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喜当妈[穿书]》海棠无眠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07 23:20: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殷秀成的目光犹如实质,让距离他好几米外的赵丽芳忍不住绷紧了身体。她知道殷秀成迟早会回来,却没想到他会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让她有种措不及防的感觉。
      
      没关系,没关系,我养活了他一家老小,他只会感激我,不会对我有什么恶意。赵丽芳在心里开导自己,努力一点点放松身体。我现在是殷秀成的妻子,因为深爱他,所以在殷家风雨飘摇之时坚贞不移。
      
      看见自己深爱的男人死而复生,我应该高兴,而不是紧张。
      
      当然,适当的紧张也是合理的,因为原主和殷秀成虽然已经结婚六载,有了三个孩子,但是真正相处的时间却不超过十天。他们之间,其实比陌生人好不了多少。
      
      赵丽芳双手在身前扭成一团,为了不露出破绽而低下的头慢慢抬起来,雪白的牙齿轻轻咬着下唇,努力做出大方的样子看向殷秀成,眼神羞涩而含着期待。
      
      殷秀成站在暗影里,赵丽芳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她好像听见了一声轻笑,只是那声音轻忽,转瞬即逝,赵丽芳自己都无法确定那是不是一个幻觉。
      
      殷秀成蹲下身子,将手臂上的三个孩子放在地上,一步步向着赵丽芳走近。
      
      他走出了暗影,没有了大檐帽的遮掩,露出了整张脸庞。
      
      和赵丽芳心目中那个阴鸷凶残的形象截然不同,出现在赵丽芳眼前的男人堪称俊秀。他面色白皙,眉如远山,棕褐色的瞳孔柔和清澈,原本容易给人形成压迫感的狭长凤眼也因此变得多了几分温和。
      
      尤其是当殷秀成的嘴角轻轻翘起,眼神柔和专注地看着赵丽芳时,之前在院门口一眼扫过就让她全身紧张的大反派,好像突然变成了她最亲近的情人。
      
      赵丽芳心中咯噔一下。她记得在书中描写,当殷秀成用温柔的笑容和专注的眼神靠近时,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猎人,正在寻找机会对猎物下手。
      
      她是哪里露出了破绽?她虽然不是专业演员,但是在大学期间也是戏剧社的主力演员,刚才的表演自认已经倾尽全力,难道她的水准就这么差?
      
      “赵丽芳同志,你辛苦了。”殷秀成声音温和,将赵丽芳在身前扭成一团的手轻轻掰开,双手握住了赵丽芳的双手,用力地摇动着。在这个年代,这已经是公共场合最热烈的情感表达方式了。
      
      殷秀成的手干燥温热,掌心的硬茧摩擦着赵丽芳柔软的手心。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他的大拇指在赵丽芳的手心中轻轻揉搓,配合着他专注地望着赵丽芳眼睛的眼神,和他嘴角越来越明显的弧度,赵丽芳有一种自己正在被大反派调戏的错觉!
      
      从来没谈过恋爱的赵丽芳觉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弥漫整个头脸的热度。她猛地把手从殷秀成手中拽了出来,顶着一张通红的脸奔出了堂屋大门:“我去盛饭!”
      
      殷秀成站在原地,看着那窈窕纤细的背影落荒而逃,眼神慢慢变淡,嘴角浮起意味不明的笑意。藏蓝色的警服袖中,他的大拇指贴在其他几个手指的指肚上轻轻揉搓着,无声品味着什么。
      
      殷老太咧着嘴和殷青山对视一眼,都对方才的情景十分满意。他们现在很喜欢这个儿媳妇,害怕儿子还是不冷不热的样子。现在看见平素温和淡然的儿子也表露出这样的热情,心中那一点担忧也彻底消失了。
      
      当初这个儿媳是他们老两口做主定下的,殷秀成只是接了电报按时回家和赵丽芳见了一面,就当了新郎。新婚三四天,殷秀成就离开了家。直到殷冬雪快周岁的时候,才又回家探亲,也不过是呆了四五天就又匆匆离去。
      
      之后,一直到殷小凤和殷小虎这对龙凤胎都一岁多,殷秀成都只是给家里定时寄钱,而没有时间回来探望。后来就是殷秀成牺牲的消息传来……
      
      殷青山老两口都能感觉出儿子对这个媳妇并不是太热情,担心在儿媳妇对这个家做出这么大贡献之后,儿子还是老样子。可是现在看来,他们的担心全都是多余的。
      
      儿子握着儿媳妇的手不放,这可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好!儿子夫妻和睦,殷家一家团圆,他们再无所求。
      
      赵丽芳在厨房站了半天,才慢慢定下神来。
      
      我的紧张是多余的!我担心什么?担心他看出我是个冒牌货?现实生活中谁会有这么大的脑洞,突然就怀疑自己的妻子换了芯?
      
      殷秀成之所以用那种姿态对她,应该是他本性多疑,而不是他发现了什么。赵丽芳记得大反派有句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我只相信自己,其他任何人,我都不相信。就是带着这样的怀疑精神,殷秀成屡破奇案,在公安系统中声名赫赫,官职地位也一再擢升。
      
      后期,他更是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足以和出身京城大家族的男主抗衡。
      
      赵丽芳垂下眼帘。
      
      我面对他的紧张,是因为我们是熟悉的陌生人,是因为他是我最在乎的男人!
      
