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远处黑云翻墨,光线渐暗,一副欲雨天色。
      
      西门庆庆双手扒着窗框,正要往下跳,身体却突然不听使唤,左脚绊右脚,一脑袋磕在了窗框上,被窗框反弹回来,一屁股栽下了窗台。
      
      原本武松是要追上去杀她的,刚迈了一步,就见这人往后一仰,咕噜咕噜栽进了他怀里。
      
      像这样自己主动回来找死,还专门往他怀里找死的举动,武松也是平生第一次见,竟懵了半晌。
      
      好机会。
      
      西门庆庆一个扭身,双臂死死抱住了武松持刀的胳膊,抬起头,仿佛刚才又魅惑又逃跑的事情都不曾发生过,厚着脸皮道:“武二郎,总算找到你了,你可知你哥哥的死有蹊跷?”
      
      这句话犹如惊雷一般猛地敲在了武松的天灵盖上。
      
      他死死瞪着这人,不知道她又要搞什么花样。
      
      可这么仔细一看,他发现这位名声显赫的西门大官人着实年轻的过分,也矮的过分,脑袋只到他的胸口的位置。
      
      她仰着头的模样与其说是少年,更像是个绝色少女。
      
      没想到西门大官人居然是这个模样!
      
      小小年纪便做了这等淫贼勾当,简直是个从根上坏了的孬种!
      
      武松握着刀的大手一紧,“你说什么!”
      
      西门庆庆看着他,口齿清晰道:“武大郎的死有蹊跷,你可愿与我一同找到真凶?”
      
      武松冷笑一声:“你又是什么东西,敢拿爷爷我作消遣!”
      
      他大手一掼,攥着西门庆庆的衣领就将她拖到眼前,“真凶不就是你!”
      
      这一拖,连他都吃惊西门庆庆的体重。
      
      没想到这人不仅男生女相,连体重也比寻常女子轻盈。
      
      西门庆庆任由他拽着自己的衣领,无奈道:“我知晓你以为我是害死你哥哥的凶手,这才找我报仇,殊不知你根本找错了人!你若真杀了我,那凶手当真做梦亦能笑醒,你哥哥纵使为鬼也不得安宁!”
      
      武松如何能听得这一番话,他眉头一皱,大手一抬,紧紧攥住了她的脖颈。
      
      “无耻淫贼!奸夫□□!还敢在这狂吠狡辩!”他收紧手指。
      
      西门庆庆眼见着就要被掐的喘不上气,苍白的脸颊泛起一丝病态潮红,竟呵笑一声。
      
      我倒是想当奸夫,可我有作案工具吗?
      
      她不紧不慢,艰难出声道:“杀了我容易,可你哥哥又该怎么办?你就让他这么冤死吗?你再想一想,我若真是凶手,又怎么会这么乖乖站在这里任由你杀?”
      
      一旁蹲在窗户上作壁上观的财主,暗呸一声:你这厮忒不要脸,什么乖乖站在这里,你这不是没跑成,被窗框一棒头给撞回来了嘛!
      
      西门庆庆的话搅得武松脑子犹如一团乱麻,他额角青筋猛跳,大吼:“闭嘴!”
      
      西门庆庆乖乖闭上嘴,她瞥了一眼武松手中沾血的刀,皱了一下眉。
      
      武松按着西门庆庆的脖颈,眼神游移,手下忽紧忽松。
      
      西门庆庆见他态度松弛,又立刻给神经脆弱的他加了一个砝码:“武二郎,你哥哥可在天上看着你呢!”
      
      武松全身一个激灵,手下顿时失了力气。
      
      他顿了顿,把手挪到西门庆庆的肩膀处,遏制住她的行动。
      
      她身形娇弱,他一只大手就能把她按住。
      
      武松凶神恶煞威胁:“继续说你知道的,若有半句不实,我就将你从楼上面掼下去!”
      
