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继续演[重生]》匪梦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22 21:11: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十分钟后。
      
      两个人都冷静下来,重新坐下开始谈条件。
      
      午休时间即将结束,林穆也没了拐弯子的心思,直说道:“我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内,除了你生活必需花费之外,所有的收入都归公司所有,你愿意吗?”
      
      照理说三百万这么大的数目,以骆嘉祥现在的处境,半辈子都赚不到,而林穆只限定了三年的时间,还保证了他的日常生活花用,他说什么都没有理由拒绝。
      
      然而骆嘉祥听了却没立刻答应,略微迟疑地问道:“只是收入?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
      
      其实也不怪他多心。
      
      毕竟三百万不是小数目,林穆却没提还钱的数额,好像笃定他这三年带来的收益能超过三百万似的。
      
      娱乐圈本身就是个斗兽场,在林穆这些大人物的眼中,多得是比钱更加有价值的东西,手底下的艺人都不过是他们的棋子罢了。
      
      骆嘉祥从小就是同伴里相貌最出色的一个,因此向来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突然摊上这么大的便宜,没办法不联想到某些没节操的事情上。
      
      他可不相信自己身上能有什么东西比三百万更值钱。
      
      也不知道骆嘉祥是从哪儿来的偏见,总把林穆的心思往那方面想,但利益当前,他却还能保持清醒,这份谨慎倒是挺让人欣赏。
      
      因此林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下,“如果非要说一个条件的话,我希望你能尽全力配合团队的工作。”
      
      “团队?”
      
      女秘书立即接过话头,“从今天开始,你调到符世康手上,跟萧阳曦共享一个助理团队……”
      
      专业的事情留给专业的人去做,林穆起了个头,剩下的事情就由底下的人接手。
      
      送骆嘉祥出门,女秘书回来时拿了几分文件给林穆签字,一时间不知道拿什么表情面对他,半晌说道:“一上来就闹得这么大,他是故意的?”
      
      说起这个,林穆就有些头疼,“不是。”
      
      骆嘉祥的长相是中性化了一些,但他的确是个直男。而且他父亲虽然是个赌徒,对他的教育却很严格,不然以他的皮相,多得是人愿意消费,又何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境地?
      
      因此他刚刚那一跪,说不准还真是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走投无路。
      
      可就因为这样,林穆才不得不反省自己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以至于给了他这么离谱的错觉。
      
      晚上六点,林穆照常下班,本打算让司机把车开过来,却先瞧见了门口的梁继。
      
      略显昏暗的天空下,高大英俊的男人单手插兜,倚在银灰色玛莎拉蒂旁边,路灯为他勾勒出硬朗的线条,只是站在那儿就足够吸睛。
      
      结婚以后,林穆有一阵子没见过他这么耍帅的样子,突然来这么一遭,还真有些新鲜的意思。
      
      他快步走过去,“你来了怎么也没跟我说?等了多久?”
      
      话没说完就被拉住了胳膊,梁继单手撑着车门,把他锁在自己的怀抱里,低头附在他耳边问:“这个惊喜,你喜欢么?”
      
      四周偷看的员工们顿时炸开了锅。
      
      “哇!车咚车咚!玛莎拉蒂的车咚!”
      
      “重点是玛莎拉蒂吗?重点明明是我们家老板被车咚了!”
      
      “天啊!我进公司三年,总算看到林总和梁总发狗粮了!呜汪!”
      
      “……早上谁说的三年之痛?人家夫夫俩这不是好好的?站出来看我不打死她!”
      
      “那种没根据的传言你也行,是不是傻?”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可我怎么看林总跟梁总结婚后比谈恋爱的时候腻乎多了?”
      
      边上的路人小夫妻也在看这边。
      
      “要是你也有一辆玛莎拉蒂,还有梁总的身材和脸蛋,我就再也不嫌你没有情调了!”
      
      “……”
      
      林穆平时在员工面前都是一副冷淡严肃的模样,此时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视线,耳根不由得一热,抬手去推梁继:“你做什么……快松开,这儿还有人呢!”
      
      谁知道梁继不但没放手,反而箍住他的腰,把他往自己这边拉近了一些。
      
      他得意地扫过边上围观的人群,重新低下头,咬着林穆的耳尖说道:“我自己的媳妇,抱一下怎么了?又不是光天化日在大街上……”
      
      后边的话太过下流,被林穆的耳朵自动消音。
      
      同性婚姻虽然已经合法化,但敢在大街上秀恩爱的还是少见,更何况还有豪车在旁。
      
      眼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林穆一张俊脸红了个透彻,忍不住抬手捶了下梁继的胳膊,怒道:“梁小鸟!你今天吃错药了?快放开……”
      
      好歹也是个男人,林穆虽然不像梁继那么壮,挣扎起来也是有些力道的,很快挣脱他的禁锢,扭头钻进了玛莎拉蒂的副驾驶座。
      
      梁继瞧了眼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掌,停顿片刻,上半身不依不饶地跟进车里,又把林穆壁咚在了座椅的靠背上。
      
      他脸色深沉地看着林穆,问道:“你没发觉我今天有什么不同?”
      
      “……”
      
      林穆眨眨眼睛,心说脑壳有病算吗?
      
