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挽轻裳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06 23:43: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活不下去的第二天(捉虫) ...

  •   萧雪澜在兰陵城逗留了十来日,这十来日中,他每日辰时都会等候在孟府后院外,而小孟疏尘也都准时出府和他见面,再由萧雪澜御剑带着他去兰陵城外学习剑道。
      
      小孟疏尘年龄虽小,但根骨奇佳,是修剑道的好苗子,没几日就能把萧雪澜教给他的一套入门剑法,练得有模有样。
      
      萧雪澜看着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娃,忍不住有些嫉妒,要不说他能当主角呢,果然是天赋异禀,学什么都快。
      
      小孟疏尘拿着萧雪澜送他的一把短剑练完了剑法,白嫩的小脸上泛起了运动过后的红晕,浅色眸子里闪烁着兴奋,一脸期盼地朝萧雪澜走过来,问:“阿遥哥哥,你觉得我刚刚那套剑法练得怎么样?”
      
      萧雪澜斜靠在一棵歪脖子柳树上,不吝鼓励道:“不错,有进步。”
      
      小孟疏尘眼珠一转,指着萧雪澜腰上的佩剑,道:“那你能把它借给我试试吗?”
      
      “你想试它?”萧雪澜解下佩剑,将剑从剑鞘中拔了出来,此剑剑身雪白,出鞘自带冷凝之气,剑刃锋利无比,寒光闪闪,难怪这孩子眼馋,不过小孩子实在不应该碰有杀伤性的武器,萧雪澜笑道,“这恐怕不行,这剑和你人差不多高,说不定比你人还重一点,就怕你举不起来。”
      
      小孟疏尘心里不服,看萧雪澜轻飘飘地拿在手里,怎么可能像他说的那么夸张,努嘴道:“少拿这些话唬我,你当骗三岁小孩呢。别是你舍不得吧,真小气。”
      
      到底是孩子心性,萧雪澜也不和他计较,将剑身朝下,把剑柄递给他,“给你给你,你可小心点,别伤到自己。”
      
      “真让我试啊?”小孟疏尘眼睛亮晶晶的,忙把自己的短剑收起来,双手握上萧雪澜佩剑的剑柄,萧雪澜心中暗自发笑,我还真不信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能提起来,面上却不露声色道,“握紧没有?我可要放手了?”
      
      小孟疏尘连连点头,萧雪澜手一松,果然不出所料,那把剑是千年寒铁所铸,看着轻盈,其实重达百斤,哪里是小龙傲天这种十岁孩童能提的起来的,重量挂在他手上,带着人就往地上前倾。
      
      萧雪澜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小孟疏尘,免得他的脸和大地来次亲密接触,取走他手里的剑,道:“怎么样?哥没骗你吧?这剑真不是小孩子玩的,你这小人儿还是乖乖地拿短剑吧。”
      
      小孟疏尘从萧雪澜怀中抬头出来,脸上还挂着“不甘心”三个字,眨了眨眼问:“阿遥哥哥,你的剑有名字吗?”
      
      萧雪澜点头,道:“有啊。它叫‘霜寒’。”
      
      “霜寒。”小孟疏尘重复了一遍,瞪大了眼睛,认真道,“我喜欢你这剑,是不是等我长大了就能拿起来了?”
      
      萧雪澜以为他只是个性要强,还在纠结自己拿不动霜寒的事,笑着道:“自然,等你长大,拿起霜寒不在话下。”
      
      “那你会一直陪着我吗?”小孟疏尘揪着萧雪澜的袖子,语气忽然变得软糯。
      
      “……”萧雪澜还有其他的事要做,自然不可能一直陪着小龙傲天,他也不想像其他大人一般编瞎话去哄骗一个孩子,顿了顿道:“你要知道,人的一生很长,这当中会遇到很多人,有的人会陪你走过人生中的一段旅途,有的人可能只会打个照面,此生都不会见第二次。但是你要相信,若是有缘,你我终有一日还会再聚。”
      
      小孟疏尘垂眸不让萧雪澜看见他眼中的失望,沉默了片刻,小声道:“我忘记了,你跟我说过,你马上就会离开这里的。那你还会来看我吗?”
      