      西门庆庆知晓他听进去,也缓了口气,盯着他的眉眼道:“武二郎,你误会了我与你嫂嫂的关系,我与她并无瓜葛。”
      
      “就算是我好色,想我西门大官人有屋有田,金银满屋,我什么样的女人要不来,何苦要个有妇之夫……呸,有夫之妇呢?”
      
      “你再好好看看我这张脸,我就算被一个美人迷昏了头,也只会是我对着镜子照出来的美人!”
      
      就你这眼瞎的胆敢拿到往我这个天下第一美少女的脸上捅!
      
      武松嘴角一抽。
      
      你这厮忒不要脸了!
      
      不过,她若是为女子,武松确实没见过比她更绝色的了。
      
      武松缓缓舒了一口气:“那你又是如何知晓我哥哥的死有蹊跷?”
      
      西门庆庆拍了拍按在她肩膀上的那只大手。
      
      武松猛地一甩手,松开了桎梏。
      
      西门庆庆倚着栏杆,慢条斯理整理衣衫,“这阳谷县里的人我哪个不认识?你那哥哥往常好好的,为何突然病故?可见他的死有蹊跷。”
      
      他狠狠道:“你既然知道为何不查,你不是在县里管公事吗?”
      
      西门庆庆揉了揉肩膀,唉声叹气道:“你见我这大官人外表光鲜,可除了使钱,谁又听我的?比不得武二郎你一身武艺,光杆一身,不必拖家带口。”
      
      武松捏着拳头,牙关紧咬,目眦欲裂。
      
      西门庆庆眼眸一转,立刻转了口风:“眼下武二郎你回来了,你哥哥的事情也能昭雪了,不知道二郎你如何察觉你哥哥死因有异?”
      
      武松:“我让人捡了哥哥的骨殖,黑漆漆一片,乃是中毒之兆。”
      
      西门庆庆:“他的吃食可有问题,你检查过了吗?或许你可以问问你的嫂嫂。”
      
      她的目光再次扫过武松手里的尖刀,冷声道:“你该不会问都不问就将她杀了吧?”
      
      武松双眸冷凌凌地看她。
      
      杀人凶手还当得这么理直气壮,真是平生罕见。
      
      西门庆庆按捺心中反感,一拍栏杆,唱念俱佳地表演起来:“唉,你糊涂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绕过武松坐在桌旁,喝了一口酒压压惊。
      
      “你这样非但没有为你哥哥报仇,还害了你自己啊!”西门庆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武松敛了刀,直挺挺瞪着她。
      
      西门庆庆拍了拍旁边粉头坐过的椅子,试探他是不是对自己说的话都信了。
      
      武松顿了顿,一屁股坐了下来。
      
      西门庆庆面色舒缓,拎着一壶酒倒满一杯递给他,“我与你嫂嫂并无首尾,近来也没有听闻哪个财主看上了她,好歹你哥哥也经营着买卖,随她使钱,你嫂嫂不肯吃苦的性子你也该了解,又怎么会在没有靠山的时候就害了你哥哥呢?”
      
      “武二郎,究竟是谁哄你杀了你嫂嫂和我?你可知你被人当傻子使唤了!”
      
      武松听着她的分析犹如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半边身子发凉,牙关紧咬还忍不住打颤。
      
      西门庆庆慢慢道:“等我陪你去你哥哥的屋子里看看,说不定会找到什么线索。”
      
      武松:“能有什么线索?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西门庆庆拿起被财主扔下的折扇,慢慢绽开,遮住半张脸,只留下一双兴致勃勃的双眸。
      
      她开口道:“无论多久的案件,无论再周密的计划,都必将留下线索,真相永远都在阳光下,只等待有心人的发现,无论他是谁,我都必将凶手绳之以法。”
      
      因为我是侦探西门庆庆!
      
