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妃今天又在祸国》者家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6-27 21:52: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钟情死了 ...

  •   成帝二十三年,冬至。
      
      永寿宫内,各色宫装丽人进进出出,忙乱仓促的动作下,到处乱飞的眼神,却是不约而同地往了一处小门上聚集。
      
      一扇之隔,产房之外,孝纯皇太后、傅皇后、恪妃、秋嫔、岚贵人......东西六宫里但凡有点头面的主子们,聚了个整整齐齐。
      
      产房之内,永寿宫的主子钟贤妃,正在艰难临产。
      
      太医院的徐院判跪在产房之外,隔着门帘给这位艳绝后宫的贤妃娘娘看诊,急的满头大汗。
      
      等了好半晌,里面突然传来了稳婆的惊声尖叫,伴随着产房内彻底乱成一团的惊呼奔走声,孝纯皇太后是个坐不住的急性子,当即扬声高喊道:“里面怎么了?可是贤妃肚子里的皇嗣生了?”
      
      稳婆正手脚发软地抱着贤妃肚子里刚出世的小皇子,被孝纯皇太后那霹雳一嗓子吼得差点一个发抖将那烫手山芋给扔出去,颤颤巍巍地将怀中的孩子抱着看了又看,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与这里里外外的各尊大佛们说起,只语无伦次地含混道:“启禀太后娘娘啊,啊不,还有皇后娘娘......是位小皇子......可......”
      
      孝纯皇太后一听到是皇子,当即大喜,正要掀了帘子往产房里闯,却被一声痛呼给惊得顿住了步,只听得产房内突然传来一道凄厉的女声,悲切地大喊道:“娘娘!”
      
      竟是正在生产中的钟贤妃只抬头看了孩子一眼,就颓然地晕倒了过去。
      
      产房内顿时又是一阵大乱,恍惚间,还可以听得到外间孝纯皇太后质询宫人的声音、傅皇后维持秩序的低喝、恪妃在旁温声劝慰着满怀期望却大受打击的孝纯皇太后的低语......钟情的意识一时聚集,一时涣散,一时飘远,一时拉近。
      
      钟情想,竟然是个死胎......怎么会是死胎呢?怎么能是死胎呢?怎么竟是死胎呢?!
      
      “娘娘,娘娘!”抱琴一把扑到钟情身前,大声地在她耳边给她打气道,“......还有一个呢!您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呢!您再使使劲、再使使劲儿啊!......您这口气可不能歇,不能歇啊......”
      
      钟情口里含了参片,后牙紧咬,从看到刚出世的小儿子的第一刻,她就意识到,自己这回恐怕是无声无息地着了旁人的道了,那孩子生来鼻唇青紫闭了气,钟情是个不通医理的人,可她身边有人通啊,抱棋那惊恐的眼神、颤抖的嘴唇,无一不向钟情预示着,她的儿子死的不明白!
      
      就是有这股子“不明白”的气顶着,叫钟情竟然坚持到了在京郊祭祀的成帝归来。
      
      成帝连身上那套祭祀的吉服都未来得及换,一贯洁癖成性、吹毛求疵的他,竟然衣摆沾着点点泥露地冲了过来,永寿宫外,孝纯皇太后在听到小皇子早已胎死腹中时就摸着额头晕了过去,傅皇后身体不豫久矣,也早熬不住地由秋嫔扶着坐下了,外面主子虽多,最后临了能主事的,反而只有向来不拔尖冒头的恪妃沈氏。
      
      成帝不顾宫人拦截,径自脱了外裳闯进了产房。
      
      产房乃血腥之地,孝纯皇太后瞧着了,追在后面追进来,对着成帝未免又是一长串的教训,可成帝毕竟早已大了,只面无表情地沉了声调,喊了宫人来把皇太后扶了出去,孝纯皇太后讷讷的,对上成帝阴沉的脸色,愣是没敢再说什么。
      
      傅皇后白着脸站了起来,由秋嫔扶着,又有恪妃跟在身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全站在了产房门口。
      
