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宠爱》三无是萌点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13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你什么意思?!”
      顾倾话音刚落,方潇狭长极具攻击性的眼略微眯起,说话语调骤然尖利起来。
      质问的声音像是指甲划过黑板,高亢刺耳。
      
      “什么意思,你应该听得很清楚。”顾倾双手环抱,轻慢地向前几步,来到方潇旁边斜睨。
      方潇气得胸脯上下起伏,愤怒的瞪过去。
      “我又没指名道姓,你怎么就急着对号入座了?”顾倾红唇扬起嘲讽的弧度,冷倦的声音丝丝缕缕,像蛛网似的缠上方潇,“让我猜猜,上个月LON的实际销售额降了多少?八个点还是十个点?”
      “哼!”方潇眯起眼睛哼了声,咒骂的话原本要说出口,又想起什么似的憋回去,摆出洋洋得意的胜利者姿态,“顾倾,你没几天可得意了。容礼签进我们公司,你很不甘心吧?”
      
      顾倾表面淡漠镇定,没有流露丝毫情绪。
      实际握住胳膊的指甲已经陷进皮肉里,挠得自己生疼。
      
      她确实很不甘心。
      自己处心积虑想得到的设计师,还没见到面,就被赢在起跑线的人抢先一步。
      这个社会还真是现实。
      
      方潇找到她的软肋,侧身靠过来乘胜追击道,“等容礼正式入职LON,以后国内市场都是我的,你趁早准备辞职申请吧。”
      顾倾眉头挑起。
      她怎么知道自己要辞职?
      莫非公司那帮人,嘴碎到这种程度了,什么都往外说吗?
      
      方潇像是打了胜仗的野鸡,骄傲的挺起胸膛,扬长而去。
      顾倾望着她的背影暗暗咬牙,想把她翅膀上的鸡毛拔下来给杰弗森当逗狗棒。
      
      怼走方潇那个小贱人,顾倾神清气爽的转过身,发现湛蔚迟不知何时站在身边。
      他低垂视线望着自己,目光复杂。
      
      大概是看见她跟方潇冲突,赶来想要劝架,结果听到自己的话。
      ‘依附家里当吸血蛭’从某种意义上,也能用在湛蔚迟身上。
      
      “你今晚真漂亮,”湛蔚迟打量顾倾,视线从她明艳的脸滑到肩颈、滑向高耸的胸部停住,“晚宴结束后,让我送你回家?”
      “不。”顾倾淡淡吐出拒绝的话。
      湛蔚迟已经习惯她的拒绝,继续说道,“那周末有空吗?我知道有间法国餐厅,你肯定会喜欢的。”
      “周末有空,”顾倾悠悠说完前半句,抬眼望向湛蔚迟,红唇微启,“可我不想去法国餐厅。”
      湛蔚迟希冀还没燃起,又被一盆冷水浇熄。他耸耸肩,故作大度的说,“OK,我相信你以后会跟我去的。”
      
      顾倾没搭话,偏过头,用一种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湛蔚迟。
      平心而论,他是个条件很好的人。英俊、温柔、家世还优越。
      公司里对他芳心暗许的女生跟韭菜似的,消灭一茬又很快长出新的一茬,从来没个消停。
      偏偏他只看中顾倾。
      
      “经理。”顾倾叫住湛蔚迟,再次强调道,“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是我适合你。”湛蔚迟凝视她,目光如潭水般温柔,“像你这样强势的女生,应该需要我这种温柔的…暖男?”
      他极力自我推销,顾倾却烦躁的听不下去。
      
      强势、霸气、高冷,外界给她贴的标签大多如此,顾倾也尽职尽责扮演手腕毒辣、雷厉风行的传说级女总监。
      可她并不想在感情中,也时时刻刻伪装自己。
      所谓的独立、坚强,并非她本意,只是因为没有过依靠罢了。
      
      顾倾垂下眼睫,眼影在灯光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如同海面的点点波光,等待翻涌的浪花掀起浪潮。
      大堂内呆得烦闷,顾倾避开人群,独自到外面的露天阳台想透透气。
      阳台旁边是一间休息室,主办晚宴的人正在屋里,旁边还有几位同样有身份的业内大佬。
      
      “…特地为容礼准备的接风晚宴,本来想趁机笼络他,结果那小子居然去了LON,真是为人作嫁啊。”
      “真以为LON能留住容家小子?那份合约我看过,是个临时的,容礼随时能抽身走人。”说话的人不紧不慢,言语间透露对容礼的赞赏,“他愿意签,是为了借机摆脱你们的纠缠。”
      “原来如此,不愧是容杰的孙子!”
      这个声音有些耳熟,让顾倾想起之前某次不愉快的应酬。
      “今天晚宴没白办,我刚才在会场看到FMer那个总监了,她那张脸和身段可真是诱人啊。”
      “顾倾?你想要她还不简单,那女的没什么背景,只要弄点手段抓过来,还不是随便摆布。”
      
