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折曲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2-25 12: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拉黑 ...

  •   
      “我家有矿。”
      
      这是在解释为什么无缘无故给她发红包了?
      
      乐心腹诽,在一个穷人面前,这就是赤.裸.裸的炫富了。
      
      5820,乐心只听说过520。我不爱你?
      
      不爱还发红包给买种子?欲盖弥彰,口是心非。
      
      不过,有点可爱呢。心底柔软的一角被触动,唇边不自觉浮现笑意。
      
      乐心回:“不怕我欠债不还?”
      
      谁知储卫恼羞成怒:“撤回了不知道当做看不见吗?”
      
      心底撤回“可爱”。分手才两天,他就能上天。乐心回:“不知道!”
      
      她将红包如数退回,还多加了一毛钱的利息,然后连发三条:“领红包!”
      
      第三条没发出去,“储卫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他把她拉黑了?
      
      这波操作厉害啊,刮目相看,乐心简直要被气笑了。
      
      乐心拨了储卫的电话,响了两声被挂断,再打,“嘟”一声自动挂断,被拉黑了。
      
      乐心:“……”有病吧,不能红包领了再拉黑?
      
      也对,人家有矿。
      
      但是,仍然好气。乐心打开自己的朋友圈,给霍成的那条评论回复:“嗯,种!到了秋天我就收获很多个男朋友,一个揉肩,一个捏手,美男环绕/开心。”
      
      然后,霍成删除了他的那条评论。
      
      乐心:“……”
      
      印章在半空中剧烈抖动,像是突然得了羊癫疯。
      
      乐心威胁:“要是让我听到你的笑声,我就把你捏碎。”
      
      印章抖动得更加剧烈了。
      
      她绕着荒地走了一圈,地里的草长得比小院里的更加生机勃勃,有些野草快有半人高了。这地,显然不能直接种。要不,再找白虎拔个草?
      
      种地不急于一时,乐心握着手机回家,在院门口,却见贺文骏正站在那里等着她。
      
      乐悦家不仅在村子的最后面,若是严谨一点说,怕是与村子隔离了。据说当初,乐悦爸爸和她大伯两兄弟分家的时候,好的宅基地都被她大伯占去了,最后,只能在村子尾的耕地上建了院子和楼房。
      
      所以,贺文骏站在那里,肯定是在等着她。
      
      “你为什么假冒乐悦?”
      
      贺文骏倒是干脆,见到乐心,也不绕弯子,直接问。
      
      斯文俊秀的贺文骏,穿着短袖衬衫,露出的手臂上隐约浮现出肌肉。隔着一层眼镜,他的情绪被遮掩,但能明显感觉到他内心不平静。
      
      “我就是乐悦啊。”乐心好意提醒,“你去村子里问问,看着乐悦长大的那些人,谁不认为我就是乐悦?除了你。”
      
      “现在不流行众人皆醉我独醒了,既然大家都认为我是乐悦,你认为我是假冒,那就不可能是大家错了,而是你,”乐心纤长的细白手指指向自己的太阳穴位置,“你,这里坏了。”
      
      贺文骏脸色青白,“你到底是谁?”
      
      他握紧了拳头,眼神极具有压迫力,跨前了一步。
      
      “你奶奶刚死,你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追问一个与你毫无关系的无知少女的身份,中国人都是很讲孝道的,你这样,让我很难不怀疑你根本就不算个人。”乐心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看你这样,是想跟我动手?我完全不在怕的,好吗?我一根手指头,分分钟能戳死你,信不信?”
      
      显然,贺文骏是不信的。
      
      乐心冷哼了一声,动了动手指头。随即,贺文骏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用拳大力地打在腹部上,他不受控制地后退了好几步,险险稳住脚。腹部的疼痛,剧烈而迅猛。贺文骏的眼镜偏了,他弯着腰,粗重的喘息着。
      
      “疼吗?”乐心柔声问,“我看看啊。”
      
      贺文骏抬起眼,便见到一张血盆大口迅疾地朝他而来,尖牙利齿,似是要将他一口吞下。“啊!”他大叫一声,反射性地往后退,左脚绊倒了右脚,摔坐在了地上。
      
      乐心轻声嘲笑:“怂!”
      印章附和:“怂!”
      
      她进了院子,大门在她身后自动合上。
      
      乐心不怕在贺文骏面前表现异常,渣.男一个,见一次打一次一点都不为过。就算他视她为妖魔鬼怪又如何,咬她吗?
      
      村子里没人认为她不正常,那认为她不正常的贺文骏才是真的不正常。她就喜欢贺文骏这样百口莫辩的憋屈模样,憋死他!
      
