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名[重生]》一丛音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0-17 18:34:2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真甜 ...

  •   “岁晏,那案子,结了。”
      岁晏恹恹张开眼睛,道:“如何处置的?”
      
      宋冼眉头紧皱:“皇太子身死,这几日二皇子和五皇子联合满朝文武都在上折子求皇上重罚,三殿下被判……”
      
      “……苍临寺。”
      
      岁晏猛地一口气松了下来,连呼吸都在颤抖。
      
      “苍临寺……苍临……”岁晏喃喃道,“庸城虽然贫瘠,但也算是个好去处,起码还能活着。”
      宋冼性子本就暴躁,闻言不耐道:“庸城能是个什么好地方,苍临寺就在一片瀚海黄沙边儿上,哪里是人能待的?殿下养尊处优惯了,去了那地方定然适应不了,若是出了事……”
      
      岁晏接道:“那留在京中便是好的吗?”
      宋冼愣住。
      
      “此番,皇上是对殿下动了杀心的,如果不是……”岁晏深吸一口气,将话头隐了,“在庸城再如何受苦,起码还有命在,留在京中若是哪一日又惹了皇上不快,他指不定连命都没了。”
      
      岁晏揉了揉眉心,看着一脸茫然的宋冼,无奈道:“你到底明不明白,谋害皇太子可不是什么小事,他能保住一条命已经算是皇上开恩了。”
      
      宋冼的性子自小就没心没肺,说话做事常常不过脑子,听到岁晏说的这么严重,他也慌了:“那、那要如何是好?”
      岁晏道:“只能这样,别无他法了。”
      
      宋冼连连摇头:“不成,不成!他孤身去哪种鬼地方怎么得了?殿下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那些趋炎附势的东西不知道要如何欺辱他,不成……”
      他连说了好几个不成,突然道:“你要随殿下一同去庸城吗?”
      
      岁晏一愣,摇了摇头,他现在的身体若是跟着端执肃一同去庸城,指不定在半路就要咽气了。
      
      宋冼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你明知道此去庸城他可能会死,难道就不担心吗?”
      岁晏没说话。
      
      宋冼瞪了他半天,奈何岁晏铁石心肠,理都没理他。
      
      宋冼道:“岁晏,你……”
      
      一滴水落了下来,滴在水池中,发出轻微的声响。
      
      宋冼无奈又失望的声音幽远传来:“……你到底还有没有心?”
      
      一只冰凉的帕子贴在额头,岁晏觉得舒适极了,迷迷瞪瞪地想仰头去蹭。
      
      似乎是察觉到他有意识了,旁边的人连忙离开,很快便去而复返,随着一阵清风带来了浓烈的药香。
      岁晏即使在昏睡中,眉头都皱了起来。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说:“烧成这样可不行,把药给他灌下去,别让他吐。”
      接着,一人掐着他的下巴,硬生生灌进来了一碗苦得令人发昏的药。
      
      岁晏原本还有力气醒来,但被这药一灌,直接气若游丝奄奄一息,险些要蹬腿了。
      
      岁晏许是连黄泉路都瞧到了,险些一口气没上来,挣扎半天才迷迷瞪瞪张开了眼睛。
      
      他一张开眼睛,一旁的海棠就“哇”的一声哭出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岁晏已经西去了。
      
      岁晏口中“哪个混账灌我的药”这句质问的话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了,他有气无力道:“你哭什么啊,少爷我还没死呢。”
      
      海棠立刻往旁边呸了三声,道:“少爷别说这些不吉利的,南无阿弥陀佛,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呸呸呸!”
      岁晏直接被他逗笑了。
      
      海棠眼泪汪汪:“少爷掉到雪堆里已经昏睡了两天一夜,御医来来回回好几次,还说差点救不回来了,好在孟御医妙手回春,给您扎了好几针,这才将您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岁晏敷衍地点点头,心想:“这姓孟的多管闲事,我非得找个机会把他揍一顿。”
      
      许是那孟御医当真妙手回春,岁晏清醒之后身上好受了不少,高热也迅速退了下去,只是依然喝不下去药。
      
      厉昭和海棠都着急的要死,一喂药岁晏就吐的昏天暗地,就算身体再好也要折腾出来病,思来想去,只好让厨房做些甜汤药膳过来。
      
      岁晏好吃甜,糖水融成蜜汁能面不改色喝好几盅,幼时他每每生病不肯吃药,厉昭都是用这个法子来哄骗他的。
      
      药膳很快被做出来,岁晏瞥了一眼小盅里的甜粥,沉默片刻,道:“你们还当我是孩子吗?”
      厉昭用勺子搅着甜粥,哄道:“不是不是,少爷尝一尝看看,很甜的。”
      
      岁晏忍了又忍,还是强行忍住了,他皱着眉接过来,尝试着吃了一口,险些被甜中带苦,苦中沾糖的感觉给逼疯。
      
      岁晏太喜欢吃甜了,小时候吃糕点,就算是掉了一颗糖也要捡起来拍一拍吃掉,别人怎么说都不听,但是他又太厌恶吃药,骤然喝到这种味道奇特又甜又苦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咽下去还是该吐出来。
      厉昭为他打气:“咽下去,哎,咽下去。”
      
