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原配逆袭手册[快穿]》红叶似火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21 12:02: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叉烧父子 ...

  •   离开的时候是乍暖还寒的正月,回来时已是夏日炎炎的五月,路上的行人脱去了臃肿的羽绒服、棉袄,换上了轻薄透气的夏装,道路两旁繁花盛开,绿意盎然。
      
      沈容坐在汽车后座,摘下了墨镜,手肘撑着下巴,欣赏着车外的风景。
      
      刘彬在前面开着车,每逢红灯时,他都忍不住偷偷往后瞄。
      
      在他的记忆中,他妈一直穿着那种简朴深色宽大的衣服,头发简单地扎起,从不擦脂抹粉,朴素得跟路边卖小吃的大妈没什么区别。他完全没办法把这个时髦的妇人跟他妈联系在一块儿。但五官骗不了人,这就是他亲妈,只是他妈长白了、瘦了、会打扮了。
      
      沈容把手机放进包里,将目光从车外收回来,正好跟刘彬的视线相撞。刘彬吓得猛地缩了回去,刚好是绿灯,他赶紧踩了油门,将车子开了出去。
      
      沈容瞧着他绷得紧紧的背影,轻轻弯起红唇,这个便宜儿子的心理素质真不咋滴,不就看老妈变年轻,变漂亮了吗?至于吓成这样?
      
      刘彬浑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车开进家里的。等车停下来,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扭头对沈容说:“妈,到了。”
      
      沈容坐着不动。
      
      刘彬诧异地扭头瞥了她一眼,重复了一遍:“妈,到了。”
      
      沈容掀起眼帘看他:“到了不知道给我开车门吗?”
      
      老贾发来的照片里可是很清楚,这个叉烧儿子,每次载张媛媛出去,都会殷勤的给张媛媛开车门,就连张媛媛的老娘孟慧他也是极尽讨好,而生他养他的亲娘,一辈子都没这样一回待遇。
      
      以前原主舍不得使唤儿子,但沈容可没这顾虑。在没离婚,跟他们爷俩划清界限之前,她当然要不遗余力地使唤这爷俩。
      
      刘彬似乎没想到他通情达理的老妈会把他当司机使唤,无奈地看了沈容一眼,然后起身,替沈容拉开了车门。
      
      沈容踩着七厘米的细高跟下来,拎着包,率先往屋子里走去。
      
      刘彬赶紧关上车门跟了上去,刚步上台阶,却见沈容拉长着脸走了出来。
      
      “妈,怎么啦?”刘彬不知道又哪里惹自己母亲不高兴了,赶紧上前,讨好地看着沈容。
      
      沈容拿起包甩到他的脸上,冷哼道:“你问我怎么啦?你自己进去看看!”
      
      刘彬走到大门口,往里面一看,没什么区别啊,屋子里的摆设跟以前差不多。刘家的房子是一栋二层的小别墅,第一层是客厅、厨房、客房,二楼是书房和卧室。
      
      “没看出来?”沈容冷笑着问刘彬。
      
      刘彬摸了摸鼻子,讪讪地摇头。
      
      沈容越过他,迈进了客厅,从包里拿出一张卫生纸,弯腰往茶几上一抹,白纸马上变成了泥黄色。
      
      见状,刘彬的脸色终于变了又变,马上说道:“妈,我这就去请个钟点工回来收拾,你别生气。”
      
      沈容直接把这张沾满了灰尘的卫生纸拍到了刘彬的脑门上,冷笑道:“你们爷俩真把这个家当旅馆啊,我不在的三个月,你们连家门口都没跨进过一步吧!”
      
      家里没个女人,回来冷锅冷灶的,哪比得上外面的温柔乡吸引人。但这个时候刘彬当然不会承认,他忙道:“没有的事,妈,你想多了。我跟爸工作太忙,没时间收拾而已,我这就找人回来收拾。”
      
      听你鬼扯,沈容翻了个白眼送他,然后冷冷地说:“找什么人,自己收拾。以前家里的卫生都是我在搞,我伺候了你们爷俩二十几年,也没找人收拾。今天你来,把地扫一遍,拖干净,沙发套、床单、被罩、窗帘拆下来洗了,再把桌子、柜子、茶几、厨房、玻璃之类的抹一遍,到处都是灰尘,脏死了。”
      
      堂堂制衣大王的儿子,怎么能做清洁工,刘彬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忽地记起今天去接他妈回来的目的,忙道:“妈,收拾屋子的事待会儿再弄,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跟你说,你要……”
      
      “闭嘴!”沈容飞快地打断了他话,“再重要有把家里的卫生搞好重要?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连小小的房子都管理不好,以后怎么管理公司?快点,把屋子弄干净,免得我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沈容太强势,而刘彬又做了亏心事,想讨好她,让她点头同意他跟张媛媛的事,这时候当然不能跟沈容对着干。他只好去储物间拿出扫帚等清洁工具。
      
      只是刘彬长这么大,几乎没干过家务活,做起这些事来,他完全没有章法,连地都拖不干净。
      
      沈容瞧了直皱眉,干脆把电视机打开,搜了一个教人怎么搞卫生的视频,然后对刘彬说:“过来,先搞客厅的卫生,好好跟着电视里学学怎么干活,这么大个人了连搞卫生都不会,巨婴,白活了二十几岁!”
      
