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烛火摇曳,光线泛冷,潘金莲美艳的脸庞染上一抹青色。
      
      潘金莲修长的手指划过西门庆庆的脸颊,捧起了她的脸,红唇微张:“官人?”
      
      西门庆庆摸摸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心道:我这都没使用“魅惑”技能呢,你就被魅惑了?
      
      而且……为什么连潘金莲都要比她高啊!
      
      合着她在这本名著中只比三寸丁武大郎要高一丢丢是不是?
      
      好气!
      
      西门庆庆皮笑肉不笑:“这位武大嫂,请离我远一些。”
      
      听到她的称呼,风骚美艳的潘金莲噎了一下,笑眯眯地收回的手指。
      
      “官人真是无情啊。”
      
      西门庆庆:“真是抱歉,无情是我特色,读者就喜欢我独美。”
      
      潘金莲嘴角一抽,转过身子,继续上楼。
      
      西门庆庆摸摸下巴。
      
      听她的语气似乎认识自己,自己也觉得她有几分熟悉,不是这具身体记忆中的熟悉,而是属于她自己记忆中的熟悉。
      
      西门庆庆低头看着掌心,掌中正躺着一小撮黑色的毛。
      
      ……
      
      潘金莲带着二人去楼上卧房,武松一直警惕地盯着她。
      
      西门庆庆在房里转了一圈,又去看床下。
      
      武松忍不住问:“你看床下能发现什么?”
      
      西门庆庆:“衣柜、废纸篓和床底下,那是侦探必查三地点。”
      
      她仗着自己身量小,整个人都快钻到床底下去了。
      
      武松径直走来,伸出手,口中“嗬”的一声,就将整张床都抬了起来。
      
      西门庆庆在床底下看着看着,突然发现自己周遭变亮了。
      
      她抬起头,对上武松的视线。
      
      武松笑了笑,“大官人,这样看的清楚一些。”
      
      西门庆庆咳嗽一声:“多谢你了。”
      
      武松摇摇头:“我也只能为官人使个力气了,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蠢事。”
      
      他听信别人的话,去杀嫂嫂潘金莲和西门大官人。
      
      结果,本应被他杀的人却好端端在这里,那个他以为的淫贼也是无辜的。
      
      他这一整天发生的事简直就像是做梦,还是一场诡异的噩梦。
      
      潘金莲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游移,笑问:“官人发现了什么?”
      
      西门庆庆拍了拍手上的灰,“发现……”
      
      潘金莲和武松同时竖起了耳朵。
      
      “……你这床底好久不打扫了,老鼠到处乱逛。”
      
      潘金莲、武松:“……”
      
      潘金莲将手抵在下颌处,似笑非笑道:“官人说的是,近来老鼠颇多,非但是我家,连旁边的王婆家也有了不少老鼠,我在家里放了不少鼠药。”
      
      听到“王婆”之名,武松抿了抿嘴。
      
      西门庆庆一直注意着两人的神色,见他面色有异便开口道:“这王婆该不会就是告诉你我与武大娘瓜田李下不清白的那人吧?”
      
      “看来不得不往茶坊走一趟了。”
      
      西门庆庆撩了撩湿漉漉的头发,脚步轻快准备下楼。
      
      潘金莲看了一眼她紧攥的手,脚步一挪,挡在楼梯口,“王婆就在隔壁也跑不了,都这么晚了,不如官人先在这里宿上一宿,如何?”
      
      她说着便将手搭在了西门庆庆的肩膀上。
      
      武松猛地抽出尖刀,猛地将还沾着潘金莲血的刀架在了她的脖颈上。
      
      烛火摇曳,影子在两人脸上晃动。
      
      潘金莲不怕他的刀,语气缠绵道:“叔叔是要用这把杀了奴家的刀再杀一遍奴家吗?”
      
      “你说什么!”武松瞪圆眼睛。
      
      他的心脏“砰砰”直跳,后背发凉。
      
      她……她知道!她都知道!
      
