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鱼GL》叶无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1-27 22:59: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庆鱼年[三] ...

  •   庆鱼年[三]
      
      当魏华年在丫鬟晚秋、及两名侍卫的带领下,来到柴房门前。当其中一名孔武有力的侍卫用穿着厚底儿黑靴子的大脚,一脚踹开紧闭的柴房木门的时候。在场的众人看着屋内的场景,全都为之一怔……
      
      只见在此等佛门清净之地,里面坐着两大一小三个人,正对着桌上的一只烧鸡,大嚼特嚼。
      
      不仅如此,柴房的木门被踹开的一瞬间,一股带着桃花独有清香的酒气忽然扑面而来,同时夹杂着的,还有独属于烧鸡的油腻腻的肉香味儿。
      
      眼下,小圆桌的两侧各自坐着一位年轻公子,其中左侧的少年身着白衣,看起来有些清瘦,见有人闯进来,怒目而视道:“混账,谁让你们进来的?”
      
      许是忽然反应过来这里不是自己家里,又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抬手挡了挡自己的脸,生怕自己被人认出来。
      
      而另一个少年则是身着一身宽松的浅青色初春锦服,相貌清隽,面若桃花,如墨般的满头秀丝被一枚缠着青色宝玉的丝带系着,红红的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来,肆意风流。
      
      端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只是这公子虽然身着华服,但无论怎么看,都带着那么丝吊儿郎当的样儿,很不像个正经人。
      
      周锦鱼见有人十分不客气的闯了进来,怔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常,不慌不忙的喝光了杯中的酒。
      
      在喝酒的间隙,她的目光在门前几人的身上不着痕迹的转了一个圈儿。
      
      当看向站在正中的女人身上时,她不免有些微怔,愣神了。
      
      恍惚间只觉得这女人眉目清冷,气度逼人。一身红色狐裘更显仪态万方的高贵姿态,她端端是立在那里,便仿若有一股无形的高贵气息四散开来,直直的逼到周锦鱼的眼前,让她不自觉想要往后退。
      
      眼前的女人给人一种什么感觉呢?
      
      想要让人不自觉的去亲近,却又自惭形秽,望而生怯。
      
      纵是如此,但周锦鱼却又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的的确确是个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大美人儿。
      
      嗯,一看就是世家大族正正经经教养出来的,大美人儿。
      
      想到这儿,她不自觉的眯起眼来,呲着一口糯米白的小白牙向女人示好的笑了笑,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友善。
      
      但女人却丝毫没有在意她的示好,而是蹙起了远黛眉,看向了小包子的方向,眸子里已然带了几丝愠怒的道:“阿璟,谁让你躲到这里来的!”
      
      人是个大美人儿,声音也是极好听的。周锦鱼想着。
      
      小包子却对女人的怒意恍若未觉,依旧在锲而不舍的啃自己手中的大鸡腿,甚至还舔了舔手指,吧嗒吧嗒小嘴。
      
      周锦鱼心中便有了计较,女人这是来找人来了。看她的年纪不过二十上下,而小包子显然是五六岁的模样,因此,女人定然不是小包子的娘亲,极有可能是小包子的“姐姐”。
      
      周锦鱼觉得自己应该有必要的向女人解释一下,她站起身来,态度十分良好的扯出一个笑来:“这位姑娘,您别误会,我们……。”
      
      “放肆!”
      
      周锦鱼刚一开口,便被女人身侧的绿衣丫鬟所打断。
      
      丫鬟晚秋见这个没脸没皮的登徒子从一开始,便一直在打量她家主子,那双令人讨厌的眼珠子恨不得要贴到主子身上来,着实可恨!
      
      晚秋又怎么忍得了这个登徒子对她家公主如此无礼!
      
      她上前一步,直接骂道:“想不到佛门清净之地,竟然也有你等拐卖孩童之事!连我们家小少爷都敢绑,我这就去知会了官府,派人来拿你们!”
      
      “拐卖孩童?放你娘的……”,小王爷孙皓一听一个丫鬟打扮的下人竟也能如此颠倒黑白,自然气不打一处来。他刚要骂人,被身侧的周锦鱼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就没骂出口。
      
      “你想骂什么!”晚秋这就更气了,她恶狠狠的道:“出言不逊,罪加一等!我这就去知会了京兆尹来拿人!”
      
      虽然小少爷是在他们这里吃鸡腿,但谁知道小少爷是不是被他们骗到这里,是不是要把小少爷喂饱了再卖出去。
      
      况且,这些人一看就贼眉鼠眼,根本不像是个正经人!
      
      “去去去!”孙皓倒是被这个娇蛮的小丫头气笑了:“你快去!爷就在这儿等着。去!快报官去!爷倒是想看看京兆尹来了是听你的还是听爷的!”
      
      “你……你给我等着!”晚秋被孙皓气得牙痒痒,咬牙切齿刚要再骂。
      
      “晚秋。”魏华年适时开口,她的目光在周锦鱼和孙皓身上一闪而过,冷声吩咐晚秋道:“莫要再多言,是非曲直,你差人去知会京兆府尹来此,由他来处理此事。”
      
      晚秋虽然不甘心,但是主子都发话了,她自然应着:“是,夫人。”
      
      孙皓不依不饶,拍了桌子站起来:“好啊,快去报官!爷倒要看看京兆府来了查明你们冤枉了爷,你们怎么说?冤枉了爷,不给爷磕头认错,这事儿完不了!”
      
      周锦鱼一边拦住孙皓:“误会一场,你跟她吵这些做什么,少说两句。”
      
      孙皓怒道:“你看这个刁婢这幅拿鼻孔看人的样儿,爷看了有气!”
      
