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酿》四非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07 12:00:0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最好不相遇,便可不相恋。
      但她们相遇太早,尚未知情为何物,以为是缘,不想是劫——
      自有记忆开始,白橘衣便是在奶奶家生活。
      白橘衣是白妈妈四十多岁时怀上的,因为已经有了白彬这个儿子,所以特别希望这一胎是个女儿,在照了彩超后,一家人都分外高兴和期待。只可惜白妈妈身体不好,尽管有家庭医生和管家悉心照料,还是提前破了羊水,在七个月的时候生下了白橘衣。
      早产儿本来就体弱,出来的时候还呛了羊水得了肺炎,被送进恒温箱整整一个礼拜,自此落下了病根。
      白家请的那个家庭医生是个老中医,认为打针吃药都是治标不治本,关键还是要靠调理。在老中医的调理下,白橘衣的身体终于有了好转,不再频繁地发烧感冒。
      白爸爸忙于生意,白妈妈身体不好,还有大儿子白彬需要照顾,两人商量了一番,决定把白橘衣送到乡下奶奶家。
      那是南方一个富饶的小乡村,钟灵毓秀,充满水墨画卷气息,村子叫白塘村,大多数人都姓白。那里的生活节奏很慢,最常见的建筑是茶楼,年轻人少,老年人多,三五知己约在一起,人手一杯热茶,可以消磨大半天日光。
      白橘衣的爷爷就很喜欢跟他的老年朋友们到茶楼小聚,家里经常只有白奶奶和白橘衣。老人家手巧,喜欢绣十字绣,一边放着京剧一边慢条斯理地绣,白橘衣就在旁边安静地看着。
      那是一个天清气朗的秋日,白橘衣心血来潮,趴在爷爷书房里的大书桌上画画,正画得投入,窗外突然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吓得她手里的画笔都掉了。
      她皱了皱眉,踮起脚尖推开窗户往下瞧,无奈个子不够高,还要爬到椅子上才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对门菜婆家,来了一个不认识的年轻阿姨,还有一个穿着白衬衫和背带裤的小孩,五官十分漂亮,妆容整洁,和那些总是满身泥巴的同龄小屁孩不一样,活像从电视剧里走出来的小少爷。
      白橘衣本以为刚才听到的嚎叫声就是他发出的,但托着腮帮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对方手里拿着一个古怪的娃娃,捏一下娃娃的肚子,它便叫一声,感觉……很有意思。
      白橘衣看着那个娃娃有点心动,在考虑着要不要问一下那小少爷是从什么地方买的时候,对方竟突然抬头看了过来。
      秋日的阳光很柔和,但还是有些刺眼,小少爷眯起了眼眸,狭长的凤目内缀满流光,在浓密的睫毛下扑闪扑闪。
      四目相对,两人都是一愣。
      白橘衣没想到对方会发现自己,不由有点不好意思,正想着要不要把窗子关上,那小少爷已经移开了视线,嘴唇由始至终都抿着,高贵又冷艳。
      白橘衣忍不住感叹,城里来的就是不一样。
      这时,年轻阿姨半蹲在小少爷面前,温和地笑道:“小沐,这里的环境很好,你住下来就会喜欢了。”
      小少爷一手插裤兜,一手捏着那个有趣的娃娃,表情很酷地道:“我不。”
      年轻阿姨:“过年的时候妈妈再来接你回家。”
      小少爷:“我不。”
      年轻阿姨:“来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小少爷:“我没有答应你,是你硬把我塞进车子!”
      年轻阿姨:“好吧,你倒是提醒了我。”
      小少爷:“?”
      然后他便被年轻阿姨拎着衣领进了菜婆家。
      白橘衣:“……”
      空气中残留着小少爷的愤怒的余音:“你干什么,放开我!”
      白橘衣想,真有意思。
      那两黑色的车子还停在菜婆家的门外,有几个小孩看到车里的人不在了,都好奇地围了过去,有的还伸手摸摸车身。
      白橘衣透过车窗看到里面还有不少好看的娃娃,不由多看了两眼。
      房门外传来白奶奶的叫声:“小橘子,出来吃饭了。”
      “啊,来了。”白橘衣立刻转头应了一声。
      早上的时候白奶奶就说了中午要做她最爱吃的红烧土豆,娃娃什么的立刻被她抛诸脑后。她把窗户关上,跳下椅子,兴冲冲地跑到饭厅。
      美食当前,后来那个小少爷怎么样了,白橘衣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想了。
      吃过午饭,白奶奶带着白橘衣到院子里散步消食,然后又带她去书房练习了半个小时毛笔字才赶她去午睡。
      “中午有点闷热,窗户开一下。”白奶奶推开窗子,想了想,又下了窗帘。
      白橘衣卷着毯子翻了个身,开始酝酿睡意。
      看到了那扇窗户,她又想起了那只会发出嚎叫声的娃娃,她从来没见过那么有趣的东西,真想亲手捏一下。
      闭上眼睛没多久,白橘衣听到了推门声,她疑惑地撑起身子,看到白奶奶又走进来了。
      白奶奶:“还没睡吧?”
