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2、番外·人间喜乐(五) ...

  •   果真一切都在江成逝的掌控之中,没过几天,长舒再一次带着阿流前来拜访。
      
      长舒有些欲盖弥彰:“我只是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你……才不是专门来的!”
      
      江成逝忍不住好笑,连道是是是:“姑娘能光顾寒舍,在下高兴都来不及。自从上次一别,就忍不住想着你们什么时候才会再来。”
      
      他想招待长舒的心思倒是真的,虽然这份真心诚意中带了别的目的,但是长舒看不出来。
      
      “寒、寒舍……”长舒微微蹙眉,“那是什么东西?”
      
      江成逝笑道:“就是我这破房子。”
      
      长舒的目光越过他,往其身后看了几眼:“我觉得并不破,比我住的地方看上去都还要好些。你在人类中应该算挺有钱的吧?”
      
      最关键的是这地方临街,一出门就可以看到许多卖好吃的、好玩的摊贩,比她家里有趣多了。
      
      江成逝笑看她一眼:“家父在朝中为重臣,我亦是朝中官员,家底自然算得上厚实的……这一点,姑娘大可以放心。”
      
      长舒心生奇怪:“我放什么心?”
      
      以长舒的心性,自然是看不出来江成逝眼中的深意,对于她来说,有好吃的和好玩的就已经足够了。
      
      在江成逝家中呆了两三天,江成逝每天都让人换着花样给他们母子俩做吃的,长舒不亦乐乎,要不是想着太久没带阿流回家会把她爹急死,她真就想一直呆这里玩了。
      
      江成逝倒是也不急,长舒来便尽心招待,长舒离开,就送着他们离去。
      
      反正一定还会来的。
      
      过了几天,长舒果然又带着阿流来了。
      
      江成逝便只带他们玩,也不多问其他的事情,如此慢慢相处着,两人关系熟悉了不少,长舒也终于不再那么的警惕了,虽然有时候说话还是把江成逝堵得够呛,不过心生无奈之时,反倒觉得她这样子天性使然,还十分的可爱。
      
      关系熟悉不少后,江成逝也终于得知了一些他想知道的事情——
      
      首先让他感到惊讶的是,长舒不仅是璃狼,还是璃狼族长的女儿,下一任族长的继承人,这倒是他从未料到的。
      
      其次是关于阿流的事情。
      
      “我还没有成亲呐,都怪我爹,就是他阻止了我!”说起这个长舒还有些忿忿不平,“说什么继任族长之位前不能成亲,我看分明就是在给我的终身大事添堵。”
      
      江成逝心里想着还好你爹阻止了你……嘴上问道:“那阿流?”
      
      “他是我的宝宝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长舒说起阿流就来劲,眼睛微微弯了起来。
      
      江成逝稍微斟酌了一下语词,道:“我看阿流似乎是人类……”
      
      长舒大气挥手:“不管,现在就是我的宝宝!”
      
      江成逝印证了心头的想法,阿流确实是人类,是被璃狼一族收养的人类孩子。
      
      至于是不是他想找的人,还需要证据来证明。
      
      不过现在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重要……江成逝看着温煦日光下长舒的侧脸,仿佛蒙上一层朦胧的微光,有些晃了人的眼睛,心想就算阿流真的是他要找的人,可能,也不会说出来了。
      
      他看得出来长舒对这个孩子深切的爱,想必定然不愿意失去阿流。
      
      罢了,也就只能如此,先走着一步步看了。
      
      ·
      来的次数多了,纵然以长舒这般大大咧咧的性子,也有些过意不去了,于是也想稍微回报一下这个看上去很好的人类。
      
      “我请你到我家去玩吧,我也可以有很多好吃的招待你。”
      
      长舒和江成逝并肩坐在后院屋外一棵古树阴影下的台阶上,阿流靠着长舒坐着,母子俩一人手里一串冰糖葫芦,长舒一边啃着一边含糊不清地说话。
      
      江成逝看着他们吃,笑眯眯道:“现在暂且不必,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唔?”长舒竖起耳朵,有些奇怪,“什么机会?”
      
      江成逝的目光落到她嘴唇,长舒正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唇边立时染上一层水渍,看上去勾得人心里十分痒。
      
      他有些不好意思转过头,却不回答这个问题。
      
      “你怎么脸红啦?是天气太热了吗?”长舒却不放过他,凑过来问。
      
      江成逝往后避了避,声音都有些僵:“是吧。”
      
      想要回报的好意被拒绝了,长舒并不死心,于是思考着其他的方法。
      
      她看了一眼转过头去的江成逝,又若有所思看了一眼手中的冰糖葫芦,又往江成逝那边凑了些问道:“我看你经常给我们买吃的,但是自己都不吃,你要不要尝尝这个?很好吃的。”
      
      江成逝只得回过头,沉默地看着她手中剩了一半的冰糖葫芦。
      
      长舒一时看不出来他是想拒绝还是想如何,只觉得那个眼神带着些微妙的侵略意味,于是笑着伸手再往江成逝面前递了递:“尝尝嘛。”
      