      岁晏险些被他哄孩子的语气给气得喷出来,半晌才艰难吞了下去。
      厉昭瞧到他真的喝下去了,几乎老泪纵横。
      
      岁晏脸皮再厚,被人当成孩子对待也还是有些羞赧,也没再散德行,将药膳一口口喝了下去。
      一碗下肚,不知是吃了甜食还是药效有用,岁晏当真觉得好受许多。
      
      海棠捧着个食盒颠颠从外面跑来:“少爷少爷,这是挽风楼刚出炉的甜馒头,我刚买来的,给您解解苦。”
      岁晏一时间有些恍惚。
      
      当年端执肃未被下罪时,他养尊处优,混吃等死,每一天都要让府里的人去京城各种地方买甜食,那时整个京城都知道岁家有个喜好吃甜食的纨绔小公子。
      
      但自从端执肃去了苍临寺后,他便再也没有叫人买过了。
      如果不是海棠,他都几乎忘记了自己之前竟然有这样荒唐放纵的时候。
      
      岁晏接过海棠手中的食盒,轻轻掀开后,发现那里面的馒头已经冷了。
      也是,从挽风楼到将军府来回需要半个时辰,外面又这么冷,凉这么快也正常。
      
      岁晏叹了一口气,轻轻拨了拨那被做成兔子式样的馒头,道:“冷了,拿走吧。”
      海棠讷讷称是。
      岁晏道:“我不是冲你,挽风楼的甜食还是当场吃比较美味,改日我自己去。”
      海棠顿时欢天喜地地跑了。
      
      许是挽风楼的馒头挽救了岁晏的无趣,连着几日便渐渐喝下药,直到小年那日,身体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年二十三下了小雪,孟御医披着斗篷,奉命前来给小侯爷请脉,还没出承安门便遇上了撑着竹骨伞的端明崇。
      孟御医连忙上前行礼。
      
      端明崇摆摆手,道:“孟御医是要去将军府给小侯爷请脉?”
      孟御医道:“是。”
      端明崇笑了,道:“正好,孤也要去瞧瞧小侯爷,一同前去吧。”
      
      端明崇在满朝文武中没什么架子,无论是谁都是穆如清风,孟御医也没觉得拘谨,跟在他身后随意谈了谈岁晏的病情,没一会将军府便到了。
      
      皇太子前来,厉昭连忙出来迎接,脸上有些心虚。
      
      “恭迎殿下。”
      端明崇将伞阖上,道:“孤来瞧瞧小侯爷,他的病情如何了?”
      
      厉昭脸上有些尴尬:“这……”
      
      端明崇很善解人意,无奈道:“是又喝不下药吗?”
      厉昭低着头,低声道:“殿下恕罪,您来的不巧,我家少爷他……今日不在府上。”
      
      端明崇皱起眉头:“他病还没好,出府做什么去?你们也没拦着?”
      
      谁能拦住啊?厉昭叫苦不迭,“小侯爷他一向骄纵惯了,现在府里也没人能管得住他,方才一个没看住,他就……就……”
      
      孟御医在一旁道:“侯爷身子骨虚,带着病这么冷的天还往外跑,实在不妥。”
      厉昭连声道:“是是是,已经让人去寻了。”
      
      端明崇突然道:“他去哪里了?”
      
      厉昭又开始期期艾艾:“这……这这……”
      
      端明崇道:“你就直接说,不要吞吞吐吐。”
      
      厉昭讷讷道:“许是……挽、挽花楼……”
      
      端明崇长在东宫,读着圣贤书长大,对京城中那些风花雪月之地一概不知,闻言疑惑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厉昭老脸都要红了。
      
      一旁的孟御医掩唇笑了笑,小声道:“殿下,挽花楼……是一处花楼,供人寻欢作乐之所。”
      
      端明崇的脸色终于变了,不可置信道:“他、他才多大?竟然去那种地方?”
      
      厉昭见他误会了,连忙就要解释,但端明崇没有听他说话,点了几个家将,道:“你们随孤来。”
      
      家将满脸茫然,但是太子之令不得不从,连忙跟上去。
      
      厉昭吓了一跳,赶忙道:“殿下!您、您这是要做什么?”
      端明崇冷淡道:“去把小侯爷请回来。”
      厉昭:“……”
      
      端明崇十分雷厉风行,说请就去请,浩浩荡荡带着一众家将朝着挽风楼去了,那架势不像是请人,反而是像捉拿逃犯的。
      
      与此同时,小侯爷正在挽花楼中过五关斩六将,终于将挽花楼那每日只做二十锅的甜馒头全都买下,大冷天的汗都流出来了。
      
      此时,他在一众嫖客不可置信的注视下,坐在大堂中央,姿态优雅的……
      ——拨动着兔子样式馒头上的耳朵。
      
      挽花楼虽然是风尘之所,但是做出来的糕点却是一绝,每日的馒头更是用不同动物的样式捏出来的,栩栩如生,看着煞是可爱。
      
      桌子上堆满了冒着白烟的食盒,岁晏宛如仙人炼丹一般端坐其中,眸子弯弯地来回拨弄那软乎乎的兔子耳朵。
      
      “真软。”岁晏心道,捏着一旁小猪模样的馒头一口咬了下去,吃到了其中的蜜糖,整个人都要被甜化了。
      “真甜。”
      
      重生至今头一回,岁晏突然觉得活着似乎还不错。
      

  • 作者有话要说:  太子殿下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感谢大佬们的霸王票orz 鞠躬
    九州华夏,江山如画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11 16:11:37
    黑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12 00:14:03
    黑川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8-10-15 07:05:05
    青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10-15 23:37:59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