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落人间》尘石 ^第41章^ 最新更新:2019-07-15 13:06: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1、封城 ...

  •   这般明目张胆实在是让饶书费解,还有这新的脸皮、身份和改变。
      
      “饶尚”可以悄无声息地消失,可是“刘觞”不行。殿下初到朔启就与刘统领交恶方国的事务估计寸步难行,如今之计就只有视若无睹。等到以后再做打算……
      
      刘觞正饶有兴致地看着面色阴沉的饶书,却见他突然平和下来,一派悠闲地低头拨弄着菜饭。
      
      “呵。”忍?他当然知道这个人多能忍,但是自己手里有他的死穴,不怕他不来找死……
      
      两人心思计量着,另外四人也在博弈。
      
      刘仇拿着酒碗道:“殿下可能不知道,在方国投降前对边境的侵犯只能算作过家家。这其中原因就是二十多年前的那场守城战。”
      
      “略有耳闻。”
      
      “那次守城战不能光说是池西危险的一战,而是关乎整个池国。边国看着陛下分神要去捷平抵御兽潮,对池国边境发起了史无前例的猛烈攻击。而方国,开始并不与池国毗邻。在前太子执政后,方国在极短时间内吞并周边小国,势力不断涨大,直到侵吞到池国边境。”
      
      池曜思索着,问道:“方国前太子……刘统领可知道更多?”
      
      刘仇闻言,才认真回忆,后撇撇嘴道:“不过陛下众多手下败将中的一个小卒,何必花心思去记?”嗤笑一声,“那些贱民嘴里念叨的,什么多智近妖,什么残暴凶厉可比陛下?嗤,倒是挺能吹。”
      
      “唔!”空中的葡萄正进喉头,孟西落闻言噎了下。
      
      接过孟夕凉递来的果酒顺下葡萄,孟西落眼神复杂地看着上首的刘仇,“残暴”和“凶厉”好像不是夸人的词吧……
      
      “莫非刘统领有点豆成兵的本事,在兵力明显不足的情况下守住朔启?”季文还记得自己的角色,接着刚刚的话头,引着刘仇说下去。
      
      刘仇白一眼季文,讽笑道:“所以说酸儒的眼界短浅。”
      
      “你!”
      
      刘仇好心情地晃晃酒碗,“我当然没有,但是陛下有。”
      
      池曜淡淡道:“据史官记载,当时是朔启人民奋力抗敌,日夜不休,父亲在平定捷平兽潮后火速赶到解决了方国剩下残兵。”
      
      “殿下还小,不要偏信纸上那一套。那三两句,怎么可能记下真实?”
      
      “哦?”
      
      刘仇哼哼着,“史官可有记载,朔启郡在方国开始攻打的那一刻就已经下令封城?”
      
      “孤城而战!”池曜震惊地盯着刘仇,“不可能,郡里的百姓是会□□的。”
      
      “不会。他们巴不得留下来。”
      
      刘觞并不担心饶书,自然闲得下心来听故事,兴致勃勃问道:“怎么说?”
      
      对军事少有兴趣的儿子突然好奇,一直想要把儿子从那所谓的“文人风雅”中揪出来的刘仇这下耐心多了,“陛下行兵虽然严厉,但是对部下是极好的,在朔启三年,大大小小的措施都施行起来,到最后,甚至把士兵们的家眷从家乡迁来与他们团聚,特意在郡南划出一片地盖新屋子。”
      
      那个老兵也有提到过。但是那是池曜还没往那处想,难道?一个可怕的想法从池曜的脑中成型。
      
      “因为庞大的人口迁徙,朔启的原住民就被分批迁去了别的郡,朔启大部分的人口就成了士兵的妻儿父母。等到方国攻城时……”
      
      不可能!池曜实在不想往那个地方想,但是最像事实的真相,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
      
      “为了保护自己亲人的士兵发挥出了平时绝不可见的死志,想要为死去的父亲、丈夫、儿子报仇的百姓也拿起了武器去前线杀敌。”
      
      池曜想着小时笑着将自己轻柔抱起放在头顶的池岧,竭力否认着。
      
      “一个死环。”刘仇无比骄傲地接着说道。
      
      刘仇直接灌下一碗酒接着道:“小孩、女人和老人,只有偷袭才能杀死一个成年男人,废墟和硝烟成了他们绝顶的蔽体。想要解决暗中埋伏……”
      
      “屠城。”刘觞兴奋道,眼中的暴虐显露无疑。
      
      饶书啧一声,偏头不看他。
      
      刘仇颇有些孺子可教的喜悦感,“不愧是爹的种!”接着大笑道:“用人的身体堆积成的‘护城河’,方国的军队若是不能杀死朔启里最后一个人,池西便无虞。就算攻下朔启,青郡的城墙同样需要再花时间。哈哈,不杀孤幼,那可是妖族都懂的道理,方国要是屠城,那将在整个青垣界再无立足之地。战事胶着,陛下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而方国最缺的就是时间。”
      
      哗啦啦的酒水被倒入酒碗中,一注倾泻,把整个碗填满溢出,“在陛下面前,方国必败!”
      
      “可是,这未免太过……会让人诟病的,用一城的百姓来换胜利……”季文颤着手道。
      
      “哼!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有你们这些孱弱的文人才去着力去修饰过程,你们的心可不必我们干净多少。再说,元凶是方国,你们竟愚蠢到去开罪陛下?有怨有恨?那些贱民不就在你们眼前吗?”刘仇将酒一饮而尽,道,“季郡守,你年纪尚小,我不怪你三番五次袒护敌人。现在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现在清楚了,你能把军权交给我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尽管此事种种看起来像是巧合,但是池曜知道那很可能就是父亲精心策划而成的。只知道这个计划一部分的人绝对不会往这么疯狂的地方想,但是……
      
      “嗯?”刘仇看向池曜。
      
      “父亲既然已经将决定实施这个冒天下之大不违的计划,那么绝对不会让人知道。”池曜灼灼地盯着刘仇的眼睛,“你是谁?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刘仇有一瞬间竟然能从池曜的眼中看到杀意,开玩笑,他想着,耸耸肩,笑道:“我?我那时只是个小小的送信兵。竟然能有幸能见到年轻的陛下。那是的陛下周身已经可见龙虎气,那气质远非一般空有虚名的君王可比。”刘仇说的时候看着池曜,但是在“空有虚名”上着重了语气。
      
      池曜眼神闪闪,不理其意。
      
      “啧。”无趣,没有一点血性。刘仇心中鄙夷道,偏头看着季文,继续自己这次的大事,“季郡守,你看……”
      
      “不可。”冷清的平直女声插进他们之间。
      
      刘仇不耐烦地回头看池曜。
      
      “军权并非儿戏,不会因为一件陈年旧事就来回变更。”池曜起身,俯视着坐在刘仇,“刘勋,”
      
      刘仇瞳孔一缩。
      
      “你的家族因为守城战只剩你和刘觞二人,因为这点,我可以宽恕你之前不尊法度的妄为。但是,我既然站在这里,我便是权利的最高级。任何事情,任何人,我说不能做,便是不能做,我说不能杀,便是不能杀。”池曜说完转身往外走。
      
      “还是希望刘统领能清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