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月老,不干了!》宋子瞻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19 21: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捕捉十七万灵石 ...

  •   S市,落秋山月老祠。
      
      落秋山是一座平平无奇的小山丘,矮到只用半个小时便可翻遍整座山,也没有什么珍奇的树木或者动物。
      唯有一座年久失修的残破月老祠和一棵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千年老树。
      
      工作日的清晨,落秋山上通往月老祠的公路上只有一辆黑色保时捷在高速开着。
      
      陆钺带着蓝牙耳机,接通了助理的电话。
      
      助理例行公事地给他汇报了他今日的行程后,提醒道:“陆总,半小时后顾总和您约好的商谈会就要开始了。” 
      “嗯,我知道了。”
      
      助理顿了半晌,小心翼翼地问道,“陆总,那您现在在哪里呢?”
      
      车转过一个弯道后,月老祠的斑驳院墙出现在视线里,陆钺面不改色地撒谎道。
      “在去公司的路上。”
      
      车载导航的机械声音突然贴心地播报道,“已到达目的地落秋山月老祠,本次导航结束,很高兴为您服务……”
      
      高昂尖锐的导航声音清晰地传入电话另一头,助理沉默了一下,礼貌而又不失尴尬地说道。
      “陆总,那半小时后我在会议室等您。”
      “好。”
      
      挂掉电话后,助理站在陆钺的办公桌前,对着桌上那摞厚厚的文件无奈地叹了口气。
      
      落秋山在市郊,距离公司至少有两个小时的车程,陆总怎么可能及时赶过来?
      难不成瞬移过来吗?
      
      忽然间,陆钺的衣领里蹭地一下冒出一对小犄角,随后便是一对爪子。
      
      只见一条迷你版本的小龙用爪子扒着陆钺西装外套的领口,打着哈欠,懒洋洋地钻了出来,趴在陆钺肩上。
      
      它睡眼惺忪地朝车窗望了一眼。
      “陆钺,友情提醒下,从这里到你公司至少有两小时车程,你等下不会又要用灵术瞬移到你的办公室去吧?”
      
      急转弯过后,陆钺干脆利落地刹了车,肩上的小龙差点被直接甩飞到后车窗上。
      
      他将车停在月老祠百米外的空地上,解开束缚行动的西装外套,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衣便推开了车门。
      “嗯。”
      
      小龙被刚才突如其来的急刹车吓得整条龙不太好了,紧抓着陆钺的一缕头发充当安全带,尾巴因为受惊而窜出一点火星来。
      
      “我真的很好奇你助理买的心脏药是什么牌子的,居然可以承受住那么多次惊悚的办公室大变活人。”
      
      “还有陆钺,扮成普通人也要走点心,出门前记得看看天气预报,不要老是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穿得跟大夏天似的反人类……”
      
      陆钺面无表情地捏起小龙的尾巴,想要将小龙从衣服上揪下来。
      
      小龙吓得用爪子紧紧抱住陆钺的袖扣。
      “干嘛陆钺,你莫挨老子!别以为我变小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陆钺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冷漠地将小龙拎了起来,塞进西装外套的口袋里。
      一同离去的还被小龙当做救生圈紧抱着的袖扣。
      
      他将外套搭在手腕上,预备见到其他人时潦草地套在外面敷衍一下。
      
      小龙还在外套口袋里挣扎了半天,好不容易才伸出个脑袋来。
      “…陆钺,你就不能给我一点作为龙的尊严吗!你小心我分分钟就在外面包/养其他的主人……“
      
      陆钺用手指抵着小龙的脑袋,将它塞回口袋里,“吵,闭嘴。”
      
      他抬头望向远处那颗悬满了错综复杂红线的相思树,上面的花全都维持着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状态。
      