      江成逝有片刻没动,长舒以为他是想拒绝却说不出口,正要收回手,却被他猛地握住了手腕。
      
      他低下头,嘴唇从冰糖葫芦旁边掠过,目标不是那一个一个晶莹剔透的果子,而是继续往下,在长舒指节上停留,薄唇贴在微凉的皮肤上。
      
      长舒愣愣地望着低头看不清表情的男人,只看到他耳朵有些发红,发红之时的热度传递到他的唇上,让她清清楚楚感受到了。
      
      江成逝十分不好意思地低声道:“……提亲的机会。”
      
      ·
      渐渐的,长舒也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人类。
      
      他比长舒见过的几乎所有男子都要好得多,而且他对自己和阿流都很好。
      
      长舒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喜欢上一个人类,一切一切和人类的缘分,仿佛在许多年前捡到一个人类的孩子时,就注定羁绊会越来越深。
      
      她亦能够感受到江成逝的爱意,这个人类带给她的体验,全都是新奇的,也是她喜欢的。
      
      “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才不会在意你是什么,就算是璃狼,我也不会在意。”
      
      无人的时候,江成逝抱着长舒,低低地朝她诉说自己心底的话。
      
      长舒扮了个鬼脸,故意吓唬他:“我可是会变成很大一只狼的,你不害怕吗?”
      
      江成逝只是微微笑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心中的那个姑娘。”
      
      长舒听得十分开心,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
      长舒很清楚自己爹要是知道了她爱上了一个人类,一定是气得暴跳如雷。
      
      但是这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长舒并不想和江成逝分开,她想要是真的嫁人,也只想嫁给江成逝。
      
      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一定还是要回去说一声的。
      
      江成逝握着她的指尖,给予她温暖和支持:“我同你一起回去,之前说要去看看,现在终于有了机会。”
      
      在去东荒大川之前,江成逝回复了威正帝的信。
      
      他看到了阿流身上带着的那块纯金铭牌,象征着皇子身份的信物,知晓这便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孩子。
      
      威正帝连连催促他发出结果,江成逝不愿将长舒和阿流母子分开,于是回信中调查结果只是说皇子在东荒大川,璃狼一族的地盘上,绝口不提自己与长舒的关系,也不提阿流到底在谁的身边。
      
      就让威正帝自己去和璃狼族长交涉,五年前威正帝因巫祭之女事情得罪璃狼族长,绝对没有想到过还会有这么一天,估计能够让他烦恼一阵了。
      
      一家人收拾着东西准备回东荒大川,成亲的事情还没有落定,长舒便十分大度地让阿流管江成逝叫爹了。
      
      然而江成逝一想到他的身份,听他管自己喊爹……就心里一阵颤抖。
      
      后来慢慢习惯了就还好,将他当做是自己的孩子,而不是什么皇帝的孩子,也就什么都不在意了。
      
      长舒还在房间里收拾自己和阿流一堆好玩的,她也不知道这一去要多久,如果要是她爹没意见,她和江成逝在东荒大川成亲,那么短时间内都不会回到这边来。
      
      江成逝和阿流坐在外面等待她收拾,父子俩相对无言,江成逝这个时候还是有些摸不准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这位流落在外的小皇子。
      
      阿流只有六岁,但他生来聪慧,小小年纪便会了些观察的要领,他看出来江成逝总是看着自己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也知道江成逝总是在旁敲侧击自己的身份。
      
      于是阿流仰起头望着江成逝:“爹,你为何总是在看我?”
      
      江成逝将目光从他脖子上挂着的铭牌上转移开来,无所谓笑笑:“没什么。”
      
      “你有。”阿流有些固执地道,“你一直在看我的这块牌子。”
      
      说着,他将铭牌翻了出来,展现在江成逝面前。
      
      “你之前就对我是人类,而娘亲是璃狼就很在意。娘亲说这个牌子上写了我的名字,能够帮我找到真正的父母,而爹一直在看它。”
      
      江成逝没想到他竟然懂得如此之多,愣了片刻后,坦然笑道:“如果我说……我知道你的生父母是谁,你会愿意和我去见见他们吗?”
      
      阿流怔怔地望着他,像是没有理解他的话一般。
      
      “但是这样的话,你可能就要从你娘身边离开。你的父亲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绝对不会允许你留在你的娘亲身边。”
      
      阿流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时坚定地道:“我才不要离开娘。”
      
      江成逝一愣:“什么,你不想见到……”
      
      阿流坚定地摇头:“我要和娘在一起,她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江成逝没说话,阿流却露出有些伤心的神色。
      
      他慢慢地低下头:“娘一定不会扔下我不管,但是爹说的……我的亲生父母,他们扔下我不管了。”
      
      江成逝叹了声气:“我竟没想到你连这些都能想到。也罢,若是日后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你的父亲,但是在此之前,不要告诉你娘亲今天我们说的这些话,可以吗?”
      
      阿流点点头,伸出小手,和江成逝拉了勾。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