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雨下的更大了,溅在地上的雨花像是长出了细长的绒毛。
      
      武松听了西门庆庆的话,立刻拔足冲向一条巷子。
      
      西门庆庆忙追上去。
      
      她的鞋底浸透了又湿又冷的雨水,连脚步都像是被牵绊住了。
      
      等西门庆庆气喘吁吁地追上武松,却发现他站在一扇门前淋雨。
      
      西门庆庆按着胸口,“怎么了?”
      
      武松抿了一下唇,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茫然道:“我在家里杀了嫂嫂,出门时并不记得关门,为何……为何这门现在是里面上拴的?”
      
      里面上了门栓显然昭示着屋内有人。
      
      雨夜之中,武松这个顶天立地的汉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就在这时,他眼角余光扫到西门庆上前一步。
      
      只见她不慌不忙地挽了挽湿漉漉的袖子,双手贴上门扉,侧着头,将耳朵贴近门扉。
      
      她垂眸听了一会儿,突然撩开眼睫,正与专注看着她的武松对上了视线。
      
      武松低声问:“你不怕吗?”
      
      “怕?”西门庆庆笑了笑。
      
      你以为你面对的是谁?我可是破过无数神秘事件的名侦探!
      
      西门庆庆笑盈盈道:“这你就怕了?那你遇到■■■生物的时候,岂不是要疯?”
      
      武松睁大眼睛,明明她说的都是人话,为何中间的那段发音他听不懂,而且还觉得那段发音诡异绕耳,就像是一条细白的虫子一直往他脑子里面扎根。
      
      他半边身子都凉了,硬着头皮问:“你在说什么?”
      
      西门庆庆转过头,细长的手指一勾,用关节在门扉上轻轻叩了两下。
      
      浸透了雨水的门扉在她的敲击下发出闷响。
      
      武松一把拉着她往后撤:“小心!”
      
      西门庆庆任由他拉着,反正以她的力气也挣脱不开,可她整个身子都朝向了门口的方向,似乎对即将出来的人充满了期待。
      
      武松皱了皱眉。
      
      以前他也听说过西门大官人的名声,无非是说她多么荒淫无耻,又是如何家财万贯,可从来没人说过西门大官人对案件和神神鬼鬼的事情也如此着迷。
      
      武松攥紧她纤细的手腕,紧紧盯着门扉,一眨不眨。
      
      门内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似乎有人把门栓移开了。
      
      随着“吱呦”一声,门开了。
      
      一双细嫩白皙的小手提起裙摆,露出鲜红绣花的鞋子,羸弱的烛光落在那双鞋子上,又显出一种诡异的青色。
      
      穿着绣鞋的脚迈过门槛,门内之人站在屋檐下,朝武松盈盈一笑,娇声道:“叔叔总算回来了。”
      
      这张脸……这张脸!
      
      武松瞪大眼睛,三魂六魄几乎都要从天灵盖飞出去。
      
      眼前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被武松一刀斩掉首级的潘金莲!
      
      他原本就在雨中淋了好一会儿,如今见已死之人又好端端站在眼前,身上忍不住一阵阵发凉。
      
      他嘴巴张了张,艰涩道:“你是何人!”
      
      潘金莲莞尔一笑,风骚美艳,端的勾人,她捂唇道:“叔叔可是吃酒吃懵了,如何不知奴家是何人?”
      
      武松:“你……你不是已被我杀了?”
      
      潘金莲双手环在胸前,娇笑道:“叔叔这说的是什么浑话,若叔叔真杀了奴家,奴家又为何会在此处呢?”
      
      是、是啊……
      
      武松摸摸怀里的尖刀,摸了一手的血。
      
      ……明明她就在他眼前死去,他还记得血液溅到手指上的黏腻感。
      
      武松牙关紧咬,却还是忍不住一阵阵发抖。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若找我索命,武松自当奉陪,也请嫂嫂先饶我一段时日,待我寻到杀了哥哥的凶手,我自然以命偿命!”
      
