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扶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8-26 19:59:5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晚上,俞遥在二楼客房休息。江仲林的房间在一楼,就在她这客房底下。
      
      俞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道是房子隔音太好还是江仲林太安静了,俞遥一点都没听到底下传来的声音,连房间里的制冷设备都没有一点声响。
      
      陌生的房间摆设简单冷清,一看就是没人住过的,虽然没有奇怪的味道,但就是令俞遥觉得不舒服。她年轻时候任性的要命,二十多岁之后才终于好了点,不过也就只是好一点点而已,所以她忍了一会儿就忍不下去了。
      
      掀开被子,她跳下床,在地板上用力蹦跶,制造出咚咚咚的声响。底下的人要是不聋,肯定能听得到。
      
      果然,没一会儿,楼下的江仲林上来敲门。
      
      “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俞遥打开门让他进来,没事找事的说:“房间里太热,我睡不着。”
      
      江仲林还是穿着长裤长袖,看上去还没有睡。奇怪了,一般老头子不都是早睡的吗?
      
      看了看室内温度显示,江仲林心里暗叹一口气,语气和缓的说:“今天降温了,室内温度调到28度是最适宜的,再冷一点容易感冒。”
      
      “那不行,我就觉得热。”俞遥非得这么说。
      
      俞遥这狗脾气,江仲林许久没领教过,如今时隔四十年,他似乎也接受良好,没再多说的给她将温度调低了一度,见俞遥盯着他点温度调控器,江仲林不太放心,离开前还叮嘱:“不能再调低了,那床薄被睡觉前也要盖。”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隐隐能看出当年的模样,一个絮絮叨叨的小青年。等江仲林走了,俞遥躺回床上。
      
      年轻时候的江仲林自己其实过得马马虎虎,不怎么在意这些事,不过和俞遥结了婚之后,就对这种琐事上心起来,好像明白自己成了家,要好好照顾自己爱着的妻子。他每天忙着研究,丢三落四的,不怎么记事,要注意的事只好随手记在本子上,出门前回家前都拿出来看看。
      
      俞遥有回好奇翻了翻他那备忘录本子,发现上面记的乱七八糟,工作生活相关混杂在一起,有写‘今天下班回家买卤鸭’‘俞遥不吃姜’‘结婚三月纪念要买花’之类的,也有很多他研究上的一些问题,俞遥看不懂,也没太在意,只觉得都2018年了随身带个本子当备忘录,简直傻,直接记手机上不就行了。可江仲林说,很多事要亲手写在本子上,才更能加深记忆。
      
      想着这些,俞遥心里的烦躁渐渐平静下来,她仰面看了一会儿黯淡下去的天花板,伸手把旁边的薄被拉过来盖在身上,闭上眼。
      
      “俞遥,我希望你不要勉强自己。”
      
      俞遥又想起了下午坐在沙发上,江仲林说起这句话时的神情。从见到她以后,他一直表现的很平静,这种平静甚至有些过头,以至于让俞遥觉得不正常。四十年没见的妻子忽然出现,难道不该稍稍激动一下吗?
      
      可能真是四十年太久了,久到能完全忘记一个人,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自然也就不激动了。要是真这样,其实也正常,这个世界什么都变了,人当然也能变。
      
      楼下的江仲林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沉默着,眼镜被他取下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那双属于老者的眼睛里没有了平静和能洞悉人心的睿智,而是带着一种回不过神的茫然。
      
      这时,又从楼上传来咚咚咚有节奏的声响,让江仲林回过神来。他抬头看了眼楼上,取过手边的眼镜戴上,按着扶手站起来,微微笑了声摇头叹道,“年纪大了也有好处,不像年轻人那样,容易把情绪都摆出来了。”
      
      “年轻人可看不出来老人家在想什么。”他笑着自言自语,眼睛里却很难过。
      
      他走上楼,看到俞遥抱着胸靠在门上。
      
      “怎么了?”他问。
      
      俞遥板着脸,“口渴,不知道去哪喝水。”
      
      “哦。”江仲林明白了,“我去给你倒水。”
      
      他又转身往楼下走,俞遥跟在他身后。
      
      江仲林:“我去给你倒吧,你去休息。”
      
      俞遥:“哦。”脚步没停,缀在江仲林身后。
      
      江仲林不说话了。
      
      到厨房给她倒了水,江仲林就领着给她介绍了一下家里的各种东西怎么用,经过四十年的更新换代,很多产品都有了不小的改变。
      
      俞遥出门买菜的时候忘带手机,这会儿她看到江仲林打开客厅里那个嵌壁大屏幕,告诉她怎么调节目,这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现在的手机长什么样?”
      