      傅皇后想,今日之事,以成帝的性子,怕是难以善了了。
      
      成帝早无心专注她们这些了。
      
      成帝不是一个人闯进的产房,他在祭礼中途听闻了钟情难产的消息,快马加鞭地赶回来,至少还没急得彻底乱了思绪,记得叫人提溜了一直给钟情诊平安脉的年太医过来。
      
      眼瞅着年太医都进去了,徐院判琢磨了一下,怕被成帝秋后算账,权衡一番,也跟着偷偷摸摸地进去了。
      
      年太医一把完脉脸色就变了,二话不说,只叫人再送碗参汤和催产药来。
      
      顶着成帝的视线,徐院判也不好完全干看着不作为,可是上手一搭脉,徐院判就后悔了。
      
      不只是后悔方才跟着进屋,甚至后悔起今日自己为何不有事调休、或者该后悔起月前自己为何不早早上书告老还乡才是......
      
      徐院判心里就暗暗叫苦,钟贤妃这脉相,分明早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徐院判不停地偷眼瞅着年太医,想看这姓年的怎么说,额头上的汗浸湿了徐院判的眼睫,蛰的他眼睛火辣辣的疼,可就愣是没敢上手做那么哪怕一个擦汗的动作。
      
      “徐院判直说吧。”成帝死死地握住钟情的手腕,可惜钟情这时候的意识早已昏沉不清了,给不了他丝毫的回复。
      
      “贤妃到底如何了,”成帝的嗓音低沉阴凉,虽是平静无波的语调,愣是叫徐院判听出了那么一股子寒气,“孩子又如何了......你但说无妨,朕,朕受的住......”
      
      “这......”徐院判简直恨死了恰好在此时出门端参汤的年太医了,身为太医院的院判,也独自顶不了成帝的阴冷视线,他又不能不说,只好含含糊糊道,“不太好......贤妃娘娘和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怕是都不太好......”
      
      “朕知道了,”见到年太医端着参汤进来了,成帝猛地站了起来,紧紧拽着钟情的手,当着产房内所有人的面,一字一句地告诉徐院判道,“不生了......先保贤妃的命,孩子不要了!”
      
      徐院判胸口漏了一拍。
      
      他自然是吃惊的,成帝的后宫中,已经有八年多没有皇嗣出世了,此番贤妃娘娘被诊出双胎,徐院判可听闻,即使是一贯瞧贤妃出身不上的孝纯皇太后,都难得的待她慈眉善目了许多。
      
      在贤妃已经产出了一个死胎的前情下,成帝还能毫不犹豫地抛弃掉另外一个尚且有活命可能的孩子......徐院判心里暗自叫糟,怕是贤妃在成帝心中地位,还真是如那些不知事的小宫女们信口胡说的那般“顶顶喜欢、顶顶看重”的......
      
      若是钟贤妃今日真死在了这里......
      
      徐院判想,自己方才还真是后悔早了、后悔少了。
      
      年太医也听到了成帝的吩咐,皱眉愣神间,有宫女端着催产药到了。
      
      成帝冷着脸对着那端药的宫女寒声道:“不要这东西了,端出去倒了。”
      
      宫女踌躇犹豫间,年太医已经下了决议,他毕竟是给钟贤妃看脉的,不是给钟贤妃肚子里的孩子看脉的,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他自然也是认为贤妃能活着是最好的。
      
      年太医对那宫女点点头,告诉她不需要了,回头准备掏出自己的针与药来,钟情却是突然叫了出来。
      
      她是给疼醒的。
      
      第二胎已然发动,这时候,已经不是轮到年太医他们说叫停就可以停止的了。
      
      小公主出世后哇哇大哭,这哭声总算给了产房内的宫女婆子们一些希冀,可惜欢喜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摆上脸,稳婆只打眼瞅了下小公主脸上的五官,神色陡然就惶恐了起来。
      
      “陛陛陛陛下......”稳婆颤颤巍巍的,将孩子抱给成帝看。
      
      成帝面色轻微地一扭,厉声吩咐那稳婆去把小公主好好地抱到奶娘那里。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远远一个照面,已经足以让钟情看清楚这孩子的面容了。
      
      那是个兔唇。
      
      她,钟情,怀了十个月的龙凤胎,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却是一死一残。
      
      钟情生生地呕出一口心头血来,吊在嗓子眼的那口气,不知不觉的,就散了七七八八。
      
      成帝死死掐住钟情的手腕,不让她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钟情似乎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哭。
      
      一边哭,一边大声喊着“阿娘”。
      
      钟情猛然清醒了过来。
      
      是了,她还有个儿子,她的僖儿,她的僖儿才不过八岁,如果她去了,僖儿可怎么办?
      