      潘金莲倚着门笑,“叔叔别说胡话了,快些进来,别在外淋雨。”
      
      她站在微红的门旁,身后的屋子里泛着青色的光,简直就像是棺材上绘的鬼女开门的图景。
      
      武松面色惨白。
      
      “咳。”一声轻咳猛地惊醒了武松。
      
      他连忙扭头。
      
      西门庆庆笑着道:“既然你嫂嫂都请我们两个进去了,那就进吧。”
      
      她说罢,便当先一步,脚步轻快从潘金莲身旁走过,迈进朱红的门槛内。
      
      武松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暗啐自己一口。
      
      自己难道连一个娇生惯养的后生都不如吗?
      
      武松振作精神,手一直搭在怀里的尖刀上。
      
      他紧紧盯着门边的潘金莲,一步步移了进去。
      
      就在他要跨过门槛的时候,明明已经抬高了脚却还是一脚踹在了门槛上,猛地一踉跄,扑进了门内。
      
      西门庆庆听到声音回头。
      
      武松“咚”的一声,双膝着地,狠狠跪在了西门庆的面前。
      
      他两条膝盖砸的疼痛发麻。
      
      下一刻,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朝他脖颈吹气,激的他汗毛倒竖,紧接着,犹如泰山压顶一般,他的肩膀被人重重压下,额头“砰”的一声砸在了西门庆庆脚尖前的地面上。
      
      因为力气用的太大,他的额头甚至磕破了皮。
      
      西门庆庆伸手扶他:“哎,你何必行此大礼?感谢也不是这么个谢法啊。”
      
      武松紧咬牙关,虎目圆睁,猛地扭头瞪向潘金莲。
      
      “你这妖魔作怪!”
      
      潘金莲探出一根手指,缠绕着脸颊旁的一缕碎发,笑嘻嘻道:“叔叔说笑了,奴家可什么都没做呢!”
      
      武松还欲说什么,却被西门庆庆扶了起来。
      
      西门庆庆:“先别说这么多,擦擦额头的血吧。”
      
      武松随手一抹:“无妨。”
      
      他现在对西门庆庆的态度和蔼很多。
      
      西门庆庆:“我还是给你急救一下吧。”
      
      还没等武松拒绝,西门庆庆就拉着他到灯光明亮的地方。
      
      西门庆庆端详了一下他的额头的伤口,只是擦破皮的小伤,吐口吐沫抹上就能好的程度。
      
      她用自己怀里的帕子在伤口周边擦拭了一下,趁机点向自己的“急救”技能。
      
      她还就不信了,她一个主角命的角色怎么在名著里就变成非洲人了?
      
      【使用急救技能,请投掷骰子。】
      
      西门庆庆投掷了一下骰子,在一阵熟悉的清脆声响过后,鲜红的弹窗活生生拍到她的脸上。
      
      【恭喜,您投掷出了99,差一点就完美的大失败呢,真棒!】
      
      尼玛呀,这浓浓的嘲讽味儿!她一个主角居然被自己的金手指嘲讽了?
      
      啊啊,她的老天宠爱美少女人设快点还给她啊!
      
      西门庆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手指下意识移动,竟然一下子戳进了武松的伤口里,把他的伤口都撕裂了。
      
      武松“嗷”一声惨叫,死死捂住自己的伤处,怒瞪她,然而,目光扫过她脖颈的红痕后,他所有的怒气都消散了。
      
      他撇开头,嘟囔:“报复也是应该的……”
      
      西门庆庆:“……”
      
      我能说我真不是故意的吗?
      
      屋子里传来一声轻笑,回荡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显得有几分诡异。
      
      武松猛地跳起,挡在了西门庆庆面前,直面潘金莲。
      
      潘金莲含笑道:“叔叔也太戒备奴家了,奴家的心都要被无情的叔叔伤透了。”
      
      “不知叔叔深夜到访究竟所为何事?”
      