      萧雪澜看着那颗毛茸茸的头,心里一软,手轻轻抚上小龙傲天的头顶,揉了揉小少年柔软的顶发,温和道:“如果可以,我会的。”
      
      小龙傲天扭头躲闪着萧雪澜的魔爪,嘟囔道:“你干嘛摸我头啊?我娘和我说,男人的头不能让人随便摸的!你快住手!”
      
      虽是不耐烦的表情,可小龙傲天的脸上重新恢复了活力。
      
      两人毕竟相处了十来天,多少也有点感情,萧雪澜心里明白,离别的日子怕是不远了,便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正色道:“好了,不逗你了。今天先不教你学其他剑招了,咱们学点理论知识。我问你,你学了十几日的剑,可悟出点什么没?”
      
      小孟疏尘道:“修习剑道,除了要忍受身体上的苦痛饥寒,也需要强于众人的恒心与耐心,出剑要快准狠,练剑过程却要平心静气,才能从中领悟出道法。”
      
      萧雪澜满意点头,又问:“那你修剑道是为了什么?”
      
      小孟疏尘眼神坚定,口气坚决道:“谁以后再欺负我,我就拿剑砍了他!”
      
      萧雪澜:“……”
      这心狠手辣的小龙傲天是自己教出来的?
      
      小孟疏尘看到萧雪澜明显不悦的脸色,知道自己大概是说错话了,眨眨眼,又恢复成属于稚子该有的天真表情,拽着萧雪澜的袖子,细声细气撒娇道:“阿遥哥哥,我特别喜欢看你笑,你笑起来特好看,看见你笑我就想起我娘给我做的芙蓉糕了,都是甜滋滋的。”
      
      萧雪澜哭笑不得,这小机灵鬼,还挺会察言观色。
      
      十几日的功夫一晃而过,萧雪澜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手任务也成功完成,他本以为自己有机会能亲自和小孟疏尘道别,可自从那日过后,他在孟府后院盘桓几日,都没等到小孟疏尘出现。
      
      也许是因为答应和萧雪澜学剑只是图一时新鲜,等新鲜劲一过,小孟疏尘就把这事给抛诸脑后了,又或许是在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事,阻碍了他出府的计划,但是这些,都不是萧雪澜能够干预的了。
      
      系统禁止萧雪澜私自与主角见面,目的是防止干扰主角的成长历程,影响原著剧情发展。
      
      这一别,就是十年过去。
      
      萧雪澜所在的寒岳剑派,位于西北天池一隅,千余年前由九曜圣君开创,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
      
      虽名为剑派,但一门四宗,各立山门于寒岳山脉四座险峰之上。四宗同根同源,守望相助,千余年来,寒岳剑派实力傲立于仙门百家之上,为正道执牛耳者。
      
      萧雪澜,是凌云宗宗主的大弟子,凌云宗宗主常年闭关悟道,他便成了凌云宗主事之人。
      
      寒岳剑派每隔三年收一次门生,修真之人除了要选对一门适合自己修行的道途,也讲究一个好的出身,而寒岳剑派数千年仙门魁首,投入其门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在萧雪澜的理解中,寒岳剑派就好比清华北大,而那些仙门世家则是以血脉传承的大家族,把小辈们送进寒岳剑派修习几年,既在学历上镀了金,又混了个实力雄厚的母校,日后行走江湖,说出自己师从寒岳,别人都会高看一眼。
      
      萧雪澜因为做系统任务基本上都在外游历,这次系统却下达指示要他回凌云宗,萧雪澜敏锐地感觉到,这次寒岳收徒,孟疏尘应该也在其中。
      
      十年未见,也不知道当年的小龙傲天长成什么样了,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
      
      萧雪澜赶回凌云宗的时候,凌云宗饱经风霜的山门已经毁于刚刚一场大战中,化为路边的一滩齑粉,只剩一座刻着“剑意凌云”的石碑犹自坚、挺地屹立在漫天飞雪之中。
      
      萧雪澜身着一袭寒岳剑修标志性的素衣道袍,墨玉为簪束起三千青丝,面容昳丽,神色却十分肃然,眉头始终紧紧拧着。
      
      凌云宗刺骨的寒风将他的衣衫吹得猎猎作响,分明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模样,可萧雪澜那双顾盼之间自含一汪春水的桃花眼,却偏偏让人一望进去就能感受到他浑然天成的风流韵态,想要亲近之。
      