      刘彬生无可恋地拿着拖把走到了客厅,想他堂堂大学生,公司里人人奉承的小刘总,谈笔生意都几百上千万,结果这会儿却要窝在家里搞大扫除,还真是憋屈。
      
      ***
      
      公司里,刘东山吃过午饭开了个会,回到办公室,抬头正好看到墙壁上的挂钟,已经下午三点了。沈容的飞机一点到A市,从机场到家,开车只要半个小时。母子俩应该回到家,刘彬也把那件事告诉了沈容才对,怎么到现在还没一点消息?
      
      刘东山拿起手机,拨通了刘彬的电话:“你妈回来了吧?你气喘吁吁的在干什么?什么,搞卫生?你搞什么卫生,浪费时间。媛媛怀孕的事跟你妈说了吗?”
      
      刘彬瞥了坐在沙发上,气场十足的沈容一眼,闷声道:“没有。”
      
      刘东山皱眉,这儿子就是性子太软了,没有魄力,这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他不高兴地说:“这时候不说,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说?你能拖,媛媛的肚子可拖不起。”
      
      他可不高兴孙子是个私生子,以后被人笑话,而且孟慧肯定也会跟他闹。
      
      刘彬为难地瞥了沈容一眼,心道,他倒是想说啊,但三个月过去了,他妈都没给他一点好脸色看,他哪敢说。
      
      沈容没回来之前,刘彬还非常有信心能说服他妈同意他跟张媛媛的事。但从机场接到沈容,再到家里,这么短短两个小时,沈容一再刷新了刘彬的认知。
      
      刘彬感觉他妈现在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变得非常不好说话,而且脾气很大,嘴巴非常毒,一言不合就打击他,极其不待见他的样子。他要真敢说张媛媛怀孕了,他妈肯定会翻脸。
      
      挂断了刘东山的电话,还没等刘彬酝酿好怎么跟沈容提这事,那边,张媛媛又来电话了。
      
      张媛媛娇滴滴地说:“阿彬,那小兔崽子又折腾我,今天中午吃的全吐了,我好难受,想吃东大街的阿婆稀饭里的酸菜,你去给我买一份好不好?”
      
      若是以往,刘彬肯定去了,但现在,他偷偷瞄了一眼沈容板得紧紧的脸,低声说:“叫个外卖吧!”
      
      张媛媛委屈地说:“阿婆稀饭只能打包,没有外卖。”
      
      阿婆稀饭是个小摊,老板是一对六十出头老夫妻,不会弄什么外卖之类的,要想吃,只能亲自去买。
      
      刘彬有点头痛,他拄着拖把说:“那你花钱请个人去买。”
      
      花钱能跟男友亲自去买的一样吗?尤其是她现在可是怀上了他们老刘家的根儿,这时候刘彬都不把她当回事,等以后她人老珠黄了,刘彬还能对他好?
      
      张媛媛的脸拉了下来,不过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不能对刘彬硬来,于是故作善解人意地说:“嗯,工作重要,不打扰你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
      
      听到电话里张媛媛带着哭腔却又深明大义的声音,刘彬脑子里的那根弦断了,他将拖把往墙边一扔,走到正在看手机的沈容面前:“妈,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沈容虽然没听到张媛媛的话,但就刘彬的表现也知道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张媛媛。心道,来了,看不出来啊,她这个儿子还是个痴情种,可惜他没想过他的痴情是建立在母亲的痛苦之上的。
      
      收起手机,沈容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刘彬握紧了拳头,一鼓作气地说道:“妈,媛媛怀孕了,有了你的孙子!”
      
      说完这句话,刘彬紧张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忐忑不安地看着沈容。他想过,他妈可能会哭,会抱怨他没良心,会气得胸口痛,会指着他的鼻子怒骂,甚至可能会再次气晕倒……
      
      但他以为的这些都没发生。
      
      沈容冷静地看着他,目光清冷,没有一丝情绪起伏,但说出口的话却极为冰冷残酷:“打了!”
      
      啊,刘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他那个善良心软的母亲所说的话。他抗议道:“妈,那可是你的亲孙子,一条人命啊!”
      
      “你也知道这是一条人命,你精、虫上脑,跟张媛媛上、床不做措施的时候没想过会闹出人命?”沈容翘起腿,冷冷地说,“三个月前是谁跟我保证,以后不会跟张媛媛来往了?这都是你自己作的孽!”
      
      这件事确实是他理亏,刘彬沉默几秒,抓了抓头发,哀求道:“妈,我错了,可现在媛媛都怀上了,这是我的儿子,你的亲孙子,看在孩子的面上,你就原谅我吧。媛媛怀这个孩子很辛苦的。”
      
      她不说最后一句还好,说到最后一句,彻底惹怒了沈容:“张媛媛怀上孩子很辛苦,你怎么不想想你妈怀上你更辛苦,在生你的前一天你妈还挺着大肚子踩缝纫机,就为了多挣几个钱。你生下来之后,你妈天天背着你,没日没夜的踩缝纫机,一天只睡五个小时,就为了攒钱给你爸开店。没有她,有你们爷俩的今天?你知道心疼张媛媛,怎么就没见你心疼生你养你,给你做牛做马二十几年的亲妈?” 
      
      这番话怼得刘彬脸都羞红了,但事已至此,他能等,媛媛肚子里孩子不能等。他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硬着头皮说:“妈,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求求你成全我和媛媛,我们以后会好好孝敬你的!”
      
      “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下跪逼迫自己的亲妈!”沈容抓起小几上的一个琉璃装饰,狠狠地砸到了刘彬的脚边,“好,很好,刘彬,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有张媛媛没我,你好自为之!”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