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有鱼GL》叶无枝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6 00:10: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庆鱼年[一] ...

  •   入坑提示:剧情【慢热】【架空】【种田】文。
      很慢热,很架空。
      架的有多空呢?全是作者虚构瞎编的,考据党勿入。
      接受不了直接弃文即可。不用告知。
      
      庆鱼年[一]
      
      时值三月,寒气初散。
      
      大晋朝的百姓们度过了一整个枯燥的寒冬,终于不用再憋在家里,纷纷结伴出行。
      
      而出行也是有讲究的,最笼统上说可分为两种,烧银子的,和不烧银子的。
      
      烧银子的自然要风雅一些。不怕冷的公子哥们身着一袭白衣,顶着乍暖还寒的冷风外出踏青。爬上山顶,撩开袍子,眺目远望,寒风把袍子吹的呼呼作响,单薄的薄衫紧紧的贴在他们身上。
      
      张口闭口:“子曰……子曰……。”
      
      风雅是真风雅了,但冷不冷其实也只有他们自个儿心里清楚。
      
      当然,这是烧银子的。
      
      还有这不烧银子的,自然就是去长安城西大街的潜龙寺赏桃花了。
      
      周锦鱼作为长安城最大米铺庆丰年的少东家,虽然不差风雅做派的那几个银子,但她也不傻。花了银子跑山上挨冻去,念几首酸不溜丢的诗词,可不就是傻么!
      
      所以当她奶奶周老太太说想要出府走走的时候,她立刻提议说要陪她老人家去潜龙寺礼佛,顺便喊了归宁王府的小王爷孙皓作陪。
      
      自大晋建朝以来,潜龙寺便备受推崇。
      
      因为当今圣上和太后大力推崇的缘故,潜龙寺的风头完全不亚于那几座天下知名的寺庙。
      
      还因为其地处京城最繁华的西大街,因此每日来庙里参拜的人数不胜数,香客鼎沸的把潜龙寺的木门槛儿都磨的锃光瓦亮!
      
      周锦鱼陪着老太太在观音堂烧完了香,跟小王爷孙皓打了个眼色,口型对了个字:走!
      
      孙皓眨了下眼立马会意,即刻对老太太王氏道:“老夫人,小王想去小解。”
      
      老太太还没反应过来,周锦鱼立刻跟上一句:“奶奶,我也要去!”
      
      不等老太太说话,周锦鱼已经跟着孙皓溜出了观音堂。
      
      小解当然只是个说辞,早在三年前,当周锦鱼在潜龙寺跟着老方丈学武的时候,曾经在后院偷偷埋了一坛桃花醉。
      
      昨日夜里,在小王爷孙皓府邸的房顶上。她临月当空,掐指一算,对小王爷孙皓郑重道:“吾夜观天象——”
      
      孙皓懵了:“啥?”
      
      周锦鱼:“是时候把那坛桃花醉喝掉了!”
      
      孙皓叹气:“嗨,还以为你要说小王我红鸾星动呢!”
      
      周锦鱼讽刺他:“你可住口吧,就算红鸾星动也是小爷先动,毕竟小爷生的比你俊俏,长的也比你英俊,小爷还去考过状元,才华也比你高。”
      
      孙皓冷漠的拆穿她:“可你没考上。”
      
      周锦鱼:“……闭嘴。”
      
      她临走时嘱咐小王爷孙皓,等明天陪她和奶奶去潜龙寺的时候,让他去前门南大街买只烧鸡藏好了带过来,有大用!
      
      第二日,小王爷孙皓去前门大街买完了鸡,藏到袖子里的时候鸡还是烫的,孙皓对此颇有怨言。等他一路跟着周锦鱼和周老太太到了庙里,烧鸡倒是不烫了,但他显然就更郁闷了。
      
      因为鸡是用荷叶包裹着的,他已经藏在袖子里多时了。佛门清静之地,他一直不敢拿出来。但烧鸡只被荷叶包裹了里外三层,并不严实。
      
      包裹的不严实就会串味儿,这一串味儿,他整只袖子都是烧鸡味儿了。
      
      一溜出观音堂,孙皓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全怪你这混泼皮周锦鱼!本王这身新做的衣裳今儿可就真废了!”
      