      贺文骏坐在地上许久未动,他腹部的疼痛一阵接着一阵,极不正常。而他更能确定,他看到的那血盆大口绝不是幻觉。他曾保有一丝希望的想过,这个看起来陌生的乐悦,可能是以前的乐悦整容了。其实,不可能的。若是乐悦真的整容了,村里其他的人为什么察觉不到?最诡异的是,明明是两个长得完全不一样的人,村子里居然没有人能发现面前的人不是乐悦,这才可怕了。
      
      乐悦死了,他亲眼看到的。凄惨极了,大睁着无神的双眼,直愣愣地向上望着,死不瞑目。
      
      贺文骏内心撕心裂肺的痛,那些记忆是他深埋在心底,不愿触碰的,它是他懦弱而肮脏的明证。是他害死了乐悦。
      
      他闭了闭眼,敛去汹涌的情绪。
      
      面前的乐悦,是假的。这个假乐悦绝对不是人,是妖物,她要干什么?
      
      贺文骏拿出手机,找到一个他关注许久的微博,发了条私信:“大师,救命!”
      
      乐心经过月季花那里时,特意放慢了脚步,她快走过去时,才听到乐悦幽幽的呼唤:“哎?”
      
      “什么事?”
      
      乐悦吭哧半天,“你……去帮我看看我奶奶?”
      
      乐心:“不问问你那被我揍了的前男友?”
      
      乐悦:“……”
      
      “还没表白呢,不算前男友。”乐悦语气空洞地道。
      
      然后就没有表白了,她死了。
      
      “奶奶现在肯定从别人口中听到乐悦回来了,你去看看她吧?”乐悦恳求。
      
      乐心问:“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趁着晚上。
      
      “奶奶身体不好,我鬼气太重,接近她对她不好。”
      
      乐心断然拒绝:“不去。”
      
      乐悦:“……为什么?”
      
      “为什么?”乐心提醒她,“因为我要学习,马上要考试了,你早上还叫了我起床呢。我的竞争对手都在学习,我岂能不学?”
      
      想考老师的不是乐心,是乐悦。
      
      乐悦生前最大的愿望是当一名教师,她从小听着爸爸唱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歌曲,长大后真催发了当老师的念头。高考后还没来得及填志愿,她就死了。她觉得自己死后鬼魂滞留人间,最大的可能便是愿望未实现。
      
      乐心初来人间,人生地不熟。说是来接任土地神,但土地神没有凡间承认的身份,也无住所。
      
      刚死成鬼的乐悦与乐心交换了条件,乐心取代她,成为乐悦,以她的身份在人间行走,住她家的屋子,种她家的地,但乐心也要代替她去上大学,毕业后报考教师。
      
      “考教师,还是去看你奶奶?”
      
      二选一,乐悦沉默了一会:“看我奶奶。”
      
      乐心提醒道:“我不善良,我也不会觉得你多孝顺,为了见你奶奶一面,放弃愿望。乐悦,你记住,我不会对你予取予求,我不是你的谁。更不客气的一点说,跟你交换条件,都是我看得起你,所以,别妄想得寸进尺。”
      
      “我再问你一遍,是去看你奶奶,还是考教师?”
      
      乐悦沉默更久:“不去了。”
      
      “我有时候真不明白你,乐悦,是个人都能想到你鬼魂滞留人间的原因,为什么你非要扯到有当老师的愿望没有实现上去?你是枉死,生死簿上,你的寿命还长。你放着杀害你的凶手不去索命,居然还将他死了的奶奶的鬼魂给带回来,你都在想些什么?”
      
      乐悦弱弱争辩一句:“不是他杀了我……”
      
      乐心一针见血:“不是他,你不会死。”
      
      乐悦不作声。
      
      算是默认了。
      
      贺奶奶鬼气弱,白天陷入沉眠,自然听不到乐悦和乐心的对话。她不清楚乐悦与贺文骏之间的过往,乐悦不变厉鬼去索命贺文骏,更不会迁怒到贺奶奶。
      
      儿孙满堂,后辈孝顺,晚年生活幸福和睦。丈夫早几年就去世,按一般情况而言,贺奶奶死后应该是毫无牵挂地离开,不该出现鬼魂滞留人间的情况。
      
      乐心没兴趣管闲事:“等晚上她醒过来,让她走。我是土地神,不是养鬼的。”
      
      风吹着月季花,鲜艳的花瓣摇曳生姿,空气安然宁静。
      
      “别装死,乐悦?”
      
      特别喜欢拆台的印章:“可她本来就死了呀!”
      
      乐心凉凉地看了在眼前飘着的印章一眼,考虑要从哪个角度把它捏碎。
      
      敲门声挽救了印章,刘婶推开院门进来,印章眼疾手快“嗖”地一声钻到了月季花丛里。
      
      “什么东西?”
      
      刘婶依稀看见了一道残影,她朝月季花里看了一眼没看到什么,也就不在意。她神色愤懑,满脸怒气,望着乐心欲言又止。
      
      “怎么了?刘婶?”
      
      一句话打开了吐槽的开关,刘婶愤愤道:“你大伯母,也太不是个人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