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宠爱》三无是萌点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11 22:54: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FMer办公大楼第十三层是高层会议室,每月初,照惯例举行月度总结会。
      顾倾带着签字笔和记录本,细高跟鞋一路哒哒踩着大理石地砖。
      踏进会议室时,与会人员已经全部到齐。
      见她进来,席间某几位投来明显不善的目光。
      
      顾倾彻底无视他们的敌意,落落大方的坐进总经理湛蔚迟旁边的空位,纤纤玉手随意撩开散落在肩颈处的垂顺黑发。
      “早。”湛蔚迟侧身跟她打招呼,“今天怎么来迟了?”
      “堵车。”顾倾敷衍道。
      “昨天拒绝我邀约,难道也是因为堵车?”湛蔚迟昨晚下班后,又等了顾倾半个小时,才从简虹杉嘴里得知她已经离开的消息。
      顾倾斜了他一眼,“理由我助理应该告诉你了。”
      “OK。”湛蔚迟悻悻地缩回位置上,没打算在顾倾跟前继续自取其辱。
      追人得循序渐进,才能吃热豆腐。
      
      “…上个月,公司整体销售额呈现负增长,这种情况是08年经济危机后,第一次出现。”财务部经理把4月报表投到屏幕上,指了下扇形图蓝色|区域,继续说道,“根据市场部的调查,国内各大商场内,FMer柜台的占比值也有下滑的趋势。”
      “卖不出去,商场肯定要减少柜台数,及时止损。”副总裁凉飕飕的说。
      “别说客户,就连跟我打牌的小姐妹都抱怨,说FMer新推出的珠宝造型越来越丑。要么仿照十年前的老款,要么搞得大红大绿艳红无比。”副总裁夫人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悠悠的说,“真不知道公司设计部养那么多废物,有什么用。”
      “设计师废物,主要还是监管不力。”行政部经理阴阳怪气的开口,眼睛直勾勾盯着顾倾,针对的意思非常明显,“外人就是靠不住啊。”
      顾倾撩起眼皮,冷冰冰的瞧了眼,懒得接话。
      
      那些个高层针对顾倾是有道理的。
      FMer是百年的老品牌,发展至今,已有几分家族企业的雏形。
      在座的股东高层里,多少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比如湛蔚迟,就是FMer创始人兼董事长的独子。
      唯独顾倾,是彻彻底底的空降户,还在短期内坐上总监的高位,能力强悍的让人害怕。
      若是放任她在公司叱咤风云,发展势力。等顾倾枝叶繁茂,公司就必须用原始股份才能留住她。
      怕是到最后,整个FMer都得改姓。
      
      “销售额下滑,也不能都怪监管。”湛蔚迟望着顾倾的侧脸,清清嗓子解围道,“今年好几个国外珠宝品牌进驻国内,其中还有容礼担任主设计师的系列,对本土珠宝品牌造成很大冲击,上个月国内珠宝业整体惨淡。”
      “这我知道,可要是继续下滑,咱们公司怕是要垮。”行政部经理说到这儿,想起什么似的,夹枪带棒的嘲讽道,“对了,你们知道容礼回国的事吗?我昨个才知道,顾总监给人事部下了死命令,说签不到容礼,要他们全都滚蛋。”
      “我没那么说。”顾倾皱了下眉。
      沉默良久的人事部经理战战兢兢开口,“要么签到容礼,要么收拾收拾回家养老…顾总监,这是您原话。”
      
      顾倾冷淡的扫向他,表面看起来镇定,其实内心慌得一比。
      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要人事部尽量接触容礼,并没有说过开除的事啊。
      
      顾倾的态度,在别人眼里成了默认。
      “听听,好大的口气。”副总裁夫人揉揉额角,冷笑着说,“知道容礼是什么人吗?他可是容杰老爷子的亲孙子,三代单传,是随随便便能搞到的吗?”
      
      容杰?
      那个前首富?
      容礼对外透露的档案很有限,顾倾只知道他是设计师,没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个金贵的身份。
      八方围困,四面楚歌。
      顾倾扶着桌沿站起来,上挑的眼尾扫过会议室,冷倦的声音听起来很有气势。
      
      “大家的意思我明白了,新设计师我亲自去请。”窗外清冷的空气吹拂她细白脖颈,给顾倾撑起一身桀骜的风骨,“请不到容礼,我引咎辞职。”
      “行,不过你请设计师,总要有个期限吧,FMer这么大的公司,拖不起啊。”
      顾倾望向窗外蜷起的云,低压压的,风雨欲来。
      她红唇微启,毫无犹豫的说,“半年。”
      
      半年听起来长,但对新设计师入职而言,尚且是可以接受的范围。
      “话是你说的,可别反悔。”
      湛蔚迟听她要辞职,连忙劝道,“顾倾,你别冲动!”
      顾倾没听进去她的劝,还在一步步走向无路可退的深渊。
      
      她眯了下眼,倾身向前问,“如果我做到了呢?”
      副总四平八稳的回答,“公司向来任人唯贤,能者当权。”
      
