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继续演[重生]》匪梦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2-22 21:12:3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上午十点三十分,京城大厦顶层。
      
      “叮!”
      
      半开放的观景电梯到达,林穆长腿跨出来,大步往外迈,身后杨总监踩着高跟鞋,噌噌地跟上。
      
      京城会所的领班眼睛很尖,两人还没走近就迎了上来,脸上带着热情但不谄媚的笑,“林总。有些日子没见您了,今儿是去香港厅还是澳门厅?”
      
      京城会所是北京顶级四大俱乐部之一,拥有12间私人就餐房间,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俯瞰北京城,香港厅和澳门厅就是其中两个房间的名字。
      
      林穆脚下速度不减,淡淡吩咐道:“今天和朋友来,就在朝阳厅坐坐,我们自己过去就行。”
      
      打发走领班,林穆带着杨总监轻车熟路地来到朝阳厅,服务员很快送上两倍咖啡,又悄无声息地退出去。
      
      杨总监到这儿才觉出些不寻常的意味来。
      
      她本来以为林穆这么早带自己过来,是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可瞧眼下的架势,似乎是她想岔了?
      
      眼看林穆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她只能问道:“林总,今天叫我来是……”
      
      林穆像是没听见似的,端起桌上刚泡好的咖啡,慢慢喝了一口,开口时答非所问:“杨姐,你在咱们公司待了有十年吧?”
      
      杨总监愣了下,很快答道:“是,再有一个月就十年了。”
      
      作为一个女人,杨总监算是个比较成功的例子。
      
      三十多岁做到高管,丈夫在事业单位工作,没有孩子,家里长辈也都有自己的工作,用不着他们操心。
      
      这个年纪怀孕,算高龄产妇,加上禾白的工作压力的确大了些,所以上辈子她以此为由辞职的时候,林穆并没有怀疑。
      
      就算是现在,林穆也只是想借此机会试探她和王辽之间的关系。
      
      林穆瞧着杨总监的眼睛,眼中神色莫测,“十年时间,那你也算得上是公司的元老了。这些年工作上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问题来了。
      
      这话如果是同事之间问,还可以发发牢骚,说下属不听话、工资不高压力太大等等,很容易找到共鸣。
      
      然而这话是老板问出来的,说这些纯粹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杨总监已经不是初入职场的小新人,闻言笑了下,半分迟疑都没有,从容地答道:“刚入职那几年的确有些不适应,好在公司的前辈们都很和善,熟悉工作流程之后就轻松多了。”
      
      林穆微微颔首,意有所指地说道:“你知道,公司近段时间资金运转不是很顺畅,郭总年纪大了,总看他为资金的事情操心,我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这话里的郭总全名郭建国,是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当年跟林爸爸一起创业,当了三十多年的二把手。
      
      林穆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
      
      郭建国年纪大了,退下去之后,副总的位子总得有人顶上。
      
      杨总监眼神微亮,但话却是说得滴水不漏:“郭总老当益壮,要不是您提起,我差点儿忘了他的年纪。”
      
      所有人都知道,禾白的两个创始人关系很好,几乎就跟亲兄弟一样。杨总监这话不仅夸了郭建国的工作能力,还隐晦地夸了林穆的孝心,是借着他们两家的关系讨好卖乖。
      
      林穆听了神色不变,话头一转,说起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关于海底隧道的项目,等会儿王辽过来……”
      
      一个小时后,王辽姗姗来迟。
      
      人还没进来,声音先从门外传了过来:“真是对不住,家里来了长辈,来得迟了一些。”
      
      接着,服务生打开门,一个微胖的青年走进来,视线在房间内绕了一圈,在杨总监身上顿了顿,这才回到林穆身上,笑吟吟地说道:“没等太久吧?”
      
