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师是山神》偷葡萄的小狐狸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11 01:49: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寻踪符 ...

  •   王栋父子回到自家的两层小洋楼里,王伟越想越不对劲,他刚才怎么鬼使神差地就放弃了收拾那老太婆呢。
      
      “爸,我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那吴老太婆顽固得很,今天没给她个实质性教训,以后恐怕还是要来捣乱!”
      
      “你打算怎么办?”
      
      王伟来回走动了两圈,道:“我要烧了她们家的房子。我看她自己都没房子住了,还怎么来管她那山神菩萨的庙!”
      
      “我明年就要竞选村长,你可安分点吧!”王栋不赞同地道。
      
      王伟一笑:“嘿,爸,你以为我那么傻么要亲自动手?我在帮会里随便喊几个十二三岁的小兄弟,烧了就烧了,屁事没有!”
      
      他虽然是个地痞流氓,却把未成年保护法摸得一清二楚。他自己当年带头把一女同学轮、奸致死,也就进少管所待一两年,赔点钱的事。
      
      那些未成年好唆使得很,即使被抓到了也不会判刑,完全是犯罪零成本。而且农村又没监控,烧了就跑,鬼知道是谁干的。
      
      王栋一听,觉得这办法很是稳妥,赞许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还是你想办法周到!”
      
      于是,王伟立刻就打电话安排晚上的事情。
      
      王栋也开始联络别的包工头。他思来想去,还是得找个不怕事的才行,于是联系了县里的包工队一霸刘国柱,出了比市场价高三分之一的价格,最终与刘国柱约好了后天带人来动工。
      
      *
      吴巧珍对于灵宝今天的表现很是欣慰,往日里老是说她信的都是封建迷信的外孙女,竟然帮着她阻止村长拆山神庙,还一改往日的怯懦变得十分强势。
      
      “灵宝啊,以后都像今天这样,不要怕事,越怕事别人越容易欺负你。你要是以后都能像今天这样立得起来,外婆就是哪天走了也放心。”她在路上就趁机教育灵宝道。
      
      灵宝并没打算让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知道她的外孙女已经逝去,凭白伤心,倒也没有辩解,只管点头。
      
      回到祖孙两人居住的平房瓦屋里,吴巧珍就道:
      
      “你早上还发着烧,再去休息一会,我做午饭去!”
      原主陆灵宝原先是在感冒生病,或许就是那一场高烧夺去了她的生命。灵宝猜测着。
      
      然后在饭厅里摆弄那台24寸的老旧彩电。她对原主记忆中,这种装着很多人,知道很多事的盒子很感兴趣。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利索的吴巧珍就端着饭菜上桌了。
      
      白得像雪一样的米饭,散发着莴笋叶一般的清香,菜是用小搪瓷钵装着的蒜苗炒腊肉,绿油油的蒜苗,煎得有点焦黄的肥腊肉,红褐色的瘦腊肉,还有红红的被油炸过的豆瓣酱,油滋滋,香喷喷的,无不散发着让人垂涎三尺的诱人香气!
      
      凡人的嗅觉跟纯粹的神体,闻到这些东西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灵宝从来不知道,会有食物的味道这么香。
      
      她拿起筷子,立刻夹了一大筷子放到碗里,然后和着米饭刨进了嘴里。
      
      第一口就惊艳到忘了咀嚼。她从来没想到,用凡人的身体吃凡人的食物会如此美味!
      
      要知道,作为神灵只能吃含有灵气的食物。从天帝统治时代就提倡存天理,灭人欲,于是整个天庭上行下效,都不注重食物烹饪,神仙们餐风饮露,顶多就享用些仙酿灵果。数来数去就那么几样,就是再美味也没什么意思。
      
      所以向来重口腹之欲的灵宝一直很垂涎凡人们多姿多彩的美食,为了多得供品,一直对信众十分尽心尽力。因此,没沉睡前,她的香火一直很旺盛,供品也很多。
      
      可惜即使是供奉来的供品,她作为神仙也是无法像凡人一样全须全尾地吃进去的,只能享用一部分灵气,所以供奉过神仙的供品往往在凡人看来还是原封原样。现在才知道,她原本能尝到的美味,恐怕根本不足食物本来味道的五分之一。
      
      没想到神体进入凡人的身体竟然有这样的好处!灵宝心里原先那点被束缚的不情愿消失得一干二净。
      
      她动作飞快地夹着菜,大口嚼着软糯的米饭,油滋滋的腊肉和蒜苗,吃得白嫩的腮帮子鼓鼓的,一张小嘴上油油的,不到十分钟,她就吃了三碗米饭,铁盆里的菜也被她夹了一大半。
      
      吴巧珍直接被自己的外孙女惊呆了,原本吃饭像小鸡啄米的外孙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能吃?
      
      “你慢点,当心噎着。”
      
      灵宝看着搪瓷盆里的菜,马上要见底了,用了莫大的自制力,这才及时刹车,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
      
      “外婆,我吃饱了,你快吃!”
      
