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红叶似火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1-15 09: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008叉烧父子 ...

  •   沈容猜得不错,喝得醉醺醺的张大强回去后果然又就生儿子的事跟孟慧发生了争执。夫妻俩大打出手,波及到了刚从香港验血回来的张媛媛,不小心把劝架的她撞到了柜子上,动了胎气。
      
      听到女儿抱着肚子喊痛,孟慧吓得脸色煞白,忙不迭地找人帮忙把女儿送进了医院,又给刘东山父子打了电话。
      
      父子俩连夜赶到医院,忐忑不安地守在急诊室外,等了一会儿,医生给他们带来了好消息,张媛媛年轻,身体好,孩子没事,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医生还是让她留院观察两天。
      
      刘东山父子这才松了口气,给张媛媛安排了一间高级病房,把她送了进去。这时候,天也亮了,留下刘彬守在病房照顾张媛媛,孟慧亲自送刘东山出去。
      
      快到医院门口时,刘东山沉着脸质问孟慧:“怎么回事?大半夜的,媛媛怎么会撞倒?”
      
      孟慧不好说是自己跟张大强打架给弄的,支支吾吾地说:“就是起夜的时候,洗手间有点滑,不小心摔了一跤。”
      
      也不知刘东山信了还是没信,他瞥了孟慧一眼:“小心点,你们要照顾不好媛媛,就让她去我们那儿住,我给她请个保姆。”
      
      孟慧欣喜若狂,她求的不就是女儿能名正言顺的登堂入室吗?何不借这个机会,把两个孩子的婚事给落实了?她正要说话,旁边忽然插、出来一道声音:“请什么保姆,让孟慧辞了工作去照顾张媛媛嘛,保姆再好,哪有亲妈照顾得好啊?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闻言,刘东山扭过头,目光挑剔地看着眼前这个大清早就戴着副大墨镜,身上散发着怡人香气的成熟女人:“你是谁?张家的亲戚?”
      
      孟慧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心里陡然升起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面对面,刘东山竟然不认识沈容,他们夫妻俩到底有多生疏?这么一对比,自己那天见到沈容的反应也不算丢脸了。
      
      沈容从海南回来之后,他们两口子应该还没见过面吧?孟慧心里窃喜,这两口子的关系越僵,于她就越有利。
      
      沈容没摘墨镜,涂着鲜艳口红的嘴唇微微往上一翘,似笑非笑的看着刘东山:“刘总真是个大忙人啊,才多久没见,就把我给忘了!”
      
      这是什么意思?语气幽怨酸溜溜的,莫非是他曾经的某个情人?刘东山左思右想,也没从他庞大的猎艳史中找出这么个人。不过这女人看起来还真是不错,尤其是跟旁边一晚上没怎么合眼,灰头土脸又没化妆的孟慧比,更显得新鲜有趣了。
      
      刘东山的花花肠子又动了,他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食指,打了个马虎眼:“哪能啊,咱们找个地方吃早茶,慢慢叙旧!”
      
      他这话音刚落,一道颤巍巍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妈,你怎么来了?是身体不舒服吗?”
      
      听到刘彬的声音,刘东山宛如被人从头顶泼了一盆冷水,蹭地转过身,一眼就看到刘彬畏畏缩缩地站在身后,目光瞅着他的正前面。
      
      荒谬,这个肤白身材好,打扮得时尚靓丽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家里的黄脸婆!刘东山觉得肯定是刘彬搞错了。
      
      但被刘彬叫破,沈容笑了笑,伸出一双保养得宜的手,轻轻摘下了墨镜,露出熟悉的五官,冲刘彬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地说:“牙疼,来拿点药,你们父子怎么在医院,生病了?”
      
      刘彬瞅了一眼沈容,瞧她的心情似乎很好,鼓起勇气说:“是媛媛,她有点不舒服,在这里住院。”
      
      说罢,忐忑不安地看着沈容的反应。
      
      结果沈容像是没听到张媛媛的名字一样,径自道:“阿彬,这周六有空吗?冯丽从米国回来了,你冯婶婶约咱们周六去他们家吃饭。”
      
      这哪是吃饭啊,这分明是相亲。
      
      孟慧的脸当即变了,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冯丽是谁,但听这口气,也知道这个冯丽跟刘家的关系很好,很可能还是刘彬的青梅竹马,又门当户对,在她面前,媛媛还有胜算吗?
      
      好在刘彬苦着脸拒绝了沈容:“妈,冯丽回国,是该我们给她接风洗尘才对,改日吧,等媛媛好些,出了院,我们请冯婶婶和冯丽吃饭。”
      
      孟慧压下去的嘴角扬了上去,不无得意的想,沈容就刘彬这么一根独苗苗,只要刘彬坚持,做母亲的最后哪拗得过儿子,最后还不是得同意。沈容还是别折腾了,痛痛快快地承认了小两口的婚事,免得弄得自己下不得台来。
      
      但沈容不按牌理出牌,仍绝口不提张媛媛,彻底漠视这个人:“刚才听你爸说要请保姆,我这里倒是有个不错的人选。音乐学院的一个小姑娘,家里比较困难,要勤工俭学,这姑娘人长得漂亮,气质好,做饭也好吃,就雇她吧,对着她那张脸都赏心悦目,我每顿能多吃一碗饭。”
      