      潘金莲对着他张开嘴,她嘴里黑漆漆的一片,似乎有什么要从里面钻出来。
      
      武松根本动弹不得,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调。
      
      就在这刹那,一只纤细的手突然探出,反扣住潘金莲的下巴,往上一抬,将她的嘴巴合拢了。
      
      武松尚未从刚才诡异的一幕回过神来。
      
      潘金莲无限哀怨地瞥了西门庆庆一眼,“官人……”
      
      西门庆庆松开手,警告地瞧她一眼,“走吧,去找王婆,这种事情就是要半夜找才有用。”
      
      她翘起嘴角,目光灼灼,整个人精神的不行,“毕竟,人在半夜是最容易被骗出实话的时候。”
      
      ……
      
      外面雨未停。
      
      幸好两家挨得近,从潘金莲家出来往旁边一走便是王婆茶坊。
      
      此时,茶坊门扉紧闭,屋内悄无声息。
      
      西门庆庆注意周遭,示意潘金莲去敲门。
      
      潘金莲提裙,用自己的绣鞋在西门庆庆的脚面上轻轻踩了一下。
      
      西门庆庆看向她,她妖娆一笑,乖乖去敲门。
      
      潘金莲敲了几下门,等了一会儿,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
      
      武松站在门旁,注意着潘金莲的举动,手紧紧握住刀柄。
      
      他看向潘金莲的眼神有着自己都不知晓的恐惧。
      
      西门庆庆对这个动不动就要提刀杀人的男人无语,她悄声警告:“不准杀人!”
      
      武松点点头。
      
      如果不是人的话……那他也不算是失信。
      
      他的手在吸足水汽的门上按下了一个手印。
      
      不久,屋子里传来王婆的声音:“咳咳,谁在外面?”
      
      潘金莲睨了西门庆庆一眼,开口道:“干娘,是我啊。”
      
      里面传来一阵丁零当啷的碰撞声,似乎王婆不小心碰到了什么。
      
      西门庆庆侧了侧脑袋。
      
      王婆慌张的声音传来:“娘子,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来找老身?”
      
      潘金莲故作难受的声音,“干娘,我晚间吃坏了肚子,难受的很,特向干娘讨些药丸来吃。”
      
      “这……”王婆还在犹豫。
      
      潘金莲声音更加虚弱了,“干娘!”
      
      王婆:“那、那好吧。”
      
      很快,门就被拉开了一道小缝。
      
      还没等里面的王婆说些什么,性子急躁的武松便一脚踹开门扉,将躲在门后的王婆踹了一个踉跄。
      
      武松手执尖刀,气势汹汹闯进门,让王婆又想起了早上他突然闯进来的场面。
      
      她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瑟瑟发抖,“二二郎,你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武松冷声道:“你既然骗我,难道还想要落得一个好下场吗?”
      
      他往前迈了一步。
      
      王婆手脚并用,连连后退,口中慌忙道:“不关老身的事,不关老身的事啊!”
      
      武松:“我问你,你为何要骗我西门大官人与嫂嫂有瓜葛!”
      
      王婆颤声道:“还还不是二郎你气势汹汹闯进门,老身若不给个说法,你就一副要杀人的模样,老身也是实在没办法啊。看在老身这么一大半年纪的份儿上,二郎你就饶了老身吧。”
      
      “饶?”武松刀尖逼近。
      
      王婆吓得要死,连忙朝潘金莲和西门庆庆求救:“娘子、官人,快,快救救老身啊!”
      
      潘金莲吹了一口自己的指甲,笑盈盈道:“干娘莫怕,死后的世界更加有趣呢。”
      
      “你……啊!”王婆吓得手脚乱抖,裤子下湿了一滩。
      
      西门庆庆旁观一会儿,突然出声道:“是你投毒吧?”
      
      王婆:“不,老身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西门庆庆眯起眼睛,对武松道:“看着她。”
      
      说罢,她迅速在王婆的屋子里走了一圈。
      
      王婆一脸紧张地看着她,眼神随着她移动。
      
      等她空着手回来时,王婆立刻松了一口气。
      
      “官人你误会老身了。”
      
      西门庆庆微微一笑,“是吗?那这个是什么!”
      
