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酿》四非 ^第34章^ 最新更新:2019-09-13 19:47: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4、第 34 章 ...

  •   陆莓看看白橘衣,又看看詹沐,趁机问出了心存已久的疑惑:“什么久别重逢?你们本来认识的?”
      白橘衣看她态度还算不错,便答道:“很小的时候一会儿玩儿过。”
      陆莓一愣,表情变得复杂起来,几分羡慕,几分妒忌,还有几分失落,然后接着问:“你们小时候是邻居?”。
      白橘衣笑笑道:“差不多吧。”
      陆莓咄咄逼人地问:“你住哪里?”
      白橘衣眯起眼睛笑了笑,温和地道:“关你什么事。”
      陆莓:“……”
      路美瑶趴在桌子上笑了起来。
      别看陆莓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正不好惹的,还是白橘衣这种不动声色的类型。
      路美瑶赶紧岔开话题,转头问詹沐:“校运会你都报了什么项目?”
      詹沐正在翻超市袋子,看还有些什么食材可以烫,心不在焉地道:“还没想好。”
      路美瑶立刻道:“我已经帮你想了,就报长跑和短跑吧,不对,还要加上跳高。”
      詹沐翻出了一盒雪花肥牛,很是高兴,笑笑道:“再说吧。”
      路美瑶急了,伸手过去抢着替她拆包装,讨好地道:“别啊,就这样说定吧,我回头就把你的名字记上。”
      詹沐没说话,用公筷夹了几块肥牛到锅里,路美瑶知道她是答应了,露出灿烂的笑,“人员名单总算满了。”
      陆莓忍不住揶揄:“你那么敬业,吃饭都不忘任务,体育老师是不是该颁个奖杯给你?”
      路美瑶说:“奖杯我是不奢望了,只求这学期老师给我的体育成绩合格。”
      陆莓取笑道:“你一个体育课代表居然担心体育成绩不合格,真好意思说出来。”
      路美瑶觉得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很认真地道:“人无完人,都是有短板的,我们不能回避,而是要迎头痛击。所以就算我体育成绩不好,仍旧理直气壮做课代表。”
      白橘衣:“……”虽然听起来很励志,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詹沐抽抽唇角,忍不住戳破道:“老冯把课代表塞给你做,你拒绝不了,就这么回事而已,别说得有多正能量。”老冯就是教体育的老师冯锋,年纪倒不是很大,但说话老爱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好像比谁都多活了几十年。
      路美瑶假装没听到詹沐说话,转头问白橘衣:“你要不要也参加一下跳高?我看你腿挺长的,应该跳得很高。”
      白橘衣谦虚地道:“我的腿不算长,而且跳高跟腿长不长没什么关系。”
      路美瑶说:“那跳远呢?腿长跳得远。”
      白橘衣歉然笑笑,道:“我有哮喘,而且身体不好,医生说除了走路,尽量别做其他运动。”
      路美瑶顿时露出同情之色。
      詹沐夹菜的手顿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她知道白橘衣身体差,但没想到竟是越大越差。
      路美瑶叹了口气道:“难怪你脸色那么糟。”说完之后又觉得太过直白,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不会说话。”
      白橘衣并不介意,笑笑道:“没关系,我哥哥也经常这么说我。”
      路美遥看到白橘衣吃东西慢条斯理的,吃得也少,便拿了双公筷给她夹菜:“你应该多吃点,这样才能增加免疫力。”
      詹沐掀起眼皮看了路美瑶一眼,淡淡地道:“她不喜欢吃牛肉丸子,而且一点营养都没有,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用肉做的。”
      然后詹沐就给白橘衣夹了几片刚烫好的雪花肥牛:“吃这些,真材实料。”
      白橘衣:“……”
      路美遥:“……”
      陆莓抬起头瞥了白橘衣一眼,眼神说不出的憎恶,还隐隐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嫉妒。
      吃饱喝足,陆莓很主动地收拾碗盘,白橘衣过意不去,想帮忙,却被詹沐一把拉住。
      “你既然闲不住,就来帮忙切水果。”詹沐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大哈密瓜。
      路美遥跟在他们两人身后,幽幽地说道:“詹沐,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宿舍了,哈密瓜也不是你买的,别弄得自己跟这里的主人一样好不好。”
      詹沐把哈密瓜放她怀里,点头道:“好,那我回去了。”
      “别啊。”路美瑶马上挡住她的去路,“我就开句玩笑话而已,别那么小气行不行。来来来,我们去切瓜。”
      白橘衣就在已经收拾好的餐桌上切瓜,一刀下去,并不能均匀分成两半,还差点切到手。
      她自己还不觉得怎么样,围观的两个人都吓出来一头冷汗。路美瑶更是立刻将她手上的水果刀夺了过来。
      “还是我来吧,我可不想吃你的手指。”路美瑶两三下把瓜切好,然后去皮,把瓜肉切丁。一系列动作下来,如行云流水,熟练自如。
      白橘衣惊叹了一下,然后就看到詹沐把牙签拿来了。
      路美遥首先迫不及待地塞了一块进嘴里,吧唧吧唧咀嚼,脸上浮现出陶然之色。
      “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啊。”
      陆莓把垃圾用袋子装好,放到门边,双手油腻腻的转回来,皱着眉问:“有洗洁精吗?”
      詹沐看她一眼,难道答道:“去浴室用沐浴露洗洗就好。”
      路美瑶却大声喊道:“不行,沐浴露的瓶子也会被弄油腻,你等等,我去把洗洁精找出来。”
      陆莓便站在原地等着,目光落在了那盘哈密瓜上。
      “喂我一块呗。”她眼巴巴地看向詹沐。
      詹沐没想太多,随手用牙签戳起一块喂她,“电热锅洗干净了没?”