      周锦鱼道:“不想死就给我闭嘴!倘若京兆尹来了,看你在这里跟人闹事,定然会跟你娘还有我娘告状,到时候又要跪佛堂禁足!你想被关我可不想。”
      
      孙皓闻言,原本嚣张的气焰瞬间落了一大半。
      
      周锦鱼半是劝解半是威胁,这才说服了孙皓。她又看向魏华年,转眼间已经换了一副讨好的笑脸,软声软调的解释道:“夫人,这真的是场误会,报官什么的就免了吧。”
      
      “公……主子,您别听这小子信口雌黄”晚秋越听越气,差点失口叫出了魏华年的身份,急道:“我这就差人去让京兆府尹过来!”
      
      周锦鱼都快哭了,可不能让她们报官啊,报了官娘亲定然要打死她!她连忙看向绿意丫鬟晚秋道:“别呀!好姐姐您怎么就不听我解释呢。我们兄弟俩在此喝酒,谁知道小包子……啊,不,谁知道贵府的小少爷忽然就闯了进来,还非要吃我们的鸡腿,您说,她要吃鸡腿我能不给吗?”
      
      晚秋怒道:“胡说,我们小少爷要吃什么我们府上没有,还能稀罕你一根鸡腿?”
      
      周锦鱼窘道:“这我怎么知道,许是小少爷在贵府没吃饱?”她看向魏华年,试探道:“可真不能报官,报了官我们兄弟俩回了家可就真没法交代,肯定被娘亲关祠堂打板子,这可真是误会来的。”
      
      魏华年看着正两手抓着那只油腻腻的鸡腿,往嘴里送的魏璟睿,原本清冷的眸子里带了些怜爱,轻轻‘哦’了一声:“误会么?”
      
      “那可不嘛!”周锦鱼怕她不信,只能囧着一张脸自报家门:“我们真不是坏人,我是潜龙寺方丈的关门弟子,如果不是因为我和我兄弟孙皓在此偷偷犯忌饮酒,我就去求方丈来为我作证了。”
      
      “哦,对了,还有……”周锦鱼挠了挠头,索性就说了实情:“我叫周锦鱼,长安米铺庆丰年您听过么……,我是庆丰年家的老四。”
      
      “哎……周锦鱼你总听说过的吧?”
      
      周锦鱼嘴里罗里吧嗦一大堆,她解释的都快词穷了,但就见着眼前这个美人儿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松动。
      
      但她没注意到的是,魏华年在听到“周锦鱼”三个字的时候,眉目闪烁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常。再看向周锦鱼的时候,她眸子里已然带了丝探究的意味。
      
      周锦鱼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您看这样行不行,打今儿起,贵府上但凡是吃米,来我庆丰年提我的名字,给您贱售三成,您看成么?”
      
      要知道,庆丰年的米,可是京城最贵的米了,她做出这等让步,对方定然就会见好就收了吧。
      
      可女人却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周锦鱼只能道:“算了算了,五成!五成总行了吧,只要您不报官……,但凡日后贵府来庆丰年拿米,给您贱售五成,我周锦鱼说话算话!”
      
      “周锦鱼?”魏华年却显然对她的刻意讨好恍若未闻,朱唇轻启,轻声念出她的名字来。
      
      周锦鱼一通求饶下来口干舌燥,立刻拨浪鼓似的点头,再次强调:“是是是,长安城东大街,长安米铺,周锦鱼!”
      
      魏华年只是望着她,顿了顿,朱唇轻启,问道:“我,应该听过么?”
      
      周锦鱼:“……哎?”
      
      周锦鱼愣住了,她盯着女人那副似笑非笑的眼睛,笑的十分勉强道:“呃……其实,似乎,也不是,那么应该听过。”
      
      这就有些尴尬了。
      
      按理说,周锦鱼三个字,在整个长安城里边,是不应该有人不知道的。
      
      毕竟她自从潜龙寺回了周家之后,迅速跟孙皓一起凭借‘吃喝玩乐’这四个字,在长安城的世家公子哥的圈子里打响了名堂。
      
      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长安城的百姓,可以不知道当今皇帝的大名叫魏坚,却不可能不知道庆丰年的四公子是她周锦鱼。
      
      周锦鱼只能看向她身边还在啃鸡腿的小包子,摸了摸小包子的头,近乎绝望的无奈道:“喏,小包子,就算你是个小哑巴,你吃了我的鸡腿也应该懂得知恩图报吧,她们要去报官冤枉我,你总不能不管吧。”
      
      让魏华年和晚秋都没有料到的是,原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恍若未闻,丝毫不理会在场吵闹的魏璟睿,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周锦鱼,似乎轻轻点了下头。
      
      晚秋愣住了,她激动的脱口而出:“小少爷竟然……!”
      
      竟然对外人有反应了!
      
      魏华年见状,也有些微怔。
      
      要知道平日里,就连她跟阿璟说话,阿璟都一副不理人的样子。
      
      宫里的太医,江湖上的游医她都几乎请遍了,甚至江湖术士她也曾经请到府上来为阿璟设过坛作过法,但阿璟却依旧是原来的那副样子,无论谁跟他说话,他都仿佛听不到一般。
      
      但此时,这个名叫周锦鱼的人,竟然能,跟他沟通。
      
      魏华年压下心底的触动,看向晚秋,晚秋也张着嘴巴,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向魏华年。
      
      “主……主子,怎么办?”晚秋声音都打颤了。
      
      魏华年冷声道:“带阿璟回府,速速请孙国序来府上。”
      
      孙国序,大晋朝太医院院首,普通百姓家轻易请不到。
      
      晚秋连忙道:“是!”
      
      20190103/稿

  •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吱吱努力过了,但实在跟人沟通无能,以后还是不回复评论了吧。
    -文章日更,然后,求一次收藏评论霸王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