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夜难眠》长夜清泓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10-02 19:55: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序章 ...

  •   夜。
      
      书生将燃尽的油灯重新填了油点燃,下月便要准备启程赶考,赶考的路上多是颠簸慌张,眼下能安稳看书的日子总是要抓紧时间。
      
      隔壁的爹娘已经睡下了,娘亲在一炷香之前给他端来了些米糕,米糕一口没动,在手边已经凉透了。书生总算是看完了这本,才发觉肚子已经饿得发响,拿起一块米糕细细吃着,倒也不嫌凉牙。
      
      脑子里面还在转着刚才书上的论点,书生边吃边想。
      
      夏日的风狂躁灼热,就连深夜的风也是如此,门外的风呜呜作响,兴许是明日要下雨了,从窗外透入的空气闷热,书生无暇顾及额间的细汗,倒是想到了新的说法,将米糕放下提笔在纸上落下墨水。
      
      还未写上几字,忽地狂风大作,将本来是半关的窗吹得全开,将油灯的火苗吹得胡乱跳动,书生将镇纸压在纸上,赶忙去关窗。
      
      风越刮越大,才关上窗走回桌边,虚掩的门又被吹开,书生被打搅得心烦,想着干脆将门关严实,免得一会又要走动。走到门边,书生发觉周围看起来有些不大对劲。
      
      本来该是大风的院子里起了一层薄薄的雾。
      
      若是有这种大风,是不会有雾的,这么薄的雾早被风吹散了,但是现在雾聚集在地面上,让书生
      踏出的脚被遮盖住。
      
      想起以往在民间小说里面看的志怪故事,书生起了鸡皮疙瘩,隔着袖子搓了搓胳膊,只当自己是眼花了,待他重新低头往下看时,那层雾却是越升越高,已经到了他的小腿位置,周身的风也停了,突然寂静的夜晚让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想去隔壁叫醒爹娘,却感觉寸步难行。
      书生怕了,可是不管怎么挪动自己的脚都无法移动一下,只能眼睁睁看着雾蔓延到他的大腿,这雾浓度极高,挡住了书生落在下半身的所有目光,当书生以为这雾要把他吞噬的时候,雾却在他的腰旁停了下来。
      害怕地闭上眼,书生正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耳畔传来一声轻笑。
      是女人的声音。
      
      书生分辨出来,却也还是不敢睁眼,志怪故事里面的女鬼的出场方式也大致如此,最后那些被引诱的人没有一个是好下场。地面传来细细地摩擦声,那声轻笑的主人似乎在靠近他,围着他转了一圈。
      “郎君。”
      书生不敢出声回答,只当自己是个哑巴。
      女鬼的声音更加柔软,似是一汪春水:“郎君,你可愿意看看小女。”
      
      见书生还是不理睬她,女鬼将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冰凉的手指抚上他的咽喉,书生能够感觉到喉结处抵了一个细长尖锐的东西,他猜应当是这个女鬼的指甲,眼下就只能看女鬼的心情来决定生死了。
      “郎君若不愿见小女,便是死都不知道死在谁手上,”那尖锐的指甲游走在皮肤上,留下浅浅的划痕,“小女只想问郎君几个问题。”
      书生还没想清楚,另外一边的肩膀猛得一疼,像是有东西从他的肩膀穿过,疼得他不由睁开了眼。
      
      眼前的女鬼生得无比美艳,眼波流转是无限风情,眼角微微吊起,落着一颗泪痣,更添几分娇媚。饱满的嘴唇红得刺眼,书生才反应过来唇上的那是自己的血。
      
      “你——要问我什么?”书生疼得脑袋发木,他本就细皮嫩肉,在家里也不曾干过重活,这算是他这一生受过最重的伤。
      
      女鬼收回那只威胁书生的手,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说道:“可知道这县上那周姓郎君去了何处?”
      
      “周?”这县上周姓人家多了去了。
      
      “啊,他字昶日,别的记不住了。”
      
      书生被这个名字一惊:“姑娘说的可是周将军?”
      
      “将军,他做了将军?”女鬼阴森美艳的脸上露出娇憨的笑来,“可是太好了,周郎说待他飞黄
      腾达之后一定会来娶小女,眼下小女只需等着他了。”
      
      不敢刺激女鬼,书生将周将军已经逝去二十多年的消息咽回喉咙里,大着胆子对女鬼说:“姑娘既已知道,可以放了在下吗?”
      
      女鬼的笑容保持着:“当然。”
      
      书生悬着的心刚放下,喉间忽地一痛,鲜红的血染了他满眼。
      
      雾慢慢散去,书生倒在地上,拼尽全力动了动嘴,想问这是为什么,却没想到雾散去之后,眼前的女鬼下半身暴露在月光下,竟然是一条粗壮的蛇的尾巴!方才那细细的移动声就是蛇尾在地上拖动的声音。
      
      女鬼没有在意倒在地上的书生,她缓慢移动蛇尾离开,嘴里还在念叨着周郎:“还需再等几日,周郎便来接我了,周郎,周郎……”
      
      书生无力地闭上眼,彻底没了呼吸。
      远处还能隐约听见说话声,喊着周郎,饱含着情思,还似乎能听见婉转缠绵的小曲,在这燥热的夏夜中起起伏伏。
      风吹进房,替书生吹开桌子上的书页。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