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4、番外·人间喜乐(七) ...

  •   近来已是夏末,天气依然炎热,平日里阿流都是抱着小璃狼坐在门外台阶上,一边乘凉一边看书。
      
      江成逝忙着陪长舒,夫妻俩都没空管两孩子,好在阿流自己也能照顾好小璃狼。
      
      这些时日他发现自己的一些话,小璃狼似乎都能够听懂,只是有时候他会故意调皮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比如说阿流现在天天和小璃狼睡在一起,江成逝便让人也为小璃狼准备了一床小毯子,便于让他盖着睡,但是他就是喜欢钻到阿流怀里睡,不喜欢盖上毯子。
      
      有时候阿流皱皱眉,说:“不能踢被子。”
      
      他就会稍微安分一些,趁着阿流闭眼的时候又往他身边拱。
      
      但有的时候阿流这样说,他就歪过头吧唧吧唧嘴,露出茫然无辜的眼神。
      
      阿流拿他没办法,只能任由他去。
      
      ·
      这天一家四口都坐在屋外阴凉处,江成逝和长舒陪着阿流看书,小璃狼趴在阿流怀里呼呼大睡。
      
      江成逝和长舒小声商量着小璃狼的名字,阿流心不在焉地看着书,时不时在怀里小璃狼脑袋上摸一把。
      
      被摸得舒服了,小璃狼就翻个身,露出肚皮让阿流继续摸。
      
      夫妻俩还在为名字的事情争执不休,长舒想名字想得有点烦了,看了一眼含着阿流手指玩闹的小璃狼,就道:“不如叫江没牙吧。”
      
      江成逝无言看她:“……你还能再随意一些么?”
      
      “哎——呀——”长舒撅起嘴,“取名字好麻烦啊!”
      
      江成逝只能抱着她,哄了一会儿,长舒才稍微开心了一些。
      
      阿流低着头看书,对于父母日常的互动都习以为常了。
      
      讨论完名字的问题,接下来一定是讨论再生一个的问题。
      
      他看看书,目光又移到小璃狼身上,他也在看自己,琉璃一般的眸子盯着他的眼睛。
      
      长舒开心起来后,搂着江成逝的脖子道:“夫君,我们真的不考虑再生一个嘛?”
      
      江成逝无语看着她:“都说了很多次了,不生。”
      
      长舒不依不饶:“夫君——就,就再生一个,给他俩作伴,都是男孩子好没意思,我想要个妹妹。”
      
      江成逝思索片刻,转身将她抱起来。
      
      长舒咯咯笑起来,搂着他的脖子:“你干嘛呢!”
      
      “你不是说再生一个么?”江成逝抱着她起身,踹开门进屋,“现在就生。”
      
      两人进屋去后关上了门,完全不管还坐在外面的两孩子。
      
      阿流抬眼看了下身后紧闭的大门,在小璃狼脑袋上摸了一把,继续低下头看书。
      
      小璃狼也完全不在意父母将自己抛下了,在阿流怀里不安分地爬来爬去,好几次差点从阿流膝盖上摔下去。
      
      阿流拿他没办法,只得将书放下,把小璃狼放在阴凉处玩。
      
      看他好奇地在四周嗅嗅,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
      
      小璃狼闻到了花的香气,于是伸直脑袋,张嘴一口将无辜的小野花咬了下来。
      
      阿流连忙将花取出来,摸摸他的脑袋:“这个不能吃。”
      
      小璃狼有些不高兴地嗷呜一声,趴在阿流面前,眼睛紧紧盯着他手中的花。
      
      阿流蹲在他面前,沉思道:“到底叫你什么好呢……”
      
      小璃狼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的眼中只有那朵小花。
      
      阿流将花扔到灌木丛中,将小璃狼从地上抱了起来,搂在怀里,仔仔细细看着他的眼睛。
      
      小璃狼不安分地挣扎着,几次扭头想去看被阿流扔掉的花,但是完全看不到,终于放弃了。
      
      “你的眼睛真好看,”阿流轻声道,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说给小璃狼听,“像是有光一样。”
      
      “娘是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光,你也是。”
      
      阿流说着说着就自己笑了起来:“不如叫你长光吧,这算是跟着娘姓吗?”
      
      长光歪过头:“……嗷呜?”
      
      “好啦,既然你不反对,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吧!”
      
      阿流将他抱在怀里,越看越喜欢,又忍不住叫了几声:“长光,长光……长光!”
      
      长光大概也知道这是在叫他,阿流叫他一声,就嗷一声,像是在回应。
      
      过了一会儿,江成逝身边的随从江五过来了,送来了一盘新鲜的水果。
      
      江五见只有阿流和长光坐在门外,笑着问:“小主人,主人和夫人去哪里了?”
      
      阿流抱着长光,想了想之前他们说过的话,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娘说想再生一个宝宝,爹说现在就生,他们俩就进去了。”
      
      江五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这时候也不便打扰他们,那小人就把水果放在这里,小主人先吃吧。”
      
      阿流点点头,等江五离开后,他从盘中拿起梅子塞进嘴里。
      
      这东西酸酸甜甜,在这大热的天气吃一些,只觉得无比的清新可口。
      
      长光抬起头看着他,伸出前爪抓了抓他的衣服,示意自己也想尝尝。
      
      阿流被他这举动逗笑了,于是又拿起一颗梅子,捏下一些梅子肉,塞进长光嘴里。
      
      长光吧唧吧唧嘴,瞬间眼神一僵,将阿流塞进他嘴里的梅子肉全部吐了出来。
      
      阿流:“?”
      