      “洗干净了。”陆莓得了詹沐的赏赐,露出美滋滋的表情,感觉嘴里的哈密瓜分外香甜。
      “没有洗洁精你用什么洗的?”詹沐表示怀疑。
      “用热水冲,你放心,洗得很干净。”陆莓拍胸口保证,然后又把目光放到了詹沐的手上,“再喂一块呗,还有那么多呢,你们也吃不完。”她也就只有对着詹沐时才用那么温柔的语气。
      詹沐也不是小气的人,指着还没有动过的另外半边哈密瓜说:“这半边留给你。”
      陆莓脸上闪过失望之色,良久才挤出一句“谢谢”。
      路美瑶找洗洁精找了很久,白橘衣和詹沐都快把切丁的哈密瓜给吃光了,路美瑶才慢吞吞地从房间里出来。
      “你们是不是刚才火锅没吃饱啊?”路美瑶忍不住道。
      白橘衣明显吃撑了,一脸难受地扶墙叹气:“我们这么拼到底是为什么。”
      詹沐也是不知不觉吃多了,同样难受,一脸冷酷地道:“我也想知道。”
      路美瑶:“……”
      两人最终摸着滚圆的肚子离开。
      回到宿舍,白橘衣说:“不行,我要散步消食。”
      詹沐刚换了拖鞋,闻言,冲她摆摆手道:“你去吧,我不想出去了。”
      “我也不想出去,”白橘衣扶着墙壁慢吞吞地挪步,“就在这里散步。”
      詹沐:“……”
      客厅就那么方寸之地,白橘衣只能在有限的空间不断转圈。
      詹沐就坐在沙发上看她,终于忍不住勾起唇角笑起来:“你上辈子是头驴吧?”
      白橘衣眯起眼睛看她,反唇相讥,“那你上辈子就是头猪。”
      “有人养着挺好的啊,从来都不愁吃,天生富贵命。”詹沐打趣道。
      白橘衣说:“养肥了待宰。”
      詹沐点点头,“人生自古谁无死,怎么死倒无所谓。”
      白橘衣说:“那我一定不要撑死,太痛苦了。”
      詹沐笑道:“你还是坐下来别动了,我去替你找几片吗丁啉来助消化。”
      白橘衣摇头拒绝:“我不吃药,我还是走走吧,好像有一点效果了。”
      詹沐默然了几秒,站了起来:“有效果啊?那我也跟你一起转几圈。”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因为肚子太胀,走得步履蹒跚,犹如一对难姐难妹。
      “我可以想象以后我们老了的情景。”詹沐突然戏谑道。
      白橘衣说:“你是说像现在这样吗?那真是晚景凄凉。”
      詹沐“噗”地笑了出来,边笑边痛苦地揉肚子:“别逗我笑,好难受啊。”
      白橘衣:“……”
      詹沐依旧止不住地笑,有些站不稳,白橘衣只好将她的胳膊搭到自己肩上,支撑着她。
      詹沐觉得自己和白橘衣分开的那些年所产生的疏离感此刻一下子都消失了。
      她们还是那么亲密的小伙伴,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她忍不住像小时候那样抬手揉了揉白橘衣的脑袋,没想到对方发出了一声低呼:“嘶,痛!”
      詹沐这才想起她额角有块瘀伤,还是自己用篮球给砸的,连忙把手移开。
      “我去煮个白鸡蛋帮你烫烫。”詹沐十分愧疚,后知后觉地感到心疼。
      白橘衣摇头道:“别弄了,多麻烦,过几天就散瘀了。”
      白橘衣是无所谓,但詹沐却不会由着她无所谓,她去了路美瑶的宿舍取鸡蛋,然后用电热水壶把水烧开,把鸡蛋扔进去煮。
      白橘衣简直叹为观止,“我听说有人用电热水壶煮饺子,看来是真的。”
      詹沐觉得还挺可行的,于是笑道:“下回我们试试。”
      鸡蛋煮熟了,詹沐用筷子把它从壶里夹出来,白橘衣没想到她有这种绝技,由衷地称赞了一句。
      詹沐让她也试试,结果白橘衣竟然也稳稳当当地用筷子将鸡蛋夹了起来。
      “没想到我也能成功。”白橘衣本来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没想到一次就做到了。
      詹沐找了块手巾把鸡蛋包起来,边包边说:“所以很多事情,看起来难,其实没有想象中难。”
      白橘衣说:“有道理。”
      詹沐拨开白橘衣的额发查看她的伤势,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淤伤本来是紫红色的,现在已经变成了紫黑色,而且面积还扩张了,额发都差点盖不住。
      詹沐皱眉道:“你的伤口恶化了,我们去医院吧。”
      白橘衣拿过镜子照了一下,也吓了一跳,不过她并没有感到特别疼痛,于是道:“应该没有恶化,是正常现象来的,时间久了是会扩散一点的。”
      她说得特别淡定,詹沐也就信了。
      白橘衣接着说:“你帮我用鸡蛋烫一下吧。”
      詹沐便让她在沙发上躺下来,枕着自己的大腿,然后帮她烫了一会儿伤口。
      “怎么样?”詹沐垂下眼眸去看她。
      白橘衣一直闭着双眼,仿佛睡着了的样子,过了很久才吐出两个字:“舒服。”
      詹沐说:“那我继续?”
      白橘衣说:“不要停。”

  • 作者有话要说:  祝童鞋们中秋快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