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红叶似火 ^第9章^ 最新更新:2019-01-16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009叉烧父子 ...

  •   广式茶餐厅里窗明几净,这个点,店里几乎没什么人,刘东山找了个安静的位置,绅士地给替沈容拉开了椅子。
      
      两人面对面坐下,沈容也没看刘东山,拿起菜单给自己给点了一杯咖啡和一个抹茶蛋糕,然后将精美的菜单合上,冷淡地看着刘东山:“我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你还想谈什么?”
      
      从见面开始,刘东山就在观察沈容,一个人的容貌再怎么变,一辈子养成的性格总很难在短短几个月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吧?坐在他面前的沈容,优雅、漂亮、强势,陌生,半点也没有过去的影子。
      
      他完全没法把面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跟记忆中贤惠善良朴实的妻子联系的一块儿。
      
      “你究竟是谁?”刘东山眯起眼,死死盯着沈容。
      
      沈容笑了,把垂下来的大波浪卷发拨到耳后,撸下来一根长长的黑发,递给刘东山:“要不你去做个亲子鉴定,看看我究竟是不是刘彬他亲妈?”
      
      一句话把刘东山给堵得半死,他心塞地想,自己怎么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呢?活生生的一个人坐在自己面前,还能作假不成。
      
      对面,沈容已经讥诮地勾起了唇角,捻着勺子轻轻搅动咖啡,慢条斯理地说:“我之所以获得新生,要感谢你们爷俩啊,谢谢你们让我破茧成蝶。”
      
      刘东山有片刻的不自在,他听懂了沈容的意思,她是说,她之所以性情大变都是被他们爷俩气的,这也说得通,遭遇变故,受到刺激,很多人的性格都会发生变化。
      
      说起来这件事也有他的责任。
      
      到底是结发患难与共的妻子,刘东山咳了一声,努力劝说她:“这事确实是刘彬做错了,但那到底是一条人命,也是你的孙子。你这么善良,真的忍心,把孙子给打掉吗?”
      
      沈容撇嘴:“儿子都靠不住,难不成我还能指望孙子?算了吧,养儿还不如养条狗,至少我回家它还知道朝我摇尾巴,不会跟小三的女儿搅在一块儿,给我心里添堵!”
      
      好有道理,也不知沈容去海南三个月,究竟学了啥,嘴皮子变得这么利索。刘东山本来就不擅长处理这种家事,他对付女人的手段也不外乎是买买买,开支票。但这一招,对沈容显然不奏效,她在海南买了三个月心情也没好转。
      
      想到这里,刘东山的脸色有点难看,语气也冲了很多:“那你究竟想怎么办?一定要让张媛媛把孩子打掉吗?”
      
      沈容敲了敲桌子,犀利的目光迎上他的不满的眼神,寸步不让:“不止,我还要刘彬娶妻,让他彻底跟张媛媛断了,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孟慧母女又弄出个母凭子贵的戏码。至于他娶谁,只要不是张媛媛,我都没意见。再说,你就阿彬这一个独子,真的情愿,他找个什么助益都没有,只会拖后腿的岳家吗?”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刘东山,生意人哪个不希望强强联合,让自己的事业版图更上一层楼。刘东山以前之所以没想,一是因为刘彬没在圈子里找到女朋友,二来嘛也是张媛媛个人条件很不错,长得漂亮,学历也不错,嘴甜人单纯,再加上孟慧不停的在一旁给他吹枕边风,所以他也乐见一双小儿女成事。
      
      但现在妻子强烈反对,真要不顾她的意愿,让刘彬娶了张媛媛,家里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子。
      
      刘东山的反应果然应验了那句老话,人善被人欺,原来的沈容贤惠善良,性子软和好说话,刘东山父子俩都不把她的反对当回事。现在的沈容换了个芯子,他意识到妻子不好惹后,反而认真考虑起了她的意见。
      
      刘东山右手搓着左手食指,那是他思考时的习惯性小动作。
      
      不止沈容知道这一点,悄悄躲在落地玻璃外面的孟慧也了解这个情况。她的心沉了下去,虽然听不懂两人究竟说了什么,可看刘东山的样子,显然是被沈容说动了。
      
      不行,不能让他们继续再处下去,否则万一刘东山真被沈容蛊惑,改变了主意,不再支持媛媛和刘彬怎么办?
      
      孟慧侧过身,背贴在墙壁上,拿出手机给张媛媛发了条信息过去:让刘彬去上班,并想办法让他把刘东山叫走!
      