      林穆注意到这个细节,眼神微动,起身跟他握了下手,微笑道:“没有,我们也刚到。”
      
      “那就好,那就好。”
      
      王辽也跟着笑了下,只是神色间颇有些得意。
      
      说起来也是,这么大一个公司的掌权人,面对他的时候却丝毫没有传闻中的高傲冷漠,连他迟到这么久也不敢说什么,这种滋味不可谓不爽。
      
      打过招呼,几个人都坐下,林穆和杨总监还没开口,王辽抬手瞧了眼时间,眉头顿时一蹙,“哟,这个点了。要不咱们先吃饭?”
      
      杨总监眉头不自觉地蹙了一下。
      
      林穆不动声色地瞧了他们俩一眼,心底微沉,面上却依旧好脾气地点头,吩咐服务员上菜。
      
      一顿饭吃得还算愉快,饭后三人一起到环形回廊上走了一会儿。
      
      只是令王辽感到奇怪的是,禾白的人以往请他吃饭,都会明里暗里地想从他口中套取项目的信息,就算林穆本人会含蓄一些,目的也是不变的。
      
      可今天,从他到这儿开始,林穆居然一句都没有提起项目的事情,就连杨总监也没怎么说话。
      
      他难道找到了别的路子?
      
      王辽瞧了杨总监一眼,只是当着林穆的面,他们俩也不好通气,只能有意无意地拿话试探林穆。
      
      只是还没等他说到项目上,身后忽然有人叫住他们,“哟,林总也在。”
      
      三人循着声音看过去,说话的人是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跟林穆差不多大,手里端着杯香槟,身后还跟了几个同样衣着讲究的年轻人。
      
      瞧见来人是谁,林穆眉眼微沉,开口时很是客气:“顾总。”
      
      “这位瞧着有些眼生,是林总的客人?”嘴里这么问着,顾英纵带着人踱到跟前,眼睛却瞧着王辽,直接越过林穆开始自我介绍:“宏大娱乐顾英纵,这是我的名片。”
      
      这一下,明眼人都能瞧出林穆跟顾英纵之间不对付。
      
      王辽正愁没地方试探林穆的态度,眼神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立马接过话头:“王辽,家里排行老三。”
      
      顾英纵身后立即有人问道:“哪个王?”
      
      顾英纵眉峰一挑,颇有些玩味地笑笑,“我记得,规划局有一位王局?”
      
      一听就知道,是听见风声特意赶过来的。
      
      王姓那么多,就是同一个系统里也少不了撞名的,他怎么就肯定是跟那位有关?
      
      距离早上林穆放出消息才多久,这群人就跟闻到腥味的苍蝇似得急哄哄赶过来,嗅觉倒是挺敏锐。
      
      王辽最得意的就是这层关系,当下含蓄地笑笑,“我不好说。”
      
      要是真没关系,直接说不是不就成了?
      
      这话等于是肯定了对方的想法。
      
      这才第一天,林穆没有提起项目的事情,王辽就心急到想用竞争者的存在来刺激他了。
      
      林穆心里有了计较,面上却是皱了皱眉头,显得有些不悦,但到底没说什么。
      
      顾英纵瞧着他的神色,心中不知道转过什么念头,笑了一下,“这儿的景色好是好,看久了难免腻歪。王先生和林总如果不嫌弃,不如跟我们一块儿去玩会儿牌?”
      
      王辽瞧见林穆的脸色,心底有了成算,但听了这话也没拒绝,“家里规矩严,我倒是没玩过。”
      
      今天林穆做东,王辽这个客人都已经答应了,他也不好阻拦,于是点头道:“难得顾总有心情,那就玩一把。”
      
      顾英纵一笑,“瞧您说的。应该是我庆幸二位肯赏脸。”
      
      一行人浩浩汤汤离开环形回廊,去了康乐中心。
      
      京城会所设施齐全,顾英纵提前订了包间,还有专业的荷官负责发牌。
      
      顾英纵招呼林穆和王辽坐下,一副主人家的姿态,“王先生没有玩过,那今天就玩点简单的,21点,怎么样?”
      