      白橘衣:“嗯。”如果您没有进来的话。
      白奶奶:“有客人来了。”
      白橘衣有点惊讶,村子里的人时常都会相互窜门,最平常不过的事,白奶奶从来不会特意让她出去见客。
      虽然困意已经上来了,但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白橘衣立刻掀开毯子下了床,跟在奶奶身后走出房间。
      然后她就在客厅里看到了菜婆和之前见过的那位年轻阿姨以及小少爷。
      白橘衣脚步一顿,有点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不明白菜婆为什么领着这两人到自己家里来。
      “小姑娘真可爱。”年轻阿姨笑容满面地看了过来。
      “阿姨好。”白橘衣乖巧地冲她微笑点头。
      “哎,过来阿姨这里,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年轻阿姨笑起来十分亲切,白橘衣不由得对她增添了几分好感,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
      年轻阿姨摸着白橘衣的脑袋转头对自家小孩道:“小沐,小橘子跟你年纪一样大,以后你们可以经常在一起玩。来,跟小伙伴打声招呼。”
      小少爷抬了抬眼皮,目光在白橘衣身上一扫而过,然后从喉咙里哼出一个单音节:“嗯。”
      年轻阿姨笑容不变,一巴掌拍在小少爷的脑袋上:“好好说话。”
      白奶奶:“……”
      白橘衣:“……”
      菜婆:“……”
      小少爷捂着后脑勺:“……你好,我叫詹沐,四岁。”
      白橘衣看得出她的敷衍,于是也随随便便回应道:“你好。”
      詹妈妈是带着小礼物来的,一小瓶据说是自家酿的桂花酒,度数不高,很适合老年朋友享用。
      白奶奶要推拒,但菜婆和詹妈妈都坚持让她收下,并说明来意。詹妈妈此次拜访的目的是想增进邻里感情,自家女儿要在这里待到过年,知道菜婆和白奶奶关系很好,便特意来结识,以后小孩子也多个照应。
      大人们在聊天,两个小孩被赶到一边去玩。
      詹沐傲慢得很,仿佛很看不起农家小伙伴,半个眼神都不肯施舍给人,目不斜视地端坐着,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
      白橘衣觉得他那姿态有点像隔壁家后院养的公鸡,捂着嘴巴笑了起来。
      詹沐莫名其妙地睨了她一眼。
      白橘衣:“原来你是女孩子。”
      詹沐听了并没有生气,毕竟误会她是小男孩的人很多,她也还没到介意性别的年龄。
      白橘衣并不在意她的冷淡,主动问她:“你吃饼干吗?”
      詹沐一口拒绝:“不。”
      白橘衣拿起桌子上的一袋饼干,撕开,塞了一块进嘴里,满足地咀嚼。
      詹沐:“……”
      白橘衣抬头看看她,又问:“喝酸奶吗?”
      詹沐:“不。”
      白橘衣跑去拉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一小盒酸奶,把吸管插进去,心满意足地喝着。
      詹沐:“……”
      白奶奶看了一眼过来。
      白橘衣立刻很无辜地指指詹沐道:“我开了,她不喝,我免得浪费才喝。”
      詹沐瞥了她一眼,对于她睁眼说瞎话的行为表示鄙视。
      白奶奶有点无奈地道:“只能喝半盒,不能再多了,你的肠胃受不了。”
      白橘衣立刻乖巧地点头:“哦。”
      詹沐皱着眉头,显然十分不悦,知道自己刚才并没有被殷勤接待,人家只是自己想吃想喝,拿她当借口。
      小少爷的脸色沉得更厉害了。
      白橘衣像是完全感受不到对方强大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继续问她:“你那个会发出猪嚎的娃娃是在哪里买的?”
      詹沐:“……”你根本没听过猪嚎吧?
      白橘衣:“能给我看一下吗?”
      詹沐冷着脸很干脆地拒绝:“不。”
      白橘衣看着她面露同情之色:“你是不是还没学会说话啊?”怎么来来回回都是这一个字。
      詹沐:“……”
      白奶奶看到詹沐坐得笔直,两手握成拳头,还微微颤抖,不知道她是被气的,还以为她在拘谨,便对白橘衣说:“小橘子,去洗个苹果给小沐吃。”
      詹沐面对长辈倒是没有那么嚣张,没有张口就说“不”。
      白橘衣对苹果没什么兴趣,于是替詹沐委婉地拒绝了:“她不喜欢吃苹果。”
      白奶奶:“你怎么知道人家不喜欢?”
      白橘衣转头问詹沐:“你吃苹果吗?”
      詹沐立刻反射性地道:“不。”
      白橘衣耸耸肩:“你看。”
      詹沐:“……”
      眼看詹沐握着的拳头又有微微颤抖的趋势。
      詹妈妈捂着嘴笑起来:“小橘子真有趣,一定会跟小沐成为好朋友的。”
      詹沐立刻皱紧了眉头,似乎很不认同詹妈妈的话。
      临走前,詹妈妈从口袋里塞了一把糖果给白橘衣:“黑巧克力,吃了不会长胖。”
      白橘衣顿时笑逐颜开,她喜欢甜食,但平时奶奶爷爷管教森严,怕她蛀牙,一直限制她吃,现在一下子得了好几块,立马便对给她糖果的詹妈妈爆发出强大的好感。
      詹沐不高兴地看着詹妈妈:“那是我的巧克力。”
      詹妈妈没有理会她的抗议,温和地冲白橘衣笑道:“以后就请你跟小沐友好相处了。”
      然后两把声音重叠在一起。
      白橘衣:“唉,好吧。”
      詹沐咬牙切齿:“我不!”

  •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之小剧场:
    小白菊:给你一个吻?
    詹少:不。咦?我只是一时顺口……
    小白菊:那我给别人。
    詹少:不!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