      钟情陡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成帝的手,眼睛里闪耀着烁烁的光彩,思路清楚、口齿清晰地婉转唤着成帝:“季郎!”
      
      年太医的心狠狠地沉了下去。
      
      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贤妃怕是,熬不过这一遭了。
      
      四皇子允僖是追着他父皇一道回来的,只是成帝脚程快,倒把他甩到了身后,允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永寿宫里,要冲进产房的时候,却被孝纯皇太后使人给拦住步了。
      
      孝纯皇太后一边揉着胸口喘气,一边慈眉善目、和颜悦色地与允僖打商量:“僖儿啊,你母妃正在里面给你生弟弟妹妹呢,僖儿乖,咱在外面玩,不进去掺和哦,里面脏着呢。”
      
      允僖喘着粗气,一把推开了孝纯皇太后,可惜他人小力气轻,就是推得开皇太后,却推不开皇太后身后那站成一堵墙群宫人们,允僖气得大恼,若是往日,必然是要大骂那些宫人们几句:“狗奴才”的,如今却似乎是母子连心,心头慌得厉害,只急得冲着产房内大声哭喊道:“阿娘!阿娘!”
      
      一声一声,催到了钟情的心坎里。
      
      钟情软软地靠在成帝怀里,捏住他的手,用平生以来最柔情百转、最诚挚动人的眼神望着成帝,哀哀地祈求道:“季郎......我给僖儿选了个封号,待我去了,你,你赐给他用,好不好......”
      
      成帝死死地抿住下唇,一声不吭。
      
      “好不好,”钟情软软地望着他,“啊?”
      
      成帝轻轻地点了点头,侧过脸,眼泪无声无息地冒了两滴,沉声道:“你说,朕答应你......”
      
      成帝不是一个信口开河随意许诺的人......想到这里,钟情缓缓地松了一口气,伸出食指,在成帝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了两个字。
      
      宁寿。
      
      这是她对自己的大儿子最后的期望了。
      
      “还有,”钟情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死死拽住成帝,一边喘息着一边断断续续道,“还有慜儿,我给这孩子选的名儿,你,你不要嫌弃,就叫,就叫慜......”
      
      钟情吃力地在成帝掌心勾勾画画地写了那个“慜”字。
      
      慜者,同愍也,怜悯顾惜意。
      
      成帝知道,钟情是想叫他一念这个名字,就能唤起心头的三两分怜惜。
      
      “好,朕知道了,”成帝四指蜷缩,将钟情的食指握在了掌心,眼眸深深,沉的钟情看不透其中的复杂颜色,“别说话了,朕应你,朕都应你......宝儿,我应你了......”
      
      钟情缓缓地吐出胸膛里的最后一丝气,手腕软软地垂了下去。
      
      意识消散前,恍惚间听得殿外的震天哭喊,以及孝纯皇太后尖声的否决:“不可......这不合规矩!”
      
      钟情的意识悠悠地被拽远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七月份开《菟丝花上位记》~合口味的妹子收一下呗~
    钟意规矩老实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在大宅子里熬到了嫁人的年纪,却因一张殊色无双的脸,被失宠多年的大夫人看中,收拢为府中通房。
    此后侍寝、失宠、孕子、骨肉分离……及至被诬陷与人私通,三十大板香消玉殒,再一睁眼,她回到了卖身为婢前。
    这一回,她没再错过长宁侯府来乡下寻“表小姐”的仆妇。
    ————
    钟意出身卑贱,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
    嬷嬷说,像她这样的出身,来到这乱花迷人眼的洛阳城,能安分守己,嫁个清白人家就不错了。
    钟意平静称是,但最后,她成了宣宗的皇后。
    阅读指南:
    1.女主前世温柔怯懦,重生后黑化心机,为了上位不择手段,男人都是踏脚石。
    2.男主直男癌,真香预警,追妻火葬场。
    PC端:戳一下:
    手机wap:戳一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