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酿》四非 ^第35章^ 最新更新:2019-09-16 19:49: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5、第 35 章 ...

  •   
      初秋微凉,鸡蛋的温度只维持了十分钟左右,詹沐感觉鸡蛋没那么烫了,便问白橘衣:“要不要再加热?”
      白橘衣捂着嘴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睁开眼,笑道:“不用了,我都困了。”眉眼的确带着倦意,睫毛还挂着点点泪珠。
      詹沐被她的呵欠传染,也觉得困意袭来。
      两人便先后洗洗睡了。
      不知道是不是初到新环境,白橘衣睡得并不好,明明非常想睡,但却老是醒,还做了一个骑摩托飙车的梦,在一条灯光昏暗的隧道里疾驰,快意至极。
      醒来后,她还抱着毛毯回味了两分钟,只是梦境已经模糊,已经记不起相关情节,只记得当中的激情与速度。
      她换好衣服走出去洗漱,特地瞄了一下詹沐的房门,门是关着的,上面贴了一张便笺。
      她好奇地走过去凑近了看,就见上面写着“我去晨跑,等我回来再一起出门。”
      客厅的窗户半开着,凉风习习,带了点木叶清香。
      辣椒校园绿化得很好,无论是散步还是跑步都很适宜。
      白橘衣叼着牙刷站在窗台边往下看,也不知道下面种的是什么树,开了细细密密的白色小花,簇拥成一团团,被一吹,和枯败的叶子一起落满一地。
      清晨的水透心凉,白橘衣烧了开水,兑成温水洗脸,正洗着,詹沐满头是汗地开门进来了。
      白橘衣听到动静,从洗手间探头出去,看到詹沐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套装,脖子上搭着白色的擦汗毛巾,精神抖擞,眉目飞扬。
      “回来了?”白橘衣冲她笑笑。
      詹沐走过去,挤到白橘衣身边,把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拿下来,放水龙头下面冲洗。
      “你用温水洗脸?”詹沐转头看她。
      白橘衣往旁边让了让,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人站得太近,白橘衣都能看到她脸颊边滑落的汗水了,在洗手间柔和的灯光下闪了一下,划过细腻的皮肤,竟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很热?”白橘衣忍不住问。
      詹沐拿起毛巾在脸上擦了几把,额发微湿,柔顺地贴在前额,“热啊,出了一身汗,内衣都湿了。”
      白橘衣:“……”
      “你好了没?”詹沐把她盆子里的毛巾捞起来,拧干,又顺手把水倒了,白橘衣这才回过神来,说了句“谢谢,我好了,你用吧。”说完就往外走。
      詹沐反手把门掩上,道:“你再等我一会儿,我洗个澡,马上就能出门。”
      白橘衣应了一声,倒了杯白开水,坐客厅里边喝边背英语单词。
      才背了两个,洗手间的门就开了,白橘衣很惊讶地转头看去,“那么快?”
      詹沐从里面探出头来,短发湿哒哒的,略显凌乱。她看着白橘衣说:“我忘记拿衣服了,帮我去房间随便翻一套。”
      白橘衣问:“哪一套?什么颜色?”
      詹沐说:“都说了随便一套,你看哪套顺眼就拿哪套。”
      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淋了水的原因,白橘衣觉得她的嘴唇比以往要艳丽,一双桃花眼也显得特别乌黑迷离。
      白橘衣打开詹沐的衣柜,看到放在最前面的制服时才想起周一到周五是要穿制服的。
      说什么随便,难道她还能有不穿制服的特权?
      白橘衣丝毫没有犹豫就拿了一套制服。
      辣椒学园的校服跟公立学校土的掉渣的校服不一样,聘请了国际一流的设计师来设计,青春潮炫,价格摆在那里,品质也摆在那里。
      詹沐换好衣服出来,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清香,她对着镜子弄了一下发型,转头问白橘衣:“怎么样?”
      詹沐昨天逃课,回来时换了运动服,下午也懒得再换,所以白橘衣是头一回看到她穿校服。
      “为什么你这套那么像男生的制服?”白橘衣记得女生的制服是裙装的,设计上偏甜美。
      但詹沐的制服却是裤子。
      詹沐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整理了一下衣领,似乎挺满意的,“就是男生的制服,我不爱穿裙子,动作大一点都走光。”
      白橘衣:“……”
      临出门前,詹沐想起了什么,把白橘衣拉到身边,拨开她的额发查看。
      “那鸡蛋有点用。”淤青的地方已经散去不少,至少没有昨晚看到的那么恐怖。
      白橘衣抬手摸摸额角,也说:“是啊,我现在都感觉不到痛了。”
      两人锁了门,往饭堂走去。
      “对了,那颗鸡蛋呢?”白橘衣问。
      詹沐说:“我吃了,空腹跑步不好,吃点东西垫一下。”
      白橘衣的校服还没有做出来,所以还是白衬衫搭配格子裙,本来挺普通的穿着,却在满校园都是统一的服装中显得与众不同,引人侧目。
      时间尚早,两人到达饭堂时,人还很少。
      辣椒学园的饭堂提供的早餐又丰富又营养,味道也好,詹沐尤爱那里出品的水晶粉饺。
      “想吃什么?”詹沐拿出饭卡,“随便点,我请。”
      白橘衣完全没跟她客气,要了两份鲜虾蒸饺。
      “豆浆要吗?”詹沐问。
      白橘衣说:“不要了,喝不完。你要的话就分我半杯。”
      结果詹沐还是买了两杯。
      两人正吃着,突然走来两个人,白橘衣抬头看了一眼,是陆莓和另一个不认识的男生。
      “可以坐吗?”陆莓问的同时就已经坐下了。
      詹沐没说话,那男生便也跟着坐下。
      “你记得他吗?”陆莓指着那男生对詹沐笑道,“上一届校运会的短跑冠军。”
      詹沐头也不抬地问:“女子组?”
      那男生正喝粥,闻言呛了一下。
      陆莓说:“当然是男子组啊。”
      詹沐又不说话了。
      