      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已经很明显。
      
      办公室环境太压抑,顾倾不愿再呆下去,转身踩着高跟鞋径直离开。
      下楼来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顾倾把记事本交给简虹杉,语速飞快的跟她交代今天工作安排。
      
      简虹杉把她交代的事全部记下后,才报告道,“总监,刘顺做了新设计图,在办公室等你。”
      她要早说三秒,顾倾绝对不会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
      
      后悔为时已晚,刘顺已经迎过来,给她介绍自己新创意。
      “顾总监,我在之前的设计上做了个修改,这次绝对包你满意!”刘顺说着,把新设计稿举过来。
      原本粉钻周围两圈的碎钻搞成五颜六色的水晶,挂在夜店的灯泡里就可以直接当蹦迪追光。
      
      顾倾刚在会议室受了气,又看到手底下设计师搞出来的垃圾玩意,暴躁的把设计稿推回去。
      “给我重做,上面的所有元素我都不想再看到。”
      刘顺震惊又委屈,“总监,你对我天才的创意还有什么不满意?”
      
      什么臭鱼烂虾也敢乱说天才,简直玷污了天才两个字。
      顾倾翻了个白眼,怼道,“最近太平洋水位线降低了。”
      “为什么?”
      “被你脑子吸进去了。”丢下这句话,顾倾拎起自己的包包往外走。
      
      简虹杉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框,连忙跟出来问,“总监,你要走了吗?”
      “嗯。”顾倾头也不回的答,“我去买裙子。”
      
      她要选一条最贵的裙子,在明晚的宴会上,一举拿下容礼。
      
      早高峰期已经过去,城市交通还没缓过来。顾倾在公司外约车,显示还有二十分钟才能到达。
      百无聊赖的等待之余,顾倾闲闲的走进旁边商场一楼珠宝饰品专柜,走向FMer柜台。
      
      “小姐你好,想看个什么?”服务员立刻迎过来问。
      顾倾忙说,“我随便瞧瞧,不用管我。”
      柜台旁还围着一对年轻情侣,看样子正要结婚,面前摆了几款结婚对戒。
      
      “这个钻太小了,这个倒是钻大,但是太俗气。”挑戒指的女人把首饰盒推回去,摇摇头说,“我都不喜欢,看看别家吧。”
      “在FMer买不行吗?我妈的婚戒就是在这里买的,寓意好啊。”男人拿起手边的首饰盒说,“她买的和这个差不多。”
      “你瞧瞧,二十年多前的款,现在还在卖。”女人听了更不情愿,余光扫了眼旁边,发现了什么,“哎,那个橄榄枝的好看,买那个吧!”
      男人本来还犹豫,看了眼她指的戒指,确实好看,也没再坚持。
      
      顾倾目睹全程,朝两人走远的地方瞧过去,见他们最终买下的戒指。
      容礼设计的那款。
      又是容礼。
      
      回到家时,正缩在狗窝里日空气的哈士奇愣了下,没料想到顾倾这么早回来,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扑过去给主人当舔狗。
      顾倾蹬掉高跟鞋,一股脑把今年所有时尚杂志翻出来,仔细为自己挑选‘战袍’。
      
      “参加商业晚宴,穿礼服应该不会很夸张吧?这件托尾款人鱼裙不错…8000美元,可惜限量款不一定能买到。”
      “啊,这个黑色的好漂亮,欧美款的话…勉强可以穿,只是两万欧有些贵吧?”
      几个月来销售额惨淡,连带顾倾工资都缩水许多,两万欧买件衣服,对她而言是个负担。
      她盯着裙子瞧了会,咬咬牙决定去官网下单。
      
      穿什么样的裙子,见什么样的人。
      容礼那种级别的设计师,应该配得起这条裙子。
      
      顾倾刚付款完毕,正打算继续挑选搭配裙子的首饰,屋外响起敲门声。
      “谁啊?物业吗?”她警惕的问着,摆摆手把杰弗森叫过来给自己壮胆,走向门边的同时紧张的咽了下口水。
      
      顾倾的朋友都不知道她住址,家里人更不可能来公寓这边,到底会是谁瞧自己门?
      她通过监控器看了眼,外面站着刚搬来的那个屁股很翘的邻居。
      顾倾松了口气,打开防盗门,脚边的杰弗森立刻冲出去,跟萨摩互相嗅闻,卿卿我我互相舔毛。
      
      顾倾:……
      我是让你来保护我,没让你去追人家的狗啊!
      
      她心底疯狂吐槽,表面还努力维持镇定的形象,“你有事吗?”
      
      她穿着棕灰色的长毛拖鞋,长发随意扎成歪歪的丸子头,身上穿着印有小猫咪图案的家居服,眼里还带着未退却的茫然。
      这副模样落在容礼眼中,顾倾极力维持的高冷成熟俨然成了笑话。
      
      “我来要狗粮。”容礼淡淡说道。
      “狗粮?”顾倾懵。
      没狗粮你去超市买不就好了,何必大费周折找自己借?
      狗跟狗之间口味也是有区别的啊喂!
      顾倾正要拒绝他。
      “嗯,”只听容礼继续说,“你答应我的。”
      
      顾倾:???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