      西门庆庆猛地摊开手掌,将藏在手心的东西呈到王婆面前。
      
      她掌心正放着一包鼠药。
      
      王婆眼神震颤:“这……这绝不是我们家的!”
      
      西门庆庆一掀衣摆,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笑问:“为什么你这么确信这药不是你家的,毕竟你家老鼠这么多,不可能不用药的。”
      
      王婆:“那……那是因为……”
      
      西门庆庆:“是因为你都收拾干净扔掉了,所以家中一包鼠药也没有?”
      
      “为什么要收拾?因为你心中有鬼。”
      
      她的声音温柔,言辞不紧不慢,却一步步逼向真相。
      
      “王干娘,是你有意将鼠药投进替武大郎买的酒菜里吧?”
      
      王婆尖叫一声:“不,不是,老身并非有意!”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屋子里骤然一静。
      
      王婆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我说了什么!
      
      “噗嗤。”西门庆庆低头一笑,“多谢干娘你主动告之。这包鼠药确实不是你家的,而是我从武大郎家中拿来的,只是用来诈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说实话了。”
      
      “这鼠药不是你故意下在酒菜里的,而是无意间落进去的,你将酒菜给他们的时候没发现,等回来收拾茶坊的时候发现鼠药从纸包中散落出来,你最初没有在意,后来你听说武大郎死因蹊跷,这才明白是自己的鼠药落进饭菜里,使得他中毒身亡。自此之后,你便惶惶不可终日。”
      
      “我见你百宝匣上蒙了一层灰,想必你因为此事不得安宁,也无心梳洗。”
      
      王婆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瞬间苍老了许多岁,她怏怏道:“官人犹如亲眼见到,确如官人所说。”
      
      她仰头望着西门庆庆,一脸紧张:“老身只是一时失手,并非有意,应、应该无罪?”
      
      西门庆庆站起身,她背后是还在落雨的夜色,而她正垂眸冷淡地凝视着王婆。
      
      “投毒武大郎确实是无意,但陷害潘金莲和我却是有心了。”
      
      她质问道:“王婆,你教唆武松杀人该当何罪!”
      
      王婆涕泗横流,哀求连连:“官人饶命,官人饶命,老身再也不敢了!”
      
      武松举起尖刀,手腕却被西门庆庆一把攥住了。
      
      他看向西门庆庆。
      
      西门庆庆垂眸道:“我无法宽恕你的罪,也无法审判你的罪,明日一早你跟我们一道去官府。”
      
      王婆还欲再说什么。
      
      西门庆庆直起腰板,即便身子瘦小,被烛火映下影子却无比长。
      
      她拂了拂袖摆:“王干娘,你要为你所犯下的罪赎罪。”
      
      “不要心存侥幸,真相永远都在阳光下。”
      
      说罢,她松开了手,看向武松。
      
      武松硬气道:“你放心,既然找到了杀害哥哥的真凶,我答应你的事自然做到。”
      
      他垂眸瞥了王婆一眼,“明早我与你一同见官。”
      
      王婆捂着脸哀声痛哭。
      
      ……
      
      西门庆庆先一步出门,站在屋檐下,看着如同珍珠帘幔的雨水,背后传来脚步声。
      
      过了会儿,一双手臂从她背后探出,在拥住她的前一刻,被西门庆庆一把捉住。
      
      背后传来一声轻笑,温柔的声音贴近她的耳侧。
      
      “又见面了,小侦探。”
      
      

  •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都知到《水浒传》太过血腥暴力,对女性不尊重,这些我在写的时候都会加以改造,有些犯案又没法改造,冥顽不灵的匪患该打的打,该杀的杀。
    大家有喜欢的角色吗?
    ——
    章下正2分留言,晚上发红包~
    ——
    谢谢小仙女的霸王票~
    小鱼只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12-13 12:35:37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