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折曲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2-24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红包 ...

  •   第四章
      
      第二日清晨,院子的铁门便被人从外面敲响。
      
      轻轻的,三声。
      
      好似敲门人对主人尊敬而畏惧。
      
      门响了三声后,敲门人静静地站在门旁等候。
      
      隔了好一会儿,门自动打开,敲门人略弓着腰踏进了院子。五六十岁的模样,穿着讲究,眼敛精光,蓄山羊胡。他微垂着头,并不四处乱看。
      
      乐心早已经起来,就着晨光早读、背书,看起来十分勤苦好学。
      
      事实是,刚过五点,整个卧室内突然温度陡变,森冷阴寒,那凉意仿佛要浸透到骨子里去。乐心一下子惊醒了,睡意全无。
      
      乐悦幽幽地嗓音在卧室里盘旋:“天亮了,该起床看书了。”
      
      乐心砍死她的心都有了。人死为鬼,鬼死为聻,真是不负jian的读音。
      
      不知道失恋的人需要睡死在床上吗?
      
      乐心披散着长发,白色棉质长T恤,穿着一双凉拖鞋从楼梯上下来。
      
      “见过土地神!”
      
      来人恭敬地见礼。
      
      印章欢快地越过乐心,绕着来人转了一圈,招呼说:“啊,白虎,好久不见了!”
      
      听印章说是白虎,乐心想起来了。每一届的土地神都是仙界流放下来的,来了人间后郁郁不得志,根本不愿意履行土地神的职责。所以,土地神对外一直都有一个代理人,他负责处理土地神该处理的所有事宜。白虎,便是上一届土地神代理人。印章和乐心说过,白虎是附近山里的白虎精,实力不俗,方圆百里的精怪都打不过他,对他代理土地神职责是服气的。
      
      白虎仍旧没有抬头,表示对土地神的绝对臣服,“公公一走四年,此方精怪颇为挂念……”
      
      乐心给自己扎辫子的手顿住:“公公?”
      
      印章大笑:“你别多想啊,不是皇宫里的公公,是土地公公的公公,哈哈……”
      
      清亮的女声干干净净的,白虎讶异抬头,这届土地神居然是个女的?
      
      四年前土地神刚上任,他来拜见时,土地神已经拎着行李说去求学去了。也没说让谁代理土地神,也没剥夺他的土地神代理权。这四年,白虎照旧处理事宜。昨晚,土地神昭示四方精怪,她回来了。白虎觉得她是在提醒他,今早他便来了。
      
      白虎尴尬解释:“小人等一向都称呼土地公公,习惯了。”
      
      “哦,我以为儿媳妇才叫公公。”
      
      白虎:“……”
      
      乐心问他来干嘛。
      
      白虎说:“公……土地神您走了四年,房间无人打扫,小人前几日刚打扫了屋内灰尘,院子内荒草还未来得及处理,是以,今日特来拔草。”
      
      他低眉顺眼,恭敬殷勤,刻意讨巧卖乖,想让乐心继续让他做土地神代理人。
      
      “这样?那多谢你了。”
      
      白虎站着没动。
      
      乐心疑惑:“还有事?”
      
      她眼神平平淡淡的,却无端让白虎生出自己被看透的感觉。到底是仙界来的,哪怕被贬谪至此,也不是他能够窥视算计。
      
      白虎暗自紧了紧,忙说:“没,小人这就去院子里拔草。”
      
      “嗯,去吧。”
      
      乐心没把白虎放在心上,像他这样的,她见惯了。既然能在几日前打扫了屋子,自然也能打扫完院子。他留着今日来,不过是想当着她的面做,向她要情呢。
      
      她能理解,但是不喜欢这种人。
      
      翻找出剪刀,乐心对着镜子,仔细地给自己剪了个齐刘海。
      
      精致的女孩都留有刘海呢。
      
      熟能生巧,四年里给自己剪过无数次刘海的乐心,很快就剪好了刘海,她在镜子里照了照,非常满意。
      
      摸出手机,乐心开始刷朋友圈,刷到了她想看的那人动态:“新的开始!”配图是一辆车和他穿着西装、皮鞋的半边身体,没露脸。
      
      底下有共同的好友评论。
      
      “霍成:艾玛,豪车,哪天带我兜兜风?”
      
      “王逍莫:老四终于不掩饰自己富二代的身份了?这是求婚成功了吧,恭喜恭喜,等喝喜酒!”
      
      她从网上搜了搜那辆车,数了数钱的位数,而后默默关了浏览器。她嫁给储卫的话,果然可以过豪门少奶奶的奢侈生活。
      
      再刷新朋友圈,乐心发现王逍莫那条评论没有了。
      
      也是,不能让人误会,这会影响储卫左拥右抱的。
      
      乐心莫名心浮气躁,她四处找乐悦,“乐悦?”
      
      印章提醒:“鬼白天是不能出来的,今天太阳这么大,更不能出来了。”
      
      乐心:“电视剧里,鬼打把伞不是就可以出来了吗?他们用油纸伞都可以,如今还有遮阳伞呢,岂不效果更好?”
      
      印章吐槽:“你也说那是电视剧了,你可能不太了解鬼。”
      
      白虎乐呵呵地凑过来,指着院子里那簇开得正艳的月季,问乐心意见:“这月季花是否要留下?”
      
      他拔草拔得认真,速度也快,这一会工夫院子已经被他清理大半。
      
      乐心瞟了一眼他手上沾染的泥土和衣襟上的青草汁水,“你觉得呢?”
      
