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夜难眠》长夜清泓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03 23:33: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二章 ...

  •   韶焉刚出大门,就感觉到周围人的视线都在躲躲藏藏地往他身上看,等他回望过去周围人又装作在看风景。韶焉对于这些打量倒也是习惯了,低头看了下罗盘指针的方向,他就顺着那条道走下去。
      
      他耳力极好,能听见离他比较近的人的窃窃私语:“这魏家到底是闹了什么怪,这几天都来了两个道士了!”
      
      “前些日子魏家公子不是没了吗?听说死的时候被大卸八块,这大伙啊都说是鬼怪作祟!”
      
      “天哪,魏公子平日为人极好,怎么就遭了这种孽?”
      
      “你可不知道啊,说是魏老爷做了缺德事,这魏家最近不是越来越富了吗,多半啊就是踩着别人
      富起来的!”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的,都快编出个魏老爷的一百种罪行了。
      
      韶焉还没走上多久,迎面钻出来一个小孩子,直愣愣地撞在他身上,他纹丝不动地看着小孩失去平衡摔在地上,道袍的下摆还被小孩拉住,留下一枚黑手印。
      
      小孩许是摔疼了,坐在地上哇哇大哭着,韶焉本来想走,但是道袍的下摆又被小孩抓手上,那块黑手印被抹开染了更多的地方。小孩的哭声越来越响,韶焉都要以为他快哭断气了,这时身边的
      
      小摊贩中才跑出一个妇女来,急急忙忙地把小孩托起来:“你这道士!我儿摔在你面前你都不愿意扶一下吗?”
      
      韶焉没说话,眼睛看着小孩拉着的下摆。
      
      妇女顺着目光看下去,发现那块巨大的黑色污渍,赶忙打掉小孩的手:“对不住对不住。”
      小孩似乎很不愿意放开,还是委委屈屈地用两根手指拉着,话都说不清楚地嚎着:“喜欢!喜欢!”
      “放手!”
      “喜欢!!”
      
      妇女似乎是在没了办法,和韶焉赔笑:“这位道长,你看若是可以,这件衣服卖我如何?”
      
      韶焉伸出手,在被抓住的下摆轻轻一弹,那块有污渍的下摆就这么和道袍分裂开,落在了小孩的
      手上,他略微靠近妇女,又保持住距离,轻飘飘地说:“若在让我看见你们,休怪我不客气。”
      
      妇女的脸色瞬间惨白,抱着小孩连连后退:“是。”
      
      这卉县究竟有多少妖混在里面?
      
      韶焉想,这魏家公子死在蛇妖手上,魏家的那个仆人是只蝴蝶妖,这个妇女是只树妖,还是个不知好歹想探他深浅的树妖,自他进了卉县开始,这罗盘便是在胡乱指向,若不是在魏家发现了那
      害人的妖的原型,此时他可能都不知道随着罗盘转到哪里去了。
      
      自那妇女带着小孩连滚带爬地跑了之后,某些试探的目光少了很多,韶焉一路低头跟着罗盘走,在一间酒楼面前停了下来。
      
      说是酒楼,但是门口拉客的姑娘□□半露的样子,倒是昭告了里面做的什么生意。
      
      韶焉进去的同时屏住呼吸,这里面的廉价脂粉味很是呛鼻,还没等他看清罗盘上的指针,一张粉色的手帕就拍在了他的胳膊上,胳膊边出现一张浓妆艳抹的脸来:“这位玉郎似是第一次来我这迎春楼。”
      
      三步外又走来一个女子,想伸手摸一下韶焉的脸,见他躲开,以为他只是害羞,更加靠近了:“郎君,你可别害羞,进了我们迎春楼,自是把这里当成自己家,这里的姑娘啊,都随郎君
      选呢!”
      
      听见这边动静的别的女子也看了过来,看见韶焉的穿着打扮之后眼睛一亮,知道来了只肥羊,也都团团围过来。
      
      韶焉被熏得眼花,罗盘也被这些女人摸了好几下。
      
      有个女子倒是反应了过来,说道:“哎呀,这郎君是位道士呢!”
      
      她身边的女子咯咯笑着:“小道长,帮我看看手相怎么样?”
      
      “你们说,小道长来我们这里,莫不是因为我们这里有妖精吧?”
      
      最开始那个看见韶焉的女子千娇百媚地靠上韶焉的手臂,将胸放在他的胳膊上:“那我们这,岂不是都是妖精了?”
      
      韶焉从女子怀里抽出手来,白皙修长的手指点在女子的眉心,一瞬间闪过浅浅的金光,那女子就像是个雕像一般不动了,嘴角还保持着弧度,却是怎么也放不下来。
      
      “让开。”韶焉把罗盘扶正,用眼角瞧了瞧被定住的女子,又环视身边一圈女子。
      
      女子们像是被谁掐中了脖子,一下没了声音。
      
      这么一闹,韶焉倒成了迎春楼众人的中心,在场的只有他看起来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其余的女子有些像是鹌鹑一般瑟瑟发抖,别的客人则是迷茫地看着怀里的害怕的佳人。
      
      二楼正中房间传来一声高昂的女声:“怎么一下这么安静了?”方才还围着韶焉的女子们听见这个声音,默契地让出一条路来,让韶焉看见那间发出声音的房间,门慢慢推开,走出一位穿着银色长裙的女子,自她出现之后,迎春楼的空气像是停止了流动,所有人都停下来注视着她。
      
