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挚铃(四) ...

  •   五年前,分别到来的前不久,星北流为了将长光送走,交待他去为自己买梅子。
      长光一去不返,自然再没有见到星北流的机会。今日算是两人分开五年后,第一次正式的见面。
      
      星北流低着头慢慢咀嚼着,心里想的是一件事,嘴上却道:“这不会,是五年前你买的吧……”
      
      长光被噎了一下,大概没想到星北流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有些恼羞:“当然不是!五年前的东西早坏掉了,怎么可能留到现在!”
      
      星北流见他神色,有一种终于扳回一局的感觉,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长光眯起狭长的眼眸,俯身凑近星北流,用被刻意压低的声音道:“看来您没事了,我还真是白白担心。”
      
      星北流有些无奈地叹了声气:“长光,我还有事,必须离开。”
      如果让星北府主母知道他在长光这里,指不定又会有什么麻烦。
      
      长光似乎有些不太高兴,正要说什么,这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
      
      大夫提着药箱,身后管事端着药碗走了进来,一抬头见屋内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有些奇怪的气氛让大夫脚步一顿,怀疑自己进来得不是时候。
      
      长光却招了招手:“拿过来。”
      
      除了大夫和管家,后面还跟着一个人。
      
      肃湖卿紧随着跳了进来,一见这场面心里了然几分,依然笑嘻嘻地道:“星北公子,您可还好?”
      
      星北流看到那碗黑漆漆的药,眉头微皱,舔了舔嘴里梅子的味道,他点点头:“还好。”
      
      长光哼了一声:“有我在,能不好吗。”
      
      肃湖卿看了一眼还没有穿上衣服的长光,笑得越来越奇怪:“哎哎,那是当然。有大人在,这什么病都不算病。”
      
      大夫有些摸不着头脑,就算病好了,不也该是他治好的?
      
      星北流有点不想听他们两人瞎掰扯,他着急要回去,不止是晚离郡的所有公务事需要他处理,晚离郡百姓的冬季农作,还需要他。
      
      还有……如果不早点离开,等到主母反应过来,那也是一堆麻烦。
      
      肃湖卿意犹未尽,十分不讲礼数地揽住长光肩膀,大有一副哥俩好的意思:“哎,大人,您知道吧,我在边歌岸有个老相识的小娘子,有一次许久没去她那里,结果呢,她就派人来告诉我,说自己心口疼。”
      
      长光有点没听懂肃湖卿想说什么,皱了皱眉没接话。
      他从小就是这副性格,对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与星北流无关的事物,都保持着最低的耐心。
      
      “然后我就去了,去了您知道怎么吗?”肃湖卿说,“结果她根本没病,其实就是……”
      
      肃湖卿凑到长光耳边,压低声音说了什么,星北流仅仅勉强辨别出那是两个字,但长光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似乎有点兴趣了。
      
      肃湖卿站直了,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声气。
      
      “所以大人,这自己的人往往病了,其实是心病,总归是……床上睡一睡,就能好的。”
      
      长光很是赞同地点点头:“原来如此。”
      
      星北流额上青筋跳动,虽然不知道这两人在说什么,但看他们神色,便知道不会是什么正经话。
      还有那个边歌岸……就算走了五年也知道,那是皇城第一大青楼!
      
      “你们去青楼?”星北流语气僵硬,“去做什么?”
      
      长光收起不正经的神色,走过来,像是嘲笑这个问题一般,哼了一声。
      
      “既然知道是青楼,还能做什么呢?自然是找乐子。”
      
      星北流脸色有些铁青。以前长光在他身边时,他绝不会允许长光沾染这些,只是长光到年纪时,找了可靠的人来教导一些房中之事。
      
      他一走,这些人竟然就带着长光去青楼了。
      
      长光站在离星北流很近的位置,朝前俯身的动作几乎贴近对方。
      
      以前长光就喜欢黏着星北流,仿佛那些早已铭刻在骨子里、不需要思考就会做出的动作,也成为了狼的本能。
      
      “您又想管教我?嗯?”
      
      温情的动作没有配合温情的话语,如同一盆冰冷的雪化水,浇得星北流透心凉。
      
      “以什么名义呢?主人?可你不是,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曾经的主人’。”
      
      长光明明没有带一丝情绪说着这些话,可那些话却成了伤人心的刀。
      
      “既然如此,你凭什么管教我?”
      