      这条信息发出去没几分钟,刘东山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接起一问:“阿彬,怎么回事?你要去上班?请了护工,哦,好的,媛媛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嗯,今天早上是有个会,定在九点,不用推迟,我一会儿就过去!”
      
      挂断手机后,刘东山神色复杂地看着对面的沈容,为张媛媛说了一句好话:“媛媛真的是一个非常善良体贴的孩子。你看,她动了胎气,住进了医院,还怕耽误阿彬的工作,让阿彬去上班,这么好的女孩哪里找啊!”
      
      沈容毫不留情地怼他:“我当年怀孕后一直干活到生孩子的前一天,吐得昏天黑,也没歇息过一天,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还没出月子就开始背着孩子工作,落下了病根,不再生了。我这样的好女人当得上万中挑一吧?那又怎么样?老公该花天酒地的还是花天酒地,也没见他心疼我半分!”
      
      老东西,心疼起小三的女儿来了,咋不心能疼心疼给你生孩子,辛苦攒本钱陪着你打江山的糟糠妻呢!
      
      这番话说得刘东山面上无光,他讪讪地说:“什么花天酒地,都是胡说,做生意嘛,天天要应酬,逢场作戏而已。你不要听人瞎说。”
      
      贱人就是不要脸,都要把情人的女儿弄来做儿媳妇了,还在这里装腔作势。
      
      对上沈容鄙夷的眼神,刘东山有点恼羞成怒,站了起来:“今天早上有个很重要的会,我先去公司了,你回家,这事咱们晚上再谈!”
      
      回个鬼的家啊,沈容可不想跟这个渣渣躺在同一张床上,不,在同一个屋檐下呼吸,她都不能忍受。
      
      ***
      
      躲在一旁,亲眼看到刘东山的司机开车过来把他接走,孟慧提起的心总算放下了,但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媛媛一日没嫁进刘家,她一日不得安心。
      
      孟慧离开了茶餐厅,匆匆返回医院。
      
      病房里,张媛媛已经吃过了早饭,正在翻杂志打发时间,听到动静抬起头看了孟慧一眼,惊讶地说:“妈,你怎么才回来?刚才干嘛发信息让我把阿彬赶去上班啊?我一个人在这里好无聊的。”
      
      孟慧坐到床边,瞥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想?还不是刘彬他那个老娘太难缠了,你是不知道,她今天竟然当着我的面说让你把孩子打掉,还要给刘彬相亲,介绍……”
      
      怕影响张媛媛的心情,孟慧本来是不想把沈容的话告诉张媛媛的,但转念一想,女儿不知道这事,怎么在刘彬面前给沈容上眼药。摊上这么个恶婆婆,和平相处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尽可能地把刘彬父子的心拉到她们母女这边。
      
      毕竟决定她们过得好不好的是刘东山父子,而不是沈容。
      
      张媛媛听完,小脸也气得鼓了起来,非常不乐意地说:“她怎么这样?亏得阿彬还一直说他妈多好多好,让我多体谅他妈,在他妈面前表现好点,让他妈能够早点接受我。结果呢,我都怀上了她的孙子,她看都不看一眼就算了,还让我打掉,是不是人啊,这么狠心!”
      
      “打掉?”进来换点滴的小护士听到这话,诧异地说,“你这孩子都两个多月了,快成形了,造孽啊,谁这么狠的心?”
      
      孟慧像是找到了知音,抱怨道:“还能有谁,孩子的奶奶呗!我们家媛媛真是命苦,怎么摊上这么个婆婆。”
      
      小护士似乎心有戚戚焉,边麻利地换下点滴,边摇头道:“哎,可不是,有个作妖的婆婆,小两口感情再好也要给作没了。咱们医院以前有一对璧人,男才女貌,两人是大学同学,感情可好了,最后因为婆婆不满意,一直挑儿媳妇的刺,结婚几年后还是散了。”
      
      “那真是可惜了。”孟慧跟着唉声叹气。
      
      小护士挂上了水,站起身又举了个例:“是啊,这都得看命。像我有个同学,从偏远山区来的,婆婆早逝,她嫁到婆家之后,妈跟着来照顾她做月子,这一来二去,就跟公公产生了感情。最后亲妈变婆婆,也免了婆媳矛盾,老两口都为两个孩子着想,孩子也能就近照顾双方父母,一家五口不要太幸福。只是这样的福气啊,是求都求不来的,只能靠撞大运了。”
      
      说者或许无心,听者有意,小护士一走,孟慧母女俩陷入了沉默。
      
      半晌,孟慧问张媛媛:“要是,我跟你爸离婚,你怎么看?”
      