      只是现在的萧雪澜,脸上不复惯常的冷静,紧皱的眉心暴露了他心中的不安,他御剑而来,按落剑身下来,雪白的道靴“吱呀吱呀”踩在雪地上,每走一步,眉心便皱一分。
      
      已经不复存在的山门外,七仰八躺着凌云宗的弟子,素白道袍上,胸口处皆有一滩鲜艳醒目的红色,直挺挺不辨生死。
      
      萧雪澜握紧了手中的霜寒剑,胸口轻微地起伏着,压抑着心中的情绪,闭目不忍看地上躺着的,那些他熟悉无比的面庞。
      
      “师兄……你总算回来了……”一双手攀上萧雪澜的衣摆,拽着萧雪澜不让他从自己身边离开,猛烈地咳了两下,又断断续续呻、吟道,“你要……为我们……报仇啊!”
      
      萧雪澜似是不闻,目视前方,不露声色地扯了扯衣摆准备抽身离开,可那人手劲出其大,那小片衣角硬是没能从他手里拽出来。
      
      萧雪澜忍住了挥剑割袍的冲动,僵硬地蹲下和那人低声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觉明嘴角还挂着鲜血,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喘了口气,愤愤道:“还不是机枢宗那些混蛋,趁着师兄你外出游历,竟然在山门前摆下阵法,不让咱们回山!欺人太甚!师兄,你一定不要放过他们!”
      
      萧雪澜扣了黄觉明的脉门,边探边道:“好好的,机枢宗的人怎么会来找你们的麻烦?你们是不是又趁我不在,去机枢宗寻衅滋事了?”
      
      黄觉明嗫嚅道:“师父闭关不日就要合道,咱们凌云宗也该扬眉吐气了不是,我就是……没忍住,师兄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机枢宗的人有多讨厌,我就是和他们吵了几句……”
      
      “吵了几句就能让人家大张旗鼓布下炎阳八卦阵来对付你们?”萧雪澜心底涌上一股无力,凌云宗的剑气属水,被属火的炎阳八卦阵克制,他这些师弟,学艺不精,这点修为根本不可能破阵,被机枢宗的人困在自家山门前,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萧雪澜起身,揉了揉眉心,恨铁不成钢道:“没事就别装死躺在这儿丢人现眼。”转了个身,又对着身后地上躺着的人命令道,“还有你们,赶紧起来!还嫌不够丢我凌云宗的脸吗?”
      
      地上躺着的人听得萧雪澜语气中的怒意,忙一股脑地爬起来,你扯我我拉你地走近萧雪澜,依次行礼道:“见过师兄。”
      
      修道之人最看重脸面,就算是自家弟子犯了错,也是关起门来教训,现在机枢宗的阵法还摆在家门口,总得先想办法让他们把阵撤了再说。
      
      萧雪澜怕师弟们嘴快再出言激怒机枢宗的弟子,决定一个人去阵前讨说法,便吩咐黄觉明带人往后站远点。
      
      刚往炎阳八卦阵阵前一站,就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此阵是按八卦方位放入四样法器而成,四样法器相辅相成,威力不俗,须得按顺序逐一击破才能破阵,若是错了顺序,就会被法器打出阵外。
      
      机枢宗一向财大气粗,单看这布阵用的极品法器和上品灵石,就知道这个阵法真正发威起来,黄觉明他们入阵,只需片刻就会化为灰灰。而今日他们布下的阵,改了方位,减弱了阵法的威力,目的只是将凌云宗的弟子拦在山门外。
      
      萧雪澜如何会看不出,机枢宗是念在同门的份上,手下留情了。可悲的是,人家让你还打不过,难怪他们凌云宗会沦为仙门百家口中的笑柄。
      
      萧雪澜暂时先抛开这些杂念,对着炎阳八卦阵内传音道:“凌云宗门下萧雪澜,可否请守阵的师弟出来一会?”
      