      银色长裙的女子看起来年纪有些大了,但是风韵犹存,她扇着孔雀羽毛扇子从楼梯缓步走下,在韶焉面前停下,一双黑色的眼睛似乎有银色的光芒闪过,羽毛扇子落在了韶焉的下巴上,微微向上抬。
      
      韶焉没有动,垂着睫毛看这女子。
      女子一愣,似乎是没想到自己失手了,眼睛的银色光芒几乎是盖过了黑色,握着扇子的手更加用力。
      韶焉只是微微挑起眉毛,手指放在羽毛扇子上,那扇子眨眼间就化成了灰烬,落在地面沾上女子的裙子。
      “白孔雀,”韶焉说,“念你修行百年无杀生之举,我可以不收你,这卉县究竟有多少妖,还望你能一一说来。”
      
      韶焉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白孔雀骤然脱力,一下跌坐在地上,本来被凝结的空气又重新活动起来,众人诧异地看着迎春楼的老鸨坐在地上满头大汗,而她身边那个道士压根没有多看她一眼,径直走上楼。
      
      之前被定住的女子又能动了,赶紧把白孔雀扶了起来,小声询问发生了什么。
      白孔雀摇头,推开她,说:“去通知白郎,让他赶紧过来。”
      
      “卉县有妖二百一十五,其中一百二十三是花妖。这里原本盛产鲜花,某日曾有一仙渡劫路过,落了一次惊雷,花田中受了雷未死的,便成功化形,”白孔雀颤危危地给韶焉倒了一杯茶,“其余的妖大都是从别的地方迁移过来的,卉县偏远,很少有道士过来,至少二十多年都没有,大家也都想好好修炼,一直与普通人相安无事。”
      
      韶焉把茶杯拿起闻了一下,又放回桌上:“那前些日子魏家公子去世的事,可是你们当中做的?”
      
      “我修炼如道长所说已有百年,这迎春楼那些妖多则七八十年少则三四十年,若是随意杀人,这修为可就全废了!”
      
      “迎春楼有多少蛇妖?”
      
      “不到五只。”
      
      韶焉敲了敲桌子:“把它们叫来。”
      
      “这……”
      
      “你如此了解卉县的妖,想来这里有个妖统领你们,”韶焉把罗盘放在桌上,指着上面的指针,“你不是首领,但也是有些权力,罗盘所指的妖气在你们迎春楼,我本可以顺着指向找到它,但是你手下那群妖摸了它,指向已经乱了。魏家出事来了道士,看见我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为何而来,这妖必定和你们有所牵连,才会想要包庇。”
      
      白孔雀张嘴想要辩解,韶焉嘴角微动,露出了一个在白孔雀看来毛骨悚然的浅笑:“我知道你在
      拖时间等救兵,我与你说这些话让你如愿只有一个意思,你们这群妖,没有一个够看的。”
      
      白孔雀额头的汗滴落在手背上,她只想起之前进魏家的那个道士一看就是个半瓶水,蝴蝶妖给她传消息过来之后便没有把那道士放在心上,连同眼前这个让她喘不过气的道士也是一并轻视了,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时传来的敲门声像是救了白孔雀一命,她连忙站起来向门口走去:“道长真是爱开玩笑,若是有害人的妖,我们必然会将它交出去。”
      
      拉开门,门口站着五位妙龄女子,每一个长得都是楚楚动人,白孔雀将她们引进来,和韶焉说:“这便是我们这里的蛇妖了,若是道长有什么想问的,他们一定会如实告知。”
      
      韶焉只是轻轻扫了她们一眼,而后便把桌上的罗盘乱跳指针拨到指向自己,说:“第三个留下,别的都走吧。”
      
      被喊中的女子穿着白红相间的裙子,眼角用朱砂花了一朵花,下巴尖细,说话也是温声细语:“郎君可是认为小女是凶手?。”
      
      白孔雀瞧了她好几眼,又对上韶焉的眼睛,只能低下头带着剩下的四只蛇妖离开房间。
      
      “你是这群妖的首领?”
      “郎君何出此言,小女只是——”
      韶焉手指点了一滴茶水,弹落到女子的脸上,就见女子的脸从那一点茶水慢慢开始融化,那尚未收起的笑容被扭曲得不成样子,本来殷红小巧的朱唇吐露出来的声音却变得低沉:“还真是小瞧你了。”
      
      “看来那只蛇妖和你们还真的有些关系,”韶焉看着女子变得高大,尖细的下巴变宽了些,“但我只收那只杀人的蛇妖,其余与我无关。”
      
      眼前的女子已经完全蜕变成一个男人,本来裹得严实的裙子在他身上成了件袒胸露乳的外套,倒是眼角那朵红花还在原处,把他整个人衬得艳光四射:“我倒想知道那蛇妖是谁,只可惜我也在查,也是毫无头绪。”
      
      “为何?”
      
      这男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榻上,雪白的发丝纠缠着垂在地上,垂在地上的那一部分却是乌黑发亮,结实的胸口随着他说话的声音起伏,那双本来含情脉脉的眼中望着韶焉:“这妖,是新来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