      星北流一句都答不出来,他无法回答这些问题,长光说的只是事实。
      
      长光看着他若有所思,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有些恶意的笑容。
      “难道说,被人叫主人的感觉很好?”
      长光一边思考着,一边像是在自言自语:“我也想试试啊……想让你叫我主人,一边哭一边叫我主人,那感觉一定很好。”
      
      肃湖卿铆足了劲,才堪堪忍住没有笑喷出来。
      
      闲闲无事的大夫站在一边,看了肃湖卿一眼,感觉自己站在这里很是多余。
      
      星北流被长光这只狼崽子气得头晕目眩,一时间说不出来话,活了这么久第一次有种错觉,他不会死在一身病痛,而是被长光给气死。
      
      肃湖卿生生憋了笑,摆好了表情,上前打圆场:“大人,其实也不一定只有自己主子什么的才能管教自己……若是房里人,听其管教也是应当的。”
      “您想想,在外面不管多威风,但回到家关起门来只有两个人,夫夫……啊呸,夫妻两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也该是多疼宠自己人。”
      
      星北流用能够杀死人的眼神瞪着肃湖卿,满脸写着“你别以为我没听到”。
      
      肃湖卿摸了摸鼻子,估计今天之后,这位星北府的大公子就记恨上了自己。带长光去青楼在先,这会儿瞎说,够他死个好几回了。
      
      虽说这位曾经名流风光的公子,落魄在外多年,早已淡出众人的视线,但肃湖卿直觉,他可不是什么任人摆布的池中之物。
      
      单凭星北流能将长光放在自己身边十五年,皇城中几乎无人知晓,直到五年前事发才让长光独自留在皇城,这一点便足以令人惊讶。
      
      至于星北流与长光曾经的关系,知晓的人能够用一只手数出来。肃湖卿因得某些信任,才对当年的事了解一二。
      
      越是知道当年的事,越是对星北流的手段胆战心惊。别的不说,肃湖卿只知道一件事就足够了,在五年前星北流自身难保的情况下,他还能够为长光安排好后来的所有事情。
      长光现在的身份,是曾经官拜大将军、如今贵为国公的江行舟的孙子,四年前入翎猎骑,在春猎中一展锋芒,受当今皇帝极度赏识,又因江行舟这层关系,两年前官拜翎猎骑大统领。
      这其中,既因为长光自己的能力,又因为他有一个不一般的身份背景。
      
      最让肃湖卿感到心惊的是,在离开星北流之前,长光什么都不是。离开那人之后,长光拥有了名门望族的身份,拥有了权势。
      
      肃湖卿敢在自己上司面前胡扯一通,因为他知道长光肯定会相信。
      
      果不其然,长光饶有兴致,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长光转头对星北流说:“你想管教我也可以,但不要在外人面前给我摆脸色。今天就算了,肃湖卿不敢把我的事说出去,我就准许你在他面前给我难堪。”
      
      星北流脸色有点难看,在他不知道的这五年,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教了长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结果长光现在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他头疼不已,看见那碗药头更疼了,趁着长光还没有说出更多气死他的话时,连忙道:“我必须走了,今日之事,来日我必然报答。”
      
      长光微微眯起眼,显得眼睛更加狭长。
      “我要的是你一句报答么?”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森然:“而且,你欠我的,你还得起么?”
      
      这句话成功让星北流脸上血色褪尽,只剩下一片惨然的苍白。
      他费力地动了动嘴唇:“你……你知道了……”
      
      “知道了一些吧,不多不少。”长光说。
      
      “因为我不想从别人那里知道那些事情,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罪恶的、温情的、正确的、错误的,都好,我想从你口中听到那些答案。”
      
      星北流想说什么,却被长光打断了。
      “别再说什么‘你还小,以后就知道了’这种话。”长光斜睨他,“我小不小,你大可以试试看。”
      
      星北流叹了一声气。
      
      有些事情,长光有权利知道,但不是现在,也不是在这种情境下,也不是在两个人这种关系下。
      
      星北流只是说:“长光,不要来晚离郡找我,也不要来晚离郡。”
      
      闻言,长光眼眸中更是一片冰冷。
      
      那曾经翻涌着炽热情感的双眼,如今却也因为同一个人而结满冰霜。
      他扯了扯嘴角,按住自己跳动的心脏。
      
      “你是在怕什么?”长光问,“还是在期待什么?”
      
      星北流没有说话,只是脸色一直苍白。
      
      “你还真是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放心吧,我不会来的,我等着,有一天,你亲自来求我。”
      
      长光抑制住内心翻涌的情绪,转过身,走向床边拿自己的衣服。
      “滚吧——我累了。”
      
      他转过身的瞬间,暴露出背后累累的伤痕——那是早已愈合却留下疤痕的伤,一道最深最长的横贯背部,周围是细细密密的小伤痕。
      
      星北流错愕,睁大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至少在从前,他从不会让长光受到如此伤害。即便是再大的过错,他也不曾对长光动手。
      如此纵容,让许多人都听闻传言,星北流身边有一条无恶不作的恶犬。
      
      只是少有人知道,曾经的恶犬,如今的翎猎骑大统领。
      
      “对了。”
      长光不知道想起什么,侧过头,嘴角含着丝丝冷笑。
      
      “你身上带着不得了的东西,”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闻到了。”
      “如果还惜命的话,还是将那东西早早丢开。”
      
      东西……什么东西?
      
      星北流一时没有想起来长光在说什么,沉默片刻点点头:“我知道了。”
      
      房间里没有人再说话,星北流拢了拢衣服,转身推门出去,走入漫天满地的雪中。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