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落人间》尘石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1-31 20:42: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孩子 ...

  •   乡野小径,一辆马车滚滚向前。“呜,呜……呜呜……”车厢中只有微缕阳光射进,反射出几粒灰尘。伴随着低弱的呜咽声和剧烈的车轮声。
      
      相聚数里外,一人骑马飞奔朝马车的方向。“娘子,那马车不久前刚经过这里。”说话的,竟是马蹄旁的一只火狐!狐狸似乎为了印证,在间隙又低头狠嗅。马上之人闻言,缰绳收紧,红鬃马蹄高昂,再落下时,已不见马上人,只余红鬃马厚重的鼻息声。
      
      扬鞭挥舞着,车夫虽神态自若,看起来懒散悠闲,下手的力道却不甚符合。“吁!”尘土飞扬,露出一道人影。一顶墨冠让长发高高束起,两弯柳叶眉,两眸凤眼,挺鼻,薄唇,本是妖冶的一张脸,却生生被压得英气逼人。一袭修长浅海昌蓝锦袍,青玉双鱼水纹蹀躞带环于腰间,金纹黑色长靴着于脚底。阳光微斜,车夫只觉一阵晃眼,低头,倏忽间,见那人衣袍下摆似有隐隐一只龙爪。车夫摇摇脑袋,天子脚下,谁会这么大胆?更何况……抬眼看着眼前人,还是一女流之辈?
      
      “人。”女子启唇,生冷道。
      
      车夫微眯着眼睛,问道:“娘子何意?”
      
      女子不再言语,一柄闪着寒光的断刃被握在手中,直指车夫身后。车夫见势,缰绳甩下,一个箭步直跃向女子,“锵!”再次回到车上的八尺壮汉低头看着颤抖的虎口,再抬头见女子,眼中全然已是另一种情绪,惧怕,却也暗暗透着兴奋。
      
      几颗豆大的珍珠被掷向女子脚边。“咔嚓。”淡蓝色慢慢蔓延,此时却并非数九寒天,艳阳高挂,啁啾嘈杂。车夫眼角微红地看着结霜的地面,想象着女子也如从前的倒霉鬼一般成为一座精美冰雕,等待自己让它变成碎屑,待不久消散于空中,无影无踪。随着嘴角愈发高昂,冷霜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女子全身,或是说,也就几瞬的眨眼功夫。
      
      车夫看着始终一动不动的女子,最终放声大笑。悠哉缓步走向前去。在车夫离开后,老马狠狠地顿了顿马蹄。背上满是被马鞭抽得骇人的伤痕。车夫走到女子附近,抬手握着马鞭,用尾部狠敲了一下。
      
      “咔!”
      
      “娘子……”火狐迈着优雅同时又小心翼翼的步子,避开脚下深蓝的冰晶。好不容易理顺的毛发,可不想再炸一次。
      
      女子脚边一堆冰块碎屑,像是没听到火狐的话。长靴一提,将些许大块冰屑踢进旁边的草丛后,便往马车走去。
      
      女子走近时,老马四支不算粗壮大腿战战,马首低垂,显得温驯俊良。女子一脚登车,背靠着车架垂眸假寐。火狐远远跟着女子,一下跳上马背,老马惊得腿险些曲折。老马惴惴地微弱呼气,一动也不敢动。
      
      “西。”
      
      “嘶!”老马扬蹄,将车整个拐过一个急弯,徒留飞尘于车后。竟比那车夫用马鞭抽打时跑得更快些!
      
      “哼!”老马喘着粗气,缓缓停在一处粮铺前,背上的缰绳被女子闲闲得握在手中。火狐乖觉地缩在女子怀里。
      
      一老妇人满脸泪花的从粮铺中奔了出来,身后蹒跚跟着一跛脚老者,再后,一队伙计急急跟在两人后面。老妇人嘴中喃着“喜儿,喜儿……”在瞧清了车上人后,连忙抹抹脸,轻道一声“少东家。”身后老者终是追上,见后,也道一声,伙计们也忙忙称道。
      
      女子点点头,火狐一跃至女子肩上。女子一手置于马背,像是接力撑马下车。老马低低嘶鸣一声,不安地用前蹄擦擦地面。女子下马后,直往粮铺里走去。
      
      几个伙计对视,机灵地去把马车打开。老妇人也忙跟上前去,老者腿脚不利索,也就站在一边。抬头,看着同样和自己一般快入黄土的老伙计,抬出手臂摸上马背,呵呵笑着。不知是因小儿寻回而喜悦,还是因老骥仍健而欣慰。伙计拆掉阻隔的木板,让光渗进其中,里面景象让众人大吃一惊。
      
      黑暗狭小的空间,数十个孩童拥挤,其中还有几只襁褓。低弱的哭声从几张干裂的唇齿间溢出。剩下的躺在角落已经不知生死。
      
      “这……”老妇人这时也不知该作何反应,只叹少东家着实厉害,丢了一个竟能带回一群了来!不知怎办,老妇人有些手足无措地呆立着。几个伙计也也有些糊涂。最后,还是那跛脚老者看了看,“先都送到医馆吧。”老妇人听后,忙接,“对!快!先送去。”“诶!”
      
