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下毒 ...

  •   不过岁晏这样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没过片刻,挽花楼门口便一阵喧哗,一个身着锦衣的小公子被一群人前呼后拥地围了进来。
      那老鸨对他满脸笑意,看起来身份不低。
      
      岁晏依然在拨弄着兔子耳朵,愁眉苦脸地看着满桌子的甜食。
      方才一时冲动搬了这么多吃的,但是他却高估了自己这副大病初愈的身体,才吃两个便饱了。
      
      他正愁着面前的东西要如何处置,面前突然黑压压一片,接着一人十分不客气地坐在了他对面。
      
      岁晏疑惑抬头,看到面前横眉冷对的小公子,道:“这位公子……”
      小公子瞪他:“你别装蒜了!不是听说你病得快要死了吗,怎么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岁晏有些茫然。
      
      小公子一拍桌子,怒道:“我知道了!你定然又是来和我抢美人的!岁晏,你怎么还是这般不要脸?是不是我要什么你就要抢什么?!”
      岁晏:“……”
      
      岁晏好好来吃个馒头,就被陌生人无故骂了一顿,再好的心情也要败坏没了。
      岁晏没了耐心,冷淡道:“你到底是谁?”
      
      那小公子满脸不可置信:“你掉水里一次是让脑子也进了水吗,连我都不识的了?”
      
      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耳熟,岁晏皱着眉辨认了半天,才终于从犄角旮旯里找出了关于此人的些许记忆。
      
      这锦衣小公子名唤江恩和,年十四,是当朝枢密使江知院的幼子。
      说起来少时岁晏骄纵放肆,仗着身份在京中嚣张跋扈惹了不少人,京城中只要是有名有姓的贵公子往往都与他结仇,而这江小公子便是梁子结的最大的那个。
      
      而当初是如何和江恩和杠上的,岁晏已经记不清了,反正两人只要一碰上,定然是一阵血雨腥风。
      
      岁晏眯起了眼睛,懒洋洋道:“哦,原来是江小公子,怎么?前些日子得了一条疯狗,难道也被那畜生传染了疯病?”
      江恩和几乎要炸:“你!”
      
      岁晏瞧到他这个样子,恍惚想起来了当年他们似乎就是为了争一条袖珍犬才会结下梁子的。
      
      岁晏顿时啼笑皆非,心道自己少时还真是混账,怪不得同龄人都对他避之若浼。
      
      江恩和看起来是要掀桌子了,而正在此时,二楼的楼台上突然传出一串琴音,打破两人的对峙。
      
      江恩和顿时将踩在凳子上的脚放了下来,微仰着头朝二楼珠帘后的倩影看去,方才的怒气收敛得一干二净。
      岁晏这下有些诧异了,江恩和难道真的被传染疯病了?
      
      岁晏吃饱喝足,又涮了别人一通给自己取乐,心情正好,也对着江恩和的视线往二楼看去。
      
      那琴音还在继续,悠扬绮丽,似乎周遭并不是红粉白骨的风尘之所,而是幽远山林,雪舞红梅。
      岁晏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一曲终了后,在大堂中寻花问柳的众人顿时拍手称好。
      
      江恩和拍手拍的都要把掌心拍成猪蹄了,满脸绯红,竟然不计前嫌地用手肘撞了撞岁晏,道:“哎!哎好听吧!?这可是挽花楼第一美人的琴音,平常遇都遇不见的,你今天运气还是真好!”
      
      岁晏心道我运气好就不会碰到你了,他嫌弃地往旁边坐了坐躲开那猪肘子,道:“你到底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嫖妓?啧,也对,像你这么大的年纪,也该长长见识了。”
      
      江恩和脸都涨红了,拍桌道:“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才不是来寻花问柳,只是来听琴音罢了。”
      
      岁晏似笑非笑:“来花楼里听琴?江小公子可真有雅兴。”
      江恩和眼睛扫了一圈桌子上的馒头,道:“那你来挽花楼是做什么的?吃馒头?”
      岁晏:“……”
      
      岁晏不想在半大孩子面前失了面子,胡说八道:“才不是,吃馒头只是觉得那样式别致,尝个新鲜罢了,我此次是为了挽花楼花魁而来。”
      
      江恩和瞪他:“看吧,我就说,你就是来和我抢美人的!”
      岁晏:“……”
      
      岁晏一言难尽:“方才那弹琴的人就是挽花楼的花魁?”
      江恩和:“嗯!”
      