      不一会儿,从阵内升起来一穿金线滚边玄色道服的弟子,打量了一眼萧雪澜,确定是本人之后,傲慢道:“原来是萧师兄。今日我机枢宗借凌云宗山门一用,练练阵法,萧师兄若是想回凌云宗,还请从后山御剑上去吧!”
      
      萧雪澜手扶剑柄,漫不经心道:“萧某外出游历许久未归,竟然不知机枢宗排演阵法需要到凌云宗来?不如你我同去掌门真人处论一论这个理?”
      
      机枢宗弟子不屑道:“萧师兄,你少拿掌门真人压我们,萧师兄想上山,那就进阵做过一场,若是能破得了这炎阳八卦阵,我们自会撤阵走人,可若是萧师兄道术不济,可就委屈师兄这一个月都得从后山绕行了!”
      
      萧雪澜没有介意对方嚣张的态度,清冷的眉眼之间态度似乎又温和了一点,依然很有耐心地和他们商量,道:“同门师兄弟,若是伤着你们,岂不是损了两宗之间的和气?”
      
      机枢宗弟子听他这么说,分明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生气道:“凌云宗嘴上功夫厉害我们已经领教过了,就请萧师兄入阵,也让我们领教一下你们凌云宗剑上的本事吧!”
      
      “得罪。”
      
      话音刚落,萧雪澜已点地纵身跃到阵法上方,身姿矫健如苍鹰掠空。
      
      机枢宗的弟子看到他出手,不敢大意,立即入阵回到阵眼处催动法器迎战。
      
      剑啸如龙吟,是霜寒剑出鞘,一道雪白的剑气破空划过,劈开冷凝的空气和漫天飞舞的雪花,直落阵内,却被法器上施加的咒法挡住。
      
      第一剑,只为查探阵眼位置,萧雪澜上挑剑尖,催动剑诀,凌空又向阵中挥出第二剑。
      
      这一剑,携风裹雪,剑气高昂,如惊鸿掠影,又如青电入云。
      
      雪亮的剑影一分为四,空中原本纷纷扬扬落下的雪花凝滞一瞬,如流水般被卷入了这剑影之中,凝成四支晶莹剔透的锐利冰箭。
      
      四道寒光闪过,四支冰箭分别射向阵中四个阵眼,依稀听得有冰碎裂的声音,随即,阵中四个方位传来四声惨叫。
      
      雪落,阵破。
      
      萧雪澜落地收剑回鞘,身上没有沾染到半片雪花。
      
      机枢宗的弟子犹在阵中嚷着“怎么可能”,不敢相信萧雪澜只出了两剑就把炎阳八卦阵破了。
      
      与机枢宗的哀嚎不同,凌云宗的弟子正高举双手大呼“大师兄万岁”,庆贺胜利,而萧雪澜的内心毫无波动。
      
      一道机械的女声适时在萧雪澜耳边响起:【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迎击!机枢宗的报复!”,人物魅力值+99,武力值+99,威望值+10,存在感+1,请宿主再接再厉!】
      
      存在感+1,萧雪澜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虽然穿书已经十年,他还是一个存在感还不到50,随时会被系统抹杀的——炮灰。
      
      有些人表面上光鲜亮丽,其实背后,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脊梁。
      
      萧雪澜感同身受。
      

  • 作者有话要说:  带着我家命苦的小雪男给大家拜个早年~请观众老爷们打赏一点收藏评论~
    嘿嘿,这次想写不一样风格的穿书修真文,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另外,安利一下接档文《究竟是谁想杀我?》,文案点开作者专栏可见,现代文,沙雕爆笑风格,预收特别重要,请小仙女们赏个收藏,(づ ̄ 3 ̄)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