      落秋山上的这棵相思树是人间唯一一棵相思树。
      也是月老司联通人间的出口。
      
      刀子似的刻骨寒风猛烈刮过,缠满了红线的树冠在烈风中轻颤几下,一朵姻缘花从上面跌落下来。
      
      陆钺踏过堆积着的枯萎黄叶,一眼便看到了树下新起的坟和摆放着的祭奠花束。
      
      相思树下不知何时起了一座坟,坟上立着一座用玉石雕成的墓碑。
      墓碑上只刻了一条蜷着身子的白蛇,并未写明坟墓的主人是谁。
      
      墓前摆着一根竹笛和一大捧已经枯萎了的姻缘花。
      陆钺一眼扫过去,见那些姻缘花上满是鲜血干涸的红褐色血迹,当即心下一沉。
      
      他来得太迟了。
      
      姻缘花上插着一张浅色便笺,陆钺抽出便笺,发现上面正中央用血字落款‘未亡人’。
      
      ‘人’字的最后一捺晕开了些血迹,仿若写血字的人在落下最后一笔时洒了滴泪在上面。
      
      小龙艰难地探出头来,用爪子数了数墓前姻缘花的朵数。
      “又是整整十一朵花。”
      
      陆钺轻声说道,“不是十一朵花,而是十一条命。”
      
      小龙叹道,“‘未亡人’又用十一条人命给这条冷血白蛇上祭了,已经整整一百一十条人命了……”
      
      陆钺不语,他弯腰捡起相思树刚掉下的那朵未绽放的姻缘花,眉头皱起,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小龙望着相思树顶,犹豫了半天,“陆钺,天上好像掉下来个什么东西……”
      
      陆钺身体略微绷紧,他抬眼往天上望去,右手置在腰侧,腰间银色长剑的剑柄若隐若现,锋利剑刃处寒光迅速一闪。
      
      下一刻,苏昀忽然闪现在相思树的树顶上。
      
      苏昀呆呆地紧搂着怀里的行囊,像只抱着巨大果仁的小松鼠般。
      他坐在树顶迷惘地环绕了下四周,感受了下‘一览众山小’的孤独后,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哪里,身子向后一仰——
      
      “啊啊啊啊这是哪里啊司长!”
      
      小龙不忍直视地用爪子捂住眼睛,又从爪子的缝隙里看着那小月老从树顶跌落。
      
      小月老被树枝间连着的红线堪堪阻拦了一下,又‘畅通无阻’地掉了下来。
      还顺带着被缠成了一只惨不忍睹的红线人肉粽子。
      
      它目瞪口呆地感慨道,“…这个月老下凡的出场走位相当风骚啊。”
      
      陆钺只是漠然地瞧了眼‘降落中’的苏昀,确认他对自己并无威胁时,便又将视线放回了姻缘花上。
      
      即便苏昀连摔带滚地跌到他面前,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不停地揉着屁股,嘶嘶地嚷着痛,陆钺的眼皮也没有丝毫异常跳动。
      
      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一个无法看见神仙的普通人。
      
      苏昀觉得自己十分有可能成为第一个下凡时直接摔死在人间的神仙。
      
      还没来得及发光发热,拯救世间痴情男女,就要血溅相思树底,被岁月化为一抔黄土。  
      
      他在被摔得七荤八素时,还神奇地抽空想了想自己的墓志铭。
      ‘8102年,天庭月老司苏昀,下凡摔死’。
      
      苏昀边揉着隐隐作痛的屁股,边默默地在心底给秦无缘记了一笔账。
      工伤!赔钱!
      
      等他稍微缓过些神时,才惊讶地发现自己面前居然有人。
      
      苏昀瞬间倒吸一口冷气,重重跌下去,却又因为碰到摔伤的屁股疼得嗷嗷叫唤。
      “人人人!这里怎么会有人……”
      
      秦无缘在把他赶下人间前给他塞了一本《天庭外派凡间人员需遵守条款》。
      
      他粗略地扫了一遍那本条款,又把会扣灵石的那一百来条给牢牢背了三遍,最后达到倒背如流的境界。
      
      会扣灵石的条款第一条就是直接以神身状态出现在凡人面前,没有换上适应人间环境的服装,或者没有施隐身灵术确保凡人看不到自己。
      
      苏昀紧张地四处张望了下,这里没有监罚司的人,应该不会被发现。
      他捂着自己被吓得砰砰直跳的心脏,长吁一口气。
      
      陆钺稍微移了些视线给面前惊恐的小月老,看着他头上的那缕呆毛像个不倒翁般来回颤动着。
      
      他在心底默默给这位小月老记了一笔账。
      天庭外派凡间人员不换装不隐身出现在凡人面前,扣一百灵石。
      
      “…不过这人好像看不见我?”
      