      江仲林在自己的表带上摘下一个黑色按钮,那小小的按钮就在他手里展开,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屏幕。
      
      “现在的手机相当于以前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和一些其他卡片,要绑定身份证明,支付和浏览信息,联系人,都用这个,包括家里的安全系统调节系统都有绑定。还相当于个人电脑,现在很多人都用这个处理信息。”江仲林解释。
      
      俞遥看了看说:“我还以为屏幕会变得很大。”
      
      江仲林:“可以自己调节屏幕大小,我比较习惯这个样子。”说着他演示了一下,果然那屏幕还能变大变小。
      
      俞遥总算找出了一点点四十年后让自己感到不错的事情了,她以前最烦的就是各种证明证件一大堆,还有手机越来越大带着不方便。
      
      “明天去给你办身份证明和居住证,再给你买手机。”
      
      “哦。”俞遥坐到沙发上,拿起电视控制屏,开始在上面摸索起来。
      
      看她瘫在那埋头摆弄控制屏,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江仲林想起以前,俞遥也是这样,她喜欢玩游戏,不工作的时候就沉迷游戏了,是个大龄网瘾患者。他在一旁站了一会儿,像个无奈的老父亲那样劝道:“今天你也累了,不然先休息,明天再熟悉这个吧。”
      
      俞遥头也没抬,“我睡不着。”
      
      没办法,江仲林只好走开,不打扰她了。
      
      江仲林回到自己的房间,咔哒一声门被关上。俞遥手里动作一停,抬起头,看向江仲林的房门,好久没有动作。
      
      电视里忽然响起一阵音乐,俞遥这才重新将注意力放到那个闪光的大屏幕上,她搜索了自己常玩的某个大型游戏,然后发现……
      
      “关服了!”二十年前就关了。
      
      气的她抬脚踹飞了一个沙发抱枕,气哼哼的搜索其他游戏,结果登入的时候需要身份证明,作为一个目前还没有身份证明的人,俞遥只能退出,然后又踹飞了一个抱枕。
      
      她一样一样的搜索,她熟悉的一切,有一些还能搜到,不过都已经变了样,而大部分都已经搜不到了。她想到物是人非这个词,把自己心塞了个够。
      
      忽然,她手一顿,板着的脸终于露出了一点点喜色,她最爱的那本冒险小说,作者断断续续写了十年,让她从高中等到结婚都距离完结遥遥无期,本来以为这辈子都看不到结局了,但现在一搜,发现它十年前正式完结了!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这个大坑完结!
      
      熬了大半宿看完了这书,看到作者写在最后的结语——人终有离别,我们每时每刻,都在经历一场离别。
      
      俞遥扔下控制屏,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
      
      江仲林还在,可她却觉得,自己已经永远和熟悉的那个江仲林离别了。
      
      俞遥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没多久,江仲林的房门悄无声息被打开,本该早就睡着的人仍旧整整齐齐的穿着白天那身衣服,没有休息的意思。他轻轻走到俞遥身边,捡起了地上的两个抱枕,关上电视,吃力的抱起俞遥。
      
      “老了,老了。”他轻轻喘着气,感叹。
      
      俞遥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客房床上,被子盖得好好的。她坐在床上想,老江先生竟然还能抱得起她?
      
      她爬起来刷牙洗脸,走下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听到客厅里传来一个陌生的老头声音。
      
      “唉老江啊,你今天跟不跟我一起去钓鱼啊,我儿子待会儿开车送咱们去,中午咱们在那边鱼庄吃饭,下午再叫我儿子去接。”
      
      江仲林的声音响起,“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有事,这几天都有事。”
      
      陌生老头嗓门挺大的,听着是个很爽朗的老头子,“嗨呀,你能有什么事啊,不就是研究,整天一个人待在家搞那些东西,脑子都搞坏了,身体比我这个七十多的还不如。”
      
      江仲林还是那不急不缓的语气,“我真有事。”
      
      “那你说,什么事?”
      
      江仲林没回答。
      
      陌生老头:“你看,你就是不想去。”
      
      俞遥走下楼梯,哒哒声引起了那陌生老头的注意,他奇怪的扭过头,看到从楼梯走下来的俞遥。
      
      因为这家里只有江仲林的衣服,所以俞遥昨天洗过澡后穿的是江仲林一件衬衫和大裤衩子,老学究专用毫无花哨大裤头和衬衫,不仅不合身,还被俞遥穿的皱巴巴。
      
      她一副刚起床的样子,连鞋子都没穿,光着脚,看得陌生老头目瞪口呆,他有点惊异,愣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看向老邻居,“老江,你家怎么有个年轻姑娘家。”他说完恍然道:“哦,肯定是你亲戚家的孩子吧,这可稀奇了,我还没见你家里亲戚来住过呢。”
      
      江仲林不知道说什么好,起身给俞遥拿了双拖鞋过去让她穿。
      
      陌生老头乐呵呵的看着,忽然见那年轻姑娘穿上老江拿去的拖鞋,顺便上前一步,在老江脸上亲了一口。
      
      “你好,我叫俞遥,是他老婆。”年轻姑娘说。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的灵感来源是一首歌《Young And Beautiful》
    然后再次重申一下,这是甜文。
    谁说老头不能谈恋爱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