      吃完饭,灵宝就去打坐。她在修炼上一直都还算勤奋。虽然灵气稀薄,耐心点总是能积少成多的。
      
      毕竟,以原主的记忆来看,现在这个国家真正对神灵有虔诚信仰的人似乎已经不太多,大众普遍认为鬼神都是愚昧落后没文化的人才会相信的,要想发展信众,获得信仰之力可能会很艰难。
      
      这一修炼,就修炼了五六个小时。吴巧珍以为她感冒不舒服在睡觉,倒也没来打扰她。
      
      天渐渐黑了,农人们开始将鸡鸭牛羊赶回家中,而灵宝对门的张婆婆家里,此时响起了小孩子哭天喊地的声音。
      
      灵宝好奇地出来看,打孩子这风俗,看来是从古至今都没变的啊。
      
      “怎么回事啊?”灵宝问同样出来看热闹的周涛涛。
      
      周涛涛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倒很是了解内情:“张狗娃今天把家里的牛放丢了,他爷爷奶奶从中午找到现在都没找到,正打他呢!”
      
      “打得这么凶,可别把孩子打坏了!我得去劝劝!”灵宝的外婆吴巧珍有些不落忍,于是灵宝和周涛涛,以及周涛涛的奶奶周婆婆也跟着一起去了。
      
      周婆婆和吴巧珍两个劝着,那对面的张婆婆倒是不打狗娃了,自己坐在地上哭天抢地起来:
      
      “怎么办哦!那么大头黄牛丢了,八、九千一万块钱呢!怎么办哦!”
      
      灵宝看她哭得实在凄惨,平日里对原主也还不错,便从地上捡起来一片树叶,又到牛栏上捡了一根牛毛,然后运起灵力在树叶上面画了几下。
      
      为了成为一个神通广大的山神,让信众们更信服自己,灵宝学过很多东西,道派神灵们创造的那些符咒她全都会。此时要寻牛,画一道寻踪符也是信手拈来。
      
      当然,她作为神灵,水平高出人间的道士们不知几何,已经完全不需要再依赖于朱砂符咒之类的载体,所以徒手在树叶上画也是一样。
      
      画好了符,她将树叶递给张婆婆:
      
      “张婆婆,你拿着这张片树叶,想着你家的大黄牛,它会告诉你牛在哪里。”
      
      “啥?”张婆婆惊讶得哭腔都梗在了喉咙里,其他人也都是一脸莫名。
      
      “这是一张寻踪符,你试试就知道了。”灵宝耐心解释道。
      
      不知怎么的,张婆婆就想起了灵宝上午在山神庙前,笃定地说拆了神庙会遭报应,结果挖掘机立刻就遭了雷劈的事情来。她当时那神情,就跟知道什么一样无比肯定。
      
      这姑娘是不是有点邪乎啊?
      
      农村的老人,受成长环境影响,多少都有些迷信,尽管灵宝的行为看起来很荒谬,但她从来都不是个爱捉弄人的个性,于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张婆婆还是决定试上一试,按照灵宝所说,她开始默想自家的大黄牛。
      
      旁边的周涛涛一脸怀疑地看着灵宝:“灵宝姐,你是不是脑子发烧还没好?”
      
      灵宝白了他一眼,别以为她不知道这话是骂人。
      
      “是不是脑子发烧,待会自然见分晓。”她自信地道。
      
      而张爷爷和吴巧珍都一脸紧张地盯着张婆婆的动作,他们两人,一个是事关切身利益,一个本来就是重度迷信患者,倒是对这事看得很认真。
      
      片刻后,只听张婆婆咦了一声。
      
      “怎么样?”张爷爷关切地问道。
      
      “我看到我们家大黄牛在水湾田那边的芦苇丛边吃别人家的水稻。”
      
      “你那肯定是心里太想找牛了,就幻想出这种画面了。”无神论周涛涛拆台道。
      
      他这么一说,本就不太相信灵宝的张婆婆就觉得有些不靠谱了:“那还真有可能,水湾田那边我们今天找过的,没看到啊。”
      
      说着,摆摆手把树叶还给灵宝,“算了算了,你别跟我这添乱了!”
      
      吴巧珍却很相信自己的外孙女的人品,也历来是个迷信的人,虽然灵宝做的事情确实有些奇怪,但她知道外孙女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捉弄别人取乐,于是便开口帮外孙女说话:
      
      “牛是会走的啊,你刚才去看不在,不代表现在也不在。水湾田那边可对着大马路的,反正又不远,还是去看看为好。万一是真的,你不去看,待会牛被别人牵走那就真找不回来了。”
      
      一头牛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是不菲的财产,张家老夫妻还是不敢冒这个险,于是最终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再去看看。
      
      水湾田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过一公里多一点的路程,于是几个人便都跟着一起去了。
      
      不过十多分钟,几人就到达了目的地。
      
      水湾田是一大片水稻田的合称,上面是山坡,坡上长着很多芦苇,下面是成片成片的稻田。
      
      夜色下的稻田墨绿墨绿的,微风吹来水稻独有的味道,芦苇那边传来哗啦哗啦有活物在里头走动的响声。
      
      张婆婆拿着电筒往那边一射,竟然真的看到自家的大黄牛在芦苇丛中站着,正卖力地啃着旁边稻田里的水稻!
      
      一时间,众人看向灵宝的眼神都十分惊奇。
      

  • 作者有话要说:  村民们称呼山神为山神菩萨,主要是以前在好几个地方的农村,都听到老人们叫“山神菩萨”“药神菩萨”“灶神菩萨”等称呼,总之就是不管什么神佛,一律加菩萨二字表示尊称。所以觉得文中的村民们也可能因为文化水平有限,佛道不分而这样称呼女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