      周锦鱼一边走一边挑眉威胁:“桃花醉还喝不喝了?”
      
      小王爷孙皓败下阵来:“得得得,我喝我喝,我是混泼皮,得了吧?”
      
      周锦鱼得意洋洋:“哼。”
      
      小王爷孙皓催促道:“快带路快带路呀,我娘近日不让我饮酒,可憋死个人了!”
      
      周锦鱼不慌不忙道:“你急什么,都老大不小了,一点也不稳重。”
      
      小王爷孙皓又气不打一处来:“你把鸡藏袖子里试试,看你还稳不稳的起来!”
      
      周锦鱼闻着他全身都是烧鸡味儿,忽然笑起来:“噗哈哈哈!苦了你了!”
      -
      绕过了罗汉堂,周锦鱼在前面带路,孙皓在后面跟着。
      
      从十岁开始,周锦鱼便一直在潜龙寺当俗家弟子,她在潜龙寺一待就是五年,自然对这儿熟门熟路。
      
      绕过凉亭的时候听着上面吵吵嚷嚷的,有人在说话。
      
      “你说,咱们万岁爷到底想把长公主嫁给谁?”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孟相爷家的公子孟殊了。”
      
      “孟殊?那个结巴?”
      
      “呸!结巴怎么了!人家孟公子可是去年秋试的头名状元爷!”
      
      “笑话!状元爷多了去了,要我说定然不是孟殊,驸马爷怎么给一个结巴当!”
      
      “那元昭长公主不也有个养子!谁知道到底是不是真养子!”
      
      “……”
      
      “……”
      
      吵到这里,众人集体沉默了,隐隐还能听到倒抽冷气的声音。
      
      他们二人争论的声音并不低,甚至声音大到就像是在刻意吵给周围看热闹的香客们听得。
      
      原本就是为了哗众取宠,可他们自己也没想到,话赶话间,竟然赶出了一桩全天下都在心照不宣的皇家秘闻来。
      
      大晋百姓皆知,当今皇帝的长公主封号元昭,明曰魏华年。魏华年膝下有一五岁的养子,名曰魏璟睿。
      
      魏璟睿自小便养在了元昭长公主魏华年的府邸,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
      
      天下人纷纷都在猜测,这个孩子,该不会长公主自己生的吧?
      
      可猜测归猜测,没有人真敢把这事儿拿到明面儿上来说。
      
      心照不宣之所以叫心照不宣,意思就是,即使这件事儿大家伙儿都心里清楚,也不能说出来。
      
      因为妄议皇家密辛,是很有可能被杀头的!
      
      小王爷孙皓可不怕这些,他私下里他跟周锦鱼向来直来直往惯了。
      
      孙皓“嘿嘿”笑了两声,问周锦鱼:“我说锦鱼,你觉得皇上会把长公主嫁到谁家?相爷公子孟殊?还是……”孙皓忽然严肃了些,说道:“不过说起来,韩大将军家的外孙冯蔚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京都第一公子的名头,终不会是浪得虚名。”
      
      周锦鱼闻言,脚步不停:“我没兴趣,她爱嫁谁嫁谁,跟我有甚么关系?”
      
      小王爷孙皓“啧”了一声:“唉你知道么,上元节宫宴上我见过长公主一次,那相貌,当真称得上国色天香四个字!不过时间太过久远,我记不太真切了。”
      
      周锦鱼忽然停下脚步,笑着看他:“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着,你想当这个冤大头驸马爷?”
      
      小王爷孙皓被她噎了一噎,立刻摆手:“不不不,你可别吓唬我!”
      
      孙皓被周锦鱼一吓,险些失了风度,有些不甘道:“我怎么看你锦鱼兄相貌周正,气度不凡,很是个驸马命~”。
      
      “别了别了!”周锦鱼闻言,脸上的笑陡然僵住,像是被吓到了。
      
      她的脸本就长的白白净净的,很是清隽,若是眯起那副惹人不偿命的桃花眼,不知道引得长安城多少姑娘倾心于她。
      
      但此时严肃起来,倒颇有些正义凛然:“毋宁死,不从。”
      
      孙皓笑问:“哦?怎么?”
      