      张媛媛眼底的厌恶一闪而逝,遂即道:“妈,你这辈子嫁给爸受了不少委屈,吃了很多苦头,你前半辈子过得太辛苦了,只要你过得开心,以后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还是你最贴心。”孟慧轻轻拍了拍张媛媛的手,思绪飘得很远。年少时以为有情饮水饱,但婚后生活的重压,丈夫的不成器,繁琐的杂事,七七八八的亲戚,各种闲言碎语,早把爱情磨光了。
      
      孟慧老早就后悔嫁给张大强了。尤其是今天,她更失望,女儿进了医院,张大强这个做老子的,竟然连看都没进来看一眼。
      
      快中午时,她买好老母鸡回家给张媛媛煲汤,张大强竟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睡大觉。孟慧的不满到达了顶点,她抓起手里的蒜薹拍到了张大强脸上。
      
      张大强的脸被打得生疼,他睁开眼抓住蒜薹,不满地朝孟慧怒道:“你有病啊,一回来就发疯!”
      
      “我当然要发疯,女儿住进了医院,你也不知道来看一眼,还有没有当爹的样子?”孟慧气急,张嘴就训。
      
      这话惹怒了张大强,他蹭地站起来,使劲儿推了孟慧一把:“我没当爹的样子,谁才有?刘东山是吧?你们娘俩就去捧他的臭脚吧!”
      
      其实半夜的时候张大强也去了医院,但是刘东山一来就是找专家,安排高级病房什么的,刘彬那小子也一直守在张媛媛身边,四个人异常和谐,没有他这个亲爹的立锥之地,反衬得他这个亲爹像个外人。而孟慧和张媛媛母女俩,似乎也从头到尾都没注意到他。
      
      张大强失落,随之而起的还有深深的耻辱感。
      
      在那一刻,他无比明晰的感觉到,老一辈说得对,女儿真嫁人了,尤其是嫁给刘彬后,他才是这个家里彻头彻尾的外人,唯一的外人。
      
      因此,他生儿子的愿望更迫切了。
      
      孟慧没想到他这么嚣张,气急,拿起盆子就往张大强身上打去:“你还推我,你长出息了,张大强你个窝囊废!”
      
      张大强一把抓住孟慧的手,夺下盆子,摔到地上,恶狠狠地说:“孟慧,老子这个窝囊废就告诉你,要么你给老子生个儿子,要么老子在外面找人生,你自己选!”
      
      孟慧没想到张大强来真的,气得浑身颤抖:“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这日子过不下去了,离婚!”
      
      “想离了跟你的情人双宿双飞是吧,离就离,我成全你,谁反悔谁他妈是狗杂种!”张大强摔门而去。
      
      ***
      
      孟慧气得连给张媛媛煲汤都没心思。在家里枯坐了一下午,快到晚上的时候才匆匆给准备好鸡汤给张媛媛送去。
      
      她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刘彬下班来医院陪张媛媛了。为了给小两口腾出空间培养感情,放下鸡汤,孟慧就走了。
      
      踏出医院,看着外面繁星遍布的夜空,想到张大强那个王八蛋,孟慧就不想回去。她掏出电话给刘东山打电话:“东山,吃饭了吗?”
      
      刘东山没答,只问:“有事?”
      
      听出他的冷淡,孟慧有点心慌,但想到中午跟张大强大吵那一架,她没有退路了。深吸了一口气,孟慧情绪低落地说:“也没什么,就是,就是我准备跟张大强离婚,这次媛媛的事太让我寒心了。就因为媛媛不是个男孩,住院了,他也没去看一眼……”
      
      极度不爽的刘东山可没心情给情人当感情顾问,他冷冷地打断了孟慧的长篇大论:“那他答应了吗?”
      
      答应得不要太干脆,还撂了狠话呢。但是在刘东山面前,孟慧当然要替自己挽尊:“他不愿意,还求我不要离婚。但你知道,我跟他早就没有感情了,这些年也是因为孩子才勉强凑合着过。如今媛媛长大了,我们也没勉强的必要了!”
      
      孟慧说了这么一通,刘东山什么都没听进去,只注意到了“求我不要离婚”几个字。原来离婚这么好用,能让一个男人不介意头顶大草原,原谅妻子。那对于传统,以丈夫和儿子为重心,没有工作的家庭妇女呢?“离婚”两个字于她们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吧!
      
      刘东山心里有了主意,并且迫不及待地想付诸行动,以验证其效,他干脆利落地挂断了孟慧的电话,迫不及待地给找到沈容的号码,按下了拨通键。
      
      哼,这下我看你还怎么拿乔,不肯回家!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