      里面几个人提到自己名字,列举出了好几种下作的手段。
      顾倾越听越觉得心慌害怕,连连朝后退开几步,打算赶在晚宴没开始之前逃开会场。
      
      ‘嘶——’
      
      退后途中,她没留意,踩到自己长长的裙摆,身体重心失衡。
      顾倾扶着旁边栏杆,堪堪稳住身形,结果由于连串的动作,导致原本紧绷的内衣扣…
      
      断开了。
      
      顾倾听到明显布料拉扯的声音,狼狈的单手护住自己的胸前,另一只手摸索着伸向背后,试图把断掉的扣重新挂起来。
      她动作急切,可这种时候,越急越容易出乱。
      顾倾试了几下,非但没成功挂上,还把本来没掉的扣扯下来。
      
      怎么办?
      顾倾扶着栏杆小心翼翼推到阳台角落的阴暗处,一张脸红得要滴血,左右打量周围,祈祷没有别人注意到自己。
      退到阳台敞开的玻璃门后,她挪了下腿,后背猝不及防的碰到什么温热又结实的东西,鼻息间弥漫着淡淡的味道,不像礼堂内的酒香。
      这个味道高贵又神秘,前调像是淡了的古龙水,尾调又比古龙水浓郁,揉了些沁人心脾的幽香。
      顾倾用过各种香水,却无法精确描述出这个味道,只觉得有些熟悉。
      像是之前,在邻居的车里闻到的。
      
      难道是…顾倾想转过去。
      “不许动。”熟悉的声音从后传过来。
      她下意识的抬头,夜空中挂着半轮月。高贵神秘,像是他声音的感觉。
      
      “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倾不安的问。
      对方没有回答,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紧接着是很细小的金属碰撞声。
      “别动,”男人再次重复道,“如果,你不想自己漂亮的背上留一道疤。”
      
      听到他的警告,顾倾有点…不,是非常害怕,身体僵住不敢动弹。
      男人温热的指尖在背上碰了下,很快触感消失。
      顾倾僵得更加明显,下一刻,背脊皮肤感觉到金属的冰凉。
      那块冰凉代替断掉的内衣扣,帮顾倾固定好散开的内衣和礼服,终于让她摆脱尴尬的境地。
      
      “你…那个…谢谢。”恢复自由,顾倾连忙退开几步,借助幽微的灯光瞧过去,总算看到跟夜色融为一体的邻居。
      她抬手摸了下背后,碰到熟悉的触感,应该是钻石。
      她顺着那颗钻继续磨下去,钻托是一条变形的长方形金属。
      
      领带夹。
      顾倾接触珠宝行业多年,很快反应过来。
      
      “谢谢,我会还给你的。”顾倾再次跟他道谢,羞怯又好奇的看了邻居一眼,“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男人正想说什么。
      
      方潇的声音由远及近,迫切的喊,“容礼?容先生,你在…啊,你在这里啊!”
      注意到方潇朝自己走过来,顾倾震惊的抬头看过去。
      
      容礼?!
      原来自己的邻居是容礼?那她为什么费劲吧啦的买了新裙子,大老远跑过来!
      明明楼下遛个狗就能见到啊!
      
      方潇斜斜看到容礼,走近才注意到顾倾,狭长的眼立刻露出敌意,“顾倾,你怎么还在这里?他都跟我签合约了,难道你还不死心?”
      顾倾还没说话,休息室里几个人听到顾倾的名字,连忙推开窗户瞧过来,看到正正停在窗外的人。
      
      秘密被偷听到的尴尬迅速掠过,很快换上生意人的精明奸猾。
      男人目光里露出毫不掩饰的企图,呲牙狞笑着说道,“原来是顾总监啊,我们刚才还在讨论你,说是想请你喝两杯呢。”
      
      顾倾退后半步,下意识的躲到容礼身后。
      她心底疯狂害怕,担心他真把下药、强上的手段使出来。
      面上仍旧努力保持镇定,蹙着眉嫌恶的说,“我没空。”
      
      她不想留在这个可怕的地方,她想回家!
      顾倾心里的小人哭唧唧的,就像天上的积雨云,戳一下水汪汪的。
      
      “你来都来了,还能有什么事?就算不给我面子,刘总的面子总得给吧?”男人摆明不愿意放过顾倾。
      反正阴谋已经暴露,干脆直接动手。
      还未等他把企图付诸行动,旁边响起一道不容置喙的声音。
      
      “她没空。”容礼说。
      方潇脸上露出难看至极的表情,压低声质问,“容礼,你跟她在一起做什么?”
      “我跟顾小姐有事要谈。”说话间,容礼把西装外套搭在顾倾肩上,掩住她背后的领带夹,“走吧。”
      
      神秘的香气整个包括顾倾,熏得她恍恍惚惚。
      不知今夕何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走出万千灯火。
      
      直到远远离开会场,旁边的男人才再度开口道,“十六万八。”
      “啊?”顾倾懵懵的。
      容礼提醒道,“领带夹。”

  • 作者有话要说:  顾萌萌:我好穷…你居然找我要钱…
    容礼:别哭,肉偿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