      梁继跟他对视一会儿,最终只能悻悻地关上副驾驶的门,坐进驾驶座之前,抬头瞧了一眼高耸的禾白大厦,心中颇有一种“妻子移情别恋,丈夫苦心挽回”的惆怅感。
      
      感叹着踩下油门,车子迅速驶离禾白大厦,载着两人回了他们位于中央别墅区的豪华住宅。
      
      中午看到那几张照片之后,梁继思考了许久,觉得面若好女这一条自己是达不到了,只能从身材上下手,于是干脆把事情都交给几个副总,自己在健身房泡了一整个下午。
      
      可惜一口吃不成个胖子,一下午的健身除了让他许久没有高强度运动的肌肉有些酸痛之外,并没有带来任何肉眼可见的变化。
      
      不然也不会让林穆那么轻易地挣开怀抱。
      
      短期内肌肉是指望不上了,梁继脸色深沉地直视前方,想了想,决定另辟蹊径。
      
      从公司到家也就四十多分钟,车子到达时,老管家和佣人们已经打开了大门等在庭院外,整齐地朝他们打招呼:“先生们回来了。”
      
      梁继下车,把钥匙丢给司机,绕到副驾驶把刚下车的林穆打横抱了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亲了他一口,说道:“乖,省点体力,晚上有的是地方用。”
      
      “……”
      
      除了肤色黝黑看不出来脸色的园丁大叔之外,所有人都变得面红耳赤。
      
      老管家咳了一声,“都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佣人们顿时作鸟兽散。
      
      林穆只觉得无比丢脸,捏起拳头‘咚’地一下砸在梁继英俊的脸上,“瞎说什么?快放我下来!”
      
      酸痛的肌肉让梁继没能压制住林穆,还真让他跳下了自己的怀抱。
      
      林穆已经知道自己之前整整半个月都在外头出差,想着新婚夫夫难免需求旺盛,他就没把梁继的行为往别处想,只当梁继是“饿”了。
      
      说实话,突然发生重生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自己内心也想找些慰藉,而男人间发泄情绪的方式相当直接。
      
      种种原因之下,林穆只是红着脸瞪了梁继一眼,到底没说什么,整理好衣服转身进了餐厅。
      
      梁继早在下车的时候就开始想晚上的活动,这会儿被他带着薄怒这么一瞥,心头顿时变得软乎乎的,什么小鲜肉都忘了,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然而还没把他的阿穆搂进怀里,胳膊上又被捶了一拳。
      
      林穆指着桌子上一水的羊肉、鹿肉,刚刚消退的红晕腾地冒出来,瞪圆了眼睛看着梁继,半晌说不出话,手上又捶了几下。
      
      梁继只能把害羞的小媳妇塞进怀里,‘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安抚道:“稳住,别慌。我不会让你憋死的。”
      
      “……”
      
      他担心的难道是这个?
      
      他担心的明明是精尽人亡!
      
      揍了梁继一顿,林穆到底还是吃完了这顿饭,毕竟两个人都有渴望,因为这么一件算不上矛盾的小事儿憋着,多不像话?
      
      晚饭后,非常克制地到庭院里转悠了一圈消食,林穆瞧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脚步刚一顿,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突然发难的梁继抱住腿弯扛起来,径直带回了楼上主卧。
      
      林穆又揍他,“……梁小鸟!你能不能好好抱?顶到我的胃了!”
      
      话刚说完就被丢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弹性极佳的床垫颠得他眼冒金星。
      
      林穆猛地翻身坐起来,却只瞧见梁继解开了自己的衬衣纽扣,两排形状优美的腹肌立刻冲入他的视野。
      
      刚才在庭院里散步,光线昏暗瞧不清楚,他这会儿才发现,梁继裤子前边顶起了一个大包,脸色也红得有些异常。
      
      林穆很快想清楚个中缘由,忍不住笑他:“让你弄什么鹿肉、羊肉,自己还吃那么多,憋着自己了吧?唔……”
      
      梁继此时已经欺身上来,伏在林穆身上,低头狠狠堵住他的嘴,手上也没闲着,在撕他的衣服。
      
      林穆只能从接吻的空隙里断断续续地提醒:“哎,不是……洗澡……”
      
      还洗什么澡?梁继这会儿不是箭在弦上,是弦都快绷断了。
      
      无礼地忽略了林穆的要求,梁继霸道地亲吻着身下的爱人,一只手探到旁边床头柜,从第二个抽屉里掏出了一个蓝色的小瓶子。
      
      将滑腻的液体倒在手里温热的工夫,林穆却找到机会,翻身把他掀了下去,浅棕色的眸子里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笑意,“你怎么这么猴急,洗澡那一点时间都等不了?”
      
      说着俯身下来,细密地亲吻他。
      
      很显然,他自己现在也被撩拨得没了洗澡的意思。
      
      梁继等手心的液体温得差不多了,伸手摸到他臀间,声音嘶哑且隐忍:“等不了。”
      
      林穆起初有些不适应,‘嘶’地一声,倒吸了一口气,晃神的瞬间又被梁继翻身压住。
      
      “……”
      
      “可以了吗?”
      
      “……你他妈倒是进来!”
      
      “……”
      
      “哎,不是……你慢点……慢点儿!”
      
      这晚上,林总注定是饿不着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