      她语调很平,没带什么感情。
      
      白虎额头上的汗唰地流了下来,她发现了?他慌忙补救:“自然……留下,留下。”
      
      那月季下面有些东西,不太对劲。白虎之前就发现了,他这样问,不过是想试一试乐心的态度。他没料到,乐心一点面子都不给他。
      
      夏日的阳光灿烂浓烈,晨间的风微微,院子里一时安静下来。
      
      乐心很不喜欢别人试探自己。这个白虎,一个早晨试探了她两次。事不过三,再来一次,她要翻脸了。好在白虎有自知之明,接下来的时间,他老老实实地在院子里拔草,离那些月季远远地。
      
      院子的门再次被敲响,“乐悦?起来了没?”
      
      白虎自觉地隐去了自己的身形,乐心打开了大门,“刘婶?”
      
      乐悦指给乐心认过人,刘婶与她妈妈关系好,住得离她家不远,平时很照顾她。
      
      刘婶拎着个篮子,毫不见外地走了进来,“我看你窗帘拉开了,猜你起来了。你这孩子脸皮薄,估计叫你去我家吃饭也不愿意。可你也四年没回来了,家里什么也没有。”
      
      她从篮子里开始掏东西,“这些菜都是婶子自己种的,不值钱,也就吃个新鲜和健康,我早上从地里刚摘的,你留着吃,别跟婶客气。”
      
      西红柿、黄瓜、茄子、青椒和小青菜等,顺带用塑料袋装了几斤大米和面粉。
      
      乐心略有些束手无策,她道了谢,又回屋拿了一些她买的糕点塞给刘婶。
      
      刘婶没要,她又嘱咐乐心:“等下去看你奶奶的时候带去给她吃吧,你奶奶念叨你好几天了。”
      
      乐心答应了,等刘婶走后,她洗了根黄瓜,直接啃了,脆脆的,带着股清香,很好吃。乐心大度地给了白虎一根,算是答谢他给她拔草。
      
      白虎捧着那根黄瓜走了,走远了之后才想起,他忘记和新的土地神提代理的事情了。那现在,是他继续处理事情,还是送到新土地神面前呢?
      
      关了院门,确定周围无人之后,乐心走到院子里的那簇月季跟前,随脚提了提,喊道:“乐悦。”
      
      乐悦空洞麻木的声音从月季下面传来:“请你高抬贵脚好吗?你踩到我了。”
      
      “乐心你知道这些月季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吗?”
      
      乐悦幽幽说道:“因为我滋养了它啊。”
      
      乐心:“……我想问你,你家地在哪?”
      
      “作为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霸,我会知道我家地在哪?”乐悦说,“你该日三省,今天背多少书了,今天记住多少知识点了,今天做了几张试卷了。你不问你的竞争对手学得如何了,你问地干什么?”
      
      乐心理所当然,“种地啊,我和我男朋友,不,我和我前男友说了要回家种地的,岂能言而无信?”
      
      “我记得,我家有七八亩地,好像被大伯做主包给别人种了。房子后面还有几分荒地是我家的,你可以种。”
      
      “包给别人种?别人要给钱的吧?钱呢?”
      
      乐悦顿了顿,“我一个鬼,又用不到钱。”
      
      所以,她没有想到过这茬。
      
      几分荒地就几分荒地吧,储卫一个富二代,应该区分不了几分和亿万亩的区别吧?
      
      乐心自我安慰,而后去看了荒地,拿出手机,找了个角度,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朋友圈:“种什么好呢?/微笑。”
      
      她在大学里的人缘还不错,朋友圈发出去没多久,便有不少点赞和评论。
      
      很多人给她留评,问她是不是回家了,还有回答她问题的,土豆、玉米、榴莲等,说种什么的都有。直到霍成一枝独秀,留评:“种男朋友?”
      
      乐心:“……”
      
      这时,勤工俭学时认识的一位温柔学姐,截图储卫朋友圈,问她:“储卫是个富二代?你和他怎么回事?看你朋友圈,你是回家了?回家种地真不是你说着玩的?”
      
      乐心跟很多人都说过毕业要回家种地的话,包括储卫,他们都以为是开玩笑。
      
      乐心回她:“真回家种地了,分手了。”
      
      学姐问:“看不出储卫是个渣啊,毕业就分手,合着他就是和你玩玩?太过分了!”
      
      乐心:“……我先提的分手。”
      
      学姐:“好了,你先提的分手,我知道了。乐心,你也别难过。灰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都是童话故事里才有的,你别想不开。作为新世纪的独立女性,不是非爱情不可,我们还有事业。学姐相信你,你一定可以在事业上大展拳脚的。”
      
      这是不信?
      
      学姐又发来一张她的朋友圈截图,配了个无语的表情。
      
      “哎呦妈呀,上班发现公司新任总经理居然是同校同学!隐藏的富二代在我身边四年我居然不知道!!是心动的感觉!!!”配图是储卫精致的侧颜偷拍照。
      
      乐心回了六个点。
      
      学姐又安慰了她一会。
      
      渣.女昧着良心表示她会尽快走出失恋的阴影,绝不会颓废或生出轻生的念头。
      
      乐心将学姐发来的第二张朋友圈截图又截图,只留下储卫的偷拍照。她手拂过储卫的脸,感觉他的眉眼变冷了。
      
      手机响了一声,有信息进来。
      
      储卫发了一个红包。
      
      乐心点击领取,5820元。
      
      “?”
      “给你买种子。”
      
      他又补充:“你欠我的。”不管是这钱,还是感情。好像有点矫情?
      
      撤回,又发:“我家有矿。”
      
      

  • 作者有话要说:  乐心:储卫一个富二代,应该区分不了几分和亿万亩的区别吧?
    储卫:你莫不是把我当成了傻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