      长光使劲往外吐,吐了几下,皱巴着脸,“嗷呜”一声哭了起来。
      
      阿流:“……”
      
      长光惨兮兮地叫着,像是受了颇大的委屈一般,阿流手忙脚乱地哄着他,但他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大了。
      
      又过了一会儿,长光还是在嗷嗷叫个不停,阿流也急得没有办法,这时候房间门被人慌慌张张撞开了。
      
      江成逝随意披着一件衣服,袒露出结实的胸膛,头发还有些散乱,神色慌张地望着阿流和长光:“怎么了?”
      
      阿流也有些不知所措,将长光举了起来:“爹,我给长光喂了梅子,然后他就哭了。”
      
      江成逝看着还在嗷嗷乱叫的长光,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忽然发现一件事,奇道:“你叫他长光?”
      
      “嗯……长是娘的姓氏,光就是光芒的光。”阿流点点头,眼神中带了几分忐忑,“我想……这样叫他。”
      
      江成逝眼睛一亮:“好名字。”
      
      他走过来,在阿流面前蹲下,在长光脑袋上揉了一把:“你为他取的名字,挺好的。”
      
      阿流高兴道:“真的吗?”
      
      “当然。”江成逝笑起来,“我们爱你,也爱他,你们都是我们的孩子,你也爱他,所以才会为他取这个名字。”
      
      阿流忍不住咧开嘴角,抱着长光,在他脑袋上亲了亲:“娘亲有爹,爹有娘亲,我有长光,长光有我。”
      
      “嗷呜!”
      
      ·
      孩子出生这件大事,长舒还是派人写了信给自己爹送过去。璃狼族长得知后,既是开心又是气愤,直接将信送回江成逝手中,让他带着长舒和两个孩子回东荒大川一趟。
      
      长舒哼哼道:“臭老头,一听说宝宝出世,就忙着让我回去了……”
      
      江成逝笑着,抱着她亲了一下。
      
      他们已经收拾好准备回东荒大川,但是这个时候,皇帝的命令来了。
      
      威正帝令江成逝速回皇城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
      
      如果不是什么大事,威正帝不会这么慌里慌张让他赶回去,但江成逝又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大事。
      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先回去一趟,并且仔细给长舒说了。
      
      长舒听后,大度地表示让他先回去。
      
      “正好我回爹那里去,到时候你来接我们,好不好?”
      
      江成逝笑笑:“我会早点办完那边的事,就回来接你们。如果事情顺利的话,我们就可以回皇城去,等到成亲仪式办完,你想住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住。”
      
      只是无人想到,这一次告别,竟是诀别。
      
      ·
      璃狼族长见到长舒带着两孩子回来,自然是激动不已,抱着长光看了又看,长光不乐意被他抱着,挣扎着跑回长舒那里去。
      
      族长这个时候才发现江成逝没有跟着到东荒大川来,顿时拉下脸来:“那个臭小子呢?”
      
      “他回自己家里办事去了,很快就会回来。”长舒大概也是许久未见他,有些想念了,于是不再像以前那样和他吵吵闹闹,“我也好久没看到爹了,想和你多说说话。”
      
      族长又气又感动:“你啊……你啊!难道我就……唉,先住下来,就先在这住着吧,等那小子接你们回去。”
      
      他们在东荒大川住了半个多月,长舒没有等来江成逝,却等来了璃狼的劫难。
      
      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东荒大川燃起大火,璃狼们都如同疯了一般冲出来,不管不顾地相互攻击着。
      
      他们在故土上相互厮杀,曾经彼此亲密如亲人的璃狼失去理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阿流睡到半夜,被惊慌失措的长舒抱了起来,他怀里还抱着长光。
      
      “娘!”
      
      他喊了一声,第一次看到长舒这样狼狈,她身后有大火熊熊燃起。
      
      “我们快走……我们快走!”
      
      长舒哆哆嗦嗦地抱着他和长光,擦了一把满脸的泪水,嘴唇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三人正要绕过大火往外逃,墙壁轰然坍塌,一只身形巨大的璃狼被撞飞进来,倒在他们面前。
      
      外面还有几只狼在盘旋,但是火焰让他们畏缩不敢前进。
      
      长舒惊恐地睁大了眼:“爹!”
      
      那只狼浑身布满狰狞的伤口,不但是被利爪抓出来的,还有牙齿啃咬出来的。
      
      他用一只没有流血的眼睛瞪着长舒:“还不快走!就算你不顾及自己,想要这两孩子也葬送在此吗?!”
      
      说完之后,他又冲了出去,和外面那几只璃狼缠斗在一起。
      
      长舒流着泪,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咬着牙变成狼形,用嘴咬住抱着长光的阿流的衣领,将他放在背后。
      
      “我们……一定要逃出去!”
      
      “我们逃出去,一直往西边走,我们去皇城找你们的爹!”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刀……(笑容逐渐变态)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