      女子身从粮铺进入,此时却在一家酒楼的二层靠窗位置的位置坐着。窗外是车水马龙,行人摩肩接踵。身后是小二高声吆喝着的上菜声。这些,总算冲淡了些女子身上的冷气。
      
      “小龙,学有所成了嘛。”女子对面,坐着一女子。齐长的墨发单单只有一根黑木簪子轻挽,两黛远山眉,桃花眼微眨,琼鼻,淡唇。妖媚万分,浑身却透着清润气。一身发黄白衣,留着岁月经久的足痕。明明坐着最好的位置,桌上却只有一杯粗茶,被白衣女子执在手中,女子抬眸,满是欣慰地看着对面女子。
      
      “麻烦。”
      
      “晓得晓得,虽然药费送得有点多,不过才几岁不是?还有好几十年可以赚回来呢!”白衣女子自说自话后,偏头看着被抱进医馆的孩子,开心得一口气喝完了手间茶。
      
      “车,有问题。”
      
      白衣女子只是摆手,“不管他,我赚我的钱,他赚他的钱。找上了明码标价,一个子儿都不能少!”女子不知想些什么,有些义愤填膺道。
      
      白衣女子叼着空盏,看着窗外,不知道在笑什么。
      
      虔玉只记得自己跟着奶妈,转眼却出现在一个黑盒子里。旁边的小孩只顾着哇哇大哭,全然成了不死不休的意味。
      
      直到哭得没劲了,才眨巴眨巴还蕴着泪珠的圆眼道,“你,不怕吗?”
      
      虔玉正感谢着被解救的双耳,闻言,环顾幽闭的空间一眼,回道:“还好。”
      
      小孩愣了愣,虔玉直觉身边一阵猛的推力,一道比哭声更大的“怪物!”直冲耳中。
      
      再回头,模模糊糊看着离自己已然有些距离的小孩,泪珠比刚刚更快更大颗地滚落。
      
      小孩指着虔玉的手微微颤抖,嘴不知无声说着什么,可能小孩自己也不知道。虔玉有看了眼四周,虽然自己没有跟他们一样哭喊,却也不算是“怪物”吧?再看,那小孩只是又找到一个角落继续低声哭着,离虔玉有些近的其它小孩,有劲的也都往别处挪了挪。
      
      不知怎的,突然莫名感到一阵寒意,尖锐且猛烈,虔玉不禁搓了搓双臂,抬头,却发现那小孩哭得没劲,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还有几个小孩仍呜呜哭着。
      
      垂眸,忍着寒意,手臂如常放好,只有紧贴木板的脊背告诉他与他人的不同。紧接着,一阵诡异的寂静,后,惯力甩得虔玉身子猛地前倾,滚滚的车轮声又再次响起。最后,虔玉看着眼前忙前忙后的郎中,头微偏,仰首看向对面酒楼二层的一扇窗户。
      
      “小龙,这个小家伙应该会比你乖些,这次可是赚大发了!”白衣女子将茶杯放下,笑盈盈地看着蓝袍女子。蓝袍女子看着下面的虔玉,又看着白衣女子。
      
      “你小时候,不仅能睡,而且还特别能吃。只轻轻摸下你鳞片,就凶巴巴的,像是要吃了我!”女子说时着重强调了“能吃”二字,双臂大张做着滑稽夸张的姿势。好像为抚养她长大而操碎了心。蓝袍女子想想那时次次饿醒后自己去捉鱼吃的情形,依旧僵着脸,由着对面的人胡诌。
      
      虔玉其实只是觉得有些饿,但面前的郎中似乎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哪疼哪痛一下才对。在“孺子不可教”的可惜目光下,虔玉被赶下了“稀缺”的软榻。
      
      重见天日时见到的老婆婆领着自己和其余孩子到粮铺的一间小房子中。棉被还有摆满饭菜的矮桌终于让虔玉的眼神亮了些。
      
      “你们先吃些,别害怕,过些日子会有父母来寻你们的。”老妇人有些心疼地看着面黄肌瘦的孩子们。正要接着说什么,却发现除了一个孩子在自己身边外,其余孩子皆已扑向矮桌旁。小孩有些乖巧得异常,小圆脸上带着孩童独有的婴儿肥,杏眼明亮,一件被划得抽丝的暗纹库金锦袍,一双沾满泥浆的鹿皮小短靴。再作端详,腰带微斜的地方有一道深痕,合该是挂玉的,却不知是谁暴力地将玉拽下。老妇人看着一片狼藉的场景和再挤不进去的矮桌,弯腰摸摸身边孩子的头,“叫什么名字啊?”
      
      “虔玉。”
      
      “玉儿啊,跟婆婆去吃些东西吧,白馍菜汤,委屈你了。”
      
      “不委屈。”被拉着的小手跟着老妇人出了门。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