      那男生到处找纸巾,摸遍了口袋都没有,白橘衣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谢谢,谢谢。”男生挺不好意思的,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后,忍不住偷偷打量白橘衣。
      白橘衣觉察到对方的目光,抬头礼貌性地冲他笑笑,对方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为之一抖,回过去一个灿烂万分的笑。
      “同学,你是新来的?”
      “废话。”詹沐帮白橘衣答道。
      男生讪笑一声,继续道:“我叫简墨,简单的简,墨水的墨。”
      白橘衣点点头称赞:“好名字。”
      简墨问:“你跟詹沐一个班的?”
      白橘衣笑笑:“嗯,同桌。”
      简墨惊讶地看向詹沐问:“你不是从来没有同桌的吗?”
      詹沐说:“现在有了。”
      简墨不由担忧地对白橘衣说:“你要不要紧?跟老师谈谈?”
      白橘衣莫名其妙,没有答话,只是笑笑。
      简墨干脆挑明道:“你知道为什么詹沐一直以来都没有同桌吗?”
      白橘衣说:“因为我现在才转学过来?”
      詹沐习惯了冷着一张脸,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笑了:“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白橘衣也笑:“迟到总比不到好。”
      简墨看着她们相互打趣的样子,不禁目瞪口呆。
      “你们……好像很要好?”
      詹沐看都不看他一眼:“与你无关。”
      陆莓一直低着头喝粥,沉默不语,但只要是不瞎的人,都看得出她心情有多糟。

  •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之小剧场:
    简墨:“你要跟詹沐坐?”
    小白菊:“是啊。(^~^)”
    詹少:“那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做。(’▽`)ノ?”
    下锁,熄灯。
    小白菊:“咦???(? ?)”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