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装A还干架是会怀孕的》
      
      红口白牙/文
      
      【K7区基因检测13号等候厅】
      
      第三学院的三年级预备生们都在焦虑地等候着基因检验结果。
      
      “我好紧张啊,班长。”一个男生说,“你觉得我会是alpha吗?”
      
      班长陈临安推了推眼镜,翻了一页电子书,说:“资料显示,alpha一般头脑聪明,身材高大,样貌英俊,体质优秀,越符合这种特征的,越有可能是alpha。”
      
      男生听了,抻着脖子往最热闹的那一处看了看,有些艳羡地说:“照你这么说,那李破星一定是了……”
      
      陈临安抬头,在那个一堆人围着的角落,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左手拿大蒜右手拿奶茶的英俊少年。
      
      “——李破星又想干吗,吃大蒜蘸奶茶吗?!”
      
      “在遥远的古地球年代,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李破星拿出一个碟子放在等候厅的一个大圆桌上,周围围了一圈人。
      
      “只要把蒜瓣和珍珠奶茶倒在一起,再滴上自己的血,如果血滴靠近蒜瓣,那你就是alpha,如果靠近珍珠,那你就是omega,如果浮在奶茶里,就你是beta无疑了……”
      
      李破星看了看准备好的小碟子,拿出一把军刀,道:“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那么……谁先来试?”
      
      ……
      
      鸦雀无声。
      
      “我对你们很失望。连这点小伤都受不了,怎么做大事!”
      
      “哥……要不你先试呗?”小胖躲在大岩身后说。
      
      章鱼小幅度点了点头。
      
      李破星:“……”
      
      他拿刀的手,微微颤抖。
      
      其实旁边还有针,但是弃刀用针明显不符合他三院老大的身份。李破星眼睛一闭,心脏一颤,英勇赴了义。
      
      李破星疼地脖子一梗,但他什么也没说,目不转睛地盯着碟子里的血滴。
      
      四周一片安静。
      
      数十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血滴。
      
      只见血滴在奶茶里打了个旋儿,然后慢悠悠地向左飘了过去……晃荡着被蒜瓣挡住了去路。
      
      它附在蒜瓣上,不动了。
      
      ——alpha。
      
      李破星心里瞬间就踏实了,他这才扯了一张纸擦了擦手上的血。
      
      四周一片欢呼。
      
      “我就说大哥一定是alpha!”
      
      “这不废话吗,大哥如果不是alpha,世界上还有谁配当alpha啊!”
      
      李破星心里早就高兴地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但他虚伪地咳了两声,道:“咳咳……比我优秀的人还很多,比如说大岩,身高快两米,两百多斤,绝对也是alpha!”
      
      大岩摆摆手:“不不不,我就是傻大个,星哥才具有alpha的显著特征——聪明!”
      
      “没错没错星哥不光脑子好,还长地好,一看就长了一张标准的alpha的俊脸!”章鱼最会吹马屁。
      
      “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章鱼你也长的不错……”
      
      ……
      
      等候厅顿时充满了一片互相吹捧的,欢快的气息。
      
      “二十三号,李破星同学,请到6号室接收检验结果。”
      
      终于叫到了李破星的号,李破星站起来,在一片“我家老大绝对是alpha”的目光中昂首阔步,自信满满地走进了检验结果通知室。
      
      李破星推开门,步履轻快地走了进来,看见女医生,他喜笑颜开的甜甜喊了声:“医生姐姐,你今天真好看!”
      
      女医生也心情很好地笑了笑:“谢谢李同学,你今天也很帅……漂亮!”
      
      李破星:嗯?漂亮?!老子难道不是帅裂苍穹吗?
      
      女医生微笑着把一张检验单递给李破星:“恭喜你,成为第三学院本学年第六个omega!”
      
      ——o、m、e、g、a。
      
      晴天霹雳。
      
      李破星的笑立刻僵在了脸上。
      
      “大姐!大姐!!!绝对错了!这不可能啊……我还用古地球的蒜瓣奶茶法验过了,我分明是alpha啊!”
      
      医生姐姐立刻变成了大姐,女医生不满地推了推眼镜,说:“封建迷信不可信。”
      
      “这怎么能是封建啊,你看我!一米八六,马拉松冠军,跳高跳远回回第一,打架一敌五不在话下,我不可能是omega啊!”
      