      周锦鱼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然打了个哆嗦,刚才强撑起来的空架子瞬间荡然无存,笑道:“你想啊,我平白多一个五岁的儿子,这可叫怎么回事儿?我今年与小王爷你同岁,年方十六,正值少年。多一个半大儿子,让他喊我什么?”
      
      她顿了顿,接着很是认真的说:“难不成,让他喊我兄长?”
      
      “哈哈哈哈哈。”孙皓闻言,忽然猛地拍了自己一巴掌大腿,“啪”的一声特别响亮,也不知道他是疼的还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周锦鱼下了定论:“所以,这个驸马你要是稀罕你自己当,别扯上我。”
      
      要说起来,孙皓已经故去的爹孙敬渊是大晋朝唯一的一位异姓王爷,皇帝念着他开国的功勋,便让归宁王的名头世袭,到了他儿子孙皓的头上。
      
      要这么算起来,如果由孙皓当这个驸马,他还是有资格的。
      
      不过孙皓这个人周锦鱼还是了解的,顶着世袭王爷的名头,其实骨子里同自己一样,就喜欢斗鸡打狗,逛花楼喝花酒。
      
      小王爷孙皓摇头说:“可别,我也不当。”
      
      周锦鱼“啪”的一声撑开折扇,忽然扇了几下冷风,大声说道:“这冤大头驸马,谁爱当谁当去,就别祸害咱们兄弟了。”
      
      她说完,又“啪”的一声把折扇阖死,甚是潇洒的把手中的折扇转了个圈儿,然后“啪”的一声,敲在了小王爷孙皓的脑门上,挑眉:“还想不想喝酒了?”
      
      孙皓这才反应过来,脸上堆笑:“走啊!快带路!”
      
      他们二人前脚刚走,就在左边那扇写着一个大大的“佛”字的墙后面,忽然走出来一个身披着红色狐裘大氅的女人来。
      
      女人眉头微微蹙起,显然把方才那两名少年的对话全听到了耳朵里。她看着少年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女人一出现,便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
      
      她相貌极好,于佛门而立,端的是眉目清冷,仪态万方。
      
      最让人移不开眼的还要数她身上的气度,她单单是站在那里,便有一股仿若天成的高贵气息,直逼人眼。
      
      只是令行人不禁疑惑的是,这样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身边竟然牵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
      
      这孩子容貌也是极好,脸肉嘟嘟的,仿佛是观音座下的善财童子下凡,两只眸子就像是夜空里挂着的小星子,闪亮闪亮的。
      
      但不知为何,孩子脸上表情稍稍有些呆滞,星子般的眸子没有任何表情的盯着一处香炉,仿佛带着些探究。
      
      众人皆心中感叹,连孩子都有了,显然女人已经嫁为人妇了。
      
      因此,就算有男香客被女人的容貌所吸引,也不敢贸然上前打扰,只是心中暗暗为之惋惜。
      
      “公……夫人、小少爷!”
      
      忽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娇俏的绿衣小丫鬟,小丫鬟一路碎步跑,来到女人身边。
      
      女人侧目:“何事?”
      
      小丫鬟道:“回夫人话,空智方丈已经命人准备好了斋菜,说您带小少爷拜完了菩萨之后便让您去后院呢。”
      
      女人淡淡道:“知道了。”
      
      绿衣丫鬟又道:“空智方丈还说后院的桃花都开了,小少爷看了定然喜欢。”
      
      20190101/稿

  • 作者有话要说:  ①日更。
    ②作者参加我和晋江有个约会活动,霸王票+1/营养液+1=投票+1,求票。
    ③不要考据,真没必要,看不下去直接弃文即可,弃文不用告知。
    谢谢体谅。
    -
    再再再再次回过头来强调一遍吧。
    不要考据,这是架空,很架很空。
    纯属虚构。
    接受不了的看到这里右上点X然后取消收藏即可,真不用告诉我了。
    考据党请高抬贵手,默默弃文,谢谢了。
    20190515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