      我对他有爱,在他牺牲后死不改嫁,辛苦劳作养活一家老小。但是当他活着回来之后,我对他还是有爱,却同时滋生了怨气。
      
      结婚数年,生育三个子女,相处时间不过十天!他忙着工作,在部队很少回来不说,还弄出一个牺牲的噩耗,让她为了他悲伤心碎,苦苦煎熬!结果他却活生生地回来了!我感觉自己的付出是个笑话,我意不平,我憋不下这口气,我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单方面傻乎乎地付出,我要跟他离婚!
      
      赵丽芳梳理了一下自己的人设和思想活动,把自己的计划检查了一遍,深深吸了口气,才开始盛饭。
      
      当她端着托盘再次走进堂屋时,殷秀成已经坐在了八仙桌边上,声音柔和地讲着故事,殷小虎坐在他的腿上,殷冬雪和殷小凤偎在他身边,听得聚精会神。
      
      殷老太和殷青山坐在床边上,用满足欣慰的眼神看着他们,屋子里其乐融融。
      
      殷秀成亲自把饭菜端过去,伺候着殷青山吃饭。殷老太脸上的笑一直都没有消失过,赵丽芳低着头装作羞涩,三个孩子感受到家里的喜悦,也跟着咧着嘴高兴不已。
      
      收拾完家务,赵丽芳要带着三个孩子睡觉,可是三个孩子全都精神亢奋,不舍得离开殷秀成。
      
      殷秀成笑着将三个孩子全都抱在手臂上,轻松自如地抱着他们跨过了东屋门槛,在东屋门口愣了一下,回头去看跟在他们身后举着油灯的赵丽芳。
      
      赵丽芳不知道怎么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知道该把孩子们抱到哪个房间里。
      
      东屋三间,赵丽芳带着三个孩子睡在靠北的那间。她对着北间比了一下,殷秀成就抱着孩子当先走了进去。
      
      北间放了两张床,一张大床靠着东墙,一张小床摆在西墙窗下。
      
      大床是当初殷秀成结婚时候打的,红漆还新崭崭的。平时赵丽芳带着龙凤胎睡在大床上,殷冬雪自己一个人睡小床。
      
      赵丽芳把油灯放在两张床中间的红色木头衣箱上,殷秀成已经将三个孩子放在大床上,自己向前一扑,两只手臂伸开,把他们压在了手臂下。
      
      三个孩子叽叽嘎嘎笑成了一团,这个叫“爹”,那个喊“娘”,一边喊叫一边快活地挣扎着,咯咯直笑。
      
      赵丽芳看着他们的眼神柔和下来,嘴角忍不住翘起。
      
      她还从没见过这三个孩子这么活泼高兴。以前她以为虽然他们没有父亲,但是她的教育和陪伴也可以让他们比村中其他孩子精神富足,可是现在看来,她实在是太狭隘了。父亲在孩子们的生命中,是无可取代的。
      
      而殷秀成也完全刷新了她对书中大反派的固有印象。他并不是天生阴鸷凶残,现在和三个孩子在床上闹成一团的这个男人,就只是一个纯粹的父亲。
      
      他之所以会成为阴狠恐怖的大反派,家庭变故、亲人凋零,恐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否则,他不会对前妻进行了那样可怕的报复。
      
      殷小虎调皮地用脚踢殷秀成,被他抓住脚丫挠了两下,痒得他扭动身子大喊:“娘,救我!”
      
      殷秀成趴在床上,一只手抓着殷小虎的脚,回头来看赵丽芳。
      
      赵丽芳此时全然放松,嘴角眉梢都带着温柔的笑意。
      
      灯光昏暗,她就那样双手交握放在自己下巴前,眼神柔和地看着他们。如雪肌肤,如画眉眼,整个人像是巧匠精心雕成的白玉美人,全身都被柔光润泽,不见一丝瑕疵。
      
      殷秀成动作微顿,眼神略暗,深深望了她一眼,转头将三个努力反抗的小家伙全都镇压了下去。
      
      三个孩子笑得累了,先后睡去。
      
      殷秀成把他们在大床上一个个摆好,给他们盖好了被子。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沉默。
      
      赵丽芳清了清嗓子:“我先睡了。”她并不打算和大反派有什么情感和身体的纠葛,注定会爱上女主的男人,她——根本不想要。
      
      殷秀成看了她一眼,转身出了门。很快,安静的院子里传来淅沥的水声。
      
      赵丽芳松了口气,赶忙换了衣服上了大床。有三个孩子在这,谅他也做不了什么。小床就让给他睡吧。
      
      明天就往南间放张床,让殷秀成睡那边。带孩子辛苦,晚上随时可能被吵醒,大部分男人都不喜欢,殷秀成应该也不例外。
      
      闭上眼睛,精神却十分活跃,根本没有睡意。
      
      赵丽芳听见脚步声走进了东屋,听见房门被插上,听见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停在床头。
      
      脚步声久久不动,赵丽芳终于忍不住睁开眼睛,一下子被近在眼前的那张脸吓了一跳。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没有重生,但他职业特殊,非常敏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