      武松盯着潘金莲,看着她脚下的影子,心中稍安。
      
      看来不是鬼。
      
      难道他当初杀错了人?还是他犯了癔症?
      
      武松百思不得其解,直接开口问:“嫂嫂可知哥哥是死于中毒?”
      
      潘金莲:“奴家不知。”
      
      武松:“哥哥出事当日用过什么膳食?”
      
      潘金莲的视线落在西门庆庆身上,又移了回来。
      
      西门庆庆心口一跳。
      
      你看我做什么?我可不是你奸夫了。
      
      潘金莲:“那日天下雪,大郎没法儿出去卖炊饼,我便让人买了些酒菜,与他饮酒吃菜,到了晚间他就开始不舒服,翌日一早,我刚起床就发现他人没了。”
      
      西门庆庆:“所以,他的死亡时间是你睡着的时候。”
      
      潘金莲点头:“正是如此。”
      
      西门庆庆继续追问:“当日的酒菜从哪里买来的,可还在?”
      
      潘金莲遥遥指着隔壁道:“是我托隔壁茶坊的王婆买来的,那些剩下的酒菜……我因忙着大郎的后事,也没注意哪去了,好像被帮忙办丧事的人顺手拿走了。”
      
      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过,家里办红白事,人多手杂,保不齐某些贪小便宜的人就顺手摸走了些什么。
      
      西门庆庆温声询问:“介意我四处看看吗?”
      
      潘金莲倚着门,笑道:“官人这边来,我替官人掌灯。”
      
      说着,她身子一旋,裙摆扫过西门庆庆的腿边,拿着灯上了楼梯。
      
      她站在楼梯上,回眸轻笑,“官人不跟上来吗?”
      
      西门庆庆蹭了蹭鼻子,总觉得从她的身上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她立刻跟上了楼梯。
      
      武松皱了一下眉,也跟在了后面。
      
      上楼的时候,西门庆庆能看到潘金莲的后背,她穿着一件素衫,因为颜色浅淡上面沾了些什么便一目了然。
      
      眼下,她的后背上便沾了一缕黑色。
      
      西门庆庆抬手一拂,将那东西攥紧掌心,下一刻,那潘金莲却像是背后生了眼睛似的,手臂径直朝后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她的手凉的没有一丝人气。
      
      西门庆庆盯着她莹白的手指,不说话。
      
      潘金莲回眸睨了她一眼,又捏了捏她的掌心:“官人可别作弄奴家。”
      
      干啥呢,干啥呢!我可啥事都没干,你别找我碰瓷!
      
      潘金莲越走越慢,靠近西门庆庆,低声道:“我听人说,官人在前街包了个卖唱的……”
      
      西门庆庆朝潘金莲展露一个大大的笑脸,“你看看我这张脸。”
      
      潘金莲左右看看,不明所以。
      
      西门庆庆一仰头,“就我这容颜,跟谁在一起都是我吃亏好嘛!”
      
      哼,还包了卖唱的,那岂不是我花着钱让人白票我嘛!
      
      潘金莲莞尔一笑,“你呀……”
      
      她语气亲昵,一下子挨近西门庆庆,黝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盯着西门庆庆。
      
      西门庆庆一瞬间头皮发麻,就好像被什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
      
      潘金莲跟西门庆庆咬耳朵:“心情好些了吗?”
      
      “什么?”
      
      她眯着眼睛,大拇指划过西门庆庆脖颈处的伤痕,语气甜腻道:“奴家可是为官人报了仇。”
      
      所以,刚才武松那一遭是她搞得鬼!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又是名侦探西门庆庆解决灵异事件的一天呢,完美!
    ——
    苏名著系列第五本《[傲慢与偏见]了不起的威克汉姆》已经开预收,期待大家的支持。
    女版威克汉姆征服英格兰~
    ——
    此章下留言发红包~
    拜托大家多多留言,没有留言我心里没底啊,大家喜欢这种设定吗?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