      孟慧气结,找这么个鲜嫩又有学历的小姑娘回来,是当保姆,还是勾搭刘彬啊?这沈容,真是不拆散媛媛和刘彬誓不罢休,摊上这么个恶婆婆,她家媛媛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刘彬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年轻、一帆风顺,从小长在蜜罐里没受过什么挫折的男人,他不会想那么多,或者说他并不会觉得小姑娘勾搭他是什么大的罪过,相反,不少男人还觉得有女人勾搭证明他们有魅力。
      
      只要他自己没想过出轨,没做对不起张媛媛的事情,家里来个小姑娘咋啦?如果一个小姑娘能哄他妈高兴,点头答应他跟张媛媛的婚事,他觉得请这个小姑娘也没什么不好的。因而一口就答应了,讨好地说:“妈,你高兴就好,多给她发点工资,一个小姑娘勤工俭学也不容易。”
      
      刘彬的本意是哄沈容高兴,但落到孟慧眼中,这就变成了准女婿一听家里要来个小姑娘就意动了,生了其他心思。这还了得,媛媛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呢,他就这样,要真让那小姑娘进门了,女儿以后不知要生多少闲气。
      
      但她心里也清楚,在大庭广众之下闹,她不占理,人家沈容请保姆,别说刘彬跟张媛媛还没结婚,就是结了婚,她也管不着。只能按下心里的愤懑,准备回去给女儿敲边鼓,让女儿说动刘东出面去拒绝他妈。
      
      沈容瞧着孟慧脸上一闪而逝的不满,心里好笑,果然,随随便便都能勾搭上的男人,连勾搭上他们的女人自个儿都不放心。孟慧也知道刘东山父子是什么德行,对他们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呵呵,这样也好,以后他们凑成堆,不用自己做什么,猜忌就会让他们的生活分崩离析。
      
      沈容很期待自己让位,孟慧母子上位后,这四个人的生活了。
      
      不过现在嘛,还是先应付刘彬这个小兔崽子。
      
      “嗯,咱们家离音乐学院比较晚,吃过晚饭收拾完再回去,小姑娘一个人走夜路回去,太不安全了,阿彬,回头你找人把一楼的房间收拾出来,让她晚上住咱们家吧。”沈容说完,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孟慧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继续道,“不过这事等你住回家里再说,现在家里也没人,让小姑娘一个人住进去也害怕。”
      
      当然,这都是沈容的借口,她上哪儿找个音乐学院会做饭的小姑娘配合她演戏去?她弄出这个莫须有的漂亮温柔小姑娘,不过是为了让孟慧知道,有她这个“恶婆婆”,张媛媛就算嫁进了刘家,也不会有好让日子过。
      
      果然,听说小姑娘还要住刘家,孟慧再也忍不下去了,她马上找了个借口支走刘彬:“媛媛一个人在病房里没人照顾可不行,你先上陪着她。”
      
      刘彬解释:“媛媛想吃豆腐脑,医院食堂没有,我下来给她买,一会儿就上去。”
      
      “我去给她买,你先上去陪她吧,媛媛这孩子打小就胆小,我怕她一个躲在被窝里哭。”孟慧故作担忧地说。
      
      一听这个,刘彬顿时按捺不住了,忙点头:“那行,我上去了。”
      
      说完为难地看向沈容。沈容装作没看见他,提脚,转身下了台阶,大步往医院外面走去。
      
      一旁的刘东山见了,赶紧冲刘彬挥了挥手:“行了,你上去陪媛媛,你妈那儿我去帮你说说好话。”
      
      刘彬现在本来就怵沈容,他爸愿意给他说情,他求之不得,感激地看了刘东山一眼,然后蹬蹬蹬地跑向住院大楼。
      
      打发了儿子,刘东山看了一眼孟慧,说道:“去给媛媛买豆腐脑吧,她想吃什么都给她买,钱不够跟我说。”
      
      一个孕妇光是吃能花多少钱!孟慧表面感激地说:“嗯,那我先去了。”
      
      出了医院后,她就进了旁边的一家饭馆,点了豆腐脑,还不忘给刘彬也买了些早餐,然后花了二十块让店家送到病房。她自己却悄悄跟上了刘东山。
      
      刘东山打发了孟慧后,加快脚步,出门没走多远,就在人行道上追到了沈容:“阿容,见你比见市长还难,这都三个多月过去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咱们回家好好谈谈吧!”
      
      沈容故作为难地低头,瞟了一眼静音的手机,微信里老贾发了一条即时信息过来:“孟慧在你正北方五十米远的花丛后面。”
      
      果然,孟慧不放心地跟来了。
      
      刚才刘东山明显是对沈容这个形象大为改观的糟糠妻有了兴趣。作为一个能在刘东山众多情人中脱颖而出,哄得刘东山给她买房买铺子买包包首饰,还答应让儿子娶她女儿的情人,孟慧比谁都清楚枕边风的魔力有多大。
      
      刘东山看沈容的眼神,让她危机感大增,万一这两口子和好了,光指望刘彬那个软蛋,媛媛能不能进刘家门还难说。她自己就因为嫁人不淑,吃了一辈子的苦头,又做了刘东山见不得光的情人,可不想女儿也步上她的后尘。
      
      所以她肯定会跟上来,盯紧刘东山和沈容。
      
      孟慧和刘东山的反应都在她的预料中。沈容抿唇一笑,收起手机,素白的纤指往街对面一点:“回家就免了,刘彬什么时候跟张媛媛断了,我就什么时候回去。要谈就到对面的广式茶餐厅谈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