公主叫到公主府的时候他便如临大敌,毕竟公主府的这个小少爷不比常人。
      
      他行医数十载,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病症,常人家的孩子通常一岁便可发出声音,两岁便可以说出话来,但这位小少爷魏璟睿可不一样,他如今已经长到了五岁,却依旧不发一语,甚至对外人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这可就为难死了他们这群太医院的太医们了,而他身为太医院院首,长公主府有差遣他又不敢不来,自然首当其冲,硬着头皮来公主府听差。
      
      “回长公主,微臣已经诊断再三,小少爷的脉象的的确确同往常一般无二,并无特殊。”孙国序回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的。
      
      魏华年沉吟了半晌,终于道:“本宫自然信你,只是今日本宫带阿璟去潜龙寺的时候遇到一人,阿璟也确实能听得懂那人说的话。”
      
      “这……”孙国序皱着眉头道:“此事若是细想,多半是巧合吧,微臣方才为小少爷把脉的时候,小少爷并未对臣做出反应,所以臣想——”
      
      “没有其他可能么?”魏华年打断了他。
      
      孙国序一愣,斟酌了会儿,说出了另外一种可能:“兴许,问题不是出在小少爷身上,而是那位是能与小少爷沟通的人身上也说不定。微臣无能,实在没有断过此等病症,此时一时之间也是没有法子,待微臣回太医院同其他太医商议一下,再给公主您答复。”
      
      魏华年若有所思,闻言回道:“本宫知道了。”
      
      孙国序拱手道:“若是公主没有别的差遣,微臣便先行告退了。”
      
      魏华年眼神示意大丫鬟晚秋:“送孙太医。”
      
      孙国序连忙道:“不敢劳烦晚秋姑娘,微臣告退,微臣告退。”
      
      虽然他不让晚秋送他,但晚秋还是送他出了府门,临走到府门前,塞了一包银子给他,孙国序不敢推辞,把银子收了,放到自己的木匣子药箱里。
      
      晚秋回了房,正看到魏华年在喂小少爷魏璟睿喝水,魏华年的手指修长,捏着一只小木勺,把碗里的水一勺一勺的舀出来,喂到魏璟睿的嘴里。
      
      魏璟睿眼神呆滞,恍若外界的一切都同他无关。
      
      晚秋轻轻叹了口气,她家公主可是为了这个小少爷操碎了心,请了那么多“神医圣手”也都束手无策,如今小少爷都五岁了,外观看起来跟平常孩子无恙,反而因为他那张肉呼呼的小脸任谁看了都心生欢喜,只是……
      
      唉,只是……
      
      她刚要关上房门,想要退出去,却听着魏华年叫她:“晚秋,你进来。”
      
      “哎,来了。”晚秋走进房门,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魏华年道:“今日在潜龙寺遇到的那个后生,是叫周锦鱼吧。”
      
      “周锦鱼?”晚秋一愣,忙回道:“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儿,公主您记得可真清楚。”
      
      晚秋虽然只是顺着她的话一说,但魏华年却想到别处去了。她顿了顿,道:“那后生重复了这么多遍,不想记住也记住了。”
      
      晚秋皱眉道:“还真是,不过那人看起来真不像个正经人,就是一小白脸的面皮,看着就烦。”
      
      魏华年道:“找到她,然后把她带到府里来。”
      
      晚秋惊道:“公主,您不会真的听信了孙太医的话吧,就算那个叫周锦鱼的误打误撞能让咱家小少爷有反应,但也许是瞎猫碰了死耗子,未必就……”
      
      魏华年打断她,神色坚定的道:“纵然如此,阿璟总算有了些希望,我总也要试一试的。”
      
      晚秋纵是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应下来:“是,公主,我这就差人去打听他是谁家的。”
      
      “庆丰年。”魏华年笃定的道。
      
      “啊?”晚秋一愣。
      
      “长安东大街米铺,庆丰年,你差人去打听打听,有没有周锦鱼这号人。”魏华年道。
      
      晚秋道:“是,奴婢记下了。”
      
      晚秋得了魏华年的吩咐,立刻出了房门,吩咐府中的侍卫去办差,等吩咐完了,就见着一个小厮一路绕过花圃向她跑过来。
      
      一边跑一边喊:“晚秋姑娘,晚秋姑娘。”
      
      晚秋训斥道:“喊什么喊,姑娘我还活着呢,就听你在这里瞎喊。”
      
      小厮弓着腰忙赔不是,这才道:“宫里皇后娘娘传下话来,要宣咱们主子进宫呢。”
      
      晚秋一愣,忙问道:“打听了没,是什么事?”
      
      小厮道:“这小的就不知道了,问了传话的小公公,小公公只说是天大的好事儿,奴才不敢耽搁,就连忙来禀告了您,宫里的马车已经在等着了。”
      
      晚秋道:“我这就回了主子,你先给那公公送盏茶喝,不可轻怠。”
      
      “是,小的这就去!”
      
      20190105/稿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喜欢
    鞠躬
    -
    QAQ作话可以聊日常吗?那我说了哦。QAQ,就是每次照镜子的时候,吱吱都自恋的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好看,QAQ你们呢?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