      见岁晏表情越来越古怪,江恩和还以为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月见她卖艺不卖身的,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岁晏忍笑:“嗯,我知道。”
      
      江恩和皱眉:“我怎么感觉你是在嘲讽她?”
      
      岁晏干咳一声,道:“没有,哪里的话,方才的曲子很好。不知道江小公子和他关系如何,能否为我引见一二?”
      
      少年人的怨恨哪里长久,江恩和听到岁晏夸月见,眼睛立刻放光,抓着他的手就要往楼上跑。
      “没想到你这个草包还是挺识货的嘛。”江恩和欢天喜地,“月见她不光会操琴,下棋丹青更是了得。”
      
      岁晏被他扯着往楼上走,心中在胡乱盘算着,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便到了二楼的楼台中。
      江恩和朝着珠帘后的人唤道:“月见姑娘!”
      
      珠帘里传来月见轻柔的声音:“江公子来了,请进。”
      
      江恩和带着岁晏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那传说中的挽花楼花魁月见姑娘端坐在放琴的小案旁,一身红衣曳地,长发盘成复杂的发髻,略施粉黛,美艳动人。
      
      岁晏古怪看着月见。
      
      月见是真的很美,见江恩和那副恨不得粘在他身上的视线便知道了,但是岁晏却似乎瞧出了什么,偏头掩唇,没忍住笑了出来。
      
      江恩和正在和月见叙旧,听到声音立刻踩了岁晏一脚,低声道:“对美人不要这般无礼!”
      
      月见听到美人这两个字,美艳的脸上僵了僵,但是还是笑得温柔。
      岁晏强行忍着,道:“对不住,失态了……噗。”
      
      江恩和抓狂:“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岁晏干咳一声,道:“无事无事,是我失礼了,给月见……姑娘赔个不是。”
      
      他端起一旁的小酒盏,朝着月见遥遥一举杯,姿态十分坦然。
      
      月见总觉得此人看自己的眼神十分奇怪,但是却又没察觉出恶意来,只好端着杯子笑着和他喝了一杯。
      
      月见比这两人还要大上两岁,一举一动优雅非常,也怪不得江恩和会被他迷住了。
      岁晏支着下颌瞧着江恩和如开屏的孔雀在月见身边转悠,想笑又不敢笑。
      
      月见被他看得连连皱眉,但是又不敢敢客,想了想,提议道:“闲谈也无聊,不如让我为两位贵客吹箫一曲吧。”
      
      江恩和两眼放光。
      岁晏干咳一声,道:“不……不太好吧,大庭广众的。”
      
      江恩和不明所以,倒是月见听出来他这话的意思,几乎维持不了假笑,暗暗瞪了他一眼。
      
      岁晏被他瞪得直笑。
      
      月见懒得看他,让人将他的玉箫取来。
      那玉箫似乎是哪位达官贵人所赠,一看便价值不菲,月见细白纤瘦的手指持着青色玉箫,垂眸正要放在唇边,岁晏突然道:“慢着。”
      
      江恩和一愣,就瞧见岁晏站起身走了过去,一把夺过了月见手中的玉箫。
      江恩和:“岁晏!”
      
      岁晏没理他的大呼小叫,伸手在玉箫上轻轻抹了两下,竟然触到了一层细细的粉末。
      月见在一旁瞧到,脸色瞬间惨白。
      
      岁晏叹了一口气,低声道:“你仇家还真多,就算流落到了这等卑贱之地,他们也想让你死。”
      月见愕然抬头看他。
      
      两人一站一坐,岁晏突然在江恩和看不到的地方,对着月见说了两个字。
      
      而此时楼下却陡然传来一阵喧哗声,将他的声音掩盖了下去。
      
      月见恍惚间似乎听到了,但是却又不敢相信。
      
      岁晏皱眉,低声道:“今日不是说话的时候,我改日再来找你。”
      
      他说着放下那沾了毒的玉箫便要走,月见却慌张地一把抓住了岁晏的手:“等等!”
      
      岁晏猝不及防被他抓住,脚下一个不稳,竟然往后栽去,直直跌坐在了月见怀里。
      
      岁晏:“……”
      江恩和:“……”
      刚刚掀开帘子来寻人的端明崇:“……”

  • 作者有话要说:  岁晏:我可以解释的!!!!!
    求收藏留言QAQ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