      西门庆庆说完自己的关键台词后,等了好久都没人接茬。
      
      她垂头丧气地放下扇子,将下巴抵在桌面上。
      
      她真的有些想念她的花生先生了。
      
      西门庆庆勾了勾手指,好像又摸到了花生先生那身油光水滑的毛皮。
      
      她的花生先生身形精致,长相貌美,通体漆黑,只有四个爪子是白色的,叫起来“喵喵”的样子简直要把她的心融化了。
      
      她转过头,见平静下来的武松面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抱着报复的心思,“啪”的一声,重重拍了武松肩膀一巴掌,却拍的自己掌心都红了。
      
      尼玛的,为什么!
      
      她背着武松龇牙咧嘴,对着红肿的掌心连连吹气。
      
      武松这才回神,恍惚问:“怎么了?”
      
      西门庆庆:“没,咳咳,你哥哥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
      
      武松下意识道谢。
      
      一旁的财主眼见着西门庆如何将一个来杀她的恶鬼忽悠到对她道谢,心里忍不住一声感概——
      
      卧槽,这他妈的也行?
      
      ……
      
      武松追查武大郎死因心切,西门庆庆便随着他一同朝武大郎家去。
      
      刚出门,天上轰然一声雷响,大雨倾盆而至。
      
      西门庆庆被雨淋了个正着。
      
      果然,换了个世界,她就不是老天的亲女儿了!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失落,下一刻就振作起来了。
      
      她握紧拳头,暗暗发狠:她一定会靠着自己的努力让老天重新重视她的,她可是未尝一败的名侦探西门庆庆啊!
      
      武松走了半晌,才发现身旁无人,原以为是西门庆太矮了,等低头一看,发现人根本没在。
      
      他在雨中回头,就见西门庆庆正仰头望天淋雨,张嘴要说什么,结果被雨水灌了一嘴巴。
      
      她疯狂地“呸呸呸”要把雨水吐出来,还整的跟淋了雨的小猫似的,不停地甩着湿漉漉的头发。
      
      武松一阵无语。
      
      “喂,跟上!”
      
      西门庆庆扭过头来,双手搭在脑袋上,蔫头耷脑地跑了过来。
      
      想她被老天宠爱的美少女何时淋过雨啊,以往只要她一出现,即便前一刻还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下一刻必然会晴空万里。
      
      唉,落地的凤凰不如鸡,穿到名著里的漫画人物更是惨兮兮。
      
      一路上,西门庆庆小心观察四周,见在屋檐下躲雨的路人看了武松后并无异状。
      
      奇怪,武松杀了潘金莲后,又提着染血的尖刀来杀她,都这么久了居然还没人报官,也没人来捉他,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又落到后头了?”武松扭头瞪她。
      
      西门庆庆看着武松道:“你确实杀了潘金莲?”
      
      武松沉默半晌,点头。
      
      西门庆庆厌恶道:“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虽然帮你找杀害你哥哥的凶手,但我不会帮你隐藏你的罪行,你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虽然还没有仔细研究过大宋律例,但你这样肆意杀人是要严惩的!”
      
      武松平静至极,开口道:“我都知晓,只要你找到杀害哥哥的真正凶手,我武松甘愿束手就擒,主动投案自首。”
      
      西门庆庆神色更厌恶:“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动手杀人难道就很快意了?这世上最重莫过于人的性命,不要以为你是正义的使者,可以随意处置他人性命。”
      
      武松一路不说话,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流下,聚集在他下巴微微凹陷处,又坠落下来。
      
      西门庆庆越走越觉得古怪,这条雨雾中通向武大郎家的路好像除了两人的足音,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你杀潘金莲的时候有没有被人看到?”
      
      武松:“大概有……”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顿住了。
      
      西门庆庆缓缓道:“你也觉察到诡异之处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的设定是一种新的尝试,结合克系恐怖也是一种新鲜尝试,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
    这本书是“苏名著”系列的第四本,我已经完结了《[西游]贫僧是个假和尚》、《[红楼]宝玉是个假二爷》、《[三国]吕布是个假主公》,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
    ↓我的专栏↓更文开文早知道~
    PC端:

    WAP端:

    APP端:(需要手动QAQ)目录页→小说详情→右上角“作者专栏”→点击“收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