      21点,就是看谁的扑克牌的点数相加更接近21点,且没有超过这个数字。
      
      王辽先前说自己没玩过,现在自然是由着对方安排。
      
      至于林穆,明面上看纯粹是陪着王辽过来,玩什么都一样,摊摊手表示自己没意见。
      
      示意荷官开始发牌,顾英纵忽然说道:“光这么玩儿没意思,不然来点彩头?”
      
      王辽刚拿到牌,闻言愣了下,有些犹豫。
      
      没等他说话,林穆先说道:“可以。”
      
      在座的都是正经生意人,违法乱纪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去做,因此这里说的彩头,对于林穆和顾英纵来说,大部分时候指代的都是各自手里的项目。
      
      但王辽可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这彩头涉及到他头上,要是输了,那可就是明明白白的钱。
      
      顾英纵明知道王辽跟上头有关,还特意提起彩头,无非是想试探他是否也是体制内的一员。
      
      毕竟体制内成员的银行账户都会受到上头的监管,一旦有大额资金出入,就会引起上头的怀疑。
      
      林穆作为传闻中接触到项目相关人员的人,自然得扮演好角色,替王辽考虑到这方面的事情。
      
      他转向身后的杨总监,吩咐道:“去换两份筹码。”
      
      “两份?”顾英纵挑眉,笑道:“林总这是打算请客?”
      
      林穆没反驳,“王先生是我的客人,我自然要招待周全。今天这一局,赢了算王先生的,输了,记在我的账上。”
      
      自然,输赢到最后,所得的筹码都不会以钱财的形式入账,但这就是禾白娱乐跟王辽的事情了。
      
      顾英纵眼睛微眯,视线在林穆和王辽之间转了转,片刻后笑骂道:“真是,好人都让你做完了,显得我多小气似的。”
      
      说着朝后边一招手,叫来一个服务员,“我记得我还有个推荐名额没有用,去把申请表拿来,我要推荐王先生成为会员,所有费用从我这儿扣。”
      
      京城会所的个人会籍并不贵,只需要15万,但这个名额珍贵的地方就在于,必须有老会员的推荐才可以申请,而且会员名额只有1000个。
      
      王辽不过迟疑一下,就拿到了一堆筹码和一个会员的名额,心头不由得微动。
      
      海底隧道这么大的工程,一家还没上市的小公司就能拿下,未免太没有说服力了,但如果是两家公司一起……
      
      看林穆这个反应,禾白的钱反正是跑不了了,不如再搏一把大的。
      
      他眼珠子转了转,索性不再关注林穆,转而把注意力放到对面的顾英纵身上,脸上笑容的真诚了一些,连连摆手道:“这怎么好意思……”
      
      然而没等他说完,包厢大门忽然被人从外头打开。
      
      所有人循着动静看过去,只见梁继沉着脸走进来,四平八稳地坐到林穆身边,手掌贴在他腰后,一副保护者的姿态。
      
      他挑眉瞧着对面的顾英纵,冷冷地说道:“玩什么?算我一个。”
      
      “……”
      
      林穆只觉得头疼。
      
      眼看着两方人都入了套儿,他恨不得这顾英纵和王辽两个今天晚上就勾搭到一块儿去,这家伙现在来凑什么热闹?
      
      林穆伸手,不动声色地在他腰间掐了一把,“你来干什么?这儿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梁继眼角抽了抽,面色如常地把媳妇掐自己软肉的手指掰开,低声劝慰道:“听话别闹,老攻给你撑腰。”
      
      “……”
      
      这人是从哪儿看出来他需要人撑腰的?
      
      林穆木着脸,换只手又拧了一把。

  • 作者有话要说:  林穆:才一天就把这两个人凑到一起了,运气真好。(松口气)
    梁继:你们干什么?!这个项目必须是我媳妇的,谁也不许动!【震声】
    林穆:……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