      女医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186啊,确实有点高,别的男性omega都是比你低十多厘米……你这样的不太好找alpha啊…”
      
      李破星脸色乌青,双手握成拳,指关节咯咯作响。
      
      女医生撇了他一眼,说:“还打架……你一个omega家家的,不要总这么粗鲁,小心嫁不出去……”
      
      “砰!”李破星一拳砸在桌子上。
      
      女医生抻着脖子看见了桌子上检验单染上斑斑血迹,偷工减料的木桌子竟然凹下去一块。
      
      女医生缩回脖子,低头在键盘上啪啪啪打了几下,说说:“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你马上就发育完成了,大量流血很有可能会让alpha强制发情的,到时候你要是被alpha那啥了也是合法的。”
      
      李破星把手下的检验单抓成一团,喘着粗气恶狠狠地说:“合法强.奸屁!就算是老子发情了,来的alpha老子也是来一个宰一个,来两个宰一双!”
      
      女医生抬头看了眼李破星,心里默默吐槽道:
      
      呵!来一个宰一个?这时候说的倒是豪气万丈,以后要是真发情了,还真说不准是谁强迫谁呢……
      
      李破星出门没走两步就看见了那一群兄弟在走廊探头探脑的,一看见他出来了,喜滋滋地迎了过来:“哥,怎么样?是alpha无疑吧!”
      
      李破星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不想对他的兄弟们撒谎。
      
      “哈哈哈一定是alpha!”
      
      “哥,让我看看alpha的体验单长啥样……”大岩说着就夺过李破星手中那张纸。
      
      “别……”李破星的心里忽的一阵恐慌。
      
      大岩打开纸的那一刻,李破星闭上眼睛,他绝望地想:
      
      完了。
      
      李破星完蛋了。
      
      K7区叱咤风云的星哥死掉了。
      
      所有人都会知道,三院那个成天拽的像个二百五的老大其实是个omega。
      
      他的仇人会轻蔑他,他的兄弟会离开他,他的女人会……
      
      哦,忘了,他没有女人。
      
      李破星无比悲伤地想。
      
      但是那些他打篮球时在一旁尖叫着“李破星好帅!李破星加油!”的女孩子们说不定从此以后只愿和他做姐妹了。
      
      他的人生从今天起将一片黑暗。
      
      “哥?你为啥把人桌子砸烂了?”大岩不解地问。
      
      李破星猛地睁开眼睛。
      
      他看见大岩递给自己的那张纸上写着:“第三学院三年级李破星破坏公物,砸坏木桌一张,请在本周五前缴清费用。”
      
      李破星瞬间松了口气。
      
      他这才想起来,这张罚款单是出来的时候女医生写给他的,至于检验单,被他愤怒地揉成一团塞在了口袋里。
      
      “……我不小心砸的。”
      
      章鱼凑过来,期待地问他:“哥,你是alpha吧?”
      
      李破星看了下章鱼的眼睛,又很快移开了。
      
      他把那张罚款单叠了叠放在口袋里,淡淡地说了声嗯。
      
      小胖开心地差点要蹦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那个alpha:“星哥,我刚刚打听到五区的老大是beta,你是alpha我们太有面儿了……”
      
      “诶,哥,你手上个人终端怎么变了……”
      
      “国家发给o……alpha的。”
      
      “哇,这看起来太帅了……”
      
      .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天气依旧很热,窗外的蝉叽里呱啦地瞎叫唤着,空气都弥漫着令人极度不爽的气味。
      
      李破星拿起冰水一口灌下,抹了把嘴,说:“章鱼,还有有没有什么人得罪你了,哥给你报仇。”
      
      章鱼耷拉着眼,有气无力地说:“哥,没了,都打完了……”
      
      “四院的蓝毛,他不是抢了你女朋友吗,去干他!”
      
      “周一打过了,小胖眼镜都碎了。”
      
      “一院的王鹏,他把我们学校一年级的小孩堵了!”
      
      “周四打过了。”
      
      “五院……”
      
      “上周六打过了,星哥,我骨头都是软的,歇歇吧……哥你这几天怎么了,怎么这么有精力啊……是不是知道自己是alpha太高兴了……”
      
      事实正好相反,李破星自从知道自己是omega之后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好了,除了打架,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发泄自己的烦躁和抑郁。
      
      李破星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歇什么歇,没一点儿斗志!”
      