      苏昀捂着屁股,慢慢挪回了陆钺的身边,好奇地凑近陆钺。
      然而因为腰扭伤了,没掌控好力度,身子前倾角度过多,差点直接摔进陆钺怀里。
      
      陆钺的眉头轻微地跳动了一下,瞳孔不自觉地放大。
      
      面前的小月老披着金线纹姻缘花的红袍,内衬是素净的白绸衣衫,踏着双嵌玉石的黑色长靴。
      乌黑长发被红绸带随意绑起,皓白手腕上缠着一圈红线,红线另一端飘荡在空中。
      
      陆钺是个纯粹的脸盲,看什么人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和嘴巴的标准组合,反正普通人再怎么长都长不出这个范围来。
      
      他凭借灵力的强弱而不是容貌来分辨人。
      美与丑对他来说并无所谓。
      
      但同样是一双眼睛,面前这人的眼睛却像婴儿般干净而又纯粹,乌黑里透点快乐灵动的光亮。
      笑起来时脸上居然有一对可爱的小梨涡,浅浅地缀在有些婴儿肥的两颊上。
      
      陆钺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福至心灵地领悟了‘顺眼’这个词。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又在心里把刚才那一笔一百灵石的账购销掉了。
      算了,反正他也不算是个真正的凡人。
      而且记账什么的太过麻烦。
      
      在快摔进陆钺怀里时,苏昀及时刹车,硬生生地阻挡住了自己的跌势。
      
      要是真跌进这人怀里,被这人发现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他可是要被扣三百灵石的。
      
      他一手苦苦地撑着地,另一只手堪堪触着跌落地上的姻缘花。
      屏住呼吸,丢了魂般呆呆地凝视着陆钺。
      
      一时间两人的脸离得极近,仿佛在借位亲吻一般。
      
      小龙惊得沿着陆钺的肩头一路跌落下去,勉强抓着陆钺的另一只袖扣在风中飘摇。
      
      苏昀喃喃地说道,“这人……”
      
      正当小龙以为又有一人为陆钺的美色所迷的时候,苏昀迅速从一旁的行囊中扒拉出姻缘簿。
      对照着姻缘簿上的粗陋画像比对着面前的男人。
      
      他大喜过望,声音激动到发颤,眼里绽出肉食动物看到猎物般强烈的光芒。
      “…不正是我要找的那个崩断九十九次红线的男人吗?!”
      
      苏昀拉出姻缘簿内的简略介绍,逐条认真念道。
      “陆晟,男,36岁,某公司总经理,相亲多次至今没成功过一次……至今共挣脱了99次姻缘,月老司一级黑名单二号人物。”
      
      “…司长友情备注:如果他再挣脱姻缘,建议让他单身一辈子,并在三生石上把他和他的右手刻在一块。”
      
      听到这个‘二号人物’时,表情不曾有过细微变化的陆钺抿紧了唇,一瞥旁边读得起劲的苏昀,居然有点羞恼。
      
      小龙笑到肚子疼,在陆钺口袋里来回打着滚。
      “热烈庆贺陆司长又为月老司一级黑名单新开辟了一席位置!”
      
      月老司一级黑名单上拢共就两个席位,全被一个姓陆名钺的男人占着。
      头名是天庭的陆钺陆司长,第二则是人间披着马甲的陆晟陆总裁。
      
      “……”
      陆钺无情地一抖手上搭着的西装外套,在空中划过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后,笑得过于夸张的小龙啪一下被甩到地面上。
      
      苏昀像戴手铐似地将追寻踪迹用的黑绳往陆钺手上一绑,来回缠绕了几圈,又打了个死结牢牢锁住。
      然后将另一端缠在自己手腕上。
      
      苏昀用牙齿咬着黑线,用力打上一个死结,他因为笑得太过开心甚至露出了一颗尖锐的小虎牙。
      
      “十七万灵石,我已经成功捕获到你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攻的真名:陆钺(yue,四声),马甲:陆晟(sheng,四声)~
    谢谢小天使【喵~】的手榴弹,【蓝蓝蓝蓝】【梓西山】【维斯】【言琪】的地雷,【蓝蓝蓝蓝】【维斯】【言琪】的营养液,感谢大家的开新祝福!我,受宠若惊哇!!~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