      小胖趴在一旁小声嘟囔道:“你是alpha,我们beta当然没你有精力……”
      
      李破星灵光一闪,忽然想起还有一位故人可以去会一会。
      
      但是那个小孩叫什么来着……好像是际什么……去年他们有一次打了场及其漂亮的架,去学院南餐厅吃饭,好像还见过那小孩一次。
      
      小孩长得老高了,章鱼指给他认的时候,他差点没认出来。
      
      李破星食指在手腕终端的联系人界面划地手都酸了才看到那个人名。
      
      ——际修。
      
      他按下手腕的通讯器:“际修?我是你星哥诶,还记得吧?”
      
      那头停顿了一下,才响起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
      
      “……嗯。”
      
      “那啥,黑疤这段时间找过你没?”
      
      “没有。”
      
      李破星:“没有啊,那我们去找他打一架吧,哥这次好好地再给你报个仇。”
      
      “不去。”
      
      “五点小北门啊,别忘了。”生怕那边的人再拒绝,李破星急忙摁了结束。
      
      章鱼喊道:“星哥,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五点半是abo第二性别的生理知识课啊,全学年只有一次!”
      
      李破星背上半旧的书包,轻盈一跳,越过蓝白桌面,校服洁白的衣角也轻轻扬起。
      
      “点名帮我答一声!”
      
      .
      
      K7区,三院南区实验楼顶层001实验室,一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少年按下手腕的通讯器,缓缓垂下了眼皮。
      
      少年似乎常年不见阳光,皮肤有些不正常的苍白,他的样貌十分好,他微微低着头,屋顶的灯光打在他身上,长长的睫毛染上了一层光圈,瓷白的脖颈几乎也泛了淡淡的柔光,整个人像是全息游戏里的系统捏出来的假人。
      
      际修看了眼表,差十五分钟五点。
      
      他仔细洗干净了手,脱了实验室的白大卦,拿起衣架上的薄外套穿上了。
      
      他惧寒,即使是夏季,也偶尔会觉得冷。
      
      际修拉开实验室的门,有人抬头看了他一眼,但是也没敢开口问他要去哪里。
      
      整个实验室只有器械碰撞的声音。
      
      际修不喜吵闹。
      
      其实际修不凶,但总是很冷漠,从没主动和别人搭过话。际修虽然样貌极其好看,可他皮肤苍白,又总是面无表情的,有时候映着玻璃看过去,白炽灯把他的皮肤衬地更加惨白,总是会莫名让他们觉得际修像一个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漂亮标本。
      
      他们和际修相处近两年,只见际修发过一回火。
      
      上学期一个实验生的前女友跑到实验室闹,吵到了际修,又碰坏了际修的实验。
      
      际修冷冷说了声安静,女生还充耳不闻地大喊大叫。
      
      际修面无表情地带上医用手套,把一款放的动物浓稠血液的量杯从女生头上淋了下来。
      
      那里面甚至还有两个眼珠子。
      
      女生吓得尖叫,浑身战栗。
      
      际修只是冷冷看着她:“闭嘴。”
      
      女生连尖叫也叫不出来了,她颤了颤,昏厥了过去。
      
      而那位实验生,也再没见过。
      
      从此之后,实验室的其他人员,连交流也从不高声。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26岁才知我是富二代》求收呀~
    陈封勤俭而贫穷。
      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每天背心拖鞋大裤衩,结果媳妇跑了,兄弟走了,孩子还被告知不是自己的。
      他被10万块钱的欠款逼到要跳楼。
      结果他爹扔给他10个亿:
      孩子,辛苦你了!咱家其实有点小钱,爸爸这是为了磨练你!
      陈封:……人生像童话世界一样美好。
      .
      童话世界?
      这样说也没错。
      黑发红眸的王子懒懒的倚在宝座上,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他红眸微眯,脸上露出嗜血而诡异的笑容。
      陈封。我要亲眼看着你变成每一个世界里最闪闪发光的存在。
      然后——
      彻底摧毁你。
      .
      ——结果被(哔——)了。
      .
      陈封把尊贵的王子压在床上,拷起他的双手,一口咬在他的脸颊上。
      留下一个圆圆的齿印。
      王子眼睛红红的,鼻子红红的,脸颊红红的,故作凶狠地张开嘴,露出两颗尖尖的小牙齿。
      操。
      真他妈可爱。
      陈封低低笑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